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老婆,那天之后 20
    司机小陈还以为会被阿忠表扬,没想到阿忠的要求这么高,心里多少有点不愉快,他看到我老婆扭动的屁股,狠狠地用力“啪”的一声:“不爽呀!谁让你动?”

    “呜呜”我老婆在被子里面哭泣着,一边屁股肉感觉到好疼,吓得一动也不动。

    司机小陈把那空调被掀开,绑上的围巾解开,又解掉蒙着我老婆眼睛的好视力眼贴和内裤,然后坐在床边,看着我老婆揉着眼睛哭泣,用手托起我老婆的下巴问:“怎么了,不爽呀!要不要再来呢?”

    “陈哥我我爽我爽快舒服”我老婆颤抖着嗓音答,骤然消失的充实感令她产生了强烈的空虚,肥大的屁股仿佛十分失落般微微扭动。

    “那个洞最舒服呢?”司机小陈想了解阿忠刚才怎么操我老婆。

    “都舒服!”我老婆说。

    “刚才那个洞吃我的东西呢?”司机小陈看着我老婆的下体问。

    “是是后面那个屁眼”我老婆怕说不清楚,司机小陈会不满意。

    “前面要不要呢?”司机小陈冷冷的说道。

    “陈哥不要不要好吗”我老婆一听司机小陈还没满足,有点惊慌。

    “妈的,贱穴这么松是做鸡吧,真是让我没胃口”司机小陈的手伸到下面摸着我老婆的肥屄,口吐污言秽语,一句接着一句的辱骂我老婆说:“来,下床,自己趴在地上,后面再来一个!”

    其实我老婆是比较洁身自爱的女性,在男女关系上并不随便,只是因为自己天生骨架大,阴道确实不比未婚女性的紧密,但也绝不能用“松”来形容。但司机小陈却把她当成了廉价的娼妓似的,一点尊严都不留给她。

    我老婆想:司机小陈又想再干屁眼,刚刚他才干完,怎么还要呢?况且刚才是因为那张欠条的事,想到这里,我老婆鼓起勇气问:“陈哥,那张欠条不是只一次吗?怎么还”

    “哈哈,还记得那欠条,我告诉你,现在是十次,不是一次!”司机小陈在阿忠玩弄我老婆的时候,已经在客厅把欠条里面的“一”加上一竖该成“十”,司机小陈手头上实在有我老婆太多难堪和见不得人的东西,让我老婆无条件的服从,完全十分容易,司机小陈不管我老婆同意不同意,就直接的脱着裤子,吓唬说:“你相不相信等会儿,我敢当你老公的面前操你呢?”

    我老婆当然相信司机小陈完全有可能做到,她知道我这个人是老实人,没钱没关系,又怕事,想到这里,我老婆也猜得出这司机小陈想对她做什么了,她虽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但知道自己惟一能做的事就是乖乖屈服,于是还天真地说“陈哥,十次之后,是不是就放个我呢?”

    “那得看你的表现哦?”司机小陈轻轻拍打我老婆的屁股,暗示她下床。

    事到如今,不用说,我老婆为了争取表现,按照司机小陈的指令,下床跪在司机小陈的面前,动舔舐他的阴茎,然后弯下腰,手支撑着膝盖把屁股抬起,浑圆修长双腿紧紧并拢在一起,上身往下弯着,一对丰满的乳房低垂在身下,显得更是出奇的丰硕。

    我老婆不知司机小陈要怎么办,她低下头,让头发遮住了羞红的脸。做出这样一个不堪入目的姿态,我老婆好象有无数对眼睛看着自己一样羞辱难当,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感到眼前一片眩晕,脸上的红晕燃向了雪白的颈项。

