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入主太极篡唐完
    长安街头的气氛。陡然间变得格外诡异。李神通坐在轿子里,虽然隔着厚厚的轿帘,却能感受到街道上那不同寻常的气息…很冷清!

    但是又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黎明时分,皇城中发生的事情并不为人知,但所有人都知道,皇城里的确是发生了一些变故。长安街头巷尾,持续戒严!东西两市仍旧处于关闭的状态。

    而长安各城门,到辰时才算开放,并进行了大规模的换防。

    原来驻守在长安城内的禁军,撤出了长安,驻扎在灞桥大营;而早先驻扎在城外的兵马,则陆陆续续开进长安…其中所隐藏的意义,就算是李神通,也无法猜测出来。

    真是一个多事的岁末啊!

    李神通坐在轿子里,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同时,心里面隐隐约约升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也许从今天开始,长安就要变天了…

    在朱雀门外下轿,迎面正遇到从皇城中走出来的裴寂和窦抗。

    自李渊定鼎关中以后,窦抗就沉迷于酒色,很少再来参与国事。他是太原起兵的元从老臣,同时又和李渊是亲家。李渊的次女。正是嫁给了窦抗的长子窦诞。再加上窦家如今掌控实权,有些树大招风的味道。所以窦抗从定居长安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地,醉生梦死。

    不过此时的窦抗,看上去却是神态轻松,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

    而裴寂呢,则面容平静,丝毫看不出喜怒哀乐。但从他那略显轻盈的步履中,李神通还是觉察到了一丝畅快之意。要知道,自武德七年杨文干之乱发生后,裴寂作为首辅大臣,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当初奉旨押解李建成去玉华山,后来又诛杀桥公山,尔文焕,杜凤举三人,勿论是李建成也好,李世民也罢,对裴寂都没有太多的好感…

    这也使得裴寂在过去的一年中,变得很沉默。

    而此时,裴寂给李神通的感觉,那压在他身上沉甸甸的大山,似乎都不见了踪影!

    “裴公!窦公!”

    李神通拱手问好,想要打探一下口风。

    “王爷您也来了…呵呵,快进去吧。老朽今日公务繁忙,实在是抽不出空来,恕罪恕罪!”

    说罢,裴寂就急匆匆的走了。

    而窦抗则笑眯眯的看了李神通一眼。轻声道:“王爷,没事儿,您就放心吧。”

    没事儿?

    放心?

    李神通越想就越感觉古怪,正疑惑的时候,只见从承天门方向急匆匆跑来一个黑衣内侍。

    “李王爷到了吗?

    李王爷到了吗?”

    一边跑,黑衣内侍一边喊叫。

    李神通眉头一蹙,迈步走上前来。

    “李王爷,快随咱家来…”

    黑衣内侍倒也不客气,上前一把就拉住了李神通的胳膊。

    李神通一怔,下意识抖手震开那内侍的手,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要本王去哪里?”

    大内中四个黑衣内侍,六个黑衣内常侍,李神通大都认得。

    可偏偏眼前这个内侍,他却觉得很眼生…

    “王爷,这里是皇宫,咱家能带您去哪里?快点走吧,今天的事情很多,晚了可就要耽搁了!”

    内侍倒不觉得有什么尴尬,说完扭头就走。

    李神通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决意跟上去。反正这里是皇城,从朱雀门到承天门一路下去。两边尽是官署。大白天的,也不可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所以李神通倒也不会害怕。

    可走着走着,李神通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长安皇城东西共五里又一百一十五步,南北三里又一百四十步。

    皇城和宫城之间,隔着一条横街。迈过横街,就是宫城…整个皇城里,共七条南北街道,五条东西街道。六省九寺一台四监及十八卫和东宫官署,尽在这皇城之中排列。

    此外,皇城左有宗庙,右有社稷。黑衣内侍带的路,并不是往宫城里走,而是在横街左拐,朝着宗庙方向行去。

    李神通身为李阀宗正,对宗庙的道路自然不会陌生。然则他却想不明白,这黑衣内侍带他去宗庙,究竟是什么意思?

