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世界】(第一章 无量论剑)
    9886966(龙肆)原创26--2【第二世界】(第一章无量论剑)龙肆“四儿……你要在这里好好干,别他妈要死不活的样子。”杨庄那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知道了。知道了。现在这光景还不家着屁股蛋做人吗?就算这份差事再苦再累,不为别的就算为了你也要咬牙干下去的。”叫四儿的小伙子本名龙四,在此之前正是个无业游民,他吸了口烟,点头道“你妈,现在都上班时间了还有脸抽烟?”“我操,不是就当个保安吗?你蹬鼻子上脸了啊?烟不让抽?”“这他妈是一般的保安吗?”两人正站在浙江某一线城市,国际世贸大厦楼下吵吵嚷嚷。这时一行西装革履的商业人士从大厦大门步出,十来位衣着光鲜的人在那里打着招呼微笑分离。一个穿着大黄马褂的老人座在轮椅上被仆人推着,他微笑的招招作道别状最新??“我操???”叫四儿的瘦高男子擦擦眼,不敢相信的道:“这……这老头是金庸?

    金庸老先生?”杨庄愣愣的点点头,看了眼老头上车的背影,视线又在那些人身上转了一圈:“不只金庸老先生,土豆,萧鼎,当代有名的作家都在其列呢。”“我现在倒有些相信这份差事不是普通的保安了。”江南某底下通道的大堂中央,整个五来平米的大堂正空无一人,龙四穿着一身崭新的白色西装蹲在中央平台上,正在无聊的找着一只路过的蛐蛐“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哼着小曲他在无聊的找蛐蛐“人呢?硕大的平台连个喘气都没有?”忽然一阵高分贝的叫声响彻整个大堂他这一叫不要紧,龙四吓得把刚逮到的蛐蛐又给扔了!此刻龙四脸色有点不愉,憋红了脸站起身子,站起身子向来人看去。

    一个穿着跟红包套一样,油头粉面的家伙东张西望的摆着身子过来,活像一只大螃蟹!

    妈的,总算有新游客了!两个月来第二个游客,揉了揉面颊,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

    “哎呀!这位少爷一看就是非富即贵啊!英气逼人……逼人!”“你他妈才是逼人呢。”那富家公子笑骂的上前,到了身前上下打量着龙四又道:“瞧你小子也算人模狗样,但说话还却是对少爷我胃口。刚刚老子坐超铁过来,没一个人说话憋也憋死我了。”“那是……少爷能来题乐园找乐子,自然不是一般人能随行的,毕竟高处不胜寒呐……”“说的好……”公子哥上前勾着龙四肩膀,又说:“那什么,介绍一下呗!”龙四自然知道他在说什么,自从通过杨庄的介绍来这里上班做个公园接引人。

    其实这工作比一般公司保安更加舒适,毕竟两个月来只接待了一位客人,何况那位客人还是老玩家,总共也没说上三句话,人家就自顾自的进乐园了,根本没让他介绍些啥。平时他就待在大厅里什么也不做,愣是拿了两个月工资,当然作为接引人,介绍题公园的介绍本是不离身的,虽然不知道这公园里头有啥东西,不过照着公园指南本照读,只要是小学文化基本也就能胜任了。

    “少爷!这里是三大公园世界的入口,现在为你介绍下三个题公园的基本内容,武侠世界,玄幻世界,修仙世界……”见龙四正要涛涛不觉,那贵公子摆摆手道:“得得得……一般的介绍老子会不知道?

    我要不一般的介绍,比如哪里好玩,哪里刺激,哪里妹子多……”龙四一下子愣了,你们他妈富家子消遣的地方老子怎么知道?老子就是个保安有资格进公园里吗?

    “怎么?你是没进去过公园?”那贵公子撇撇嘴,又道:“那好办我给你交费你进去陪我,顺便给我打打杂什么的,看你小子机灵,本少爷进公园怎么能没个跑腿的?”龙四嘴巴抽了抽,你他妈站着说话不腰疼。能座超铁来这里的人物自然要国家明文规定的人,单单站在这大堂里的人就必然是会名人,当然自己这个坐员工超铁来的高级保安列外的,除了来到这里必须的会背景外,进入题公园更有高达亿元的体验费。

    龙四暗暗想,一个亿啊!这个你妈傻逼才会去啊,一个亿逛公园,纯属脑子抽了。

    贵公子看着他摇摇头道:“别一副吃屎了的表情,本少爷给你交个费而已,不就一个亿吗?还不够买平时买了辆好点的车,不差钱。”这家伙八成是脑袋短路了,一个亿还不算什么?要嘛他就是智障脑残,要嘛就是他确实钱多的一个亿就等于一块钱似的,想到这里龙四砸砸嘴,问道:“少爷如此慷慨威武,出自什么地方啊?”“我操!你连我也不认识?王思聪你知道不?”“说啥?你是王思聪?”“屁!我和他一起名列华夏四少,我老子是梅老……”梅老?华夏四少?这你妈的确实是尊财神爷。这姓梅的老爸梅老承包了国家所有私人煤矿场,这个超级富二代怪不得能来这题公园消费。