    司机小陈看到自己的计划一步步得逞,十分得意,这个平时一身熟气的人妻终于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看到我老婆没指教就动含自己的阴茎和趴在地上屈辱的样子,他兴奋着欣赏我老婆后面裸露的臀肉,然后使劲扒开那两个肉感十足的臀丘,雪白的臀沟里,淡褐色的菊花蕾在阿忠刚才操后已微微有些红肿,四周沾满了亮晶晶的水珠,正在紧张的微微蠕动沉喝声中,他用力一点点撑开了窄小的肛门,周围那些密密的褶皱被一点点打开,小小的圆洞逐渐被撑成了原来的数倍大,露出了里面鲜红色的肛肉。

    “喂,这里怎么有屎呢?好臭哦!”司机小陈看到我老婆的肛门刚才被阿忠干完后,无比下流而又不高兴地问道。

    我老婆突然听到这么下流露骨的脏话,脸腾地红起来。

    司机小陈见我老婆不作声,随眼看到梳妆台有一瓶“大宝”润肤露,就道:“来,用大宝来去掉臭味”

    “嘿嘿先擦干净”司机小陈说完,拿起空调被把我老婆肛门的分泌物给擦掉,“好了,自己搞开点”

    我老婆不知这个变态的司机小陈要做什么,又惊又怕,只好强忍羞辱,象狗一样趴着,抓紧两片肥臀向两边分开,把成熟丰满的屁股向着司机小陈高高翘起。

    司机小陈拿着“大宝”,转开盖子,看到我老婆的肥屄,阴道口有点打开,还带有可能刚才被阿忠干后所分泌出来的淫液,他生气地用手指套着盖子抠向我老婆的屄屄,硬把“大宝”的盖子给捅进我老婆的阴道内。

    “啊,做什么”我老婆突然感觉到阴道内有异物,一只手伸到后面,她并不知道司机小陈塞什么东西进去就连忙问:“陈哥什么东西呀”

    “嘿嘿手别动”司机小陈看到我老婆的手想往屄内抠,他揪住我老婆的阴唇用力扯了扯,痛得我老婆大叫起来,双手马上按在地上不动,屁股也不得不向司机小陈的拉扯的方向移动。

    司机小陈一双大手肆意地抓捏着我老婆肥硕的屁股,仔细观赏那精致绝伦的肛菊,我老婆的深色的肛门隐藏在臀缝深处。司机小陈拿着“大宝”挤出一滴润肤露,用手指在微微隆起的屁眼上作圆周磨擦,漫不经心说:“怎么样?舒服吗?”

    我老婆身上最难于示人的排便器官被这样玩弄,令她羞得无地自容,以往的种种尊严和自信在这一刻已被彻底粉碎。

    司机小陈见到我老婆没答他的话,就把她的屁股大大扳开,将“大宝”的瓶口塞进我老婆的屁眼,猛地用力挤出润肤露在我老婆的肛门里面,我老婆一声惊叫,还没来得及反应,司机小陈已经把整瓶润肤露硬生生地挤进了一大半。我老婆惊恐万分,挣扎着扭动下体想要躲避这恶心的侵袭,我老婆见状,挥动另一只手狠狠地拍在我老婆官肥腴的臀肉上,“啪啪”直打得我老婆连声叫痛,她的屁股每打一下就扭动一次。

    “你的屁眼这么臭净,不搞干净能行吗”司机小陈振振有辞边说,边把“大宝”拿梳妆台,改用手指往我老婆肛门里塞,肛门突然受到手指的入侵产生反射性的收缩,括约肌有力地钳住了入侵的手指。

    “嘿嘿你夹得这么紧里面我怎么搞干净呢?”司机小陈不怀好意地讥笑着。

    我老婆听了脸一红,马上感到不对,不得不放松身体,司机小陈邪笑着把剩下的半节手指全部插进了我老婆的肛门里。

    “滑滑的感觉不错呀?”司机小陈下流地问,同时手指转动磨擦肛门内壁。

    “啊呀”我老婆在心里诅咒这个下流无耻的司机小陈,但却不敢有半点的流露,她肛门里挤入的润肤露感觉冰冷,同时又酸又涨。

    司机小陈的手指,从一根、两根到三根,不断变化地在我老婆直肠深处挖弄,痛得我老婆哭着连声求饶,“不要求求你不要了啊”

