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栀子花开,栀子花落(02)
    作者:同人誌字数:2第二幕吉赛尔(上半场)一个多小时前,就在言蹊、高美雪、夏静静她们走进芭蕾舞练功房准备排练的时候,陈家苗来到了位于本市cd的一座高层写字楼。

    她和几位西装革履的白领职员一起走进电梯间,按下了25层的按钮。到达25层后,陈家苗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下午4:2。她来到一家公司门口,感应玻璃门自动开启了,门边的牌子上写着:franedia,ltd一进门便是公司前台,陈家苗对坐在前台的女职员说道:“您好,我叫陈家苗。陆总的秘书linda通知我两点半过来面试的。”

    “陈家苗是吧?你从这边一直走,右手边的etingro8就是。陆总已经在里面等着你了。”

    “好的,谢谢您!”陈家苗道过谢,向前台职员指示的方向走去。

    这是陈家苗第四次来到这家公司了,在此之前,她已经顺利通过了应聘的笔试、一面、二面,今天下午便是由副总裁亲自持的终面。

    陈家苗径直走过了第8会议室门口,她在走廊尽头处拐弯,走进了女士洗手间,站在盥洗台的镜子前,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衣着和妆容。

    和前三次来应聘时一样,陈家苗穿了一身女式职业正装,黑色的西装外套下是小圆领白衬衫,下身穿一条黑色西装长裤,脚上是一双黑色中跟小皮鞋。衬衫和皮鞋是陈家苗自己的,而那一套kiton女式西装是向高美雪借的。本来高美雪想借给她一身职业套裙,但陈家苗不习惯穿包臀短裙和黑丝袜,于是,高美雪便把这套从意大利订做来自己很少穿过的女式西服裤装借给了她。两人都是68c身高,体型也相仿,陈家苗穿上高美雪这套西装,倒也十分身得体。

    在出门之前,陈家苗精心为自己描化了职业淡妆,她那本就清秀淡雅的鹅蛋脸上此时更是眉黛青颦唇描朱丹,通透纯净的粉底和轻薄如霜的腮红使她显得气色红润而富有活力。

    陈家苗对着镜中的自己微微一笑,脸颊上浮现出一对甜美的酒窝。一头黑长直的披肩秀发和恰到好处的职业淡妆令她在清纯淳朴的学生气质之外,更平添了几分从容自信的知性美感。

    陈家苗确定自己的衣着和妆容都没有任何问题,这才到第8会议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门内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请进!”陈家苗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门后是一个长方形的会议室,约有四十余平方米,房间宽敞空旷,只在最顶头临近窗户的位置摆放了一张巨大的单人办公桌。办公桌前摆着一张空椅子,办公桌后坐着一位穿着西装衬衫系着领带的中年男人。

    这男人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了,体态偏胖,发际线几乎后撤到了头顶,但头发梳理的油光锃亮。

    陈家苗站在门口鞠了一躬,很有礼貌的说道:“陆总您好,我是陈家苗。”

    陆总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的扫视了一遍这个身穿西服裤装的年轻女孩,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头。他指着办公桌前的空椅子,说道:“坐吧。”

    “谢谢您。”陈家苗这才向办公桌走去,在空椅子上坐下。她解下背包放在腿上,从包包中拿出了一份中英文双语的简历,恭恭敬敬的双手递给了陆总。

    陆总接过那份式工整的简历,随意看了一眼便放在了办公桌上。他靠着椅背,双手十指相抵搭在桌沿,对陈家苗说道:“我们是外资企业,最重视效率,我这个人也是直来直去,不爱兜圈子。”

    陈家苗认真的听他说话,跟着点了点头。

    陆总继续说道:“本来我们公司是从来不招没有工作经验的应届生的,但你是高总特意打过招呼,才会破格让你过来应聘。”

    陈家苗脸上唰的红了。她之前用心准备了副总裁面试可能会问到的各种问题,但万万没想到这个“直来直去”的陆总一上来就捅开了天窗。

    恒高集团是这家公司的大客户,陈家苗来这里应聘便是高美雪帮忙请她爸爸出面介绍的。陈家苗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从简历到笔试再到每一次面试,她都极其用心的做足了功课,也一直表现的相当出色。不料到了终面的时候,却遇上了这样的状况。