    等李神通来到宗庙前,发现外面已有许多人站列。

    而且这许多人,大都是李唐宗室…李神通一到,一干宗室连忙上前见礼。

    “大家怎么会在这里?”

    “回六叔的话,这天一亮,宫中就派人过来传旨,命我等在宗庙等候。”

    “皇上呢?”

    “没有看到…”

    就在这时,黑衣内侍再次开口“王爷,请入宗庙。”

    “嗯?”

    “呵呵,您进去就知道了。”

    黑衣内侍说完,就躬身退到一旁。

    宗庙外。站立一派军士。看装束,很像是北衙元从…但李神通却发现,这些人的脖子上,都系着一方白色丝巾,看上去格外醒目。

    倒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李神通示意宗室们安静下来,迈步走上台阶。

    与此同时,紧闭着的宗庙大门,缓缓开启。李神通昂首挺胸,走进了宗庙…宗庙里分为内外两进。

    外面是一个大厅,也是平时宗室们开会商议事情的地方;而内间则用于祭祀供奉,除特定的日子之外,无特殊原因,并不会开放。

    这宗庙平日,有专人护理。

    只是当李神通进来后,却发现宗庙大厅中,空荡荡…

    李神通一眼就看到大厅的地面上,趴着一具死尸。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上前几步后蹲下身子,将那尸体翻转过来,口中顿时发出‘啊’的一声惊呼,脸色旋即变得惨白。

    李玄霸!

    这竟然是李玄霸的尸体…

    不过此时的李玄霸,已没有了往日的神采飞扬。

    胸口、腹部。有三个触目惊心的血洞,大约有儿臂大小。鲜血已经流干,衣衫则被鲜血浸透后,因气温低的原因,而变得硬邦邦,如同铠甲一样。以至于当李神通把李玄霸的尸体翻转过来时,竟发出咔咔的声响。除此之外,李玄霸的身上还有十几处箭伤,不过和那三个血洞一比,基本上可以忽略过去。很明显,这三个血洞。才是致命伤。

    李神通也是久经沙场,身经百战的武将。

    一眼就看出,李玄霸身上这三个血洞,是床弩特有的创口。

    而且这弩箭应该是经过特殊处理,一旦中箭,则血流不止…创口呈一个三棱形状,而整个大唐军中,使用三棱弩的,目前只有一家,那就是李言庆麾下。并不是说其他人不愿,而是这三棱弩,是李言庆在岭南时发明出来的武器,力道惊人,可达一千二百步的射程。三棱箭镞射入身体,会令伤者的鲜血加速流淌…武德七年末,李言庆才公开了这种弩箭。长安军中虽想要更换,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迟迟没有大规模生产。

    “郑王既然回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

    李神通呼的站起身来,厉声喝道。

    话音未落,只见内堂门缓缓开启,李言庆一身素装,缓缓从内行出。

    算起来,李神通和李言庆上一次见面,还是在荥阳的时候…一眨眼,就是六载光阴,李言庆看上去成熟了许多,虽依旧清秀,但眼眉间却并未有太多的改变。

    若说改变,最大的变化就是李言庆开始蓄须了!

    颌下的短须令他多了几沉稳干练之气,举手投足间,更令李神通感受到了一种无名的压力。

    “郑王!”

    “六叔,别来无恙。”

    “你…”李言庆摆摆手,淡然一笑道:“六叔,你且听我说。

    今日凌晨,赵王鸩杀陛下,试图夺取皇位。然六叔您深明大义。及时赶到,于玄武门诛杀赵王…”

    “你说什么?”

    “六叔,你别急…此事为许多人亲眼所见。

    包括中书令裴寂裴公、陈国公窦抗窦大将军、尚书省左仆射封伦封大人,都可以证明。”

    李神通的脸色,惨白如纸。

    他怔怔的看着李言庆,好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卢胤!”

