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堕落天堂之王女奥塔维亚】 第十节
    作者:b527822334。

    字数:8809。

    堕落天堂之王女奥塔维亚第十节苦战。

    傀儡的外形非常多,理论上召唤者能想出什么外形就可以是什么外形,有区别的是坚硬程度。最差的是泥人傀儡、然后是土人傀儡、粘土傀儡、石头傀儡、磐石傀儡、铁人傀儡、钻石傀儡。

    磐石傀儡平时都是用来攻城用的,难以摧毁的同时还会利用城墙的石头修补自身,若是没有强大的魔法师或牧师加以摧毁、驱散,就会成长得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一个连巨龙都不敢招惹的巨兽。

    奥塔维亚自然不能任由磐石傀儡成型,这东西虽然行动迟缓,却也是个麻烦。

    巨剑斜斩过一尊傀儡的身体,一大块土石被击落下来,又是风车般的几剑,一尊磐石傀儡就变成了一地碎块,虽然作为媒介的重剑还在,磐石傀儡会慢慢恢复,但失去拉索玛的引导速度将会变得非常慢。

    第二尊、第三尊磐石傀儡转眼也被砍碎,平日让人无比头疼的傀儡在加持了圣剑效果的巨剑面前跟面包似的,瞬间变成无数土块。

    “咝—!”拉索玛接过场外扔进来的两面盾牌和两把连枷反身杀回来,这次她的武器要么趋于防御,要么不会直接磕碰,看来是吃够了和奥塔维亚硬碰的苦头。

    两人再次战在一起,由于换了盾牌,拉索玛这次应对得从容许多,她拿到的盾牌不是凡品,就算是攻城弩都能挡得住。不过圣剑毕竟不是攻城弩,即便威力相差无几,攻城弩最多三分钟射一箭,圣剑却能一秒挥舞三四剑,盾牌也吃不住圣剑的多次劈砍,格挡了几十下以后有一面终于解体,另一面也是坑坑洼洼。两个连枷左右包抄绕后攻击也没有效果,奥塔维亚的攻击就是防御,防御也是攻击,就算绕后,飞速挥舞的巨剑一样能护得住身后,没几下连铁球也被打成碎块,最后变成两根光秃秃的烧火棍。

    奥塔维亚也好不到哪去,召唤圣剑消耗极大,而且每次攻击也要消耗大量斗气,通常用来解决掉敌军中的顶级强者,达到震慑敌军的作用,用完之后都要休息很长时间。跟盾牌和铁球、重剑连磕碰百来此,手中巨剑没有损伤,剑芒却在消退,渐渐只剩下巨剑外包裹的一圈。

    可就在她鼓起余劲攻破拉索玛的防御时,一个水桶大的拳头突然从侧面打过来,奥塔维亚退了开去,原来是拉索玛用长长的身体绕住仅存的磐石傀儡拉过来助战。

    两人再次分开来,不停的喘着粗气,打到现在,两人都消耗了大半的力量,却依旧分不出胜负。

    其实两人都没能全力发挥,拉索玛的肚子异常鼓胀,而且打斗时她总是小心的护住肚子,抵挡不住时宁可用身体其他部位承受伤害。反正她除了身前和蛇腹之外,其余部位都覆盖了花花绿绿的鳞片,这鳞片没有龙鳞的防御力,却也不是普通攻击能打穿的,尤其是对魔法的抵抗能力强悍无比,若她的对手是个魔法师,那么基本就是待宰的羔羊。幸好奥塔维亚偏重于物理攻击,而且非常偏重攻击威力和频率,才能与她战得旗鼓相当。