    陆总微侧着脑袋看着陈家苗,继续说道:“我不清楚你和高总是什么关系,能得到他特意关照。但是,如果今后你到了我分管的企划部工作,作为你的顶头上司,我要对整个部门的业务能力和业绩指标负责。”

    陈家苗的脸色越发通红,她心里紧张的砰砰直跳,一边听一边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应聘的岗位是文案专员,工作成果是要直接呈现给客户的。这对于逻辑表达、文字功底还有沟通理解能力的要求都很高,这个岗位我们从来都只招文学、新闻传播这些对口专业出身的人。你之前笔试的时候写的那篇策划书我也看过,实话说,陈小姐,我并没看出你的文案水平有什么过人之处。”

    陈家苗终于按捺不住了,她用柔弱的声音说道:“陆总,我在学校长期担任学院团委的宣传委员,每学期都负责策划学院的团日活动,写的文章多次发表在了校报上。您可以再出题目让我试试”

    陆总像没听到一样打断了她,继续说道:“不过呢,考虑到我们为客户策划的case很多都是要求很强的艺术性和展示性,现在倒是正好缺一个有舞蹈艺术特长的人才。对了,陈小姐的专业是芭蕾舞吧?”

    陈家苗的眼神忽的明亮起来,她连忙答道:“是的陆总,我从六岁就开始学习芭蕾,在大学舞蹈系的专业课程gpa都在4以上,噢,也就是分制的9分以上。去年还通过了国家表演艺术测评中心的表演中级考试。”

    陆总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他抬起一只手摸着下巴的胡茬,像是在考虑什么。陈家苗满怀希望的注视着他,期待这位副总裁的答复。

    陆总终于开口了:“linda通知你今天来面试的时候,让你带上跳芭蕾舞的演出服装了吧?”

    “对的,我带了。”陈家苗指了指怀中的包包。

    “可以在这里跳一段舞展示一下你的技艺么?”陆总指了指陈家苗身后空旷的场地。

    “当然可以。现在就跳吗?”

    当初在电话中得知终面要求带上芭蕾舞演出服装时,陈家苗有一点疑惑,也猜想到这次面试也许会让自己现场跳舞。出于专业习惯,陈家苗在进门的时候就留意到了这间会议室的地面,木地材质偏软,防滑性能不错,整整四十平方米的空旷场地,在上面跳芭蕾舞完全没有问题。

    陈家苗见陆总对她点了点头,便拿起包包站起身来,又迟疑道:“陆总,请问”

    陆总明白陈家苗的意思,伸手向右一指:“旁边有个办公室没有人,你有5分钟的时间换装。”说完,又补充道:“出门右转,第一间就是。”

    “好的,谢谢您。”陈家苗拎着包包走出了会议室,轻轻的把门关上。

    陆总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他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拿起陈家苗的简历又扫视起来。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喂,康少,那个叫陈家苗的女孩来我这儿了对,人正在隔壁换衣服呢放心吧,举手之劳,一定帮你办妥真想不到啊,这年头还有这么纯的女大学生。之前听你说她是个处,我还不信这小妮子,来我这儿面试居然穿条长裤,可惜了那两条练舞的大长腿了她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女大学生出来找工作,谁他妈关心你在学校当过什么学生干部组织过什么团活动,还不如一双丝袜高跟美腿更能让面试官心动!哈哈成,老规矩,只许撩不许肏不过啊,我可听说,这些练舞的女孩平时身体活动剧烈,尤其是经常劈叉压腿一字马什么的,处女膜意外破裂是常有的事。将来万一你没见着红,可别说是你陆叔不仗义先拔头筹了啊,哈哈对了,我说康少,什么时候咱们能把高总的宝贝女儿搞来爽上一次?自从上在珠江大剧院看过她跳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对,《睡美人》,陆叔可是一直惦记着她那双白丝美腿啊呵呵好了,不多说了,先忙,代陆叔向你爸妈和舅舅问好再见!”

    分钟后,会议室的门上响起了三下轻轻的敲门声。陆总端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润润嗓子,这才大声说道:“请进!”

