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黑穴】第二集
    作者:白肉26年月2日字数:323<strong></strong>第二集当天夜里9点4分,一辆警车风驰在v市的公路上,正在开车的是实习女警灵。此时这位年轻漂亮的小女警正一边神开着车,一边发着脾气用蓝牙耳机在跟自己男友通话。

    “李平,你还是个男人吗?我好不容易今晚能早点下班,你竟然放我鸽子!?”

    “……………………”

    “借口,全是借口!李平,我要再信你,我就是一头猪!”

    “………………………………”

    “我不听我不听!你要还爱我,一会就过来接我,不然咱俩就分手吧!!”

    “…………………………”

    “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出差呢?就这样!”

    气愤中的灵,直接将男友的电话挂断。此时她握着手中的方向盘,沉默了一阵后,便伤心委屈的对身边另外一位静坐着的女警说道。

    “杜姐…人家被放鸽子了……”

    “………………”

    此时在灵身旁坐着的,是v市刑警队的队长杜鹃。这位成熟而又冷漠的女警官一直注视着车窗前的夜色,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刚才身边的喧嚣。

    “………杜姐??”

    “……嗯?”

    “人家被放鸽子啦!”

    “嗯。”

    “……我、我要跟他分手!”

    “哦。”

    “哎呀你……你也不说安慰安慰人家?”

    “……这种事也需要安慰么?”

    杜鹃的冷言冷语,让正在开车的灵无言以对。其实灵对刚才电话里的事情根本不在乎,这个小女人只是想得到杜鹃的关注而已。可一旁的杜鹃却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始终如一的保持着冷漠的神态。

    “…杜姐啊,你为什么总是着个脸呀?上班的时候着个脸,下班了还着个脸,我来警队这么长时间了,都没见你笑过。”

    “……………………”

    “哼,也就只有我能受得了你这脾气。我说杜姐,你老是这个样子,警队里的人都对你有看法了。”

    “…………………………““你知道他们都在背后议论你什么吗?他们说杜鹃太清高了,目中无人,说话也不留情面,就连局长都不放在眼里……他们啊,他们甚至还说你……说、说你……”

    话说到这时,灵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身旁的杜鹃,见她依然沉默的靠在车窗边,头也不的看着车窗外的夜景,正在静静的听着汽车内广播,便鬼灵精怪的对杜鹃继续说道。

    “他们…他们还说你是性冷淡呢,嘻嘻…”

    灵故意将『性冷淡』这三个字说了出来,这个调皮的女孩只想激起杜鹃的反映,而一直在沉默中的杜鹃也终于将一副冷脸转向了灵。

    这时的灵以为自己得罪了领导,便赶紧又对杜鹃解释道。

    “这…这都是他们说的,我…我只是听到了一些传言而已……我、我可什么都没说。”

    灵本以为杜鹃会对自己训斥一番,可没想到杜鹃却根本没理会这件事,而是将正在播放中的广播声音开大。

    “小灵,小声点。”

    此时灵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杜鹃,忽然就听见广播里传了一条新闻。

    “现在插播一条国际新闻:近日,联国安理会在处理x国纷争的事件中,无意发现到一个秘密的犯罪络在暗中推手。安理会发言人表示,现在了解到该络涉及到走私军火、毒品、人体器官、以及人口贩卖。据知情人透露,这个庞大的犯罪络,在很早以前便活动在世界各地,而专家的保守分析,在近几年内,该络的成交额应该在6亿美金之上,其资金的运转与流动分布与各个大国之间,这也间接促使各小国之间的矛盾予以剧增。此事件一出,立马引起了其他各国的高度重视,现已派国际刑警调查整个事件……”

    杜鹃聚精会神的听着广播内的每一个字,此时她那冷漠的表情,不禁渐渐皱起了眉头。而旁边正在开车的灵却有些不屑的说道。

    “哎哟杜姐,这国外的事你也这么关心啊?人家可有国际刑警组织呢,您老人家就别操着份闲心了。”

    说道这时,灵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便立马又接着对杜鹃问道。

    “诶对了杜姐!听说你以前好像就是国际刑警吧?嘿嘿,怎么你现在会…………”

    无意中的灵刚将此话脱口而出时,就见杜鹃冷冷的瞪了她一眼,这冰冷的眼光中透着一股强烈的嫌恶,仿佛非常讨厌这个敏感的问题。这让不经世事的年轻女警顿时打了一个冷战,吓得她赶紧握紧方向盘,注视着前方,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小灵……我问你,这世界上为什么要有警察?”

    “额…………”

    当熟悉而又古怪的问题再次面临灵时,这个懵懂的实习女警再也不敢妄自菲薄了,她甚至有些紧张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直到男友的电话再次打来时,紧张的灵才感到一阵松悦的解脱。

    “喂!亲爱哒,你在哪?”

    “………………”

    “嘿嘿,刚才人家跟你开玩笑的啦,我怎么会生气呢?”