    奥塔维亚就不用说了,肠子里灌了一升的圣水,阴道里插着粗大的按摩棒,让她行动滞涩许多,还被几万个饥渴的观众视奸,这不是实力强就能够忍耐克服的,可是这些东西又提高了许多她的持久战斗能力,很难说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拉索玛整个身体缠上了磐石傀儡,飞快的往已经变得稀薄的雾气里钻,看来是要休息一下,重拾放弃的4把重剑,她的速度极快,奥塔维亚追了一步就被拉开距离。粉色雾气笼罩的范围只有方圆三步,但奥塔维亚不敢追进去,眼睁睁的看着拉索玛将重剑收回,然后一起插进磐石傀儡的身体,磐石傀儡立刻开始吸取四周的土石,身体开始长大。

    奥塔维亚万分头疼,等她拉索玛再次出来时,磐石傀儡就会变得非常难缠。

    想要阻止磐石傀儡成长,最好是使用驱散术,但是她手中没有净化圣杯这样的魔导器增幅,拉索玛却有六把魔法剑作为媒介,两人拉锯的话输的只会是她,而且拉索玛是蛇人,本就以后力绵长著称,若是再消耗下去,输的依旧是自己。

    现在再无退路,只能拼了,奥塔维亚再次念诵起咒语,抽取按摩棒和乳环的宝石力量。

    宝石毕竟不像药剂那么柔和,抽取力量时会产生剧烈震动,所以宝石通常都是镶嵌在坚硬的物体上而不是贴在身上,通过手来缓解震动。随着力量的释放,按摩棒疯狂扭动起来,乳尖也焕发了白光,乳环上的晨曦法珞也剧烈的震动,奥塔维亚立刻感觉乳房和阴道里传来强烈的快感。不由得双腿发软,乳房发痒,连忙用左臂按住乳房,夹紧双腿,阴道紧紧夹住按摩棒,可是越是忍受,那快感就越是强烈,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淫蜜已经渗出了内裤,将中间部分打湿,并且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淌。

    不知是吸收了一升的水还是快感太过强烈,一股尿意突然涌上来。随着力量与快感不停的涌入身体,那股尿意飞快的累积,越来越强烈。奥塔维亚紧紧的夹着双腿,站立的姿势一下就从刚强无畏的女战士变成了含羞带怯的小女人。

    她的异样立刻就引来了观众的注意,尤其是对这里熟悉的人一眼就看出她发生了什么。

    “哗,奥塔维亚姐姐看来压力很大,倔强的她不得不动用乳环和按摩棒的力量了。可是抽得太猛会很容易高潮的哦,奥塔维亚姐姐看起来很想要呢,可是不行呢,当众高潮是很丢脸的事呢。不过嘛,大家都很想看对不对!”魅魔解说员的话再次不合时宜的响起来。

    感觉到无数目光汇聚到自己身上,那目光由敬畏渐渐变成了淫邪,奥塔维亚对魅魔解说员异常恼火,连带着觉得魅魔这个种族都变得非常讨厌。话又说回来,现在的她力量消耗了大半,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威势,尿急和将要高潮的忸怩姿态确实非常惹人怜爱,这些无法无天惯了的家伙最擅长的就是审时度势、欺软怕硬,看到刚刚还威风八面的女战神现在变成这副模样,一个个的身上的阳具和类阳具器官都坚硬膨胀得难受,现在只是看两眼已经算客气的了。

    不过他们的目光很快又从淫邪变成了惊骇。

    奥塔维亚的姿势虽然严重变形,气势却越来越高,手中巨剑仿佛变成了一颗长条形的光茧,光茧带着无比锋锐,令人呼吸困难。如果可以选择,没有人愿意接这样的一剑,那怕是实力只有中阶的观众都能感受到巨剑上几乎凝实的光明力量,那怕他们修炼的不是黑暗属性的斗气都感觉心口压着石头般难受。仅有少数的强者对此显得很淡然。

    过了好一会奥塔维亚伸手拔掉了阴道里的按摩棒丢在地上,光明宝石已经消耗完了,一落地就变成了碎片。这种行为虽然有些违规,却没有人在意这些了。

    因为连乳环上的晨曦发珞也被震成了碎片,说明里面的力量都已经被抽干了。她终于没有在几万人面前高潮,这令她欣慰自己战胜了欲望的同时,又欲求不满得难过,这种难过化为了决死的勇气。

