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碧雾罩云山 05
    作者:raillwolf。

    字数:6289。

    (五)。

    该死的种猪会被讨厌不是没有原因的,才刚忙完日本的案子,想说可以轻松一阵子,业务课的同仁今天早早就把手边的工作完成,已经结婚或有男女朋友的都准备打卡回家陪伴侣过个浪漫的情人节夜晚,谁想刚被种猪叫去的王副理回来转述了种猪对於最近业绩的不满,所以决定利用现在到下班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找业务部同仁简单开个会,检讨一下原因。

    妈的,每次都这样,选在快下班的时间才临时说要开会,看着业务部同事们哀嚎一片,我默默地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渝祯跟她把约会的时间延后。

    没办法,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头啊~。

    说是简单开个会,可是等打卡离开公司的时候,都过了8点了,想着这时间渝祯应该会在娘家等我去接,我一上车就直接把车开到岳父家门口。

    走到门口,习惯性的伸手转了下门把(岳父他们有时候会忘了锁门,尤其是小齐几乎每次都没在锁门的,还好他们住的这个社区警卫还蛮尽责的,治安还不错),嗯,果然没上锁。

    打开房门,正准备出口打招呼,没想到亮堂的客厅里却没有人,顺手把门带上,轻喊了几声也没人回应,让我觉得奇怪,找了一下厨房和楼下的厕所都没人后,便往二楼走去…。

    加大的双人床上,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赤裸着下半身仰躺在大床中间,一个跪趴在床沿的娇艳少妇,一边被身后的灰发男人肏着小屄,一边套弄吸舔着男孩虽然还没发育完全,却已然一柱擎天的小鸡鸡…。

    这就是我走到二楼唯一亮着灯的大舅子房间里看到的画面…。

    男孩当然就只能是小齐了,娇艳少妇是渝祯的大嫂凯雯,而正在肏干着凯雯的灰发男人却出乎意料的,是个我不认识的中年人,而不是我在看到房间里情形时所想的岳父大人…。

    或许是房间里的三人太忘我了,竟然都没有发现站在门边的我,而我也没有打扰房间里的人,只是小心翼翼的下楼回到车上。

    屋子里的情形让我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屋子里只有凯雯、小齐和灰发男人三个人,岳父他们都不在家,当我把屋子里的画面和岳父他们联想在一起,我的思绪就变得杂乱起来。

    如果只是和其他男人,虽然我心里会觉得不舒服,但是还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但是和岳父、大舅子…,这可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乱伦啊,我不知道如果证实了之后,我是不是还能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即使之前看到一些渝祯和岳父岳母他们裸裎相见的照片时心里就有猜想,只是一直都被自认为不至於会发生这么离谱的情况给打消了,现在看来,似乎我有点想当然耳了。

    回到家里,却发现渝祯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原来,在我打电话给渝祯把约会的时间延后后,渝祯一下班就跑去超市买了食材回家,煮了几样我最喜欢的菜,打算给我一个惊喜,所以也就没打电话跟我说。

    只是因为我误以为渝祯会在娘家,所以一下班就直奔岳父家,也才会看到大舅子房间里的那些事。

    虽然在情人节,吃着由心爱的人特地为你煮的晚餐是一件很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只是因为心里有事,所以我怎么样也高兴不起来,只能强装出笑脸应付。

    渝祯也看出我的异样,以为我是因为公司的事在烦心,一边吃饭一边跟我说些趣事想要哄我开心,只是见我的兴致不高,没什么反应之后,也就不再说些什么,默默地吃饭了…。

    吃完饭之后,渝祯把餐桌上的餐具收拾进厨房清洗,我迳自走进书房,把渝祯放在书架上的小木屋饰品盒拿下来,把里面的记忆卡全部倒出来。

    这些记忆卡里纪录的内容,我都有印象,里面并没有我想要找的东西。

    在我的印象里,这些记忆卡里有好几段影片都是没头没尾的结束的很突兀,我想找的就是这些后续的影片,只是这里面似乎没有我想找的。

    渝祯洗完餐具端了盘水果进书房,见我在翻找记忆卡,以为我想要增加些情趣,高兴地过来帮我挑选。

    “所有的档案就只有这些吗?”我冷不防地问了渝祯一句。

    渝祯听了我的话,明显的楞了一下,才笑着回道,“嗯,这些东西当然是自己保存比较安全啊”。

    听到渝祯不出意料的回答,我靠在椅子上冷冷地说道,“我开完会之后,以为你会回妈那,所以下了班就打算直接过去接你。只是没想到你会直接回来,而我却在妈那看到…”。

    似乎以为我看到了什么的渝祯猛地回头盯着我,脸色有点难看,“不可能,晚上我离开的时候,爸妈和大哥他们还在阳明山的”hl“…”知道自己说溜了嘴的渝祯,摀着小嘴惊慌地看着我。

