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的新书发布
    “一桶?”

    麒麟最初被这个量词给吓到,但后来想起眼前的格雷恩少东家里就是做这门生意的,便坦然了下来,只是觉得好奇。

    “这倒是没问题,不过总得有个理由吧?”

    “嗯,就当做是我表示感谢的一点心意吧,其实本来的话,我是该向你道谢的。”

    “向我道谢?喂喂,这不是搞反了吗?”麒麟并不觉得自己做过什么需要伊利感谢的事情,相反从他那里接受太多的帮助,倒让他有点过意不去的感觉。

    “我没有搞错,只是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麒麟。”以这段话为开端,伊利向麒麟讲述起来。

    “就拿战锤火山的事来说吧。事实上,战锤火山附近的森林过去并不全是无法地带,几年前,在那座森林的边上曾有一座叫尼泊尔的小镇,而我则因商会拓展业务的需要,曾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

    “嗯……嗯。”伊利的语气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伤感,麒麟的表情也不禁严肃起来。

    “因为火山脚下的森林里居住着许多魔物,所以王国陆军有大约一个营的兵力驻守小镇,小镇的居民们也都是勇敢善良的人,都努力保护自己的家园。”伊利以静静的语气继续述说着。“军人保护人民,男人保护女人,女人保护孩子,所有人都团结一心,每个人都为身边的人竭尽全力……明明是那样弱小的人们,却在魔物横行的地域顽强生存下来……”

    说到这里,格雷恩少东苦笑着摇摇头。“说来惭愧,在看到他们以前,我还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所以刚到那座小镇时,我真的是非常惊讶……不,是震惊吧,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时候的感动。我想帮助他们,利用格雷恩商会的力量,帮他们把那座小镇建chéng rén人可以安居乐业的家园,本来投资计划都得到父亲的同意,但最后还是没有派上用场。”

    “……为什么?”麒麟忍不住问道。

    其实就算不问他也差不多知道了dá àn,在乘坐运输艇前往战锤火山的途中,他并没有在沿途发现任何人类huó dòng的迹象。

    “被魔物毁灭了。”伊利给出了明晰的dá àn。“有一次我因调度货物而暂时返回王都,结果回来的时候,小镇里已经没什么活人了。”

    “……谁干的?”麒麟皱起眉头,声音也低沉下来。

    “这个嘛,事后我才知道,原来有两头科罗多巨蜥从火山上下来了。”伊利看着麒麟,向他道出缘由。“虽然守护小镇的陆军虽然拼死战斗到最后,但科罗多巨蜥的毒焰还是让整个小镇都化成了火海……结果等我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片焦黑的废墟,再然后,那里便成了魔物横行的无法地带。”

    说到这里,伊利轻轻呼出口气,然后似乎察觉到自己把气氛弄得太过沉重,于是摇摇头,试着用开朗的声音说起主题。

    “所以,我很感谢旭烈兀先生啊!虽然发生过的事已经无法挽回,但有那几头科罗多巨蜥作为祭品,多多少少也能抚慰死去的人们吧?不过说到底,这种想法其实也只是我的自我满足罢了,结果却害得你差点不能回来……对于这件事,我很抱歉,麒麟。”

    伊利告罪似的朝麒麟举起酒杯,没等麒麟回答,就一仰头把杯里龙血摩根全倒进嘴里。

    “喂,你这种喝法……”来不及阻止的麒麟,只能眼睁睁看着伊利把一杯烈酒全喝了下去。

    龙血摩根是烈酒中的烈酒,而格雷恩少东的酒量却只是普通人的水准。在麒麟的注视下,伊利的脸色迅速由白变红,又由红转白,然后身子晃了晃,在放下酒杯的同时就扑倒在桌上,然后就这样醉倒了下去。

    “原来这家伙也有这种时候啊……”看着扑倒在桌上的伊利,麒麟不禁摇头苦笑。

    他一直以为这位格雷恩少东是冷静而理智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冷静的分析出事情的厉害,并选择最有利的行动。只是没想到,伊利的性格中竟然也有如此情绪化的一面,真是让他相当意外——虽然意外,但绝不会让他生出反感,倒不如说,比起冷静理智的商人来,麒麟倒更欣赏眼前这个为小镇的遭遇而悲痛,为害朋友身陷险境而内疚的醉酒青年。

    “真是笨蛋啊,想报仇的话,一开始给我说不就好了……”

    麒麟嘀咕着,拿起自己的酒杯,和伊利倒在桌上的碰了碰,然后一仰头也喝了个底朝天。

    粘稠的酒液流入喉咙,麒麟感觉就像喝下了一团流动的火,巨大的炽热感沿着喉咙一直烧到胃里,而在放下酒杯的瞬间,他似乎看到桌上有两个伊利在晃悠。

    “……这种烈酒也敢当白开水喝啊,真是不要命的家伙……”麒麟摇晃着昏沉的脑袋,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不过,那个叫尼泊尔的地方,还真是……”或许是酒精的催化,麒麟的心情突然变得相当恶劣。

    然而,他却很难为这股在心里升腾的憎恨之情找到明确的针对目标。如果说是毁灭小镇的是科罗多巨蜥,那憎恨的对象应该就是毁灭小镇的那两头吗?但除了那两头以外,其它科罗多巨蜥也不是没有可能取代它们的角色。或者,是把整个科罗多巨蜥种族都视为仇敌?但除了科罗多巨蜥外,这块大地上横行的魔物更是不计其数,按照这个思路发展下去,是憎恨所有的魔物?还是憎恨产生它们的这个世界?

