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黑子色遇记(一)
    小黑子是个外号,他妈在他岁的时候改嫁了,6岁之前一直跟着老爸生活。

    忽然有一天他大哥从外边借来一盘神秘兮兮的录像带带他一起看,才知道原来男人和女人可以这么交流:女人趴在男儿宽广的身上肆意的扭动着腰肢,呻吟着梦呓般的的声音。

    直让他小鸡鸡忽然间就成长为雄伟的武器。

    那晚不得已喝光了他家一缸的水才止住心中腾起的欲火。

    从此就知道男人这辈子不管挣多少票子,走多少路子,没有女人夜夜的呵护,啥都不是。

    没过半年,前院令哥的嫂子一次意外的事故让他知道男人的用处是啥。

    那是一晚炙热的夏季,令嫂忽然一声不大的叫声吸引了他,小黑子不知为何撇下玩坏的小三轮车,趴着墙头往前院望去,只看见在夕阳热火的照耀下,一个白兮兮的身子在肆意扭曲,她自己的手指不知为啥有2个手指头插在黑乎乎的阴毛下面有规律的一上一下,弄得自己平常不不注意的小鸡鸡忽然火辣辣的肿胀,似乎要撑起一把帐篷来。

    看得他目瞪口呆,足足有一炷香的夫,裤裆里才慢慢趴了下去,但是一夜的梦里全是令嫂娇滴滴的喘息声&ddot;&ddot;&ddot;&ddot;&ddot;&ddot;&ddot;小黑子不是呆子,既然有蠢蠢欲动的想法,就止不住的想去摸摸嫂子那雪白的奶子,黝黑的森林深处&ddot;&ddot;&ddot;&ddot;&ddot;终于有一天,令哥出门几天没来,趴在墙头的黑子,看见令嫂又在那里搓揉两条大根的位置,他也实在忍不住了,从前院墙头上跳了下去,惊的老母鸡嘎嘎乱跑,傻愣愣的跑向嫂子的浴缸。

    当令嫂发现的时候,他也满脸的红霞飘过,令嫂没有怪罪的意思,他就鼓起勇气走近,伸手就摸住了那雪白的奶子张嘴就吸上了两腿之间的蜜泉,这个农村嫂子又惊又喜,没过多久居然让自己的阴唇被搓出了白汁来。

    这下令嫂更不能放过小黑子了,对着他的鸡鸡又是含又是吹,直弄了个小时让小鸡鸡才缴械投降。

    这次小黑子才知道,原来男人和女人之间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事情等着他去发现去享受呢,第一次尽管他的鸡巴太小没有完成使命插进令嫂的阴道里,但是接触到阴道缝隙的感觉让他有了要上遍各种类型的女人想法,也正是他的找个想法,让他能通过和女人的交媾达到他人生的巅峰。

    没过两年,小黑子的身体已经有了小伙子的身型,他天天没事就爬上墙头看前院的令嫂有没有“春光外泄”,可惜至此也没有发现那晚香艳的场面,直到那一夜,失去处子之身的那一夜。

    那晚,夜很黑,蝉在没完没了的鸣叫,和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小黑子又爬上了屋顶,朝着令嫂子的院里望去,也巧,令哥外出已经好几天没来,天热,院里洗澡的小屋里传出窸窸窣窣洗澡的声音,不用脑袋想黑子也知道,这肯定是令嫂的声音,但他不敢有所动作。

    毕竟,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做出出格的事情。

    但是,洗澡屋里传出娇喘的声音,那声音若有若无,像虫子一样钻进黑子的脑海里,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领嫂子雪白的身子,滚圆的奶子,黑黑的阴唇。

    等?他不能再等了,他已经不能再等了,愈来愈大的鸡巴个告诉他,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有必要解决老二的生理问题,于是黑子牙一咬,脚一跺,悄悄跳下了矮墙,顺着墙角慢慢地向闪着灯光的洗澡间摸去&ddot;&ddot;&ddot;&ddot;&ddot;&ddot;&ddo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