    骑马这玩意儿确实是技术活,特别是山间小道这种地方,不仅山道奇窄而周遭山风阵阵,对龙四这种初学菜鸟来说确实是件难事。

    梅少爷骑着高头大白马,一脸雄赳赳的模样。这贵公交极广,马术对于他来说实在高龙四数筹,此刻正一副天王老子的模样,衣着一件墨绿长裳,就差顶个绿帽子了。

    “那个!小四啊!你看看这公园指南,现在先去拿找乐子啊?”“按少爷你的选择,我们这次入的是武侠世界题公园,根据你的喜爱,这个题公园模仿的是天龙八部的世界,据说经过金庸先生和我们公司达成协议,签署过权,这个天龙八部世界被机器人分模拟还原,少爷可以在这里快意恩仇,为所欲为……不过有一点是不能改的,就是天龙八部正常故事任务的剧情是不变的,如果改变了这个世界的历史,等于这次白来了,学到的武功,获得的宝物,提升的修为,历史一改变就全部作废,到原点。”“说人话!别弯弯绕绕的,现在我们去哪?”“总得来说我们可以在这里随便玩,天龙八部电视总该看过吧?反正按剧情走就是,别一下着急上火把人角给打死了,我们这次剧情选择是段誉篇里的无量山设定,不要把剧情关键人物干掉一般都没事,公园指南里说过就算真失手把角什么的干掉了,这个篇章的剧情任务会在24小时之后从置,但是因为我们没过关,不仅什么修为都没攒,还要花时间从新来过,得不偿失,所以这点我们要好好记住。”龙四二人看着正愣神间,一队车队在其身后缓缓行来,其中当头的一大腹便便的商人骑马而来,看着二人勒马停下,拱手道:“在下马五德,是江浙一带的茶商,人称赛孟尝,见二位少侠身手矫健,骑在马上英资飒爽,不知可否有幸结交一二。”“什么鸡巴玩意?”梅少爷轮着眼睛瞪过去,又将腰间的手枪摸了出来“慢慢来,暴躁了啊,我的哥!”龙四连忙把他手枪按了下来,一边思着马五德这个人物?可想了半天这个马五德确实一点都想不起来,只好硬着头皮拱手道:“原来是马大侠,马大侠之名如雷贯耳,我与我家少爷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少爷快人快语,实乃我辈典范,前头便是无量山,今日有场比试,两位可敢与在下去凑个热闹,见识见识。”他妈的,这个估计是剧情任务的c。龙四心里这么想嘴里却说道:“当然,当然,江湖儿女,四海之内皆兄,陪马大哥去见识见识也是好的。”车队加上龙四他们二人一边闲聊,一会功夫已经来到一处幽谷,前头传来一阵打斗声。

    前头青光闪动,一柄青钢剑倏地刺出,指向在年汉子左肩,使剑少年不等招用老,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那汉子右颈。那中年汉子剑挡格,铮的一声响,双剑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双剑剑光霍霍,已拆了三招,中年汉子长剑猛地击落,直砍少年顶门。那少年避向右侧,左手剑诀一引,青钢剑疾刺那汉子大腿。

    两人剑法迅捷,全力相找?请¨|?搏。

    练武厅东坐着二人。上首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道姑,铁青着脸,嘴唇紧闭。下首是个五十余岁的老者,右手捻着长须,神情甚是得意。两人的座位相距一丈有余,身后各站着二十余名男女子。西边一排椅子上坐着十余位宾客。东西双方的目光都集注于场中二人的角斗。

    眼见那少年与中年汉子已拆到七十余招,剑招越来越紧,兀自未分胜败。突然中年汉子一剑挥出,用力猛了,身子微微一幌,似欲摔跌。西边宾客中一个身穿青衫的年轻男子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他随即知道失态,忙伸手按住了口。

