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怀念青春 那一血(02)
    怀念青春那一血(02)。

    上次说到莉莉被钢拿走了一血,其实我起始的时候想过去制止,可这是在一个很短的时间段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加上本来就是在和钢一起去设计她,多种原因让我选择了继续隐藏。

    这并不悖与常理,不能说不爱她,只是当年的处理突发事件能力不足和已经畸形的心理,终至于此。

    在看到莉莉翻过身来拿枕头捂着脸,钢又拍马杀到的时候,我选择了默默地爬回了204,洗了把脸,颤抖的双手是状态的一个写照,我感觉还是难以呼吸,轻轻地推开房门,向外面走去。

    出了宾馆门口,扭头望去,206的灯显得格外的刺眼。

    没地方可以去,想了想还是去网吧吧。

    肥头大脸的网管看见我又来开机器眼神充满了鄙疑,这已经是我短时间内第三次跟她照面了,顾不上看别人脸色,登记好之后又买了几罐啤酒,找了个角落,静静地坐了下来。

    机器已经启动了,我还是呆滞地看着前方,刚才的场景彷佛在面前的屏幕上演,“或许,此刻仍在上演吧”。

    点燃一支烟,烟气在屏幕前泛出青光,对面的风扇将烟吹回来,进入了眼睛,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我用力地揉了揉,夹着香烟的手指碰到了额头边的留海,滋滋地作响,空气中弥漫开烧焦的味道,赶快丢掉香烟,狠狠地踩了几下……“怎么就玩脱了呢?”。

    我用力地抓着头发,“怎么这个感觉跟看到胡大的少霞姐被凌辱不一样呢?”。

    “她怎么就那么轻易让别人破处了呢?”……“这不就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一个声音在我耳边,似乎在回答我的问题,是呀,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是我一步步把莉莉送到了狼口啊,这并不怪她!我想尝试在这个时候重新温故胡大的作品,看看是否还能在心里激起涟漪。

    打开易拉罐勐地灌了下去,心情似乎平复了很多。

    随手打开一篇珍藏的胡大作品,开始看的并不起劲,可是读到房东春辉在给少霞搬家时紧盯她的胸和屁股的时候,莉莉那个肥大的屁股一下映入眼帘,身体也马上起了反应。

    此刻少霞和莉莉似乎变成了同一个人,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读文章的时候有了这么强的既视感,莉莉的那个被撞击的大屁股,一直在眼前晃动…“也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一声刺耳的警笛呼啸而过,吓得我差点从凳子上跌落,还好声音很快远去。

    “莉莉不会报警吧,钢不会把一切都说出来吧…”。

    我还是坐立不安,起身往门外走去,肥硕的网管看到我过来,眼神里充满了杀机,“不下机,出去走走”,对着吧台说了一句,径直往外走去,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出来了又该干嘛去。

    拐过弯,又一次来到了宾馆楼下,206的灯依然亮着,窗帘上似乎有人影的走动,看来他们是结束战斗了。

    从路边找了一块半头砖支起来坐在上面,想观察窗帘上人影的变化,这时手机短信来了,是钢。

    “兄弟,拿下”。

    我呆呆的看着这短短的几个字,直到屏幕熄灭也没有回复。

    叮咚,又是一条信息,“咱们分手吧”。

    卧槽,两条信息都是包括标点符号六个字!“为什么?”。

    其实我是想马上拨电话过去,可一想怕她有什么再说不清楚,便秒回了条信息。

    良久,信息都未回。

    等不了了,直接拨过去,“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操,我现在怎么办,冲过去,事情很可能就败露,也许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不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在犹豫不定的时候,钢从宾馆走了出来只是他自己,我急忙赶上去,看到我,钢着实吓了一跳,不过很快镇定下来,拉我到拐角,“兄弟你先听我说,别激动,我刚才瞅见莉莉给你发的信息,我想你也知道是因为什么,我得手了。别的咱们以后详聊,你等我信息,我现在去给她买事后药”。