    那些实力强悍的贵宾都坐直了身体,放开了身下享受的性奴,紧盯着两人最后的对决。到了这个地步,双方都没有留手的余地,扛住了这一剑,奥塔维亚就完了,相反,若是扛不住,拉索玛就会被斩成几段,她的生机会在瞬间被光明力量泯灭,就算黑龙王亲自出手恐怕都难以救回。

    “好厉害,奥塔维亚姐姐真是太厉害了,拉索玛大人有危险了。这将会是最后一次交手,结果会是一人倒下还是两败俱伤呢?”魅魔解说员左右张望,她要确认一下是否允许她们继续打下去。毕竟两个受到主神眷顾的传奇要是同归于尽,损失就太大了。

    身处其间的拉索玛浑身肌肉都在颤抖,已经被奥塔维亚牢牢的锁定了,这次攻击她只能硬接她,不可能躲避,任何躲避的侥幸心理都是在自寻死路。这是走力量路线的强者的领域法则,类似弓箭手的“必中”法则,虽然她是依靠宝石的力量和神眷者的天赋短时间内能够使用这种法则力量,但哪怕只有十秒的时间,也足够杀死与同级的对手了。

    死亡的威胁让拉索玛同样凶性大起,她尖利的嘶叫,长长的蛇身在成长到一人半高的磐石傀儡腰上缠了一圈,并且自己的上半身取代了傀儡的头。磐石傀儡身体并没有长得太高,身体表面却变得平滑,还隐约有肌肉的模样,在阳光下反射出金属的光泽,这是向金刚傀儡发展的征兆。显然拉索玛知道个头再大在这一剑面前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增加强度才能保护自己的性命。

    “受死吧!圣剑—裁决!”奥塔维亚双手握剑高举,义无反顾的冲上去,带着猛烈的罡风,剑未到,粉色雾气已经被罡风吹散。在两人的距离还有十步时,她的金属长靴重踏地面,速度又快了一半,两人高的光剑朝着拉索玛头上斩下。

    “呀!”拉索玛尖声嘶叫,六把重剑散发出黑色的光芒,与磐石傀儡的手臂一起迎上,面对恐怖的一击,拉索玛的弟弟白蛇缩进尾巴里疯狂的往地里钻,他的身体很脆弱,也没人理会他的胆小。

    “咚!”金属交击,响起的声音却像是锤子砸在大鼓之上,敲打在观众心头,令人气闷。

    磐石傀儡的手臂第一时间就被轰得碎出了细小的石片向四面八方迸射,当场就被瓦解了小半,身体也产生了无数龟裂,大量的碎石哗哗的洒落地上,能够硬接攻城武器轰击的磐石傀儡几乎无法独自在巨剑面前活过五秒。但拉索玛的六把重剑却能硬抗圣剑的锋锐,重剑的剑峰同时一沉,势不可挡的巨剑就这么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也不知道重剑是什么材质做的,居然没有立刻碎掉。

    “喝!”奥塔维亚一声怒喝,巨剑再沉一分,一圈涟漪从傀儡粗壮的脚下向四周扩散,一人一蛇的身体猛烈抖动一下,沉重的窒息感压在二人身上。拉索玛几乎咬碎牙齿,强健的身体不住颤抖,美艳的脸上青筋暴起,异常骇人,她的六条手臂和前身同样肌肉隆起,青筋错节。可即便拼尽全力,六把重剑不住的后退,巨剑的剑峰不住的压向她的胸口,盘在地上支撑身体的蛇尾不停的向后挪动。

    接住了第一下攻击,两人进入相持,巨剑外的光茧与闪耀着黑色光芒的重剑交接处不停的迸发出光明与黑暗力量的碎片,这些碎片锐利如刃,偶尔滑过两人的身体就是一道细微的血痕。光茧还未触及身体,圣洁的光辉已经让拉索玛强韧的皮肤感到泼洒了硫酸一样刺痛。