    “……………………”

    “哦…这样啊,没事没事,你既然出差了,那就算了吧,不过你来要给我带好东西喔。”

    “………………………………”

    “啊?你问我怎么转变的这么快?额……哎呀!人家…人家就是想试验一下你是不是真心的嘛。”

    刚刚还为自己男友生气的灵,此刻突然转变成一个发嗲的小女生。一旁的杜鹃当然知道她这是想要岔开自己的话题。只是见这个小丫头滑头而又滑稽的行为时,女警官杜鹃那一直保持的冷颜,终于还是不禁忍俊了起来。

    “呵呵……”

    她这淡淡的笑声让正在打电话的灵不免好奇,小女警扭头观望,只见杜鹃微笑着将秀脸再次转向车窗外,沉静的注视着那一片漆黑的夜晚……<strong></strong>(kb)26--2:29时间来到凌晨点22分,那所位于郊外偏僻的别墅内,昏暗无光,且又一片安静。而就在这所破旧别墅下方的地下室里,却传出了稀稀疏疏的声音。

    “啊…唔……”

    昏迷中的蓝蓉,静静的躺在一张钢丝床上,她轻轻哼哧了一声,竟然睁开了眼皮,微眯着一丝眼线,模模糊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迷钝了短短数秒之后,蓝蓉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自己的丰乳居然全部暴露在外!而更可怕的是,眼前有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竟跪卧在自己那赤裸的胯间,并用一只大手揉摸着她胯下的耻毛!

    “唔…唔不……不……”

    惊恐中的蓝蓉本能的发出了一声哀嚎。她想要挣扎,她想要大声尖叫,但体内的迷药还未散去,此时她只能娇喘着微细的声音,虚弱的抽扭着娇躯,无力的蹬着两条发麻的大白腿,想要阻止眼前这个令她感到恐惧的男人。

    “……看来现在情况有些突变,我原本以为药效会多持续一阵,可没想到蓝夫人居然醒了。不过也好,这样可以更加了解她在惊恐中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说话的人,是一个代号为夜鸦的男人。此时夜鸦见蓝蓉突然苏醒,这让他不免感到有些意外,但这个男人却并不慌张。见蓝蓉虽然身体有些惊悚,但眼神却还显得有些恍惚,夜鸦便继续用手指揉捻着蓝蓉的一撮儿阴毛,嘴里不紧不慢的又说道。

    “继续刚才的评价,这位夫人的耻毛有些凌乱,而且阴毛发卷,不过毛发整体偏厚,柔韧犹如的羊毛。在此不建议客户将阴毛完全剔光,可以适当将阴毛剪修,这样既美观好看,同时又性感淫荡。”

    尽管现在的蓝蓉精神还比较恍惚,不过男人的话语却字字清晰的听在她的耳中。此刻蓝蓉并不知道夜鸦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但心中那强烈的羞耻感却猛然而生!

    “不…住…住手……”

    残留在体内的迷药影响了蓝蓉的小脑,同时她的大脑也乱成一片。蓝蓉想伸手阻止夜鸦,怎奈这麻痹的手臂好似千斤一般难以举起,而那无力挣扎的大白腿此刻也是微弱的乱蹬一起。她根本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究竟是怎么事?只能勉强做着本能、而又无用的抗拒,虚弱的发着阵阵悲声。

    “不……不……啊……你……”

    而然夜鸦却并不理会蓝蓉的惊悲,他只是像一个货物检验员一样,用平常而又冰冷的眼神,观看着惊慌失措的蓝蓉,一边揉搓着她耻部上的阴毛,一边继续评价道。

    “我所用的是特制的迷药,就算猎物醒来,迷幻效果依然可以短时间内麻痹人的意志。但现在这位夫人的表现却有些超乎意料,由此可以判断,她的意志力还是较强的,是什么让她有如此的抵抗力呢?也许是羞耻感吧,或许这位夫人是一位比较忠贞的女子。”

    夜鸦的这句话,让浑浑噩噩中的蓝蓉突然想起在出?地?租车中发生的一幕,此时她立马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张小伟。

    “小伟…小伟……”

    夜鸦依然拨弄着蓝蓉的阴毛,而此刻的蓝蓉已经顾不得羞耻。她胀红着俏脸,用尽全身力气,将瘫枕在床上的脑袋缓缓抬起,用虚弱且又着急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夜鸦。

    “小…小伟在哪?”

    夜鸦见后,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将身体侧开,身捎看了一眼那坐在铁椅上的少年。

    蓝蓉顺着夜鸦的扭头的方向望去,只见自己的儿子正低垂脑袋,瘫坐在一张古怪的铁质座椅上,顿时心中便更加紧张了起来。

    “小伟…小伟…你…你怎么了?”