    便在这时,场中少年左手呼一掌拍出,击向那汉子后心,那汉子向前跨出一步避开,手中长剑蓦地圈转,喝一声:“着!”那少年左腿已然中剑,腿下一个踉跄,长剑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那中年汉子已还剑入鞘,笑道:“褚师,承让、承让,伤得不厉害么?”那少年脸色苍白,咬着嘴唇道:“多谢龚师兄剑下留情。”那长须老者满脸得色,微微一笑,说道:“东宗已胜了三阵,看来这‘剑湖宫’又要让东宗再住五年了。辛师妹,咱们还须比下去么?”坐在他上首的那中年道姑强忍怒气,说道:“左师果然调教得好徒儿。但不知左师兄对‘无量玉壁’的钻研,这五年来可已大有心得么?”长须老者向她瞪了一眼,正色道:“师妹怎地忘了本派的规矩?”那道姑哼了一声,便不再说下去了。

    这老者姓左,名叫子穆,是“无量剑”东宗的掌门。那道姑姓辛,道号双清,是“无量剑”西宗掌门。

    “他妈的打起来了,本少爷还当这些武功都是假的,没想到被机器人活灵活现的运用起来,小四,抄家伙突突了他们所有人。”说着就从腰间摸出了硬是配备的五四手枪。

    “慢慢慢……刚刚说了我们要按剧情来,你把他们都突突了,剧情发展不下去,难道要等24小时任务从置,我们再去骑两个时辰马来这里从新玩?”梅少爷眼珠转了转是这么个理,才把手枪收了起来。这手枪带进武侠世界里也是公司敛财的一种方法,虽然公园里所有机器人武功兵器对游客的伤害程度只有分之一,这也是为了确保公园对游客的安全保证,不过为了体现这些富二代骄纵的性格,公司方面还配备了可购买性的现代化装备,不过,这价格确是天价。

    两人说话间一蓝衣衫的书生,从马五德的车队里走了出来,淡笑的看着场内打斗几人,摇头讥笑。

    龙四二人听见这笑声,见是一身蓝裳的书生,那神态姿容,正是器宇轩昂。用现代话说就是活脱脱的小鲜肉。二人对望一眼立刻明白这人便是三大角之一的段誉话说左子穆听见这笑声甚是刺耳,前头经马五德引见之时说这少年姓段,段姓是大理国的国姓,大理境内姓段的成千成万,左子穆当时听了也不以为意,心想分多半是马五德的子,这马老儿自身的功夫稀松平常,调教出来的子还高得到那里去,是以连“久仰”两字也懒得说,只拱了拱手,便肃入宾座。不料这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竟当左子穆的得意子佯出虚招诱敌之时,失笑讥讽。

    当下左子穆笑道:“辛师妹今年派出的四名子,剑术上的造诣着实可观,尤其这第四场我们赢得更是侥幸。褚师侄年纪轻轻,居然练到了这般地步,前途当真不可限量,五年之后,只怕咱们东西宗得换换位了,呵呵,呵呵!”说着大笑不已,突然眼光一转,瞧向那姓段青年,说道:“我那劣徒适才以虚招‘跌扑步’获胜,这位段世兄似乎颇不以为然。便请段世兄下场指点小徒一二如何?马五哥威震滇南,强将手下无弱兵,段世兄的手段定是挺高的。”马五德脸上微微一红,忙道:“这位段公子不是我的子。你老哥哥这几手三脚猫的把式,怎配做人家师父?左贤可别当面取笑。这位段兄来到普洱舍下,听说我正要到无量山来,便跟着同来,说道无量山山水清幽,要来赏玩风景。”左子穆心想:“他若是你子,碍着你的面子,我也不能做得太绝了,既是常宾客,那可不能客气了。有人竟敢在剑湖宫中讥笑‘无量剑’东宗的武功,若不教他闹个灰头土脸下的山,姓左的颜面何存?”当下冷笑一声,说道:“请教段兄大号如何称呼,是那一位高人的门下?”“妈的没完没了了是不?听他们这么扯下去要扯到什么时候?”在边上的梅少爷不耐烦了,第三次抽出了腰间的五四手枪。低声问:“小四,你看过天龙,你说这左子穆是不是要剧情人物。”“你要干嘛?”龙四听着他忽然这么一问,心头一跳又道:“要不是要,不过剧情还是要靠他来发展,按剧情接下来他还要怂恿自己子和段誉pk,然后……”“嘭!”龙四的话还没说话,只听一声枪响,场中那左子穆应声倒地。

    龙四顿时大吃一斤!我操!!!你搞什么东东!!

    “喝喝喝……”左子穆躺在地上腰下一片血红,显然已经挨了梅少爷一记冷枪场中顿时如炸了锅似得人头涌动,众人东张西望的看向四处。

    左子穆中了一枪,脸色苍白,捂着自己腰腹位置,怀顾四处峭壁,歉声道:“前辈这记暗器晚辈学艺不精受下了,方才多有得罪,想来前辈乃是这段公子的恩师,晚辈出言不逊,是该受到如此责罚。”段誉满脸疑惑,看看四处,心中暗道。难道是爹爹手下四位家臣到了?暗说几位叔叔断不会暗箭伤人,那会是谁?