    “受死吧!”奥塔维亚怒喝,鼓起最后的力量压向拉索玛,她要速战速决了。

    此时的她模样也是狼狈,由于脱掉了胸甲和裙甲,她的身上只剩一套内衣,内衣式样保守性感,材质也是上乘,穿得很舒服,可再漂亮的内衣也不是钢铁,她与拉索玛的对轰产生能够撕裂木盾的飓风,她的皮肤毕竟是传奇强者的皮肤,将力量遍布全身后能自保,可内衣却不行,所以只是一瞬间,她就变得赤条条的,全身上下仅剩长筒的金属手套和长靴,令她无奈的是那个看起来异常轻薄花哨的乳环居然也毫发无损。正在生死决杀的时刻她也没法捂住敏感部位,只能尽快结束战斗了。

    “啊——!”巨剑的剑芒逐渐逼近她鼓胀的肚子,拉索玛突然嘶声长啸,头颅左右乱甩,也不知是绝望还是求救。

    奥塔维亚心头警兆突起,她立刻精神外放寻找威胁来源,却完全感知不到有任何东西接近二人。这一缕松懈立刻就被拉索玛捕捉到了,她拼尽全力大声嘶吼,六条手臂奋力反推,奥塔维亚的心神一发即收,巨剑再度全力压上。

    两人的攻防转换与心神变化只在瞬间,除了二人自己谁也看不出其中变化,也就无从捕捉其中的破绽。偏偏在这电光火石的变化瞬间,一根红绿相间的笋状物从奥塔维亚双腿间破土而出,直刺她的阴户,一条白色的管状物又从笋状物中激射而出,那速度迅逾强弩,又是这么近的距离发动,根本就避无可避。

    奥塔维亚的注意力刚从四周回到拉索玛的身上便感觉下体一疼,连忙一脚跺在地面,那东西一击得手立刻就遁入地下,即便如此它也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叫,想来受创不轻。两人猝然分开,都是满脸慌乱之色。

    奥塔维亚知道刚才是拉索玛的弟弟白蛇咬了自己,联想到它喷出的粉红毒雾就知道被它咬一口不立刻治疗的话,她会变成一个只知道交合的娼妓。她将巨剑插在地上挡住身前,现在她浑身赤裸,只能靠这个勉强遮挡了,用手一摸阴户,满手的黏滑汁液,而且汁液还在往外流,却不见丝毫血迹。但这并不让她感到安心,因为她摸到了大阴唇上四个齿坑,那是毒牙留下的咬痕,她连忙捂着阴户念诵解读术,希望能够阻止淫毒扩散。

    拉索玛也无心反击,她的弟弟白蛇受创不轻,奥塔维亚当时的状态何其强大,那下意识的一脚虽然隔着半米厚的石板与尾巴的保护没有直接踩在白蛇身上,白蛇本身却太过脆弱,重重削弱后依然像是一柄百斤重锤敲在它身上,白蛇一段身体的骨头、肌肉几乎被震碎,当场就陷入濒死状态。

    弟弟濒死,拉索玛同样痛苦,再强壮的女人有些部位的承受能力也未必比普通人强多少,她的弟弟与她身体相连,快活痛苦都是共同承受的,从精神上她也无法接受自己的弟弟死去,这是除了她母亲之外唯一的亲人和情感寄托。

    她将长长的蛇尾从地下抽出来抱在身前,蛇尾蠕动着,将白蛇绵软的身体一点点排出来。只见白蛇精神萎靡,像条坏掉的玩具一样瘫在她手里,不过观察了一下,拉索玛松了口气。只见她的手中泛起血色的光芒,疯狂的将红光直接注入白蛇体内。那是她的气血,是所有强者生物才能耗费自己的生命力凝聚成的精华,可以直接补充对方的生命力,即便是至亲,也很少有强者会这么做的,这样做对自身损伤实在太大了。