    这位美丽的母亲见自己的儿子此时生死不明,便焦急的从嗓子里发出了沙哑的声音。同时,恐惧的泪水也渐渐侵蚀了她的双眼。

    “蓝蓉夫人,请你不要紧张,也请你不要害怕,你的爱子现在还处于昏迷当中,他的身体并无什么大碍。”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想要……想要干什么?”蓝蓉一边微声抽泣着,一边虚弱的向夜鸦发出了疑问。

    “蓝夫人,我已经观察你们很久了。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你跟你的儿子现在已经被我绑架了。”

    这个消息如同惊天霹雳般让浑身发软中的蓝蓉不禁打了个哆嗦,她那原本就畏怯的眼神中,顿时又充满了无限的恐惧,怵颤的唇齿之间发了微弱祈求。

    “你…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只求你放了我们母子俩……”

    此时夜鸦清冷的瞧着这个的可怜女人,见她眼中含着祈求的泪水,胸前那雪白浑圆的一对儿乳房也在颤栗不止,便松开她的阴毛。转身看了一眼天花上记录中监控器后,便掏出遥控将监控器暂时关闭,然后又面向蓝蓉,沉默了片刻后,娓娓对她说道。

    “蓝夫人,你可能不知道,在这个你以为熟知的世界上,有一个隐藏在暗黑中长达数年的组织,它们神通广大,成员遍布世界各地,络与人脉更是四通八达,它们从事的都是一些平常人无法想像的恐怖事情。它们掌握、并着人类所有的阴暗、贪婪、欲望、以及残忍的需求。而我……就是它们其中的一员。”

    蓝蓉木楞的听完这些话后,那恐惧的眼神中,又不禁流露出不少的疑惑,她不明白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她只知道自己现正处在极度危险的环境之中。

    “……先生,我…我不明白你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我只求你放了我们,我会…我会加倍支付你赎金的……”

    “对不起蓝夫人,你现在经历的并不是普通的绑架,这也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我有一个雇,他看上了你们母子俩,以重金将你们买下。3天后,你跟你的儿子将会送到他那去,以后你们将永远成为他的性奴隶。”

    “什…什么??”

    夜鸦这句无情的话语,让蓝蓉好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此时蓝蓉已经顾不得自己那羞耻的酮体,而是用一副极度惊悚的表情,吃惊的注视着夜鸦许久,心中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蓝夫人,你看见我身后上方那4个监控器了吗?这是雇特别吩咐的,他让我在这3天里对你们母子俩进行调教,然后将记录下的画面发给他。”

    这时的蓝蓉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间昏暗的地下室。此时她望着上方那4个冰冷的监控器,就好像4个狰狞的眼珠子一样,正贪婪的窥视这自己。

    “好了,蓝夫人,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些了,我说这些话也只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而已,因为之后我对你所做的事情,可能会引起你极度的反感。蓝夫人…请不要怪我,怪只怪你运气不好,谁让你张的这么漂亮呢?”

    夜鸦冷冷的说完后,便再次将监视器启动。就见那4个位于上方的监视器绿光一亮,再次记录起接下来那一幕幕的画面。

    而这时瘫躺在床上的蓝蓉,却依然沉寂恐惧之中无法自拔,直到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那赤裸裸的大屁股,被眼前这陌生的男人拖起时,这个恐慌中的女人才意识到这一切原来都是真实的。

    “你…你要干什么??”

    蓝蓉惊恐的想要再次挣扎,但是发麻的四肢却依然不能过多的活动。而现在夜鸦也不再去理会蓝蓉的感受,只是一如既往的做着接下来的动作。

    夜鸦跪坐在蓝蓉赤裸的胯间,他将蓝蓉那肥美的丰臀高高拖了起来,然后将蓝蓉整个白花花的下体弯向她面前,此时蓝蓉那肥颤颤的大屁股便仰向高空,再将蓝蓉两条发虚的长腿向前压去,直到蓝蓉的双膝几乎都贴在她的乳房上,夜鸦才抱着蓝蓉的软腰,将她整个蜷着的身体固定在自己的胸前。

    此时蓝蓉整个身体仿佛一个『?』字形,而高仰在半空中的耻穴,就以这种不堪的姿势,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了夜鸦的眼中。

    “啊不…不要看……”

    这种倒窝高蜷着的姿势,让瘫躺在床上的蓝蓉感到十分吃力,而更让蓝蓉感到痛苦的是,她的阴部现在完全让这个陌生的男人看的清清楚楚,此时蓝蓉真是羞耻到了极点!除了自己的丈夫以外,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看过自己的私处。此时蓝蓉急的直晃脑袋,同时眼角中的泪水也的滚落了下来。

    “不…不不不…我求你不要看…呜呜呜……”

    可夜鸦却根本不在乎蓝蓉的悲伤,他一脸无情的用腹部顶架着蓝蓉那高举的后腰,两个结实的双膝夹着蓝蓉的肋骨,双臂左右撑开蓝蓉的大腿,两只大手紧紧抓着蓝蓉那肥嫩的臀肉,低头静静的观赏着下方那近在眼前的美穴,细品了一番后,便对蓝蓉说道。

    “蓝夫人,你知道你这种类型的肉穴叫什么名字吗?”