    那中年汉子龚光杰见恩师受伤,当下抽出长剑,往场中一站,倒转剑柄,向段誉道:“段朋友!我恩师只在言语上冒犯一二,你师傅却下此毒手,更所谓名师出高徒,此刻变让龚某领教下你的高招,讨一个公道。”龙四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满脸得意的梅少爷。

    我勒个去。你妈的左子穆被干一枪,就这么几下功夫把剧情给圆去了?

    段誉心下疑惑,嘴里却道:“很好,你练罢,我瞧着。”仍是坐在椅中,并不起身。

    龚光杰登时脸皮紫胀,怒道:“你……你说什么?”段誉道:“你手里拿了一把剑这么东晃来西去,想是要练剑,那么你就练罢。

    我向来不爱瞧人家动刀使剑,可是既来之,则安之,那也不防瞧着。”龚光杰喝道:“我是让你下场来,咱们比划比划。”段誉轻挥折扇,摇了摇头,说道:“你师父是你的师父,你师父受伤了可不是我师父干的。你为你师父报仇,我师父又没叫我和你打。你师父叫你跟人家比剑,你已经跟人家比过了。现下你师傅没叫你和我比剑,我一来不会,二来怕输,三来怕痛,四来怕死,因此是不比的。我说不比,就是不比。”他这番说什么“你师父”“我师父”的,说得犹如拗口令一般,练武厅中许多人听着,忍不住笑了出来。“无量剑”西宗双清门下男女各占其半,好几名女子格格娇笑。练武厅上庄严肃穆的气象,霎时间一扫无遗。

    龚光杰大踏步过来,伸剑指向段誉胸口,喝道:“你到底是真的不会……”“嘭!”又是一声枪响,龚光杰双眼一翻仰头倒下,这一次龚光杰的额头一个深深的弹痕。

    看那泊泊流出的鲜血和脑浆,这龚光杰已然一枪被爆了头。

    龙四嘴巴抽了抽,转头正看见把手枪收腰间的梅少爷,对方却眨眨眼,低声说:“太啰嗦了。”段誉大惊失色,连忙道::“你这位大爷怎地如此狠霸霸的?我平生最不爱瞧人打架。贵派叫做无量剑,住在无量山中。佛经有云:‘无量有四:一慈、二悲、三喜、四舍。’这‘四无量’么,众位当然明白:与乐之心为慈,拔苦之心为悲,你如此横死在前,虽说是因果循环,可你……可你却……小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阿弥陀佛也。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他唠叨叨的说佛念经,龚光杰的尸身已经被众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中间,里面那层查看他伤势,外面二层却是惊惧的看向四处,皆不知这暗器高手如此厉害,到底是何方神圣?

    左子穆门下一名年青子,被人围在圈内,心想这暗器再也厉害亦不可能隔着人群伤到自己。当前一步拦在段誉身前,说道:“此间事情皆因你而起,就这么夹着尾巴而走,那也罢了。可我恩师和师兄被你师傅暗箭所伤,你现下要么跟我师父磕八个响头,自己说三声前头说的话都是‘放屁’!”段誉笑道:“你放屁?不怎么臭啊!”龙四此刻被雷的是外焦里嫩的。暗道:牛逼?剧情又被自动圆来了?

    那人大怒,伸拳便向段誉面门击去,这一拳势夹劲风,眼见要打得他面青目肿,不料拳到中途,突然半空中飞下一件物事,缠住了那少年的手腕。这东西冷冰冰,滑腻腻,一缠上手腕,随即蠕蠕而动。那少年吃一惊,急忙缩手时,只见缠在腕上的竟是一条尺许长的赤练蛇,青红斑斓,甚是可怖。他大声惊呼,挥臂力振,但那蛇牢牢缠在腕上,说什么也甩不脱。忽然叫道:“蛇,蛇!

    ”脸色大变,伸手插入自己衣领,到背心掏摸,但掏不到什么,只急得双足乱跳,手忙脚乱的解衣。

    这两下变故古怪之极,众人正惊奇间,忽听得头顶有人噗哧一笑。众人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少女坐在梁上,双手抓的都是蛇。

    那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身青衫,笑靥如花,手中握着十来条尺许长小蛇。这些小蛇或青或花,头呈三角,均是毒蛇。但这少女拿在手上,便如是玩物一般毫不惧怕。众人向她仰视,也只是一瞥,那子大叫大嚷的惊呼,随即又都转眼去瞧那人。