    “刚才真是太惊

    险了,经过决胜一拼,两人在力量上都没有秒杀对手的能力,奥塔维亚的力量比拉索玛大人更强一分,但拉索玛大人的手段更胜一筹,她的弟弟拼命相救,击退了奥塔维亚。现在两人的情况都不太好,拉索玛大人的弟弟需要救治,而奥塔维亚中了能影响大恶魔的淫毒,双方都暂时失去了战斗力。那么胜负的关键就看是拉索玛大人救回自己的弟弟,还是奥塔维亚抢先压制淫毒。”奥塔维亚此刻羞怒又窘迫,她的解毒术转念就施展出来,可是白蛇的淫毒实在霸道,她的阴户眨眼就变得红肿湿润起来,淫水滴答,强烈的空虚感令她发疯,恨不得将拳头都插入体内捣鼓一番,先前尚未褪去的高潮感觉又卷土重来。她紧紧捂住阴户,两根手指掐住阴唇软肉,希望用疼痛缓解高潮的感觉,可是子宫抽搐了一下,一股潮水激烈的打在她的手心。

    “呜呜~~”她高潮了,强烈释放的眩晕与慵懒的轻松快乐涌上心头,一股接一股的潮水击打在手心,这次高潮居然异常强烈,淅淅沥沥的水滴从手掌四周和缝隙中漏出。没等她做什么,又是一道温暖水流从前面一些的地方射出,她竟然失禁了。这令奥塔维亚更加窘迫,整个人像受寒的鹌鹑一样躲在巨剑后面,想要堵住不受控制的水流。

    好不容易高潮与失禁过后,她的身下已经湿了一大摊。奥塔维亚欲哭无泪的发现自己好想要,下体好痒、好空虚,想起上次被粘在地上,美臀羞耻的高抬,被皮罗姆粗暴的猛插,她突然很怀念那根被拔掉的按摩棒,下意识的扫视一圈,失望的发现那根按摩棒早就被碾成碎片了。她想找根鞭子抽打自己的阴户缓解下痒意,可惜这里不可能有,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掐着阴唇软肉,用疼痛来集中精神。

    “嘿嘿,很想要吧,我弟弟的淫毒一个月只能用一次,不过就算残留的一点也没那么好驱散的。”拉索玛慢慢游了过来,在她身后一点是她的弟弟白蛇对着奥塔维亚咝咝吐信,姐弟两眼中都泛着淫邪与凶厉,“你现在很想要吧,放心,我们会让你很快活的,放松,反抗是没有用的,你已经不能再使用圣剑了吧。”“可恶,卑鄙小人!你不配称为战士。”奥塔维亚愤怒的骂道。

    “哼,只有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人类才会设立这种无聊的定义,可惜这些定义在其他地方毫无意义,我们奉行的是另一套准则,那就是胜者获得一切,弱者失去一切。享用失败者的一切是胜利者的权利。”拉索玛轻蔑的反驳她的言论,对她的口舌之利嗤之以鼻,“倔强的女孩,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让我们好好疼爱你吧。”拉索玛扑了上来,看起来被情欲折磨得浑身发软的奥塔维亚突然持剑暴起,鼓起余力斩向白蛇,若是杀了她弟弟,自己也不算彻底输了,还能给自己报仇。

    可惜这点小伎俩对一个在邪恶阵营中身经百战的老战士没用。

    六把重剑舞成了盾牌,拉索玛采取守势,使劲消耗着奥塔维亚的体力,她也是强弩之末,但奥塔维亚中了淫毒,只要不让她解毒,最后胜利的肯定是自己。

    白蛇始终躲在拉索玛身后,咝咝的吐着信子挑衅,却是一点上来的意思都没有。

    奥塔维亚越打越心焦,拉索玛不停的后退躲避或前进挑衅,不让她有机会用魔法压制淫毒,她只能追着拉索玛不停的进攻、再进攻,现在她还是赤裸的,淫水不停的顺着大腿流淌下来,双腿间凉飕飕的感觉令她感觉自己现在简直就是个跳艳舞的娼妓。