    门开了,身穿一袭白色芭蕾舞衣裙的陈家苗提着包包和皮鞋走进了会议室。

    这一次,轮到陆总两眼放光了。

    陈家苗的脸上补了妆,除了更加浓重的描眉、染唇和腮红之外,还涂了粉紫色的眼影。披肩长发盘起在脑后,挽成了一个精美的发髻。这幅妆容一改方才的职业与知性,显得娇艳而妩媚。

    陈家苗身上穿着一条雪白华丽的连身长裙,这是她最喜爱的一身芭蕾舞演出服。

    连身裙的上身是一件吊带抹胸,抹胸上沿呈形,边缘处绣着一圈银色的花纹装饰。抹胸那两片形似花瓣状的“罩杯”紧紧包裹着陈家苗的一双酥胸,而将她那洁白挺直的玉颈、削瘦旖旎的香肩、精致纤美的锁骨全部展露无遗。抹胸还连着两条环形系带,在陈家苗的两条上臂处环绕成一圈白羽状的装饰,仿似两只轻盈的小翅膀。

    陆总惊讶的发现,抹胸中间那道v字敞口竟然深及陈家苗的胸部下方,达到了横膈的位置。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惊叹这件芭蕾舞衣竟有如此大胆性感,便发觉自己被“骗”了那道深深的v字敞口之下展露出的并不是陈家苗的乳沟,而是一层肉色的衬里。

    抹胸在腰身及小腹位置连着一条雪白的钟型长裙,裙摆长及小腿,将陈家苗几乎整个下半身都掩藏起来。裙身由光滑柔软的轻纱制成,半透明的白纱长裙显得朦胧而飘逸。裙摆下沿露出一小段包裹着白色舞袜的纤细小腿,脚上是一双金粉色的足尖鞋,足尖鞋的系带精心打成了优美的交叉,系在晶莹剔透的脚踝上。

    陈家苗将门在身后关好,然后弯下腰去,想把包包和皮鞋放在门边的墙角。

    “你的包就放在桌子上吧。”陆总拍了拍身前的办公桌,眼睛却径直的盯着陈家苗的胸部。不过令他略微失望的是,吊带抹胸紧紧贴着陈家苗的胸脯,并没有随着她弯腰而将低胸领口敞开泄露春光。

    “嗯,好的。”陈家苗没有注意到陆总如狼似虎的目光,她把皮鞋放在墙角,然后提着包包向办公桌走去。

    换上了这一身芭蕾舞演出服装和足尖鞋,陈家苗走路的姿态都自然而然的显得和平时不同。她上身挺拔直立,双脚脚背绷紧,每迈出一步都以脚趾先着地,步态轻盈,落地无声。

    陈家苗把包包轻放在了办公桌的角落位置,又将空椅子搬到了墙边,转身走到了会议室空地的中央,接着又一个优美的转身,带动了裙摆轻轻扬起。

    陈家苗面向陆总,双脚脚跟靠拢,脚尖向外打开,双腿笔直的并拢在一起,腰部收紧,臀部和腹部上提,两肋向内收拢夹紧,脖颈伸直,头微向上抬,双臂在身体两侧自然弯曲,肩、上臂、肘、小臂与手构成两条圆滑的弧线。陈家苗以古典芭蕾舞中标准的一位站姿站立,在雪白的芭蕾舞衣裙下,整个人显得身型挺拔,仪态端庄。

    “陆总,我跳的这支舞是芭蕾舞剧《吉赛尔》第一场中的一段舞曲,请您欣赏,多提宝贵意见。”说完,陈家苗左脚后撤,以足尖点地,重心全部放在右脚上,接着双腿屈膝,上身微微前倾,向陆总行了一个矜持而优雅的女子屈膝礼。

    《吉赛尔》是法国浪漫义芭蕾舞剧的代表作,有着“芭蕾之冠”的美誉。

    舞剧讲述了纯真善良的乡村女孩吉赛尔(giselle)的爱情悲剧故事:守林人希来里昂(hilarion)痴情于美丽的吉赛尔,但吉赛尔并不喜欢他,而是与微服出游的贵族青年艾尔伯特(albrecht)坠入了爱河,妒火中烧的希来里昂揭露了艾尔伯特的贵族身份,惊闻情郎早已与一位贵族少女订婚的消息后,吉赛尔无法接受感情受到欺骗的沉重打击,最终香消玉殒心碎而死。