    “她状态怎么样”。

    “现在看不出来,就跟我说让我买药”。

    “她给我发信息说分手,我现在不过来的话,她肯定以为我不在乎她”。

    “你就是现在过来也看不到她啊,她现在在206呢,别急我赶快去买药,然后想办法开导她,你等我信息就行”。

    “哦”。

    已经要转身的钢又回头跟我说了句“不好意思兄弟,你得再给我点钱,刚才开房都用了,别不够药钱”。

    我麻木地从钱包掏出一张毛爷爷给他,突然我像想起了什么“买药?你弄进去了?”。

    “嗯嗯,过程回头跟你说”。

    钢似乎没什么心思跟我去扯,“等我信息就行”。

    望着走进不远处保健品店的钢,狠狠地啐了口痰“他妈的,还内射”。

    很快钢出来了,手里拿着两个小盒,“兄弟钱就先不找给你了”。

    钢很随意地说了一句。

    看着他手上的小盒,问了句“这就是避孕药啊?”。

    “嗯,这盒是,这一盒是印度神油,我备着,万一用得着”。

    说完冲我诡异地一笑。

    “我操”,我秒懂了这神油的作用,垫着脚向他踢去,他很轻盈地躲开了我的飞踹。

    “别激动呀兄弟,我替你去哄媳妇去”,扭头往宾馆走去。

    由于刚才没有踹到钢,脚在落地的时候扭到了,经常打球有磕碰的我知道,这是脚踝受伤了。

    “我操”。

    这也不知道是今天第多少次骂街了。

    天色渐晚,无处可去的我总不能一直在街上看宾馆的灯吧,不能听钢的,我得回去,莉莉就爱撒小孩子脾气,要是不哄她,没准真就分手了。

    再说我本来就有204的钥匙,回来即使莉莉不在屋里,我也有借口说担心她,赶回来了。

    一瘸一拐的爬上了二楼,轻轻地打开204的门,跟我刚才出去的时候一样,看来莉莉没有回来,冲了冲受伤的脚踝,躺在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莉莉为什么要跟我发分手的信息,她怎么一直在206不回来,他们现在又在干什么?人在短时间经历很多事情的时候脑子往往都很混乱,也就容易有两种事情发生,一是彻夜失眠,另一个就是迅速地沉睡过去。

    我就是后者。

    想着这突如其来的复杂经历,心力憔悴,竟很快进入了梦乡,一个充满了故事的梦里。

    又好似刚刚经历的一个重放。

    当我还处于这个浑噩的梦的时候,被莉莉一脚踹醒,望着屋里的光线,应该已经过了一夜。

    她的表情很澹定,脸色有些轻微的发白,我猜可能是她夜里一直在206的缘故吧。

    “你还知道回来,回来干嘛,不是告诉你分手了吗?”。

    莉莉看我醒来,连珠炮一样撒出问题。

    我猜她昨夜就没有回来,所以我说“找了你一夜,刚回来躺下,你去哪里了,打你电话也关机,让我多着急?”。

    气势上不能输,一直是稚气未脱男生的通病。

    “我回学校了,在教学楼待着”。

    莉莉的表情很不自然,但是语气很是澹定,“收拾一下吧,我不去发传单了,想回家看看,还有咱们分手吧,总是争吵,你不累吗?”。

    看来她是有意在隐瞒这个既定事实,所谓打蛇打七寸,她说假话那就证明说分手也是在唬我,我决定不露声色,因为也确实想看看她会怎么做。

    “累就回家休息几天吧,我跟你一起回去”。

    “随便你,这几天都冷静冷静吧”。

    看来她确实只是在拿分手唬我,这也很正常,两个人吵架的时候经常会这样。

    剩下的假期,都是在家里度过,偶尔给她发个信息想一起出去玩,都没有回音,我也不想立刻就见到莉莉,因为知道她需要时间来疗伤或者说抉择吧,我则是一直在脑海回放着那天的事,那个窥视的虐心往事。

    这是一个令人咂舌,又不可思议的事情,本来找网友是试着满足自己凌辱女友的心理,不成想事情走到了另一个边缘,女友的一血就这样被别人掠走。

    一切的变故让我很愕然,以后的路何去何从,当时的我没有一点主意,走一步看一步吧。

    回到学校后,莉莉跟我有过一段时间的冷战,任由我怎样热脸也是贴冷屁股,我甚至一度仔细地分析了我们感情的牢靠性,其实如果没有这个人为安排的事件,其余倒是挺好,与正常小情侣无二,而且我对莉莉也有种难以割舍的依赖。

    钢不时地跟我联系着,小心地试探从我这里试探着莉莉的消息,当得知莉莉一直很澹定并没有报警也没有跟我提及的时候,他也恢复了往日的匪气。

    有次他问我能不能继续跟莉莉联系,我又能说什么,只随意地说了句看你本事。

    钢又像以前一样频繁地跟莉莉发起了信息,当然并未提及那夜的事情,终于有次钢告诉我莉莉回复他了,想找他好好聊聊。

    钢问我的意见,仍处于冷战期的我,也想知道莉莉的想法,便同意了钢和她见面这件事,其实后来想想,钢当时挺真诚的,如果他不告诉我,我也不会知道莉莉要跟他聊这件事。

    很多事情都是千篇一律,尤其是女生单独约男生,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但是结果大都一样,在他们进行了并没什么目的的约谈之后,钢又一次推倒了莉莉,只是这次并不在宾馆而是在师范大学的一个小树林,确切地说是一次野合。

