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纳兰祈星
    我的名字叫纳兰祈星,身份是亓国皇帝纳兰宪云的三儿子,十六岁那年便被封为晋南王。手握重兵,浴血奋战。有多少次险些命丧敌军手中。我有过无数次的抱怨,母妃为何要向父皇举荐我领兵出征,她难道不怕自己的儿子会命丧战场吗?

    很奇怪,别人的母亲都将自己的儿子捧在手心含在嘴里,母妃却为了让我拥有更多的权利而将我推出去拼命。

    记得很小的时候,母妃就告诉我,星儿,那个太子之位是有能者居之,他纳兰祈皓凭什么稳坐太子之位?只因他是嫡长子吗?

    我总会问母妃,为什么一定要那个太子之位,更何况太子是我哥哥。

    母妃听罢总会用严厉的语气告诫我,以后再也不许将他当做哥哥。在这个宫廷里,即使是亲生兄弟都必须提防三分,更何况那是皇后的儿子。

    渐渐长大我才知道,母妃恨皇后,只因她太爱父皇,可父皇的眼中从来没有她。为了让父皇注意她,她想尽一切办法让我为太子,她便能登上皇后之位,这样父皇或许就能注意到她了。

    为了母妃,我必须登上太子之位。

    为此我更加努力领兵出征,在烽火硝烟中巩固自己的地位,培养自己的势力,想方设法打击东宫。虽然我常年在外领兵出征,但是宫里的事情我一清二楚。

    直到那一次我与苏景宏大将军欲攻开封却久而不克,为了寻找一条水源孤身擅离军营,在那里我遇见了一个女子。

    她叫潘玉,是她打乱了我的一切。

    记得她初次由水中浮出的场景,令我深深感触到‘出水芙蓉’四字的涵义,也许仅仅是那一刻的惊艳,随即她竟向我哭诉有人欲将她抓去做妾。最好笑的就是她那用力想挤出眼泪却怎么也挤不出的样子,这女子确实不大适合说谎。但是我可以肯定,她一定是在躲什么人。

    直到我追她上岸才惊奇的发现,原来她与卞国的丞相连城竟相识,似乎颇有渊源。否则,他连城怎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孤军犯险,他可知道这四处都是亓国的军队。

    当时对她的感觉由最初的惊艳转为探究,总觉得她的身份不止那么简单,也暗暗对她有了几分戒备。为了摸清她的底细,我容许她跟在我身后一齐进入军营。

    几日的相处我才发现,她的身份对亓国似乎没有什么威胁,我的戒心也慢慢放下了。甚至一度想将她送离军营,毕竟军营中都是男子之地,四处更是危险,她一个女子若在此出了什么事也就不好了。

    直到那日她竟当着我的面直言不讳的问:皇位,您想要吗?那时的我才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名为潘玉的女子,对她也流lou了几分欣赏。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当面质问我想不想要皇位,她难道不怕我会当场发怒而杀了她吗?或许她早就猜到了我的心意,更知道我不会杀她,所以才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吧。

    很奇怪,我竟没有犹豫没有防备的吐出一个‘是’字。

    那天与她相聊甚久,将多年隐藏在心中而不为外人道的话告诉了她,她就像个倾听者静静的坐在一旁认真的听我倾诉着。当我将话说完,她只问了我一句话:你有信心能做一位名垂千古的好皇帝?又或是只会逞匹夫之勇?

    她的这句话让我头一回对自己产生了质疑,我承认带兵打仗我从来没有怕过,更是战无不胜。但是名垂千古的好皇帝,我真的能胜任吗?

    看着眼前那个从容淡定的女子,我萌生了一个念想,或许能将她收入府中,让她做我的红颜知己,每当我有烦心事之时可以找她开导也说不定。

    于是攻克开封后我本应该与苏将军一同回朝的,但是我送潘玉回苏州,因为不想唐突的将潘玉接回府中,所以打算去拜访一下潘玉的父亲。我想,他一个两江盐运使应该不会拒绝我的美意吧。

    但是云珠的突然出现让我打消了所有的念头,对潘玉的戒心再次浮上心头。只因那一句:您可知那日你失踪后,我有多着急,主子知道这件事发了疯的去找寻你,甚至连太子大婚都未去参加,可仍旧找不着您。

    太子大婚都未去参加?

    这朝廷中能参加太子大婚的除了王公贵胄就是皇亲国戚,那云珠口中那位‘主子’又是谁?这个潘玉到底是什么人,竟与朝廷中人有如此密切的关系吗?

    不行,这样的女子绝对不能进我的府中,更不能当作红颜知己,我一定要敬而远之。

    而她的身份我也必须去查个清楚,还有那个神秘的‘主子’…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