    《吉赛尔》也是陈家苗最喜爱的一部芭蕾舞剧,陈家苗觉得,那个淳朴美好的乡村女孩吉赛尔像极了自己敏感梦幻的少女心,她在中学时代就梦想着家乡小镇邻班男孩的热烈追求,上大学以后更梦想能得到白马王子的一见倾心。陈家苗性格内向保守,但一直在内心深处悄悄的憧憬着一场唯美绚烂的爱情,哪怕结局注定是一幕凄美的悲剧,哪怕是飞蛾扑火般燃尽自己的生命。

    舞蹈系每次排演这部舞剧的时候,都是由舞技最好的言蹊或者高美雪来饰演女角吉赛尔,而陈家苗只能默默的充当为角伴舞的群舞演员。不过,陈家苗经常一个人偷偷的练习吉赛尔的舞蹈,盼望有一天自己能够替补出演女角。然而,一直盼到了即将大学毕业,她也没有得到过一次这样的机会。

    行过屈膝礼后,陈家苗挺起身来恢复了一位站姿。讲出“吉赛尔”这三个字的时候,陈家苗就像是念出了暗恋已久的情人的名字一般,心头略过了一阵悸动。

    她深吸一口气,低胸芭蕾舞衣紧裹下的胸脯随之充盈隆起。

    陈家苗之所以选择跳这支舞蹈,除了对《吉赛尔》的热爱之外,还有自己的小“心机”。《吉赛尔》作为浪漫派芭蕾,女演员穿着长度过膝的钟形长裙,而非像《天鹅湖》这类古典派芭蕾穿着tutu短裙。陈家苗虽然多次在舞台上表演过古典派芭蕾舞,但要是单独在一个男人面前穿着敞开的tutu短裙,将腰身以下几乎全部的大腿和下腹都近距离展露给人家看,即使芭蕾舞女演员的下身实际上被连体衣和裤袜裹得严严实实,她还是会觉得很难为情。

    陆总做了个手势,示意陈家苗开始。

    陈家苗在心里暗暗数着节拍,双手在身体两侧扬起,迈出了轻快的舞步。

    这是陈家苗头一次在其他人面前跳自己偷偷练习了无数次的吉赛尔女角的舞蹈,她的心头有些激动,就像是将自己封藏许久的少女心扉首次敞开给了别人,尽管观众只有一位,而且那位观众似乎并不太懂得欣赏芭蕾舞艺术,也根本不会在意女大学生的少女情怀。

    陈家苗跳的这段舞蹈是《吉赛尔》第一场中的一段变奏舞曲,长度共有两分多钟,是全剧中技巧难度最大的舞蹈之一,常被作为芭蕾舞比赛的指定曲目。在剧情中,公爵和他的女儿到访吉赛尔的故乡,受到村民们的热情款待,吉赛尔便在欢迎宴会上跳起了这段独舞,沉浸在与艾尔伯特的热恋中的吉赛尔满心欢喜,丝毫不知面前公爵的女儿便是艾尔伯特的未婚妻。

    沉浸在优美舞蹈中的陈家苗专注的跳着轻盈而舒展的舞姿,丝毫不知面前的陆总正用充满欲望的目光赏析着她的身体。

    陈家苗以轻快的跳跃动作表现吉赛尔欢快喜悦的内心,陆总的目光却聚焦于陈家苗那抹胸紧绷下的胸脯,捕捉那随着跳跃而泛起的诱人的颤动。

    陈家苗以左脚足尖站立,右腿向后平伸,双手高高扬起,轻盈的旋转一周,像一只亭亭玉立的孔雀般绽放着曼妙的身姿,陆总的心里却只盼着陈家苗的腿能抬得再高一些,好让他一睹长裙下的秘密。

    而当陈家苗以右脚足尖踮起,左腿高高抬起至肩膀高度时,陆总一边贪婪的欣赏着半透明的纱裙下隐隐透出的修长玉腿,一边在心里暗骂为什么这个动作不是以敞开的胯间对着自己。

    这段舞蹈的结束动作,是连续十八周的旋转。陈家苗身体旋转的速度恰到好处,轻纱裙摆随之扬起,露出了整个小腿,露出了膝盖,露出了一小截大腿,但仍然掩盖着大腿根部,更不要说让观众那个望眼欲穿的陆总,看到她的胯部。

    连续十八周的旋转之后,陈家苗稳稳的落在陆总的办公桌正前方,接着以单膝跪地,手臂在身体两侧展开,完成了一个堪称完美的华丽收尾。

    “啪、啪、啪”