    看到渝祯慌恐的样子,我的心里不由得变软,只是脸上却依然强装着冷漠,双手抱胸的看着渝祯,“到底还藏着多少我不知道的祕密,给你一次机会,你最好一次给我说清楚”。

    渝祯本来还想避重就轻的解释一番,只是在我半真半假的强势逼迫之下,最后还是乖乖的把藏在小木屋底座暗盒的记忆卡拿出来,跟我说出了事情的始末…。

    岳父和岳母是“藏爱”开站之后的前几批会员之一,那时候的“藏爱”没有现在这样严谨的会员制度,现在的“藏爱”是经过一连串关站又重开又关站…的风波之后,才慢慢地发展出现在这一套游戏规则的。

    那时候新婚燕尔的岳父他们本来只是沉默地看客中的一员,后来为了寻求刺激就尝试着发了些不是太暴露的照片,也得到了一些回应。

    在得到了回应之后,心里有些小小成就感的岳父就试着帮岳母拍了些更暴露的照片,得到了更多的回应…。

    如是反覆,岳父岳母也越来越大胆,更是在岳母怀孕的时候拍了一组三点全露的照片,引起了热烈的回响。

    然后,岳父在不满足於口味较轻的写真照片,拍摄的照片也渐渐的多了些包括岳母自慰和口交的照片,在之后,又拍了不少两个人的性爱自拍和影片…。

    到后来当时才刚满14岁,对这些似懂非懂的渝祯,也被岳父拍了不少半裸的照片放了上去,直到渝祯18岁自己註册了帐号为止,可以说“藏爱”里的老帐号们是看着余张长大的也不为过。

    至於大舅子学博,当然也没被岳父放过,8岁就当任岳母相片里的配角,在16岁的时候就偷偷註册成为众多看客的一员。

    后来,逐渐步入中年的岳父岳母虽然感情依然深厚,却难免的缺少了激情,所以在看了网站里越来越多交换淫妻的照片影片和描述后,就决定尝试一下。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适之后,岳父他们渐渐地喜欢上了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越久越是欲罢不能…。

    而这时候,我刚和渝祯开始交往没有多久。

    至於岳父岳母和学博什么时候开始有乱伦关系的,渝祯说她也不知道。

    渝祯只记得,她第一次参加“藏爱”的聚会是我当兵的时候,当时有点紧张的渝祯被她叫做张叔的中年男人分开双腿,第一次和除了我之外第二个男人做爱的时候,一旁的岳母毕晴已经坐在学博的腿上,搂着学博的脖子,一边驰骋一边舌吻了…。

    听完渝祯的描述,我才知道,原来大嫂凯雯就是我晚上在岳父家看到的那个白发男人,也就是渝祯口中那个张叔的侄女。

    而渝祯的第一次乱伦,也是在跟凯雯一起和张叔上床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忽然出现在房间里的学博,从正趴在床上被张叔和凯雯联手夹攻的有些迷糊的渝祯背后得逞的。