    蓝蓉哪还有心情去答这个羞耻的问题?她颤抖的身躯都快被窝成了一个『句号』,勉强吭哧着羞涩的声音,任凭屈辱的泪水默默不断流淌在自己那俏丽的脸蛋上。

    “看来蓝夫人不想答这个问题,那还是由我来说明一下吧。蓝夫人你长了一副好穴,你的肉穴名为蝴蝶屄,而且是比较难得的黑蝴蝶屄。一般张有这种屄穴的女人,肤色都比较暗沉,可蓝夫人你却反其道而行之,她皮肤白皙,这黑黑的肥屄配上你那雪白的肥臀,真是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真好像一只美丽的黑蝴蝶,落在冰雪之上。”

    尽管这评价说的比较坦然客观,甚至略有一些赞美之意,但在蓝蓉听来却是赤裸裸的羞辱。当蓝蓉听到一半时,便羞耻的将眼睛紧紧闭了起来,侧扭着臊红的俏脸,极力抗拒着这不堪入耳的话语。

    “嗯……蓝夫人你的肉穴骚气十足,气味中带着一股强烈的浓淫香,想必这两天正是你的排卵期吧?”

    这句话让蓝蓉不由得将紧闭的双眼睁开,此时她惊羞的发现,夜鸦正低着脑袋挺着鼻子,在自己的肉穴上细细嗅闻着,那鼻尖基本快要贴在自己的阴唇上,吓得蓝蓉顿时发出了一声颤抖的悲鸣。

    “唔不……不要闻……”

    惊慌失措的蓝蓉,奋力的摇晃着自己的身躯,然而可惜的是,她的努力并没有阻止夜鸦的凌辱,最终这个男人还是伸出了舌头,慢慢舔尝起了她的阴唇。

    “啊……”

    当夜鸦的舌尖轻触在她穴口的那一刹那,蓝蓉整个人仿佛像过电一样浑身抽搐了起来,那两片犹如翅膀的阴唇顿时也飞舞了起来。

    “啊不……啊…啊唔………”

    夜鸦伸着长长的舌头,细细品尝着蓝蓉的蝴蝶屄,他那灵活的舌头仿佛一条小蛇,在蓝蓉的那柔嫩的阴唇上慢慢的蠕动着,尽情的享受着骚味十足的美穴。

    “啊不……请、请你住手…啊…啊……”

    夜鸦口交的动作温柔而又缓慢,他非常了解该如何对女人口交,尤其是这种美丽的轻熟妇。他不慌不忙的细品着蓝蓉耻部上的每一处敏感的神经,想要将这个紧张的女子带入一个梦幻般的世界。

    “唔……啊……啊……”

    还在挣扎中的蓝蓉,最终还是发出了一丝妩媚的声音,夜鸦接到这个微妙的信号后,便将舌尖缓缓舔向了她的阴蒂,缓缓挑逗着那羞涩的小嫩豆,然后微微张开双唇,将这颗逐渐充血的小豆豆含在口中,从而更加温柔的吮吸了起来。

    “唔……唔……啊……”

    此刻的蓝蓉,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快感,她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美妙的口交。

    尽管她现在依然极度的羞耻难耐,但身体的本能却无法抗拒这种诱惑,那高高在上雪白大屁股正不停摇摆着,做着诚实、且又羞涩的反映。

    “唔…嗯…啊……蓝夫人,你的肉穴果然是极品!看来我的雇以后可要享福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当夜鸦松开嘴中的美肉时,蓝蓉忽然悲伤痛哭了起来,一种失身的耻辱感,强烈的谴责着她的良心。

    “…………蓝夫人,你怎么哭的这么伤心?你是不是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老公?”

    “呜呜呜……呜呜…呜呜…”

    蓝蓉痛哭不止,她岂止是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老公?身为一名贤妻良母,蓝蓉从来没有在作风上犯过一点错,可此时她的身体竟然这么轻易的妥协了,这对蓝蓉来讲无疑是最为严重的背叛!

    “蓝夫人,你还是忘了自己的老公吧,你早点把他忘了,就能早点脱离良心上谴责的痛苦,如果你一直保持着自责的心理,那以后的日子必然是无限的沉沦。”

    夜鸦一番好言相劝后,便将弯曲的蓝蓉松开,让她平躺在床上。可此时的蓝蓉却依然痛哭不止,这不免让夜鸦产生了一丝怜悯。

    “…………现在对蓝夫人的肉穴进行评价。”

    然而夜鸦这微不足道的怜悯,却并没有阻止他接下来的举动,此时夜鸦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监视器,然后又冷冷的说道。

    “蓝夫人的肉穴是黑蝴蝶屄,大阴唇较浅,但小阴唇却宽大柔薄,小阴唇完全绽开后,犹如一对儿飞翔的翅翼,同时阴门大开。可能是蓝夫人过于紧张的缘故,她的淫水并不充足,不过阴蒂在充血后却饱满、紧实、凸出、且富有光泽,整体的观感度与把玩度也是具具到位。蓝夫人的小阴唇与阴蒂都非常适刺环,只是不建议穿刺铁环,可以刺入金环、或银环……”

    “刺…刺环??”