    办公桌后的陆总拍起了手,他一边鼓掌一边点头说道:“陈小姐到底是专业人才,舞跳的真是棒极了!”即使是这个完全心猿意马的外行,也能看得出这一连串舞蹈动作的难度之高。

    “陆总您过奖了。”终于得到了这位严肃苛刻的副总裁的称赞,陈家苗心里也很是开心。她款款站起身来,左脚后撤一步,双膝盈盈弯曲,再次向陆总行了一个优雅的女子屈膝礼。

    陆总抬起手在下巴的胡茬上抚摸着,又在思着什么。陈家苗也对自己这段舞蹈的表现非常满意,她满怀希望的注视着陆总,期待这位副总裁的认可。

    陆总终于放下手去,抬头看着陈家苗说道:“哦对了,就是有一点小问题,我建议你改一改。”

    陈家苗连忙虚心请教:“陆总您请讲。”

    陆总对陈家苗一扬手:“陈小姐的身材很好,这身芭蕾舞服装也是漂亮得很。但是你穿成这样跳舞,我可看不清楚你的身体动作。”

    陈家苗楞了一下,不明白陆总是什么意思,她迟疑的问道:“陆总您觉得我这身服装有什么问题?”

    “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这样吧,你把这身服装脱了,再把刚才那个舞跳一遍给我看看。”

    “您您说什么?”陈家苗惊诧的问道,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你把连衣裙脱了,就穿着舞袜和舞鞋,再把刚才这支舞跳一遍。”

    陆总盯着陈家苗,面不改色的说道。

    这一次陈家苗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听错。

    这个性情文静的芭蕾舞女孩一下子懵住了。

    陈家苗呆呆的看着眼前若无其事的陆总,她的表情和身体都僵在那里,一向温柔内敛的眼神中充满了从未有过的震惊和不解,强烈的羞耻和愤怒瞬间从心头涌遍了全身,令她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堂堂的副总裁竟然会对自己提出这种无礼的要求。

    陈家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脑海中转过了无数个念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强压着心中无以名状的羞愤,用自己所能表达出的最严厉的语气说道:“这个要求太过分了,我做不到!”她暗暗下定了决心,如果这个陆总再讲出任何对自己不敬的话,她宁可不要这份工作,也会当场拿起包包走人。

    陆总不以为然的看着陈家苗,轻描淡写的说道:“哦?做不到也没有关系。”

    他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份文件,对陈家苗招招手。

    陈家苗不知道这个陆总又要耍什么花样,站在原地没有动。

    “来,你看看这个。”陆总又把手中的文件扬了扬。

    陈家苗皱紧眉头俯身过去,从陆总手中接过了那份文件。

    这是一页打印好的a4纸,文件抬头是这家公司的logo水印,文件标题写着:聘用通知书。

    “你的应聘是高总打过招呼的,笔试、面试这些也都是走个过场而已,聘书早就拟好了。”

    陈家苗无心听陆总说话,她扫视着那份文件,上面写着:***********************************尊敬的陈家苗女士:我们非常高兴地通知您,希望您在本公司担任文案专员职位。

    您已通过我们组织的面试与职前咨询证明,竭诚欢迎您加入我们的团队!

    您开始工作的日期为:25年6月23日。

    按照本公司的规定,您将有___个月的试用期。试用期工资为税前______元。转正后薪酬级别为___级,转正后工资将按照试用期考核评定规定执行。

    若您决定加入我们,请于25年6月2日前签署本通知书并电邮我们。您可以将扫描件发送至[eil protected]若此期间您有任何问题,请和我们联系:2-577xxxx再次期待您的加入,并祝您在新的充满挑战的工作中一切顺利!

    bestregards,franedia,,25新员工签名:分管副总裁签名:***********************************“虽然你的录用是内定了的,但是一些具体的细节还是得由我拍才行。”

    陆总看着专心阅读那份聘书的陈家苗,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比如说,你的薪酬级别。”

    陈家苗读完了录用通知书,将它放到办公桌上,双眼盯着陆总一言不发。

    她的情绪还未完全平复,芭蕾舞衣紧裹下的胸脯随着呼吸有节律的起伏着。

    “之前hr面试你的时候都给你讲过吧。我们公司级的薪酬是基本工资税前35元,还有一点绩效。哦,对了,试用期没有绩效工资。2级的基本工资税前55元,绩效最高可以达到每月4多,这样,转正以后月薪就有一万了。”

    陈家苗的目光从陆总转到了办公桌上那张薪酬级别留空的聘书上,她已经隐隐明白了陆总的意图。“陆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让我用尊严来换取薪酬吗?哼,对不起,你看错人了!”