    当然是不可能的。就算麒麟拥有超乎常人的武力,但面对残酷的世界,最后能埋怨的,或许只有人类自身的无力吧?

    ……………………

    “……喂喂,怎么啦?露出这种好像被人抢了老婆的表情?”

    就在麒麟沉浸在感伤中的时候,一个很精神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看起来,舞台那边上演的艳舞已经告一段落,而饱享了一顿精神美餐的某人,此刻脸上红光满面,眉宇间神采飞扬,兴高采烈的坐在麒麟的旁边,随手拿过一扎啤酒,咕噜噜的一口干掉后,呼出一口满足的长气。

    “……你还真有闲情啊。”看看扑倒在地的格雷恩少东,再看看眼前的拉维利斯新王,麒麟突然觉得眼前这张眉飞色舞的脸有些可憎起来。

    “哦?伊利这家伙,已经趴下了吗?”修德打了个酒嗝,凑过去察看格雷恩少东的情况,看起来似乎打算做恶作剧。

    “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们刚刚在说什么?”麒麟伸手把修德给提了回来,然后向他进述了两人刚刚谈论的事情。

    “……什么啊,原来是这种事情。”听完后,修德的反应让麒麟差点就忍不住一拳扁了过去。

    “这种事情?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知道啊,就是尼泊尔镇的事情吧?”这样说着的修德,又端起一扎啤酒,并说道:“尼泊尔镇的居民共有一千三百四十七人,而当时的驻军则是王**第二陆军团下属的第十七战斗营。在两年前的那次魔物袭击事件中,自营长威尔斯上尉以下全排一百十七人全部阵亡,而小镇居民中则有一百二十名幸存者。除此以外,同年发生由魔物引起的类似事件的还有维拉汀村的毁灭,库伦矿井的崩塌以及爱尔斯威湖的异变。在以上三起事件中,死伤者共有两千七百多人,能够查到的名字分别……”

    “等等!等等!给我等等!”麒麟狠狠的叫停了修德的长篇大论。“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放着不管?”

    “我没有放着不管啊,只是……嗯,无能为力而已。”修德耸耸肩膀,露出委屈的表情。

    “无能为力?你可是这个国家的王耶!你都无能为力,那还有谁有办法啊?”麒麟努力抑制着心里越来越强烈的暴走冲动。

    “你说对了,就是没办法……”正准备这样说的修德,被麒麟的表情给吓到,紧急改口道:“呃,比方说,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那当然是……”麒麟怔了怔,然后试着提出意见。“增加各地的驻守兵力?”

    “兵力从哪里来?”

    “从各地调度不行吗?”

    “魔物横行的无法地带越来越多,王国早就没有多余的兵力了啊……”

    “那,重新征召呢?”

    “征召也是要钱的耶?而且,要是民众都去当兵了,谁来负责生产啊?”

    “但是,连安全都不能保证的话,生产出来的东西也是白费吧?”

    “话虽如此,但供养军队总是需要粮食的吧?还有wǔ qì装备、军饷补给等等,这些又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啊!而说到这个国家的预算,可是从很早以前起就在赤字边缘徘徊了。”

    “唔唔唔……”麒麟苦恼的抓着脑袋,向修德确认着。“我说,难道真的没一点办法吗?”

    “这样吧,我把王国目前面临的情况给你说说,然后你来确定到底有没有办法。”修德放下酒杯,摆正姿态向麒麟介绍起来。

    “首先,拉维利斯王国的军队分成陆军和空军两部分。空军共有十二支联队,每支联队麾下所属十架空骑。这十二支联队又分成三个战骑营,第一战骑营为‘苍空王骑’,麾下所属第一到第四联队,负责守卫王都附近的空域,由诺茵统率,也王**最强的战斗部队。第二战骑营为‘晓夜银骑’,第三战骑营为‘赤焰旌骑’,其麾下同样有四支联队,分别驻守在王国南北的战略要地,负责守护该地区的空域。”

    “也就是说,王国空军共有一百二十架空骑?不是很多吗?”麒麟直觉道。

    “也只是看起来多而已,你知道在王国境内横行的空贼团又有多少吗?”