    段誉却仍是抬起了头望着她,见那少女双脚荡啊荡的,似乎这么坐梁上甚是好玩,问道:“是你救我的么……”话还没说完整已经被梅少爷一把推到了一边,只见他满脸的猪哥模样,看着梁上少女低声道:“极品啊!极品啊!这女人本少爷要了,绝对绝对要了……”龙四闻言一惊,在边上道:“这……这女的钟灵!真的是角!这个真不能碰。”那少女眼珠在龙四两人身上转了转,又看向段誉道:“那恶人打你,你为什么不还手?”段誉摇头道:“我不会还手……”“嘭”忽听得“啊”的一声,众人齐声叫唤,段誉低下头来看看自己的胸膛,那里一片血迹,缓缓的血迹染满了蓝裳,随而缓缓仰倒在地,只见梅少爷翘着嘴巴上前,一脚踩在濒临死亡的段誉身上。

    “老子早等的不耐烦了,大不了从来一次,本少爷看上的女人,何时轮到别人说话……”梅少爷斜眼看着奄奄一息的段誉,拽的跟二五八万似得。

    唉!毁了毁了!龙四在边上揉着脑袋,摇头叹息。段誉都给干掉了,妈的又要从新来过,要等2几个小时重置,重置过后还要两个时辰的骑马啊!白白浪费这些时间。

    看着满身鲜血倒在地上的段誉,在场众人皆是一片哗然,呆呆的看着那拿着手枪的梅少爷。

    左子穆失声喝道:“是你!伤我的人居然是你。你难道……如此暗器修为,难道你是灵鹫宫的人?”听见“灵鹫宫”三个字,在场众人豁然鸦雀无声,只见场中‘嘭嘭’之声不绝于耳,白光一片乱闪,每次声响过后皆然有人倒在血泊之中。

    梁上少女脑袋有点发蒙,眼珠转了转,颤声叫道:“喂,喂!你这人怎么如此作恶,你干什么弄死这俊俏书生和这些个人?”梅少爷一边换子弹,一边微笑抬头道:“你猜是为什么啊?当然是为了和你啪啪啪啊……”梅少爷将最后一枪射在左子穆的眉宇间,脸上带着淫邪的笑容,转头瞧着她道:“不知姑娘是否乃是处女呢?噢,不!你们这里应该叫处子才对?”少女钟灵面色一变,瞬间满脸惊惧,带着哭腔道:“你这人怎如此可恶,你这恶人若是想欺辱于我,我……我是抵死也不会从你的!”梅少爷眉头微皱,这个小妞怕是不从。要说霸王硬上弓却是失了很多乐趣,来这题公园本就是为了找乐趣,如果用强的,那可没多大意识。随即向边上的龙四使了使眼色,示意该怎么办。

    龙四翻翻白眼,心说还好你个傻逼没硬上。天龙八部里这钟灵身上有只千年毒物闪电貂。你要是硬上给那貂儿咬了鸡巴,恐怕也是件不好受的事。想到这里龙四上前打量着梁上女子,眼珠一转躬身道:“姑娘!可知道灵鹫宫?”“灵……灵鹫宫?”钟灵苍白着脸色想了片刻,失声道:“缥缈峰那个灵鹫宫?”“哦?”龙四见她神色一变,知道有戏。又道:“姑娘知道?”钟灵道:“缥缈峰灵鹫宫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听我妈说……我妈说上面都是神仙!”“是了!是了!”龙四微微一笑又道:“我们确实是神仙,而我和旁边这位少爷,更是灵鹫宫里神仙中的神仙!”钟灵皱皱眉头,满脸不信。道:“就你们两个?”“怎么你不信?”龙四眼珠一转,说:“我马上证明给你看看,我们是神仙中神仙。”说罢他神神叨叨的在原地转了几圈,嘴里‘吗咿呀嘿,吗咿呀哈’的唱着‘不怕不怕’。随后站直身子,掐着指头道:“你这姑娘本名乃叫钟灵,身上带着一只雪白的闪电貂。你乃万仇谷钟万仇的女儿,你娘叫甘宝宝早年外号俏夜叉。你们一家对大理段氏恨之入骨……”钟灵神色大变,心说他难道真是神仙?我有只闪电貂谷里的亲近下人或许知道,谷中众人对段氏恨之入骨也或许能查到,可是娘亲早年名唤‘俏夜叉’只对自己说过,连爹爹也不知道的,可是这人却道出了娘亲的外号,不由失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真的是神仙?”“怎么?你还不信吗?”龙四越说越觉得把握十足,又道:“还有你身上最大的秘密,这个秘密世上只有你母亲知道……”钟灵追问道:“什么秘密……”“难道你不觉的你跟你爹爹钟万仇一点不像吗?”龙四说到这里顿了顿,让她有个缓和情绪的时间。