    至於岳父,看着电脑正在播放的那段渝祯穿着婚纱趴在婚宴现场的新娘休息室的化妆桌上,戴着白色长手套的双手按在梳妆镜上,迎合着站在身后的岳父肏干的影片,我也明白了…。

    忽然发觉我的想法真的很矛盾,一方面就传统教育和观念,对於乱伦这件事觉得有悖伦常而难以接受,一方面却又看着渝祯和岳父乱伦的影片而感觉兴奋的起了生理反应。

    也许是因为从小到大,家里只有3个男人的缘故,在听完渝祯的陈述,又狠狠地糟蹋了屈意奉承的渝祯一遍之后,我突然对一直待我如亲生儿子般的岳母产生了不该有的妄想。

    只是我的心里还在挣扎,到底要怎么处理现在的情况。

    要我放弃十几年的感情,我舍不得;就这样默默接受,我又不甘心,想得我头昏脑胀的,索性顺其自然,不再去想了。

    鸵鸟似的,一连好几天不敢去渝祯娘家,每天下班回到家就是上网看影集,就连“藏爱”都没上。

    而渝祯也知道我需要时间,所以也没多说什么。

    这天加完班,王副理他们又约了要去吃消夜,我想说反正回家也是窝在电脑前看影集,就答应和他们一起去了。

    雅雯还是像上次一样,没给我有反应的时间,就坐进了我车子里的副驾驶座。

    不过这次却没有说什么理由,只是一上车就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毛毛的。

    “怎么,我脸上有东西?”我一边转动方向盘,闪避忽然从左窜出来的摩托车,一边开口问道。

    “没东西啊。”雅雯随口回了我一句,“只是没有想到常大哥也是这样的人…”。

    “??”雅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常大哥不知道没经过别人同意,就随便盗用别人的作品,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雅雯的话让我吓了一跳,连忙打了方向灯,把车停靠在路边。

    “我什么时候盗用过别人的作品了!?”雅雯的话对於一向很注重原创着作权的我来说算是很严重的控诉了。

    只见雅雯脸上装着嗔怒的样子着看着我,只是微扬的嘴角透露了掩不住的笑意,“还说没有!也就是我和渝祯姊的交情够深,要不然,哼,我一定跟版主投诉,让她封你帐号”。

    “!!!”雅雯的话让我脑子里猛地想起了一个可能,小心翼翼的说出了两个字:“藏爱!?”。

    “嗯哼!”雅雯有点骄傲的微扬着脸,“渝祯姊在论坛里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我拍的,我可是渝祯姊的御用摄影师呢。”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也有去参加啊!!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面露苦笑,“那天来吃喜酒的人那么多,我被弄得头昏脑胀的,怎么可能注意的到那么多…”。

    只见雅雯一脸了然的神情,“说的也是啦,要不然那天也…”雅雯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常大哥在论坛里也待了有一阵子了,应该也知道了一些渝祯姊以前的事情,对於这些,我想常大哥应该也是能够接受,不然也不会到现在和渝祯姊一样感情那么好吧?”。

    “认真说起来,其实我到现在还是有点不能接受渝祯以前的那些事情,尤其是…”我微微的低着头,“只是我也舍不得放弃我和渝祯的这段感情,毕竟我们两个的年纪都不算小了,即使离婚,也不见得会再遇到更好的对象,所以现在我和渝祯都在改变自己的心态,相互之间找一个平衡点”。

    抬头看到雅雯愣愣地盯着我看,我自嘲的笑了一下,“而且,除了……之外,我发现我自己其实还满喜欢看渝祯和别的男人做爱时的媚态。或许我骨子里也带有一些淫妻癖的倾向吧”。

    雅雯认真地盯着我的脸看着,或许是在确认我说的是不是真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咬了下嘴唇,“我不知道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话,至少,我觉得你是认真的。”转了个身,让自己在副驾驶座里坐得更舒服一点,“其实,自从你们结婚那天,我知道常大哥你就是渝祯姊的老公后,我就一直对这件事感到很纠结,只是我不想去破坏别人婚姻,所以…”。

    “不过现在渝祯姊都跟你开诚佈公说开了,我也就不用小心翼翼的生怕什么时候说溜了嘴了。”雅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看着车窗外穿梭的车潮。

