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大结局
    “娘子?”

    映入眼帘的正是自己惦记了无数日子的湛清鸿,他脸上那抹揶揄的笑依旧是那么熟悉,熟悉得林清弦的眼眶不由地有些湿润。

    林清弦回过神,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不禁侧身用手背轻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声音略带哽咽和幽怨地问道“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难道你不希望是我吗?”湛清鸿一身新郎红装,意气风发,看上去神采奕奕,他毫不客气地坐到林清弦的身旁,捡了一块床边小几上的糕点放进口中,含含糊糊地反问。

    这话林清弦自然是羞于回答地,有些微恼地哼了声“谁稀罕?”

    湛清鸿一挑眉,嘴角含笑“不稀罕?怎么听说林小姐日日郁闷,天天挂心,还去停云客栈去寻人,不知小姐是去寻谁?”

    原来他都知道,却把自己蒙。在鼓里,林清弦的心里不禁多添了一丝窘迫“谁闷闷不乐了?能嫁得状元郎本是我的心愿,我高兴都来不及,谁有功夫去找你。”

    湛清鸿自然明白这只是林清弦。脸皮薄的反话,温柔地拉过她的手,双手合握,让清弦的脸上顿时起了红晕,而湛清鸿接下来的话,更让她不知如何是好“我知道,你一直想嫁个状元郎,如今我这么做,就算是遂了你的心愿。你开不开心,欢不欢喜?”

    林清弦自然是欢喜的,自她在。这洞房里看见湛清鸿,就已经是满心的羞涩和喜悦,不过心中的疑问还是让她忍不住问道“你明明已经是将军了,为何还能参加这武举呢?”

    一切都要从那日殿上求赐婚说起。

    一家有女三家求,这等好事,对于皇上来说却不是。好事,谁都一脸希冀地盼着他开口赐婚,可任谁得了这新娘,其他两家都会不满意。

    湛清鸿站了出来“皇上,微臣曾听闻林家小姐,自小。便有一心愿,想嫁一状元郎,臣肯请皇上重开武举,谁能一举夺得武状元之荣,谁便能有资格娶林家小姐,不知臣这主意如何?”

    皇上脑子一转“如此甚好,即能替东凌选得将材,。又能替林家小姐找一门当户对的好夫婿,这主意朕准了。不过湛清鸿,你已经是将军之身,如果要参加武举,可是不妥。”

    “臣愿意以将军。之职换取武举资格。”湛清鸿冒着杀头的危险跪了下来,孰知这皇上的金口已开,又怎么随意收回。

    林镇海被他一句话惊得额头渗汗,正欲替他解围,皇上又开口了“虽有志气,却也不免有些愚昧。朕已下旨,自然不会收回,你若要参加武举,我也允了,但若不得武状元,你这将军之职不但不保,而且从此镇守边关,永不得回京。你可愿意?”

    堂下之人心中倒抽冷气,那袁国舅阴冷地扫了他一眼,如此算来这小子只怕会得不偿失了,本已经到手的官位,如今却有丢失的可能。

    “臣愿意,谢皇上隆恩。”

    “好了,你们两家公子,若想娶林家小姐,就尽力去争取,夺得这武状元,等到殿前比试之时,朕便会把旨意下了,众爱卿可别辜负了朕的心意。”

    就这样?“就这样?”林清弦不可思议地看着湛清鸿,皇上的旨意便是如此由来,许是为了让他们三人尽力,便在殿前比试之前就下旨。

    “是啊,除了张嗣明,我与慕峰一路赢进了最后一试,另外一人虽无背景,却也是难得之将才,我可是拼尽了全力,才替你拿回了这武状元。”湛清鸿说得轻松,可林清弦却知绝不会如此轻松。

    “那为何,你连个信儿都不给我?”让她这些日子一直提心吊胆,不知他去了哪里,出了何事。

    “这是皇上的意思,因我是将军之身,怕朝中有人不服,皇上让我隐藏身份,只能用铜牌号码入场,任谁都不能说。”

    林清弦心中的怨气早已经消去,如今也算是圆满了“你又如何能知道自己一定能得这武状元?”剩下的话儿,被自己咽下了肚,若是输了,她岂不是要嫁给那慕峰?

