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2章天下下全书完
    见到萨满巫婆的时候,我从未那样平静过。

    我站着她身边,欠身一笑“原来是花嬷嬷。”

    花嬷嬷诧异的看着我,良久才微笑道“娘娘,老奴有礼了。您是失落在时空里的星子,是暂时寄托在那个世纪的,所以你无父无母。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你在这里也是可留可不留了。”她叹了口气,从怀中摸出一个破旧的木钵,递给我“回到月婵宫,找到您初来的地方,在您最渴望回去的时候,您就可以回去了。”她惨然的笑笑,苍老的眸子一下子黯淡许多,像是陡然间失去了所有的光华一样。

    我苦笑出声,原来真的是有这样可笑的事情。不过让我最痛的却是那句话“真的是可留可不留了吗?好可笑的一个说法。”我就像是命运的一个玩偶一样,没有任何主动权,由着它的开心而左右摆弄。宸轩的欺骗和圈套,彼此的琢磨和疏离…还有很多很多,我选择的,倒底是什么?

    我木然的接过那陈旧的像是一团烂木头的东西。有了它,我就可以回到现代了,可以回到现代了,现代…

    ***

    冬天的雪已经化尽,我还是来到了云山。看到云山时,我笑的想哭,回头跟亦初道“啊,实在糟糕透了,这哪里是山啊,明明是个小土坡。”我以为这里会有云遮雾绕的仙风水墨,我以为这里会有像小说中那样的奇石怪岩,或者悬崖峭壁也行啊。

    亦初的脸冷得跟那山风似地,说出来的话也一点浪漫味道也没有“现在是土坡,以后可能就是土丘。”

    我恶寒了一下,回头瞪了他。一眼“谁说的?以后这里会成为旅游胜地,这山崖会很高很险,看一眼就能吓昏过去。”我拍怕手,从“山”上跳下去。回过头再看一看,不由的想笑…我原来就是这么跳下来的。

    亦初的脸色仍旧不见好,自从我。接过花嬷嬷手里的破钵之后他就一直这样,要么俩眼就骨碌碌的盯着我那小钥匙…破钵太难听,我给其取名叫时空钥匙,要么就时时刻刻盯着我,走哪儿跟哪儿。

    一瞅他那紧绷绷的脸,我就后。怕的不行,生怕这人一不小心把我那“钥匙”给砸了,然后我就彻底腐朽在古代了。

    “真不知道这里为啥叫云山。”我俯身看着地上已经。冒出鲜嫩的草牙,春风春又生,盎然一片生机,除了心地有一片小小的荒芜,还不曾开始温暖。

    “番儿姑娘被封为王妃了,给你好几次讯息了,想请。你去羌尤那里。现在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了,香茹姑娘已经将东西收拾好了,等我们从银楼里把钱取出来后,咱们去那里看一看。那里草原广阔,我可以…嗯…我可以教你武功什么的,也方便。出关的印章,我拖人也办好了。”

    我呆了一呆,用一看怪物的目光看着亦初,嘴吧。张了张,又闭上,又张开,忍不住道“亦初,认识你这么久,头一回听你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你今天还好吧?”

    亦初侧过身,冰。冷的面孔上漾出一抹别样的红晕“我…很好,很好…”话说的结结吧吧,扭头就要走。

    嘿!我不由的猥琐笑了,一种调戏美男的恶作剧感涌上心头,我三下两跳地追了上去,十足温婉的问“亦初你很着急去羌尤哦?怎么,那里有你心爱的姑娘?”

    亦初脸上的羞红转成怒红,瞠了我一眼“瞎说什么!”

    “我没瞎说!我也觉得羌尤的女人挺好,比东临的女子多了分痛快和爽朗,直来直去的,多痛快啊!等将来你生了宝宝,还是混血儿哩,混血儿你懂不?据科学家研究,混血儿越是纯,宝宝就越是聪明,越是漂亮。”

    亦初脸色由绛开始转为紫“你还是好好的为自己打算一下吧!我要去收拾了!哼!无理取闹!”几近抓狂的暴走。

    我贼笑的嘀咕道“反正我不会嫁给羌族人,那些男人太好战了,家庭暴力倾向重,还是东临的小受们好。”

    已经要走远的亦初蓦地顿住脚步,回头似惊似喜的看着我,俊美的眸子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我心里一颤,忙扯起脸笑道“说笑的,说笑的。你去忙吧,我们最近是要动身了。”