    看着和之前看到的雅雯判若两人,恬雅的样子,我才发觉,这时候的雅雯特别的吸引人。

    就在两个人之间暧昧氛围缓缓释放的时候,手机却不识趣地响了起来…。

    因为路上的小插曲,我和雅雯也就成为了最晚到达约定地点的人。

    在一众同事暧昧的调侃之中,找了个藉口呼咙过去后,又是一阵的酒酣耳热…。

    经过那一次和雅雯短暂的对话后,心结稍解的我也不再鸵鸟似的刻意不进入“藏爱”了。

    只是,才刚进入“藏爱”,就收到了一个名为“ywada”帐号的好友申请,想了一下,也就点击了同意。

    在论坛上逛了一会儿,见除了cwbang这段时间发了2、3个帖子外,渝祯和岳母毕晴都没有任何新帖。

    打开cwbang的其中一个帖子,准备看的时候,画面右下角突然跳出一个对话视窗,是刚刚确认好友的ywada传来的。

    “常大哥,我是雅雯”。

    “那天回家之后,我想了很久,知道关於乱伦这种事,很多人心里都难以接受”。

    “可能是因为我家的情况比较特殊吧,所以不能理解你们的想法,所以只能靠你自己和渝祯姊两个人去慢慢调适”。

    “但是对关於渝祯姊以前的那些事,其实,如果常大哥真的像你在车上说的那样的话,我觉得不妨找时间和渝祯姊聊一下”。

    “这一阵子和渝祯姊聊天的时候,能感觉的到,渝祯姊是真的很在乎你的感受”。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和渝祯姊好好的谈谈”。

    靠躺在电脑椅上,我呆呆的看着雅雯传来的讯息,这才想起,我似乎有好几天都没看到渝祯了。

    拿起手机拨通了渝祯的手机号码,没一会儿,从客厅那传来了熟悉的电话铃声,我起身走出书房,就看到渝祯那熟悉的身影正从厨房往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走去。

    快步走到渝祯身后,环住她柔软的细腰,轻声地说了句,“老婆,我好想你”。

    渝祯一脸惊疑地转头看着我,还伸手在我额头上摸了下。

    “我没发烧,只是想通了一些事。”环着渝祯坐到沙发上,我让渝祯侧坐在我大腿上,“我们公司的雅雯你认识吧?”。

    听到我提起雅雯,渝祯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慌乱。

    “不要紧张。”我温言安抚着渝祯的情绪,“前几天我们公司同事聚餐,雅雯和我在车上聊了一会儿,稍微解开了这一阵子我一直在纠结的事情”。

    见渝祯脸色逐渐好转,“虽然对於你和你们家里面的那些事,我还是不太能接受,”我伸手把渝祯的手握在手心,“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能说什么,只是,我希望在我能够完全接受之前,这些事情不要让我看到或是听到”。

    看到渝祯紧张的盯着我的脸,我无奈的扬了下嘴角,“也就是说,你们想怎么样我都没意见,只是不要让我看到。”我紧了紧握着渝祯的手,“这是我的底线”。

    听了我的话,我可以明显查觉渝祯松了一口气。

    “但是,”听到了我的但书,渝祯身体又紧绷了起来,“你和其他人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让我知道”。

    见渝祯还是很紧张,我松开她的手,改成环住她的细腰,“像是结婚都七年了,我居然不知道自己老婆的后门早就被开发,和3p、4p这样的事,我不想你瞒着我。”空出一只手拉着渝祯的手环住我的脖子,仰头在渝祯的下巴上亲了一下,“虽然我不介意和别的男人分享我漂亮老婆的身体,但是我不希望我的老婆瞒着我”。

    只见渝祯低着头仔细的看着我,“老公…”渝祯双手环着我的脖子。

    “嗯!?”我一脸疑惑的看着渝祯。

    “虽然听了你的表白让我觉得很感动,”渝祯深情的笑了下,“可是,关於你老婆我后面被开发的事情,也就是前两个月,小傢伙生日那天,小傢伙因为太兴奋插错地方才发生而已,到现在也就那么3个男人,喔不,两个男人和一个男孩在那天让我体验了几次肛交和前后夹攻的滋味外,好像还没有别的男人插进去过耶”。

    “不知道老公你…”渝祯低着头,额头抵着我的额头,深情地看着我,“记的是哪一个老~婆~呢?”。

    “!?”我惊疑的看着渝祯,“可是我上次看cwbang的帖子里,影片里那个女主角后腰上的刺青…”。

    听到我的话,渝祯突然“噗滋”笑出声来,“既然你都知道雯雯了,怎么会不知道雯雯的后腰上也有这么一个刺青?”渝祯盯着我的脸看着,“不要跟我说,那小骚货没有勾引你上床过?”。

    “呃~说实话,还真的是没有…”我一脸纳闷,“要不,我后天上班问她一下”。

    “噗~哈哈哈~”渝祯很没形象的趴在我怀里放声大笑…。

    就这样,一场严肃的对话,有了愉快的收场~。

    除了解开彼此的心结外,似乎没有什么约束力…至於2个男人1个男孩什么的,就当没听到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