    “嘿嘿,谁叫你平时拉大便不干净呢”司机小陈满足地从我老婆肛门里抽出手指,仔细地端详了一会放到鼻子前闻闻,“唔,现在不臭了。”

    我老婆已经听不清司机小陈的说话了,恶梦般的一切仍她觉得好象活在地狱。

    司机小陈嘿嘿淫笑,抓在我老婆的屁股使劲揉捏,分别将她们的屁股掰开,让那小小的菊穴彻底裸露出来,然后挺起身子,把鸡巴顶在屁股缝上,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向前一送。

    司机小陈那硕大发亮的龟头挤开我老婆两片屁股蛋,屁眼在龟头的挤压下缓缓张开,轻含住了龟头。我老婆被明显感觉到了痛苦,屁股开始不停的扭动。嘴里有些轻声的呻吟。乌黑的龟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不管有点褐色的屁眼如何的颤抖,一下一下挤了进去,司机小陈捏着我老婆子白嫩的大屁股用力的掰开,眨眼间龟头竟然被屁眼全部吞入,阴茎巴开始无情的抽送,节奏由慢到快,阴茎一寸一寸深入蓓蕾。司机小陈猛然把身子一挺,阴茎没根而入,消失在屁眼里。

    我老婆痛苦地闷哼一声,屁股剧烈的扭动摇晃。我老婆的挣扎并没有摆脱阴茎对屁眼的攻击。

    司机小陈紧抓住我老婆的屁股,阴茎顶住屁眼不再抽送,任由屁股扭动尽情享受着。我老婆呻吟声时断时续。司机小陈抚摸着我老婆的圆润的屁股蛋光滑的背部,阴茎突然猛烈的抽送,“啪啪啪”,司机小陈撞击我老婆屁股的声音越来越响,情绪也越来越激动,我老婆子的屁股被捏出红红的手印。

    每一次撞击,屁股蛋都被撞的变形颤动。我老婆趴在地上痛苦的呜呜乱哼。

    司机小陈猛烈抽插了十下之后,阴茎突然猛烈的抽送,他全身一阵痉挛,阴茎用力的顶在屁眼里,然后一阵抽搐,把精液无情的射入我老婆屁眼深处。

    我老婆在被司机小陈肛交的同时,那盖子塞在阴户里给予她适度的痛苦,让她自己意想不到的耻辱感,刺激我老婆被虐待的感受,增加肛门在插入时的难受,我老婆只有咬紧牙关忍耐前后两个洞带来的痛苦,那种表情达到凄厉之美。

    在司机小陈狂插肛门射精时,我老婆伸直脚尖,身体前仰,不停的啜泣,然后身体好像失去力量,形成瘫痪模样,当这样强烈的动作完成,我老婆露出羞耻和苦脑的表情跪在地上,“啪”的一声,那盖子从我老婆的两腿间掉下来,这样的羞辱绝对更令我老婆丧尽自尊。

    司机小陈脸上出现残忍的笑容,边穿衣服边说:“喂,还欠八次哦?”

    我老婆露出痛苦和恐惧的表情,啜泣着点头。

    接着,我老婆把那房产证放在抽屉,在司机小陈的监视下,全身赤裸把卧室整理好,又从衣柜里面拿了胸罩和内裤,但被司机小陈抢拿了,他搂着赤裸的我老婆走出卧室,色迷迷地吩咐我老婆到卫生间洗干净。