    “总得拼一次不是?当时那情况,婚事根本落不到我头上,我也只能拼一拼。再说了,师父教我的武功不说天下第一,但能强过我的却不多,我起码还有几分胜算。”

    细想他的话也对,在皇上心里只怕湛清鸿是比不过袁家和慕家的,难为他想出这个法子来,心生感动,只觉得被他握着的手暖暖的,自然地回握了一下。

    湛清鸿感受到手掌中传来的讯息,看着被红装映红的脸蛋,微微上翘的嘴角,眼波里柔情似水,一股热力直冲脑门,心神荡漾着,手一用力把整个人儿拉入了他的怀里。

    贴着湛清鸿的胸口,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林清弦本来被衣裳衬红的脸,更显艳丽娇媚,心跳也跟随着他的心跳一起,越来越狂乱。

    “你终于成了我的娘子。”话虽轻,但她一字不漏的听入了耳,所有的记忆突然恍惚起来,儿时的相伴,长大后的守护,到如今的相知相许,一点一滴全都溢满心头,从来不知他什么时候起,已经成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红烛熄,红帐落,遮住满室春光。

    洞房里春光无限,洞房外的某些人也是无心睡眠。

    “姐,你这是在干什么?”鲲鹏看着不停忙活的林若月,疑惑地问。府里的热闹已经告一段落,大姐已经嫁了人,怎么姐姐反而跑来跑去地瞎忙活,看样子,她是在收拾东西。

    林若月听见弟弟的疑问,动作稍稍一顿,然后又继续忙碌,头也没回“我要去找他。”

    鲲鹏并不笨,他马上就听懂自家姐姐的意思,眼睛立马瞪圆了“姐,你疯啦,娘肯定不会允的。”

    林若月抿了抿嘴唇,突然走了神,她并不是很在意弟弟的话,也并不在乎鲲鹏所说的娘亲的反对,她突然想起的,是林清弦临出嫁之前对她说过的那段话。

    “若月,我要嫁人了。”林清弦把林若月叫到房里的时候,林若月的心情是有些紧张的,这段时间的暗流和风波都让她看出了那对母女的不好招惹,连娘亲都妥协了,她又能有什么办法,所以即使被拽到房里,她的表情还是谨慎和戒备的。

    “若月,我要嫁人了。”林清弦又重复了一遍,神色有些恍惚,并没有林若月想象中的尖利。

    她打量了林清弦几眼,微嘲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要嫁人了,府里不就是因为这个,才热闹起来的么!”

    林清弦并没有听出她的讽刺,而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是啊,府里热闹得紧,大家都是高高兴兴的,好像只有我,心里空落落的”

    林若月并不是很习惯这样的对话,她,略带不耐地说道“你要说什么,尽可以说出来,我还有事情忙。”

    清弦回过神,微微一笑,那笑容里有一股若有似无的忧伤,让林若月无法再有尖锐的语言以对,她的心莫名一软,又抿了抿嘴唇“你说吧,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先说好,别又是算计我娘。”

    “去找他吧!”

    林若月一愣,没有想到林清弦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她皱起眉“你在说什么?”

    林清弦淡淡地笑着,眼神中带着让林若月有些不舒服的鼓励“我说,去找他,如果你还喜欢他,那就不要顾及别的,去找他,去找属于你的幸福。别像我”话到这里,语气中的苦涩弥漫开来,让林若月的心中也泛起了一抹酸涩。

    “姐,你有没有听见我的话,你要是去找那个人,娘会生气的!”