    “陈小姐,你想错了。我没有想让你用尊严换取任何东西。”陆总挺起身子,注视着陈家苗的眼睛,用郑重而严厉的口吻,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只是希望,你能靠自己的实力争取应得的报酬,而不是靠请人托关系。这样,才轮到你和别人谈你的尊严!”

    听到这番话后,陈家苗的神情明显变了,她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刚才那义正言辞的气势也弱去一大截。

    陆总从办公椅上站起身来,绕着办公桌踱起了步:“陈小姐,我也了解过你的一些情况。你是从西部的小城镇通过艺考来到本市上大学的。你的母亲体弱多病,家里只有父亲一个人在工厂上班,一个月收入还不到四千块钱。父母能由着你的爱好供你学了十六年的芭蕾舞,真的是很不容易。”

    陆总说着已经走到了陈家苗身边,伸手在她裸露的肩膀上拍了拍,陈家苗的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

    “我也知道,你是个非常懂事的姑娘,大学期间就已经利用课外时间在饭店兼职打工,不仅没再问家里要过一分钱生活费,还给你妈妈寄去不少汤药钱。

    一个小姑娘家,每天练舞就够辛苦了,还要给别人端盘子刷碗到半夜,客人不走自己都不能去休息,就为了每天能挣那5块钱,也真是难为你了啊。”

    陆总已经绕着办公桌走了大半圈,他从墙边提起那把空椅子放在陈家苗身后,然后到了自己的办公椅边,但并没有坐下。

    “哦,对了,你家里还有一个,今年该考大学了吧。诶,说起来,今天是8号,正是高考第二天,你他现在应该马上就要开始最后一场考试了吧!”

    陈家苗一直没有说话,但显然陆总这番话已经在她心里面激起了阵阵波澜。

    她低下头沉默不语,两只手紧紧互握,搭在小腹处。

    “你马上也要上大学了。其实学费倒也没有多少,不过现在的大学生啊,生活有多奢侈腐败,这个你比我清楚得多吧?”

    陈家苗不易察觉的点了点头。

    陆总继续说道:“我有个外甥女比你小几岁,刚上大一。她跟我说起过,在学校里面,要是没有一定的消费能力,你都没办法跟同学们交朋友。人家出去聚餐,你不敢一起去,人家出去旅游,你也不敢跟着去。有的同学,几千块钱的衣服买了一件又一件,穿都没穿几次就扔在衣柜里搁着。还有的同学,那一套进口化妆品的价格就顶你大半年的生活费。人家一起聊天,说的都是哪家高端spa不错,哪家新开的法餐好吃,哪个同学花了一两千块钱做的头发好看可是你呢?你连插嘴的份都没有!”

    陈家苗的头越垂越低了。陆总这番话里的“你”都是虚指,但在陈家苗听起来,却是字字都像针一样戳在了自己心尖上。

    “我知道,你一直都特别疼爱你,肯定不希望他的大学四年生活也是这样过的吧?再说了,就算他自己生活节俭,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他也得找女朋友呢不是?谈恋爱这事可是最花钱了,哪怕两个人都不是大手大脚的人,也得隔三差五一起出去吃饭,一起看场电影,一起逛街买东西,放了假还得一起去个什么丽江、阳朔之类的地方玩一趟。要是连这点儿起码的生活需求都满足不了,我看啊,两人迟早也得分手,你说是吧?”