    我老婆匆忙的洗好身体,擦干后,害羞地走到客厅,司机小陈和阿忠坐在沙发上,望着她狞笑,还要求我老婆裸体泡茶招呼他们。

    阿忠和司机小陈边喝茶,边点评着我老婆的身体,我老婆只能发出耻辱的应答,红肿的眼睛里露出难堪的表情,她扭动丰满的身体和展现硕大的乳房、无毛的肥屄、甚至被他们两人刚刚开发的屁眼,来配阿忠和司机小陈的话题。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阿忠打电话叫我家,在此期间,司机小陈还要求我老婆当面穿内裤和戴胸罩,走秀让他们看,最后才把那连衣裙拿给她穿好。

    当我赶到家,老婆帮我开门,她以怨尤的眼神看着我,我见到阿忠和司机小陈坐在客厅沙发上。

    “老同学呀!你看嫂子,唉”阿忠没等我开口就说。

    “阿忠,是什么事呢?”我问。

    在旁边的司机小陈把那张下午买烧烤的超市货单拿出来,指着让我看说:“阿霞她偷买了两包卫生巾,你看纯尔2片实惠装卫生巾:32元,纯尔片夜用实惠装卫生巾:8元。”

    “阿霞,你怎么能”我看着我老婆问。

    “我们厂里的钱,嫂子你怎么好偷偷买这东西呢?”司机小陈又吓唬说:“如果按照公的来处理,到派出所最起码也得拘留几天,你以为女人进去好受,我告诉你,进去的人都要当面脱光衣服检查,在号子里面整人的方法多得要命,像嫂子这样的身材,就算是没几天出来也得变型。”

    “哦,会是这样呀!”我没这方面的知识,比较惊讶的答,而我老婆羞的无言以对,她的内心充满了浓厚的悲哀。

    “如果按照我们厂的规定,是要在厂里工作三个月,没工资并且不可以离开厂内半步,还有厂大会检讨接受大家的监督。”司机小陈接着讲:“唉!出了这件事,大家都不愿看到,幸好有忠哥帮忙。”

    “阿忠,那阿霞她怎么处理呢?”我急得问。

    “阿霞她还是个试用工,老知道这件事,本来是要辞退阿霞的,我当然看在咱们是老同学的面子,阿霞又是我介绍进去的,我怎么还撒手不管呢?”阿忠语重心长的又说:“如果按照我们厂里面的规定,那今后阿霞和你怎么做人呢?

    小陈也一直帮忙求情,最后,老决定厂里面检讨不要,但要在厂里工作一个月不许离开。”

    “这样的决定,还是我们忠哥当阿霞的担保人呢?”司机小陈在旁边说道。

    “啊!真是谢谢哦!”我连忙感谢阿忠。

    “我和老说好,只有阿霞这一个月听话好好干,过后还考虑帮她转正式的员工呢?”阿忠讨着人情说。

    “这次真是老同学帮忙,我一定叫我老婆在一个月内好好干。”我还感恩的做保证。

    司机小陈看到我老婆呆呆坐着,没什么表态,就从公文包里面拿出我老婆写的那张欠条说:“哦,阿霞在厂里还有写保证书呢?”准备递给我看。

    我老婆吓得魂不附体连忙说:“陈哥,不要啦!”

    “阿霞已经当着老承认了错误,还看什么呢?”在旁边的阿忠怕司机小陈会捅乱子又说:“阿霞,你也应该当着你老公面前表个态呀!”

    “好,好,我从明天开始就在厂里好好干。”我老婆被迫着表态着。

    “这就对嘛!你们今晚就早点睡,明天开始阿霞就要一个月没来哦!”司机小陈满意的说。

    “老同学,那我们就走了!”阿忠说后,就和司机小陈起身下楼,而我和老婆还十分感的送他们两人下去。

    到家后,我一边责怪着我老婆,一边称赞老同学阿忠和司机小陈的帮忙,而有愧于我的老婆却一直低着头,“嗯嗯”小声的答着,最后,无趣的我和老婆上床睡觉了,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明天,不知道,等待我老婆的会是什么【全文完】</fon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