    果然,钟灵脸色刷的变的苍白。心中藏了多年的疑问,竟然被眼前这男子这般道了出来。她很久以前已经在怀疑了,为什么自己和爹爹没有一丝相似,要说亲生儿女哪怕眉宇间总归有一星半点的雷同之处的。

    钟灵红着眼眶呢喃道:“那……那我是谁的女儿,我亲生爹爹到底是谁!?”龙四背负双手,故作道貌岸然的样子道:“现下你信了吗?”“信信……”说着钟灵纵身跳下房梁,上前两步握住龙四的胳膊急声道:“我一个相信,一万个相信,神仙哥哥!你告诉我,我亲生爹爹到底是谁!?”“慢来,慢来……”龙四将钟灵的小手按在肩上揉啊搓啊。

    梅少爷在边上看的是一愣一愣的,暗暗竖起大拇指道:“牛逼!”龙四另手揽住钟灵的腰肢,眯眼笑道:“你既已经相信神仙哥哥了,那神仙哥哥就和你说实话了。你万仇谷所有人都种了我们缥缈峰的‘生死符’你可知道?”“啊?”钟灵脸色又是一白,道:“生死符?”“是啊!你可知道生死符?”钟灵想了想才悠悠道:“生死符!我却是在年前见过一人中了生死符,那人来我万仇谷找爹爹救治。最后死状可怕恐怖,神仙哥哥为什么你们缥缈峰要对我们下生死符?”“咳咳……”龙四咳嗽了一阵,圆谎道:“这个天山童姥的打的是什么意我也不清楚,反正你们都中了生死符就对了!”钟灵问道:“难道,难道我也中了生死符吗?”龙四看着她叹了口气道:“是啊!你也中了生死符!”钟灵脸色大变,哀求道:“那神仙哥哥你快给我解了吧!年前那人死的可惨可难看了,灵儿可不想死成他那般模样。”“解是没问题啦。”龙四装作犹豫片刻又道:“可你知道生死符是什么样子的吗?”钟灵想了想以前母亲的话,道:“听娘说,生死符是水凝固成冰,然后从你们身上打出,打入敌人的身体中便融化在其体内,让其每每发作生不如死!”龙四摇摇头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生死符固然是水凝成冰,然后打入人体内,可是人本身什么地方能打出水呢?其实生死符便是……便是……”钟灵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道:“便是什么?”“所谓的生死符!”龙四负手而立,道:“便是尿!”“尿???”钟灵脸色一红,嗔道:“神仙哥哥你瞎说。”梅少爷差点没被雷趴下,尿都说的出来?这一次他双手竖起大拇指赞道:“厉害了!我的哥!”龙四神情一肃道:“非也非也!生死攸关的大事哪个和你瞎说?”钟灵见他神色庄严肃穆,有点心虚的吐吐舌头道:“神仙哥哥你别生气,那为何……为何生死符会是……会是那个啊……”龙四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人体之内何处能给产水?自然是排尿之处。而你娘的说的水化作冰却也不然,以为生死符乃是热冰。”钟灵问道:“热冰?何为热冰?”“唉!”龙四叹了口气道:“你娘没跟你说这生死符的来源,却也是她说不出口的。可神仙哥哥为了你谷中千万条性命,即使在难说出口,我也不得不说啊!灵儿你也这么大了,是否有时候晚上就寝时有意无意间碰到自己下身私处会有些异样,有些舒麻,舒服?”钟灵顿时脸色红的想个熟透的苹果似的,扭扭捏捏的道:“这个……不是……”思春少年无意间手淫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龙四脸色肃穆道:“生死符之所以叫生死符,便是生死之间产生而出的热冰。你夜里抚摸私处,在到达顶点,感觉头脑发白,生死一线之间,胯下私处分泌处的水便会化作粘稠的固态,这便是热冰也是生死符的来源。”梅少爷张大嘴巴,心说能把手淫到高潮解释成生死符和热冰,老子只服你!真的!

    钟灵隐约中觉得这神仙哥哥说的,真的是有那么个道理的。却是自己……自己在无意间摸到那里,感觉快死的时候,却是产生了一种黏糊的东西,这就是生死符?真是羞也羞死了。

    龙四道:“当然,一般人都能产生生死符,却不知道如何打入对方体内!”钟灵神色一变,低头就拜了下去,满脸苛求道:“神仙哥哥,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们万仇谷!”龙四连忙伸手按在钟灵的酥胸,入手柔软一片,钟灵单纯心性自然不知道。揉着她胸口将她扶起道:“无量寿福,我等修仙之人,自然本着普度众生的。”钟灵脸色一喜道:“神仙哥哥是肯答应解这生死符了吗?”龙四道:“那是自然要解的!你相信神仙哥哥吗?”钟灵满脸热情:“信!先前灵儿就说了,一千个相信,一万个相信!”龙四点点头,满脸明诚道:“那便好!你把身上衣服脱了个干净吧!”“啊?”钟灵闻言一愣,退了半步道:“脱?脱衣服?”龙四直直的看着她道:“是!我已和你解释了生死符的根源,不脱衣服如何能解?”“可是……可是……”钟灵拽着自己衣裙,朱唇咬的一片苍白,仿佛内心在激烈煎熬。