    我回过身,自己向背着他的方向走去,心里有些闷,他走后,所有的人都走了,包括灵芸和欣然。灵芸本想在这里陪我几日,但因为要入宫谢恩,和与凌云风处理凌薇的事情,也跟着走了,欣然则要去见欣悦最后一面,也走了。

    我原来以为混乱我和灵芸俩人身份的那个人会是花嬷嬷,但没想到会是欣悦,后果可想而知,凌薇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

    亦初像从前一样,还是站在了我身后,还是那样固执而冷漠的站在我身后,尽管他是我最希望跟着宸轩走的人。

    我欠他的,我几乎用尽一生都还不完。

    “…其实你不用想这么多,只要站在你身后,属下就已经很满足了。如果不,就回去吧。”一个浅浅的声音,像风一样从背后轻飘飘的送了过来,吹过我脚下的一片将要腐朽的落叶,消失在我僵硬的身后。

    回到木屋时,香茹嘟着嘴吧,一边边唠叨三姑六婆家的大小破事,一边边叠着衣服,见我神色黯然的走进来,不禁住了嘴吧,眨着俩水灵灵的大眼睛凑了过来“娘娘,咱们真的要去羌尤吗?”

    我抬起头,微笑着看她“喏,你不想去吗?”

    香茹像受了刺激一般“噌”的跳起来“想去啊!想去啊!茹儿想去学骑马,还想等着看番儿姐姐把小仔仔生来。”说着自己兴奋的摩拳擦掌,一副打算做全职小保姆的模样。

    我瞪了她一眼“没个正经,天天光替别人想着啊你。”

    香茹撇撇嘴“只要不回京城,去哪里都成。我不管他们说的什么什么的,反正茹儿就不想回京城,最好王上回去就把月婵宫给拆了,嘻嘻,这样娘娘就不会离开我们了。”

    我抬头看着她,苦笑了两声“那我若是说回京,你是不是要把我打晕了?”

    香茹脸色垮了下来,咬着唇静静看着我,半响,微微叹了口气,摇摇头“茹儿不会。”

    我诧异的看着她“为什么?”

    香茹叹了口气“和王上对您的好比起来,茹儿就像那九牛一毛。茹儿不觉得花嬷嬷说的那个什么地方好,女人都太不安分了,穿的衣服也太吓人了。娘娘您别回去了,东临朝不好吗?茹儿不好吗?王上不好吗?何况娘娘现在都是成过亲的妇人了,您做事儿也要三思。”说到最后,茹儿的脸色阴的都要滴出水了。

    我小小擦了把汗“你收拾吧,我们回京。”

    “娘娘?!”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回京。这边太冷了。”我收了收衣领,笑笑。

    看到修葺一新的月婵宫时,我下意识的摸一摸怀中的东西,淡淡的笑,真的可以吗?有那么灵吗?如果我回到了当初来的那小屋子,躺在那冷宫的旧床之上,是不是真的就可以回到现代了?

    我想笑一笑,我一直所追逐的,为什么当我真正的触摸到他的时候,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亦初,我们能不能到明瑟殿去?”我握紧怀中的东西,面无表情的道,我好想赌一赌。

    冷月下,看不清亦初的神色,良久他才道“那边守卫森严,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王上他可能在离若瑄…”

    我蹙紧眉头,抬眼看着他“你怎么会知道他在离若瑄?”

    亦初侧过头,淡淡的笑了“我就知道。”

    “我想去明瑟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去“我自己去。”

    离开他的时候是很冷的天气,现在天暖了,也许我早已用不着他怀里的温度。可是,我还想,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想得我会流泪,会发疯。

    那张面孔映在我的脑海中,无论是在开心的时候,还是伤怀的时候,总是挥之不去的,让我想念,让我纠结,让我留恋。这里的一切比之从前,让我觉得更加的真实了,真实到他的一草一木都会牵动我的心。

    “我自己去。”我淡淡且无比坚定的道,就像从前一样,我自己,什么都不想,只是晃着个小脑袋,一路溜达着就去明瑟殿找他。我要来从新熟悉这一切,一点一滴的重新拾起来,熟悉知道他在的环境,熟悉知道他总是要干些什么,以便我真的消失之后,或喜的,或哀的,或懊恼的,都能想起他的模样,他拿起笔认真书写的样子,他看我时候,眼睛里泛着美丽波光的样子…

    “灵惜!”亦初在我身后忽然喊道。

    我停住脚步,低下头。

    “如果…如果一定要去的话…就去吧…明瑟殿今天是桑将军桑玄守夜,他从边关回来了…他,会让你进去的。只是王上他真的不在那里。”