    当蓝蓉听见『刺环』这两个字时,她那骚红的俏脸立马变得煞白,用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惊恐的看着夜鸦。

    “是啊蓝夫人,你以后的人一定会在你身上刺入各种饰品的,一般来讲是金属环与金属钉居多,它会刺入在你的乳头、阴唇、甚至阴蒂上。”

    “不…不!我不要!我不要!!!”

    惊恐中的蓝蓉知道夜鸦所言非虚,此时她吓得冷汗直流,本能的劲挣扎起了自己的身体,那麻痹的四肢也渐渐恢复了直觉。

    “蓝夫人,请你不要慌张,我在没有得到雇的允许下,是不会对你进行穿刺的。”

    “不!你…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惊吓中的蓝蓉,体力在一点点的恢复,她终于可以活动自己的四肢了,便更加奋力的摇晃着身体,将两条雪白的大腿拼命在空中乱蹬了起来!

    夜鸦见后,便将她那两腿抽蹬的双腿强行分开,然后死死夹在自己胯间。

    “看来迷药的后力差不多要失效了,可我还有一项最重要的测试没有完成……”

    “不!救命,救命啊!!谁…谁来救救我啊!”

    蓝蓉再次悲鸣的叫喊了起来,此刻她的声音变得尖锐有力,阵阵响亮的惨声开始荡在这阴暗的地下室内。

    “蓝夫人,这里没有人会救你的,但如果你再这样吵闹下去,你的儿子很有可能会被你吵醒,我想你应该不想让他看见你这幅模样吧?”

    “…………………………”

    夜鸦这句话立马让惊恐中的蓝蓉安静了下来。此刻衣衫不整的蓝蓉,扭头看了一眼那还在昏迷中的儿子小伟,心中顿时充斥着一股强烈的酸楚,她强忍着内心的悲伤,哽咽着苦涩的喉咙,流着满面的泪水,抽泣着对夜鸦说道。

    “先、先生……你行行好吧……我求求你了……”

    “对不起蓝夫人,这最后的测试,我必须要完成……”

    尽管蓝蓉的悲伤打动了夜鸦,但最终夜鸦还是将自己的裤链解开,一根粗大到夸张的阴茎,顿时从他的裤裆里蹦脱了出来!

    “………………”

    此时见到夜鸦胯下那根巨大的阴茎后,蓝蓉不禁吓得愣住了,她倒抽了一口凉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眼前这根阴茎的尺寸,是自己丈夫阴茎的3倍以上,它粗壮、黝黑,茎肉上补满了暴起的青筋,褐红色的龟头犹如鸭蛋般大小,看上去好像一只狰狞的巨蟒!

    “现在开始测试蓝夫人的阴道,因为蓝夫人早已不是处女,所以本人要用自己的阳具亲自测试,好正确判断阴道的舒适度,相信客户您应该不会介意。”

    “不…不……啊!!好、好痛!!”

    当这庞大的龟头刚顶进蓝蓉的阴道口时,这个惊吓中的女人再也忍不住了!

    羞耻与悲伤先抛在一边,单单是下身传来那撕裂般的疼痛,就让蓝蓉痛苦不已。

    “蓝夫人,请你不要紧张,你的阴道绝对能容下我这根阳具,你越是紧张,你的阴肉就越会痉挛,放松,请你放松……”

    “啊!啊不……我求你把它拔出来吧……我、我不行的……”

    “蓝夫人,我还没完全插进去,你怎么就知道不行呢?”

    “我…我真的不行,你、你的太大了……我求你快出来吧……”

    “唉……那就不能怪我了。”

    “呀啊不!!你等等…你你…你先等等…先等等…我…我……”

    “…………怎么?蓝夫人,你还需要准备一下吗?”

    此刻夜鸦见蓝蓉惊慌失措的样子甚是可爱,便不急着将肉棍一插到底,而是将半颗插在?地3?阴道口的大龟头停留在外,然后双手轻揉着蓝蓉那两只抽搐的小脚丫,静静的等待着她许可。

    然而就在夜鸦耐心等待时候,躺在床上的蓝蓉突然用手臂狠狠推了一下面前的夜鸦!这突如其来的挣脱,让毫无防备的夜鸦顿时摔倒在了床尾。

    同时,趁机中的蓝蓉奋不顾身的从床上跌落了下来,她摇摆着身后那惊恐的肥臀,晃荡着胸前那两团狼狈的巨乳,衣衫褴褛的在地上跪爬了一番后,想要纵身站起来逃跑。

    可身下那两条雪白的大长腿也不知是因为太过紧张?还是因为体内的药劲没有完全散去?总是无法站起,只好勉强磕磕绊绊的滚爬到了地下室的门口,一边扒扶着门把手,一边疯狂的对着门外大声叫喊了起来。

    “救命!!!救命啊!!救命啊!!!”