    “唉!”龙四摇头叹息:“不解也罢。只是苦了你父母要是生死符发作,那等惨状……”龙四不说还好,一说这个便使钟灵想起年前那人死状脸色又是一白。想到这里扯住腰间的衣带一拉,黄色的裙袍落下,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里,身上此刻只剩一件大红肚兜。扭捏的道:“这……这个也要脱吗?”“唉!”龙四低声道:“想起你父母生死符发作……”“神仙哥哥……我……我脱就是了!”说罢不作任何停留,最后件遮羞的肚兜也褪了下来,少女酮体赤裸裸的暴露在两人的面前。

    十六七岁少女酮体美艳不可方物,钟灵娇喘阵阵,唇红香舌,粉颈酥胸,更是精益剔透,每一寸肌肤都尽显白质,两双眼睛肆无忌惮的在钟灵的胸前和蜜穴处扫过,那耻丘上的阴毛,稀稀疏疏,色泽棕黄,却是娇艳少女的最美颜色。

    龙四看的眼睛都直了,随而又道:“灵儿,你张开双腿让神仙哥哥看看你的私处,那里是不是适解生死符的毒!”钟灵已经羞的不能自己,此刻又听见这么羞耻的话。可想想神仙哥哥确实是为了帮助自己。她咬着朱唇默默的坐在大堂中间,冰冷的岩石冻的她屁股一阵发麻,她腾空抬起一左大腿,摆出犹如母狗撒尿的姿势,少女含苞待放的嫣红小穴无遮无拦的露在空气中,那殷红一点的阴蒂和两片微湿的阴唇,钟灵不由自的微微扭动着屁股,仿佛想起曾经夜晚那触碰私处时酥麻的感觉。

    我操我操!梅少爷看的眼睛都直了。一手隔着袍子套弄鸡巴,一手一直冲龙四比着大拇指。

    龙四褪下自己的衣物,裸身站在钟灵面前,快下的巨大阳具一跳一跳的在她面前晃动。

    钟灵张着朱唇,那神情倒是被眼前这大东西给吓傻了!

    龙四一脸淫笑挺着鸡巴道:“灵儿应该知道这个便是男人的阳具。而阳具这两字实在太粗俗了,我们好听的讲它叫‘鸡巴’!”钟灵瞪着一双美目,却是红晕一路腾至脑门,心说!这个怪东西怎么这么大?当初洗澡时无意间看见爹爹|?2的东西,也没有这么大啊!

    “神仙哥哥!现下……现下要如何帮灵儿解生死符?”钟灵嘴里呢喃的说着,一双美目却是有意无意的撇着面前的大东西。

    “神仙哥哥这就教你!”说着来到钟灵面前,粗长的阳具顶在她的鼻翼半寸处,如此震撼的巨物吓的小姑娘眼皮一阵乱跳。龙四伸手握住钟灵的纤手引导着她,握住了棒身轻轻撸动,笑道:“灵儿。神仙哥哥这鸡巴气概如何?

    !是否雄壮威武……”钟灵感受到手中那温柔的巨物,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答,已经羞的满脸红晕。