    陈家苗的肩头震了一下,嘴角也跟着抽动着,眼睛连眨了好几下,这些小动作都被陆总敏锐的看在了眼里。

    作为艺术学院的一朵院花,陈家苗身边一直不乏追求者。然而,和在精神世界里渴望着一场“吉赛尔”般奋不顾身的爱情完全不同,陈家苗在现实生活中始终都和男生们保持着距离。

    这一方面是由于她本就文静内向的性格,另一方面更是因为在她内心深处那种根深蒂固的自卑,像一把沉重的枷锁般牢牢裹挟着她的全部身心。对于这个从小接受艺术教育的女孩来说,精神世界的憧憬越是美好,对现实世界中的自己就越是感到自卑。陈家苗甚至惧怕那些对自己怀有好感的男生,她不敢让他们靠近自己,唯恐被看穿自己是一个小地方来的、家境贫寒的、没见过大世面的灰姑娘。

    在同寝室的闺蜜中,高美雪这样的白富美已经远远超出了陈家苗的世界观上限,而言蹊能够为远在巴黎的梦想坚持不懈,夏静静能够从小生活得天真烂漫无忧无虑,这些都让常常为下个月生活费发愁的陈家苗打心底里艳羡不已。

    陈家苗在大学期间唯一的一段感情经历是在大二的时候,那时她在闺蜜们的鼓励下,终于接受了一位同年级男生的猛烈追求。那个男生名叫魏歌,是许诺的同学,也来自于艺术学院声乐系。

    这段恋情持续了仅仅不到一个学期就结束了,是陈家苗提出的分手,原因是魏歌每个周末都要带她出去逛街吃饭看电影,还在陈家苗生日那天买了两千块钱一套的情侣票请她一起去听陈奕迅的演唱会(在魏歌生日那天,陈家苗只能送得出手一个自己编织的香囊)。从小被父母教育要自力更生自己挣钱养自己的陈家苗实在无法接受每次都是由男友买单,然而这种频率的消费水平哪怕是aa制也超出了陈家苗的经济承受能力。终于,在魏歌兴致勃勃的计划要在暑假带上她一起去丽江和大理玩一个星期的时候,陈家苗提出了分手。

    分手那天,陈家苗始终不肯告诉魏歌她要分手的真正原因,她只是哭着不停对他说,是自己对不起他,是自己配不上他从此以后,陈家苗便一直保持着单身,再也没有谈过恋爱。

    陆总坐到了办公椅中,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对陈家苗说道:“坐下吧。”

    陈家苗木然的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仍然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陆总又拿起了那张录用通知书:“你刚毕业,什么工作经验都没有,以你的条件,在我们公司只能是级薪酬,三个月的试用期。扣掉所得税和五险一金,每个月能拿到手两千多块。当然,你也可以下班以后继续去饭店打工赚点外快,这样,你的月收入还能double。一个月四千块钱,在本市这样的一线城市,扣掉一两千的房租,剩下的钱也勉勉强强够你自己生活了。哦对了,本市租房都是押一付三,你可能连第一笔房租都不够付,还得早点想办法借钱。”

    陈家苗终于抬起了头,她看了一眼陆总,又低下头去,用非常柔弱的声音问道:“那我多久能升到2级呢?”

    “这当然要看你的工作表现了。表现好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提成2级薪酬。另外,我还可以把你的试用期缩短成半个月,以后每月绩效都给你评最优。

    这样,下月底发工资的时候,你就能拿到手八千多了。对于一个刚毕业的本科生来说,这个薪酬待遇可是远高过一般水平啊。不过,我实话跟你说,陈小姐,你今天的表现让我一点都不满意。”

    陆总把录用通知书平放在办公桌上,拿起一只签字笔,拧开了笔盖:“好了,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吧。等我签完字,你就拿着这张级薪酬的聘书走吧。当然,如果你对本公司的待遇不满意,也可以另谋高就,看看有没有其他公司愿意出更高的薪酬雇你。”说罢,作势要在聘书上写字。

    “陆总,请您等一下”陈家苗的身子蓦地一动。

    陆总的心也随之咯噔一动,他的笔停在了空中,抬头看着陈家苗,仍然不动声色的问道:“怎么了,你还有事吗?”

    陈家苗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那张聘书,用力咬住下唇,双腿并拢夹紧,右手紧紧攥住了左手手指。

    过了十几秒钟,她才用蚊子一样细弱的声音说道:“我我可以表现的让您满意”

    这细弱的声音在陆总耳里听来却是如振聋发聩一般,他的心里仿佛燃放起了一簇簇绚烂的烟花。

    陈家苗说完这句话,她那清秀圆润的脸庞已然通红的像是熟透的红富士苹果,脑袋更是低垂得下巴顶到了胸口。

    陆总盯着她的俏脸,面不改色的追问道:“哦?那你打算怎样表现呢?”