    蓝蓉竭斯底里的高喊着,此时这个柔弱的女人为了求生,用尽了平生所有的力气向外界发出了阵阵惨绝的求助声。

    然而应她的,却只是一片漆黑的寂静……“蓝夫人……”

    正当蓝蓉颤抖的将赤裸着的身体钻出门外的时候,身后那个冷漠的声音又再次响在她的耳边。

    “……………………”

    此时蓝蓉惊恐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夜鸦,只见这个男人并没有阻止自己的逃离,而是静静的站在了自己儿子的身边,低头的看着铁椅上那还在昏迷中的少年。

    “蓝夫人,如果你就这么走了,那你的儿子该怎么办呢?我想你还不至于这么糊涂吧?”

    夜鸦没有追赶蓝蓉,他也没有将近在咫尺的蓝蓉拖拽床上,甚至没有任何责怪蓝蓉的意思。他只是冷冷的的蓝蓉问了一个问题,好像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一样。

    “……………………”

    还在扒扶在门壁上的蓝蓉,用恐惧的双眼,颤栗的看着面前的夜鸦。见他正用一双阴冷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的儿子时,蓝蓉那好不容易站立起来的双腿,又在这无声的压力中缓缓跪落了下去。

    短短数秒内的沉默,在这昏暗的地下室内仿佛过了很长时间。一直处在安静中的夜鸦,此刻突然伸出大手!抓着张小伟的头发,揪起了他昏迷的睡脸。

    “你、你要干什么??”

    蓝蓉被着突然举动吓坏了,爱子心切的她松开了门把手,抽颤着赤裸的身躯,想要过去阻止夜鸦的暴行。

    “蓝夫人,看来你的儿子成功的遗传了你的美貌,他确实是一个俊俏的男孩。”

    夜鸦不等蓝蓉再多做反映,竟一手揪着小伟的头发,一手掐着小伟的腮帮子,将他那俊俏面容抬起,待那青涩的嘴唇打开之后,夜鸦居然挺起后腰,将他胯下那根粗大的肉棒顶在了小伟的嘴边。

    “唔天呐!!你、你!!”

    这难以置信的一幕,让本来就处在恐慌中的蓝蓉彻底惊愕失色了!她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蓝夫人,请别误会,我并不是同性恋,只是你不愿意接受我最后的测试,那我只好先测试你的儿子了,不然我的雇一定会很苦恼的。”

    不知道为什么?昏迷中的张小伟,在这吵杂的环境中一直没有醒来,如果他要知道现在正有一个男人用阴茎顶在自己的嘴边的话,那这个男孩一定会感到非常恶心。

    然而比恶心更加痛心的是他的母亲蓝蓉。此时蓝蓉被夜鸦这变态的行为给吓坏了,她赶紧哭求着对夜鸦叫道。

    “不!你、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了……”

    “抱歉了蓝夫人……”

    说着,夜鸦便准备将自己的阴茎插入小伟的嘴中。

    “等等!!”

    一声凄伶而又悲抗的声音,最终还是打断了夜鸦,此时他默默转头看了一眼蓝蓉。见这个无助的女人瘫跪在地上,俏脸上那绝望的泪水,正滴答滴答的溅落在她那抽颤的乳房上,用泣不成声的话语,颤颤巍巍的对夜鸦哭诉道。

    “呜呜呜……我求求你…他、他还是个孩子……他只有5岁啊!呜呜呜………”

    蓝蓉悲伤的哭泣着,这惨痛的哭声仿佛久远的钟声一样震最新?|撼着夜鸦的心灵……『峰……求你不要这样,求你别把女儿送去那里。我求求你,把安妮还给我吧,我求求你了……她、她才只有3岁啊!』“………………………………”

    记忆的片段再次浮现在夜鸦的眼前,这恍如隔世般的场景又再一次刺向他的心灵,让一直冷酷中的夜鸦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仰头紧闭着双眼,悲思了一阵之后,便又将双眼睁开,然后毅然决然的对蓝蓉说道。

    “蓝夫人…对不起了!”