    “来!乖灵儿!张嘴含住它,轻轻舔弄,弄出神仙哥哥的生死符,才能帮你解除这符咒!”龙四被她套着正舒爽,低声道。

    “舔……舔弄它?”钟灵眉目迷离,痴声道“当热,你不信神仙哥哥?那不解这符咒便是。”说着身子往后退去。

    “不……不我……信!”钟灵生怕他离去,急忙张开檀口一把将那硕大的龟头含住口中,岂料眼前着坏人进一插到底,顶在了她的喉咙底部。

    “呕……呜呜……”钟灵瞪着一双美目,朱唇间那硕大的鸡巴进进出处,每一下都顶到她喉咙深处。

    龙四低头瞧着自己的鸡巴在少女的她嘴里一进一出,得意地道:“小灵儿真的是个舔鸡巴的下贱料,第一次就这么会舔!简直有做骚货的潜质!”“呜……什么……呜……什么是……骚货……”钟灵张嘴吞吐,嘴里含含糊糊的道“嘶……骚货,骚逼,都是赞美之词!灵儿明白的……”龙四嘴里嘶嘶呼爽,解释道听见龙四解释,钟灵想起有无数个夜晚父母的房里传来‘骚货,骚逼,婊子’这样的词语,想到这是父亲对母亲甘宝宝的称呼,想来这些词也都是好话。便一边吞吐一边道:“嗯……灵儿是……骚货……是骚逼……”一边吞吐,少女那雪白的双腿情不自禁的微微分开,修长美丽的玉指,缓缓在阳具上套动,朱唇更是张的大大的迎着男人抽送。不知何时自己的私处传来一阵酥麻。忙碌间钟灵低头看去,只见自己蜜穴上已经被面前神仙哥哥的大手按了上去,挑逗间那只作怪的手已然拨开早就充血涨红的花瓣,少女‘哎哎’的叹着气,自己下身那点点突出的小肉芽被按压着。传来一阵阵欲仙欲死的感觉。

    涨红的饿少女肉体随着男人的手指无意识的扭动着,忽然感觉嫩穴处正不断在收缩,感觉晶莹粘液一波波往外渗。雪白的双腿一阵抽搐,感觉自己的嫩穴麻痒难耐,受着冲击的喉咙一阵哽咽,发出断断续续呻吟声:“啊……哈……生……啊……生死符……要出来了……啊……从下面出来了……好舒服……”初尝禁果的少女,神情很快的迷糊了,只想沉沦在这解生死符的快感中。心中所想,原来这生死符,生死一瞬间是那般美好的。以后让母亲也一定尝尝这各中滋味才好。

    “啊……灵儿……呜呜……要死了……生死符……啊……好难受……”“难受吗?解生死符可是很欢愉的事情哦!”龙四一边用手指继续挑逗着已春情泛滥的少女淫穴,一边又对着少女两粒饱的大肉球又揉又捏。

    “难受……噢……不……好受……啊……灵儿不知道了……啊……”“哪里难受???”“那里……私处……难受……”“私处是哪里?灵儿又忘了赞美的称呼了?”“骚穴……灵儿小骚货……骚穴好难受……”“难怪你这骚货的屁股一直在扭。想要神仙哥哥怎么帮你呢?”“帮啊……帮灵儿……求求你……啊……啊帮灵儿啊……解生死符……”见时机已经成熟,龙四正在钟灵一波一波的快感袭来欲罢不能之间,从她嘴里猛的抽出肉棒。那淫水连带着口水拉住一条长长的淫丝。

    紧接着迅速蹲下身子,抗起少女两条玉腿,将那已经硬的发疼的巨大肉棒,终于从上至下挺枪而入。钟灵的小穴已经满是淫液,粗大的阳具‘噗呲’一声,整个龟头已经顶进了少女蜜穴,少女的处女薄膜也只是稍稍阻了那么一下,随后阳具不可抵挡的一下顶到底,顶到了少女花心最深处“啊……神仙哥哥……哈嗯………好疼………啊……灵儿……啊……灵儿……不要了……灵儿不要解生死符了……疼死了……”少女整个身子紧绷起来,那撕裂般的疼痛直入心?窝。纵然蜜穴中早已最好准备,可面对如此巨物,却也是痛彻心扉。

    “无量寿佛!”龙四一边在钟灵的蜜穴了缓缓抽插,一边用手指挑逗着她的阴蒂,一脸庄严的道:“灵儿,为了万仇谷这点疼也忍不了吗?”钟灵咬着牙齿忍耐,斜眼处自己耻丘下一丝丝梅花鲜血顺大腿流下,两腿被男人大大的分开,看着那巨大的肉棒在自己蜜穴里进出,渐渐的疼痛感不在那么难忍了:“啊……灵儿不零一┕怕……为了解生死符……啊……灵儿……啊……什么都受得住……”抽插了足足半个时辰,钟灵的眉头渐渐开始舒展开来,不知何时钟灵的屁股开始自己无意识的扭了起来,一下一下的迎着男人的抽送。又过了不一会,她的双眼开始迷离,嘴里欢愉的呻吟起来:“啊……哈……啊^……舒服……麻麻的……灵儿……灵儿的骚穴开始麻麻的……啊……舒服……好舒服……啊……骚穴好喜欢……啊……好痒……神仙哥哥……啊……使劲插……插……怎么事啊?……啊啊啊……鸡巴……神仙哥哥的鸡巴……快点……使劲捣……灵儿的小骚穴……啊……灵儿是骚货……再快点……插到骚穴里面……”“啊啊……神仙哥哥…啊……你好棒!……嗯嗯……骚穴好舒服……好喜欢……啊……顶得好深……要插死小女子……啊……生死符要出来了……啊……生死……啊……插我……”(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