    陈家苗仍然垂着头,用力咬住了下唇,嘴角不时的抽动,但过了好一阵也没有说话。

    陆总并不急着催她,他靠在椅背上,两臂交叉抱在胸前,舒适的翘起二郎腿。鱼儿既然已经上钩,接下来便早晚是他的池中之物。

    这样的气氛过了一分多钟,但对于陈家苗来说却像是付出了一生般的漫长。

    她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掌心,猛地站了起来,向后一转身,迈出脚步向前走去。

    有那么一刻,陆总忽然担心,这个女孩该不会直接走到门口离开吧。不过他瞥见陈家苗的包包还在办公桌上,立刻打消了这个可能。

    果然,陈家苗走到会议室空地中央便停住了。她背对着陆总,僵立在那里,半天都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陆总知道这时候应该推这个清纯保守的女孩最后一把了。

    “陈小姐,请开始吧,不要再耽搁时间!你看,现在已经三点了,高考的最后一场考试已经开始。你此刻估计正在一边答题,一边憧憬着姐姐许给他的大学生活呢吧!”

    陈家苗的手臂终于动了,她抬起右手,伸到了后背,将芭蕾舞衣后心的拉链缓缓拉了下来。

    “,姐姐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你可一定要争气啊!”陈家苗在心里面说着,她抬起左手,将右肩的吊带拉到右臂上,一直拉过了右肘,然后又抬起右手,将左肩的吊带也拉了下来。

    吊带连身裙已经失去了在女人身上的支撑点,但陈家苗的双臂仍然牢牢的环抱住胸前的抹胸,连身裙并没有滑落下来。

    陈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请继续吧陈小姐!下个月你就能给家里寄去至少四千块钱了,这可比你爸爸辛辛苦苦干一个月的工资都多啊。”

    陈家苗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经常连续工作24个小时才能家的疲惫不堪的父亲,他的头发早已一片花白,还有病榻上连连咳嗽的母亲,她的脸色虚弱的苍白,眼角满是皱纹。

    陈家苗的心头在淌血。

    “爸,妈,女儿不孝!女儿对不起你们!女儿女儿是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女儿愧对你们的养育之恩”泪水终于漫过眼眶涌了出来,沿着那雪白丰润的脸颊一直划过腮边。

    陈家苗抽动着鼻翼,护紧胸口的双臂松了开来。

    这身雪白华丽的芭蕾舞连身裙,终于从她那同样洁白无瑕的身体上滑落下去,像一只受伤的白天鹅,无助的从天空坠落在了尘世。

    连身裙轻轻的落在地上,轻柔的白纱长裙以陈家苗的双脚为圆心摊开成了一个圆。这一幕让心里充斥着邪念欲火的陆总也忽然感到非常的美,仿若一位褪去羽衣的仙子站在光环之中。

    衬在抹胸里的贴身纯棉胸垫也随着连身裙的坠落而脱离了它所守护的那对挺拔娇柔的乳峰,陈家苗的上身已是一丝不挂。她背对着陆总站着,双臂紧紧的抱在胸前。

    陆总静静的欣赏着这个上身赤裸的芭蕾舞女孩的背影,此时她的后背不再像跳舞时那样由于肢体发力而肌肉线条尽显,而是呈现出一片大理石般光洁圆润的脊背。沿着那光滑的玉脊向下,陈家苗的腰部以下穿着一条白色天鹅绒舞袜,将她那亭亭玉立的下身线条勾勒的淋漓尽致。

    没有了碍事的长裙,陆总终于看清楚了陈家苗的臀部。一双挺翘而浑圆的丰臀将舞袜高高的撑了起来,柔滑的天鹅绒舞袜紧紧贴覆在结实挺翘臀部肌肉上,将陈家苗那优美的臀形在陆总面前展现的一览无余。

    “陈小姐,你不是打算一直屁股对着我跳舞吧?再这么磨磨蹭蹭的,我可让你把裤袜也脱了!”身后又传来了陆总那魔鬼般的声音。

    陈家苗知道自己终究躲不过这一劫,她抬起一只手,抹去了眼眶中的泪水。

    “未来的老公啊,对不起,你的妻子要被别的男人看到身子了”

    仍然是一个优美的转身,可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了裙角轻扬。

    (第二幕上半场完,尽情期待下半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