    “我知道在诺茵的辖区内有一百多个,但其它就不清楚了。”麒麟摇摇头。

    “空贼团的总数超过三百。”修德报出一个惊人的数字。“一般来说,以仅仅一百二十架空骑的贫弱战力,要在如此广袤的天空和三百个以上的空贼团对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不是我军的翔士普遍有着优秀以上的素质,那王国早就在和空贼的战争中一败涂地了。”

    修德用手指沾着酒,在桌上画出王国的地图,然后指着地图上的三块小区域,对麒麟进一步说明着。

    “事实上,空军所能控制的空域仅仅只有这些,合起来不到王国空域的五分之一,而在这以外的地区则是空贼们横行暴虐的舞台。除了苍空王骑偶尔还有余力前去讨伐外,其它两个战骑营光是维持原本的空域就已经竭尽全力……总而言之,空军的所有战力都耗在和空贼的战争中,完全没有一点剩余。

    “那,陆军呢?”麒麟紧皱着眉头问道。

    “至于陆军的情况,则还比空军更加凄惨。”修德苦着脸的回应着。

    “王国陆军一共六个军团,每个军团麾下兵力一万人,再加上后勤和参谋等其它部门,王国陆军的总兵力在七万上下。”修德这样介绍着。“王国陆军的编制是十人为伍,百人为营,千人为团,万人为军,而在六个军团中,只有驻守王都的第一军团还勉强保持着完整的编制。至于其它五个军团,基本上是以伍或营的单位分散在王国各地……话说,你要不要猜是为什么?”

    “唔,这个嘛……”修德突然冒出来的问题让麒麟沉思了片刻。

    普通情况下,作为国家武装组织的军队,其存在的最大理由是防止外敌侵略,但在拉维利斯王国的情况来说,南方大陆上并没有与其敌对的国家组织,而位于中央大陆的奥斯坦帝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这块混乱不堪的土地表现出任何兴趣。这样的情况下,王**的职责与其说是防御外敌侵略,还不如说是应付国境内空贼和魔物等的挑战。

    既然空军的任务是在空贼的窥视下守护天空的安宁,那陆军的任务自然是在魔物的暴行下保护国民的安全。

    “……陆军把兵力分散到王国各地,是为从魔物的袭击中保护人民?”麒麟作出这样的判断。

    “没错,就是这样。”修德点头回答。“但事实上,就算采用这种方法,陆军的兵力也还远远不够,像尼泊尔镇那样的惨剧,几乎每一个月都会在王国各地出现。本来拉维利斯王国统治着南方大陆三分之二的地域,但到现在为止,南方大陆的一半以上都化为了无法地带。空贼和魔物在不断侵蚀着王国的版图,而王国光是延缓侵蚀的速度就已经竭尽全力,至于其它的……老实说,不管是我也好,老师也好,还是我们的宰相大人也好,都无能为力。”

    修德以罕见的沉重表情说出这番话,麒麟的心情亦沉重起来,但还是试着提出意见。

    “我说,王国可不可以换种方式?比如把陆军分散的兵力集中起来,集中力量驱逐无法地带的魔物,比起分兵驻守来,这样更有效率吧?”

    “在两者实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采用这种方式或许有用……”修德苦笑着回应道。“但现在的情况是,魔物的数量早已超过陆军所能应付的层次。就拿战锤火山来说,就算集中所有七个军团的力量,我也很怀疑到底能不能和其中的魔物对抗。”

    “喂喂,那不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吗?”麒麟丧气道。

    “当然有办法!”说到这里,修德的语气突然振作起来。“就像刚才我说的,不管是空军和空贼也好,还是陆军和魔物也好,目前都处在一种缓慢的此消彼长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只要任何一方出现转机,都会立刻影响到另一方,进而推动整个局势发生变化!”

    “……比如说呢?”麒麟怀疑的盯着他。

    “比如说,如果空军里再出现一名和‘煌雷穹光’比肩的王牌机师……”修德暧mei的目光落在麒麟的身上。

    “你知道的,王牌机师的战斗力和普通机师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在目前的情势下,只要多出一名王牌机师,空军就能反过来对空贼形成战略上的优势,进而使情势朝着好的方向逆转。退一万步说,就算一名王牌机师无法彻底改变空军和空贼的实力差,但对陆军来说,和魔物的战斗中有或者没有来自空军的支援,绝对是两回事!更何况,若是能得到王牌机师的支援,局部地区反攻魔物的无法地带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说……”修德说得很有道理,但麒麟却听得不对劲。他舔舔嘴唇,以困惑的语气确认着。“你该不会,是在期待着我来扮演这个角色吧?”

    “这个嘛,你的目标难道不是成为王牌机师吗?”修德笑得很是贱格。

    “……原来你这家伙早就算计好了。”麒麟瞪着他。

    “其实我是觉得蛮好玩啦,但你要这样想也不是不可以……”修德耸耸肩膀,对麒麟投以无比期待的目光。

    “不管怎么说,这个国家需要一名英雄是事实,而我则认为你的身上具有这样的可能性。”

    “……对一个刚刚驾驶空骑还不到一天的菜鸟来说,你不觉得这份期待太沉重了吗?”

    “难道你对当英雄没兴趣?”

    “没兴趣。”

    “……即使诺茵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咦?”

    ……………………

    ps:《霸王的天空》明天上架,请大家多多关照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