    我淡淡笑了“我早就知道桑玄不会那么容易的消失或死掉。我知道了。谢谢你,亦初。”

    “跟从前一样吧,娘娘。叫我亦护卫。呵呵。”他在我身后轻声的笑了,带着执着与释然的笑声。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纳兰)

    希望如此吧。

    红绡纱帐,四壁珠玑绮绣,和从前一样,床侧的紫木小几上,放着一镂丝簇花小香薰,袅袅不断的清香,韵雅之极的散着。都是他的味道。

    我静静的推开暗格。没有掌灯。这里从来不用掌灯的。

    夜明珠散着莹白的柔光,书几上,放着一卷没有批改完的奏折,厚厚的坐毯旁边,很不协调的放着一把小巧而玲珑的小板凳。记得从前我总是不断的问他“你跪坐着,腿不会麻吗?不酸吗?”

    他放下笔,微笑着道“习惯就好了。”

    我拍拍屁股下的小马扎“坐这样的才舒服哩。”

    我笑了,将小凳子收好,放到了一边。学着宸轩的样子,跪坐在他的位置上,拿起了笔,看奏折,批改。然后再看,再批,很任性的,像一个存心捣乱的孩子。

    直到累了,迷糊了,伏在桌上休息。

    朦胧中,听到有脚步声,没有等到我清醒,便被人抱了起来。一股心酸涌上心头,我环着他的脖颈,将头埋进他的怀中,抽泣“为什么一个解释都没有,明明是你骗我的,你让我找不到家,你让我白白寻了那么久,我答应的,都做到了,不欠你什么了啊。你一句话都不说,丢下我就走了…”

    “我不敢开口,因为害怕,怕我会输。”

    “你说过你从来不会输的。”我咬着唇,泪落。

    “已经输了,输了一颗心。再也找不回来的。”他抱紧我,轻轻吻着我的头发“别离开,好不好?我知道我做了太多欺负你的事情,骗你在我身边转了那么久,可是我不得不如此,我真的好害怕,当梦醒来的时候,你已经离开,去我永远找不到的地方。留在我身边,做你自己就好,我不会让你累,不会让你辛苦,简简单单,过你想过的生活。”

    我摇摇头“你是王,有很多妻子。”

    他轻轻的笑了“不是。我只有一个。”

    “她们呢?”

    “都不在了。我好辛苦呢,你都不在。”宸轩笑了,将我揽在怀中“你那么久,都不回来看一看,到了宸宫就直接向月婵宫去了。唉…”

    我抿着唇看他“以后呢?”

    宸轩笑着看我,不说话。

    “会不会再招呢?然后让我替你选,让我做那什么深明大义的宸后?”我看着他道。

    他挑了挑俊美的眉头“不会的,若是那样,她们只会为弄丢了宸后而惶恐,再也不敢想着进宫。”

    “若是还想呢?”小女人心思作祟。

    “不想了,都不想了。这个世界上,只有灵儿才能拥有我,我也只会拥有一个灵惜。够了吗?”宸轩看着我笑了。

    “若是假的我就会离开你!让你永远也找不到。”得寸进尺。

    “不会的。不论什么时候,我要你一个就足够了,只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真的只想永远跟你在一起,其他的都可以成为附属的东西。就像天地之间,花草树木都是附属一样。

    檀香弥散,红绡帐落。

    ***

    春生,夏长,秋陨,冬藏。

    梦里。花落。

    夜如绝句,淡漠的雾轻纱缭绕,亦若夜章绝品。

    满树繁花的西府海棠,女孩背倚着树枝,笑靥如花。一袭缀满宝石的红绸丝袍,腰间鹅黄色的流苏随风轻舞,她微笑看着树下的男子。柔和的目光如若花瓣,轻轻飘落。

    男子长发如墨,由一根绢白的丝带松松系住,垂落胸前,宽松淡然的白袍轻抚朱琴。轻风拂过,俊眉微眯,安静的面容如水墨疏离,亦如春花朗月。他侧过脸,嘴角轻扬,就像开在月下的红色的海棠,淡淡摇曳,散发着沁人暗香。

    天地万物不过成为暗幕与灯光,整个世界再也听不见其他的声音“日月赠汝灵华,我为汝而惜之…”

    天下本就是世间最美丽,最有灵光的宝。只有惜之者,才贵为王。得灵,得惜,何忧天下不得乎?

    本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