    事实也是如此,观众们正看得如痴如醉,对这次战斗无比满意,漂亮的人类女性胴体他们看得多了,但传奇位阶的女强者却是极少,更不用说意志坚定又往往团队行动的女骑士了,他们甚至希望战斗持续得越久越好。

    终于,奥塔维亚扛不住了,手一软,巨剑就被击飞出去,拉索玛的蛇尾乘隙抽打过来,将她打得踉跄后退。奥塔维亚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恢复清醒,拉索玛却不给她丝毫机会,合身扑了上来,六条手臂和长长的身体飞快的缠绕上来。

    “不!不要!”失去了武器,就像毒蛇拔掉了毒牙,奥塔维亚发出绝望的悲鸣,她的速度太慢,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二十多米的蛇身很快就将她的腰缠了三圈,然后分开她的双腿大大分开,六只手分别抓住她的双手、乳房,剩下两只手则四处游走,挑逗她身上的敏感部位,粗长的蛇身堆积在四周,奥塔维亚连躺下的选择都没有,只能像站马步一样站着。

    姐弟两分配得倒是公平,拉索玛享用奥塔维亚的上半身,她上面两只手捧着奥塔维亚的头,含住她的嘴唇亲吻,将自己硕大的乳房贴在奥塔维亚丰盈的双峰做着水磨功夫,中间两只手抓着奥塔维亚的手,虽然没有反扭,却也极大的限制了她双手的活动。

    白蛇则钻出尾巴,头部直往湿漉漉的阴户磨蹭,伸出蛇信激动的品尝这难得的美味泉水。能够轻松夹死它的大腿被姐姐的身体强行掰开之后,眼前这块湿润滑腻的肉缝就是它的极乐净土了。在外面翻滚了一会,它往回缩了缩,然后劲弩般弹射出去,一下钻入了阴户深处。

    奥塔维亚正死死咬着牙关不肯就范,根本看不见自己身下的情况,拉索玛高速灵活的细长蛇信实在令她毛骨悚然,被白蛇一下贯穿,不由得“啊”的一声娇呼,拉索玛乘机捏住她的脸颊,吐出蛇信钻进她的口中,在她的口腔、舌头上使劲舔舐,还往咽喉里钻。

    “呕……呜呜……”奥塔维亚浑身都绷紧了,上次野蛮粗暴的开苞和下卵的经历带给她深深的恐惧,现在自己的身体又一次被厌恶又恶心的东西入侵,她的双腿和阴道条件反射的收紧。同时她又万分痛苦,她痛苦自己的失败,痛苦自己的无能,更痛苦的是自己明明有着主神的眷顾,传奇的实力,惊世的才华、美貌与身世,却没有走上神坛,也没有成为哪个王子、国王的挚爱,反而在这种地方孤军奋战,失去处子之身,备受凌辱、无力反抗。

    “呜呜——!”可惜她的微弱反抗只是徒劳,双腿被蛇身分开,阴道的收缩根本就无法阻止白蛇的前进。没多久她再度发出惊慌的哼声,原来白蛇刚填满了她的阴道,就得寸进尺用头部钻着她的子宫颈口。女人的子宫颈口何其敏感,这与实力无关,奥塔维亚天生就是敏感的体质,还中了些许淫毒,就更加无法承受了。只钻了几下奥塔维亚就又一次高潮了,阴道本能的锁紧白蛇,大量的白色泡沫顺着潮水倒流而出,阴道紧紧夹着白蛇的身体,不停的痉挛,像是给它做按摩一样,爽得白蛇愈发粗暴的扭动。

    尽管她努力抵抗快感,可身体却开始追寻性爱的快乐,奥塔维亚连表现自己的贞烈的机会都没有就高潮了,现在的她只能像砧板上的肉畜一样任人摆布,用惹人怜爱的声音为拉索玛姐弟的征服助兴。