    鲲鹏的声音把林若月从失神中唤醒,她看得出弟弟的担心,自然也明白这样的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可是无论是怎样的后果,她都愿意承受,因为当初周今墨离开,她到现在还后悔得心痛,而这次,她终于坚定了自己的心,去找他,问问他,是否愿意在一起,是否愿意相守一生永不分离。

    林清弦出嫁的第二日,林若月义无反顾地走了,塔娜再生气再愤怒,也无法阻止女儿离开的脚步,而林镇海的沉默更给了林若月勇气,无奈的塔娜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她也再一次发现,很多事情,她已经无法再掌控,无论是林府,还是她的女儿,都在她无力的反对下,拖离了她的手心。

    林府一下子清净了下来,府里上下事务在方娘的掌管下井井有条,比塔娜管理得还要平顺。因为方娘的平和宽仁,而且奖惩分明,让府中的下人都心服口服,林镇海的笑容也多了起来。这样的局面让塔娜愈发的惆怅的迷惘,她开始迷惑,这些年究竟做了些什么,而自己又究竟得到了些什么。

    她还记得那日自己要闹寻死的时候,方娘突然的出现,原本让她更愤怒,更伤心,可是方娘的几句话,就让她立时失去了愤怒的理由,以及愤怒的勇气。

    “如果你寻死,我就马上把若月嫁出去,随便找个什么人家,无论年龄、品性、还是家境,我一概不管。既然你这个做娘的都不在乎她,我自然更不在乎。至于鲲鹏,作为林家唯一的儿子,我自然不会为难他,不过等他成亲有了孩子,你应该明白,我会怎么做。”

    只是这短短的几句话,就让塔娜选择了妥协。她可以愤怒,可以抗争,可以耍手段,可是唯独不能因为自私而毁了一双儿女的一生。

    这样的妥协让她不甘心,却不能不甘心,而到了现在,已经心如死水。

    “塔娜。”

    塔娜回过神,不知什么时候,方娘走了进来,并且笑吟吟地站在她的面前。她心中一酸,面对方娘的笑脸心中顿起了怒气,可是这怒气又莫名的消失了。

    她福了一礼,淡淡地开口“夫人,有事吗?”

    方娘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又是一笑“我来看看你,想和你聊聊。”

    塔娜心中嗤笑,面上却依旧平淡“夫人想聊,那便请进来坐一坐。”

    双双就坐,却是片刻安静,塔娜心中不耐,却努力忍着,她心灰意冷,却不能不顾及儿女,不能不顾忌如今方娘的势力,而方娘安稳地端坐,也是半响无言,气氛渐渐有些尴尬。

    “塔娜,你心里是恨我的吧?”方娘突然开口。

    塔娜心头一动,微嘲地回答“夫人言重了,塔娜不敢。”

    方娘微微一笑“其实我知道,你是不甘心的,却又不得不甘心,就因为这个,我才决定来这里,来跟你聊聊。”

    方娘的言语未尽让塔娜听出了一丝别样的味道,她也正视方娘“夫人有话便说,我听着便是。”

    方娘叹息一声,语调缓慢,语气平和“塔娜,我知道,你对将军是一片真心,我也知道,你是个要强的人,本性并不坏,只是,你想错了很多事。”

    听到方娘说她错了,塔娜的心气又上来“我有什么错?我若有错,大约就是小瞧了你。”

    方娘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没错,你确实小瞧了我,你小瞧了我的心思,若是你看清楚了,那些纷争,那些风波,其实都不应该发生的。”

    塔娜倔强地抿了抿嘴唇,想要反驳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瞪视着方娘,看她能说出什么来。

    “我知道,出身草原的你性子直接而且刚烈,心底里并没有把我和清弦当成家人。你以为清弦的出现会抢走若月的福气,我的出现会抢走你的夫君,而事实上,我和清弦所要的,无非是平静和乐的生活,并非是将军府的荣耀,又或者是将军夫人的风光,就算是对镇海我的心,也已经没了劲力再去争什么。家和万事兴,你如果能明白这五个字,也不枉我来这一趟。”

    方娘走了,留下一个若有所思的塔娜,她想了很久很久,久到她以为她自己是不会想通的,而事实上,她想通了。

    三日回门,清弦羞涩而喜悦地走下马车,被湛清鸿牵住了小手,面对娘亲欣慰的微笑,她还看见同样等在门口的塔娜,心中微愣的同时,忘记了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反倒是塔娜,直接走上前牵过清弦的另一只手,然后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温和地说道“清弦,欢迎回家。”

    欢迎回家。

    (大结局)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