    “不!!!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呜呜呜…你要测试就测试我吧!不要对我孩子这样……呜呜呜…………”

    此时蓝蓉畏畏缩缩的站了起来,她迈着两条颤抖的双腿,摇晃着胸前那对儿悲伤的巨乳,竟然动又走到那张冰冷的钢丝床前,凄凌的看了一眼这无情的床榻,鼓着万分的勇气,极其羞耻的躺在了上面。

    夜鸦见蓝蓉居然动到了床上,便将昏◢2?迷中的小伟松开。此刻这个男人挺着胯下那依然粗大的肉棒,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位母亲的举止,心中除了无奈之外,竟突然又感到一份愤怒。便头用仇视的眼神瞪了一眼位于上方,那4个邪恶的监视器,用接近不满、而又婉转的语气缓缓的说道。

    “尊敬的客户,不知您看到此情此景会做何感想?谁都有母亲,我想您也不例外。有些人为了追求刺激,可以抛弃道德与情感。但这位可怜的母亲却为了自己的儿子,甘愿抛弃她的自尊与贞洁,相信您看到这里一定会很性奋吧?是啊,还有什么比践踏一个人的灵魂更加快乐的呢?不过这位母亲也并非软弱,她很坚强!她情愿牺牲自己的肉体来换取她儿子的安危,相信她的灵魂依然纯洁干净。

    本人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3天内将她那坚韧的灵魂摧毁,因为母爱的伟大已经超乎了常规的界限,它可以将一切难以忍受的痛苦都包容在内。

    不过我也知道,雇您是一个喜欢毁灭别人希望而取乐的人,越是难搞定的女人,您就越是喜欢,对吧?好了……接下来我将继续为您测试她的阴道,请雇您放心,本人虽然无法征服她的灵魂,但却可以折磨她的肉体,相信雇您一定会非常喜欢这惨无人道场面的,谁让您就是一位惨无人道的人呢……”

    在无情的监视器下,夜鸦长篇大论的说出了自己的感受,他知道自己这敏感的话题已经触犯了组织的规矩,但这个男人还是将这些话说了出来,他实在压抑的太久了,他真的需要找一个适当的机会来宣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先生……你说的都是真的么……”

    还躺在床上的蓝蓉,流着绝望的泪水,用红肿的双眼静静的注视着前方夜鸦。

    此时夜鸦慢慢靠近床边,见蓝蓉一副憔悴而又伤心的神态时,不禁默默的点了点头。

    “先生…呜呜……你真的不能放了我们吗?”

    “……对不起,在下无能为力。”

    “那…那你能不能放了我的儿子?我情愿去当性奴…我、我情愿被你凌辱,呜呜呜……”

    “………………………”

    此刻的蓝蓉不再选择反抗了,她知道自己再怎么防抗也是无济于事,不过从夜鸦刚才所说的那些话语中,蓝蓉仿佛感觉这个男人还保留着一丝人性,便悲痛的向夜鸦提出了这个毫无说服力的条件。

    然而夜鸦却没有直接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再次跨坐在床面上,看了看她那微颤的双腿,然后又冷冷的说道。

    “蓝夫人,麻烦你将双腿打开,我要继续刚才的测试。”

    蓝蓉抽泣着阵阵的哭声,见夜鸦那巨大的肉棒再次耸立在自己的面前时,她才明白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只能强忍心中的羞耻,将两条白嫩的大长腿向左右两边微微张……“……蓝夫人,请你将双腿再撇大一些,不然监控器会拍的不清楚的。”

    悲伤的蓝蓉听到这句话时,她那满是泪痕的俏脸又再次泛起臊红。她抽泣着将泪眼紧闭,不想看见眼前这令她羞耻的画面,同时纠结的咬着自己下嘴唇,吭吭哧哧的将那两条微张的双腿张开到了最大的尺度。

    蓝蓉现在就好像一只垂死挣扎后翻了肚皮的青蛙,那张开翅膀的舞蝶屄,此时也正屈辱的等待着肉棍的侵犯。

    夜鸦看了一眼那不停抽颤屄穴,然后趴在蓝蓉的身上,温柔的用双臂撑着她那两条白嫩的大腿,然后将龟头轻轻抵在了她的阴道口上,见蓝蓉紧张的闭着双???眼,便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蓝夫人,我不是要跟你做爱,我只是测试一下你阴道的舒适度而已,我不会在你体内射精的,请你放心。”

    “…………这还有什么别么?”

    蓝蓉委屈的抽泣了一声,便什么也不说了。而趴在她身上的夜鸦也知道现在他无论说什么也安慰不了这个伤痛的女人。便沉默一刻后,最终还是将他胯下那根硬如铁矛的阴茎,缓缓的刺进了蓝蓉的阴道之内……“唔!!”