    白蛇又一次缩回一些,再一头撞上子宫颈口,由于先前被皮罗姆的长尾巴突破过一次,再也不像处女那样坚硬狭小,白蛇轻松的攻破子宫颈口,钻入了奥塔维亚的子宫里,在里面大肆扭动。正面观众们能清晰的看见她的肚脐位置有长条状的鼓起不停扭动,刺激得奥塔维亚的身体触电般痉挛,淫水。

    白蛇似乎要在奥塔维亚的子宫里筑巢似的,长长的蛇身不停的钻入奥塔维亚的子宫里。也不知它身上带着什么粘液,随着它的搅动,奥塔维亚的阴道、子宫明显扩大了,奥塔维亚的小腹不断挺起,变成一个椭圆的鼓包。

    任何女人都无法承受子宫被这样折腾,刚开始奥塔维亚还能强忍快感,收紧小腹与阴道肌肉抵抗白蛇的肆虐,可惜她越收缩,白蛇就感觉越爽,折腾得就越厉害。

    人体对痛苦的忍耐往往会慢慢变强,因为痛苦只有程度的不同,但快感却会像堤坝泄洪般爆发,越是忍耐,高潮就堆得越高,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爆发的高潮就越激烈。

    当无法遏制的快感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奥塔维亚终于崩溃了,她身体骤然反弓,娇躯僵直,响彻全场的尖叫伴随着汹涌的潮水从被白蛇堵塞的阴道间喷发出来。

    她的高潮绵长而激烈,下身不停痉挛挺动,骚媚入骨的呻吟听得各种族观众骨髓都发痒。谁也没有想到彪悍坚强的奥塔维亚高潮的尖叫会这么动人心魄,怪不得上次引发了全场乱交。事实上此时已经有很多天生性欲旺盛的观众已经忍不住了,抓过身边的女性,也不管她是什么种族的就开始粗暴的奸淫。

    高潮会消耗大量体力,奥塔维亚感到强烈的眩晕无力,她很想休息一下。白蛇才不会让她好过,趁着她高潮余韵未退,更为疯狂的翻腾,奸淫传奇位阶的女性会让雄性生物变得强大,浸泡在潮水中,白蛇的状态变得更好。

    被它折腾得一连高潮了三次后,苦战无力的奥塔维亚终于没力气挣扎了,软绵绵的身体靠在拉索玛的身上,大量的淫水小雨一样洒落,在双腿间的地上形成一个四周遍布水点的小水洼。

    “咯咯,没力气了吗?现在该轮到我享受了。”拉索玛伸出下面两只手抓住白蛇的身体强行往外拉。白蛇似乎不愿意离开,浸泡在奥塔维亚的淫水中可以提升不少实力还很舒服,它咝咝的抗议,拉索玛抓起自己小腹下方的一根漏斗似的肉袋,也不知这东西什么时候从她的蛇腹之间钻出来的,“你看,姐姐也很想要了,她的子宫已经准备好了吗?”“咝咝…咝咝!”白蛇点头,念念不舍的看着奥塔维亚湿漉漉的阴道口。

    “好啦,乖,姐姐的蛋已经松动了,你去后面那个洞玩吧。”拉索玛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脸上泛起母性的光辉,白蛇不情愿的扭了扭身体,对准了奥塔维亚的菊蕾位置,拉索玛伸出下面的两只手帮忙抓着奥塔维亚的两瓣美臀掰开,粉嫩的菊蕾完全暴露出来。

    “不,那里不行,啊——!混蛋,我要杀了你!”奥塔维亚娇躯发冷似的一抖,她刚张嘴抗议,白蛇就扑的一下插入了她的菊蕾之中,携着黏滑的身体飞快的往里面钻进去,顺着大肠在她的腹腔环绕了一圈,在小腹上撑起一圈明显的隆起。不同于灌肠,白蛇能轻松的折转身体,不停的往深处钻探,不一会就钻入两三米长。初次被活物钻入羞耻的菊蕾,奥塔维亚心中满是恐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