    “老奴在!”

    随着李言庆一声轻喝,从宗庙的门口暗影处,走出一个黑衣内侍,正是刚才给李神通引路之人。

    他手中捧着一本奏折,站在李神通身边。

    李言庆道:“陛下早已觉察到赵王的狼子野心,只是苦于无机会昭告天下。

    他留下这份密诏,转交六叔,并敕令六叔尽快招小侄返回长安…这可是陛下亲笔所书。”

    那奏折上,写着‘速归’两字。

    而奏折的内容,则是由李道玄呈报李言庆在襄州时的行动。

    看日期,正是李世民发动朱雀门之变的日子…

    李神通不禁苦笑!

    看起来,李言庆早已做好了谋划,自己现在已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养真,你欲何为?”

    “我?”

    李言庆笑了“六叔你会招小侄回京平乱,然后向天下诏告赵王的罪行,并扶立安陆王李承道登基。六叔和小侄共同摄政,待陛下成人之后,自会还政…六叔以为如何?”

    李神通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凝视李言庆,半晌说不出话来。摄政王?

    这可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即便是李神通,也有些动摇了!

    李言庆道:“今天下方定,实不宜再生战乱。

    安陆王乃太子嫡子,荣登大宝名正言顺。唯有如此,则可使我李唐江山持续稳固。太子所属也好,秦王部将也罢,都不会有太多的怨言…而此后小侄主外,六叔主内,我李唐江山,必可千秋万代。

    若六叔有别的想法,小侄也愿听从。

    只是这漠北突厥肆虐,西域吐蕃兴起,大食蠢蠢欲动。而辽东地区,还有那新罗百济,也不可等闲视之。小侄担心,若中原兵戈再起,势必会引发更大动荡,于我李唐江山不利。

    何去何从,小侄唯六叔马首是瞻…”

    李神通看着李言庆,突然间笑了!

    “九哥好福气啊!”他说的九哥,就是李言庆的父亲,李孝基。

    李神通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赵王残暴,弑父杀兄。

    本王奉旨杀贼,但终还是迟了一步…今当昭告祖先,敕令郑王李言庆即刻率部回转长安,总理国事。

    七日后,由安陆王李承道继承皇位,晋王李神通、郑王李言庆辅政,摄政天下!”

    说完,他转身向宗庙外走去,再也没看李言庆一眼。

    随着宗庙大门缓缓开启,李神通走出宗庙。

    李言庆也慢慢站起身,脸上的笑容随之消失…

    “卢胤,传我命令,命薛仁杲为中护军,总理京畿兵事。

    窦奉节为左护军,协助薛仁杲、薛万彻为右护军,掌灞桥大营!未得我之手令,任何人不得调动兵马…命姚懿,火速进军,务必于天黑之前,抵达新丰。薛仁越立刻随我出城。”

    卢胤立刻应命,躬身离去。

    李言庆则转身走进内堂,看着祖庙祭台上供奉的灵位,许久后突然一笑,走到一个香案前,打开一个盒子,从里面取出一块令牌,摆放在祭台中央。

    爹,用不了多久,您就可以名正言顺,位列其中了!而后,李言庆在祭台前跪好,叩首三下。再次站起身,他迈步走出内堂,挺胸昂头,脸上lou出了灿烂的笑容…

    自古以来,这历史就是由胜利者书写!在千百年后,当人们谈起这一段历史的时候,不晓得又会给自己一个怎样的评价呢?

    但不管怎样,既然这第一步已经迈出,李言庆便没有了退路!

    从宗庙偏门走出,在雄阔海阚棱两人的护卫下,李言庆迈步走进了左掖门…这一次,只是一个开始!而下一次,我将名正言顺的从承天门进入!我将入主太极宫!

    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创造出一个毫不逊色于贞观之治的大时代…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