    当硕大的龟头顶进她阴道口内的那一刻时,准备就绪的蓝蓉还是忍不住的哼哧了一声。此时她紧咬着性感的朱唇,两只玉手死死的在床单上揪攥着,强忍着下体那撕裂般的痛苦,勉强的接纳着夜鸦的那根巨大的肉棒。

    没有温柔的前戏,只有阴沉的压力,蓝蓉的阴道现在并不湿濡,但这也并不影响夜鸦插入。这个男人所要测试的就是蓝蓉阴道的尺寸与感受。此时他挺着腰身,一点一点的将阴茎向蓝蓉的阴道深处插去,这缓慢而又沉重的节奏让蓝蓉真是苦不堪言。

    “先、先生……你…你能快点吗?我真的好不舒服……”

    蓝蓉微睁开了羞涩的双眼,她乞求着夜鸦能早点见这个痛苦的测试完成。而夜鸦却并没有如蓝蓉所愿,他仍然继续着缓慢的节奏,同时对蓝蓉解释道。

    “对不起蓝夫人,如果我速度太快,会影响到我对你阴道正确的感受。其实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之所以不舒服,是因为你太过紧张了,你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我的阳具虽然大,但你的阴道完全是可以接纳的。”

    说着,夜鸦便继续将粗大的阴茎一寸寸的刺进阴道之中,感受着那干燥褶皱的阴壁。同时心里分析着蓝蓉的阴道。

    此刻的蓝蓉,觉得时间过的真是好慢,肉棒每一秒钟的插入,都让她感觉都好像是一辈子般的漫长。不由得这个悲伤的女人想起了自己的丈夫。

    以前蓝蓉跟自己老公做爱时,她是那么的快乐,那么心动。而此刻的她却如同案上的一块烂肉,忍受着那如同钢刀般的肉棍,在慢慢凌迟着自己的下体与自尊。

    “唔……啊……”

    当夜鸦的肉棒终于插到蓝蓉阴道顶端的时候,这个一直处在紧绷中的女人,终于长松了一口气。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却让这个无助的女人彻底崩溃了!

    “好了蓝蓉,请你深吸一口气,接下来我要开始测试你的子宫了。”

    “子、子宫??”

    这急剧的突变,让蓝蓉整个人的都呆住了。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便颤抖着娇躯,赶紧又对夜鸦问道。

    “你、你不是只测试我的阴道吗??”

    “阴道?嗯……是的蓝夫人,我是要测试你的阴道,不过最关键的部位,还是你的子宫。”

    “为…为什么??”

    “蓝夫人,我刚测试过你的阴道,我说句实话吧,你阴道的肉壁虽然细嫩,但你阴道的紧实度却并不理想,这是因为你年龄有些偏大、又生个小孩的原因。”

    “可…可这跟我的子宫有什么关系??”

    “呵呵…蓝夫人啊,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的雇只稀罕玩你那生过孩子的阴道吧?其实他要玩的…是你那紧紧闭的宫颈啊。”

    蓝蓉再次感到了巨大的恐惧,她匪夷所思的看着面前的夜鸦,抽颤的嘴唇里,不禁又再次发出了抗拒。

    “不!我…我不信!那里…那里怎么可能交??”

    然而夜鸦却感到一阵好笑,他知道这个善良的女人不明白男人心中潜藏的黑暗,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半根还露在阴唇外面的肉棍,然后缓缓对蓝蓉解释道。

    “蓝夫人,一般男人的阴茎是绝对不会享受到女人宫颈的,不过我们的那些客户却不是一般人。这些人早都把女人身体上的各个部位玩腻了,他们要享受的不仅仅只是女人的肉体,而是要彻底凌辱女人的灵魂。蓝夫人……希望你能理解。”

    蓝蓉怎么可能理解这荒谬的事情?这个生过孩子的女人,心里最清楚开宫时的痛苦,此刻她惊慌失措的挣扎了起来!

    “不!先生,求你不要这样,这会弄伤我的……”

    然而夜鸦却牢牢抓着蓝蓉的大屁股,将腹部紧紧贴在她的肚皮上,把惊慌中的蓝蓉控制好后,又对她说道。

    “蓝夫人请放心,我曾经开过无数女人的宫口,我不会将你弄伤的。不过……你可能会有些疼而已。”

    说后,夜鸦便猛挺起自己的后腰,将那半根露在外面的肉棍完全插进了蓝蓉的肉屄里,那顶在子宫口外的大龟头,就这狠狠的捅了进去!

    “呀!不…不…啊不…啊啊…啊!!!!”

    人的疼痛分为2级,最顶级的是女人分娩时的痛苦,如果说阴道的撕裂感还可以忍受,那宫口的爆裂感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呀啊!!!啊!!!!!!!”

    当娇嫩的子宫口被硕大的龟头捅开时,蓝蓉整个人都抽了起来!她之前那还算美丽的憔悴面容,此刻也完全变了模样。她瞪这两个通红的眼珠子,咧着嘴巴将剧痛的声音阵阵发出,抽挺那紧绷的身躯,将躺在床上的软腰弓绷着,那两条被夜鸦架着的大长腿,此时也剧烈的抖动不已,尤其是她那对儿疼到痉挛的白嫩小脚丫,更是紧紧的抽攥成了一团!

    “啊!!好疼啊!!呜呜呜!!!”

    这难以形容的疼痛,让蓝蓉放生大哭。阵阵巨响的哭声荡着整个阴暗的地下室。一直被绑在铁椅上的张小伟,终于在自己母亲这惨绝人寰的哭喊声之中,渐渐苏醒了过来……第二集完<strong></stron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