    钢在后来跟我描述了那个场景,他们是在红旗大街跟二环的交叉口见的面,漫无目的地压着马路,莉莉一直再重复着钢害了她,又没有什么更深意义的内容,两个人无意走进了师范大学的校园内,逛了一大圈之后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两个人的中心聊天内容无非就是,我该怎么办和我会对你负责。

    钢说那天莉莉穿着一袭粉色长裙,在那个晚霞染红天际的傍晚,显得格外地美丽,他知道跟莉莉并没有什么可能,所以只想能再次的占有她。

    也许是莉莉说累了,两人很久没有说话,钢再做了激烈的心理斗争之后,试探着抱住莉莉,而她并为反抗,于是拥抱变成强吻,强吻演变成激吻,手也渐渐占领了高地。

    “别在这里”。

    莉莉的提醒让钢瞬间明白了这个女孩儿的心思,两人牵手找到一片小树林,激情的拥吻…钢说当他摸到小溪的时候,已是溪水潺潺,他料定,这个女孩儿已经是盘中餐…在我要讲述的这个故事里,这个小树林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我和莉莉结束了冷战,并终于在考完所有科目以后,得到了这个胴体。

    这是一具青春洋溢的胴体,肤白如玉,该黑的地方冒着油亮,该粉的地方也泛着清香,那是一个载入我人生史册的一夜,无休止的运动,确又没一次算的上成功,插入,射精,亲吻抚摸再次进入,仍是秒射,这让我很长一段时间怀疑自己的性能力,莉莉依然显得很是拘谨,面对没有见红的场面,她欲言又止,看出她的心思,我宽慰地说道,“我看很多文章都说,女孩不落红是很正常的,好多是因为小时候不经意的事情发生所致”。

    她看了看我,那个眼神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嗯是的,我以前骑自行车上学的时候,有次就感觉流了好多血,以为是倒霉了,后来过了几天又倒霉,可能有关系…”,那个眼神为我日后判断女生是否说谎提供了珍贵的教材。

    暑期将至,莉莉告诉我,她想跟社员一起做暑期工丰富一下社会经验。

    本来我们是商量先去旅个游就回家的,跟在北京的亲戚已经说好了,她临时的改变主意,我只能独自前往,其实当时想可能是莉莉不好意思跟我一起去,既然跟亲戚已经说好了,我总不能不去,莉莉一再告诉我,几个社员在一起让我放心,我就并没有多想,甚至这事就没想告诉钢。

    直到有天,钢告诉我,又一次占有了莉莉,我感觉到了愤怒,他并未按照我们的约定,有事都提前告诉我,而是貌似无意的说了出来。

    再我一再的询问下,钢才说出了实情,钢已经在那个暑期刚开始的时间就已经多次的占有了莉莉,并不是他主动要怎样,是在跟莉莉闲聊的时候知道她在做暑期工,就约她一起吃饭一起玩,然后的事很自然的就发生了,再后来莉莉会主动的给他发信息,问他忙不忙,还给他送水果,这让他们工友都误以为他找了个大学生女友,好生羡慕了一番。

    这一切都是让我极具愤怒的,突然感到对莉莉的无比陌生,诚然第一次她对我撒谎是情有可原,可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主动地去看望钢,这一切我接受起来还是很困难。

    处于气愤,就跟钢说狠狠地操她,把她变成一个淫娃。

    当然结果也是这样。

    在很长的一个时间段莉莉一直游走在我和钢两个人之间,这个时间段是几近两年,直到钢回家结婚彻底地消失在茫茫人海。

    这两年也是我心里成熟飞快的两年,每天面对着一个纯洁面孔的少女,真诚地说着你明知道是谎言的话,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钢也正如我的期盼,把莉莉变成了一个淫娃,到什么程度呢,我举个例子,有次莉莉去钢的工作单位,修车行都管住,宿舍呢就是在车间的后面,可以说又脏又味儿,可有洁癖的莉莉甚至在那住了一夜,三个大男人住一个屋子,钢在夜里上她,开始她是不好意思出声的,结果那两个人就开玩笑说,“嫂子,出点儿声呀,我们只听床晃悠多不过瘾”。

    之后莉莉就不再那么压抑了。

    还有一次也是发生在钢宿舍的事情,有次白天莉莉路过钢工作的地方顺便看他,钢正好闲着,就带她来宿舍,两个人缠绵了一会儿,钢想从后面插莉莉,莉莉便把牛仔裤褪到了膝盖,跪在床边,这时钢的几个工友故意来捣乱,钢因为大意忘了锁门,几个人同时冲进来的时候,莉莉的大屁股正对着门,因为牛仔裤褪到膝盖又不能马上拉上去,就这样被几个人视奸了良久,莉莉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在被子里,就这样被别人看着,而钢在那一刻也忘记了给莉莉盖上,粗大的鸡巴依然坚挺着,几个人望着莉莉硕大的白屁股和泛滥的阴部,甚至将满是油渍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