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9.媚媚乱天下天下房花
    大婚的日子终于到了,前一晚,整个王宫灯火透明,无人睡觉,丫鬟管事进进出出。

    王后带着灵陌无忧来我宫里说话,一直说到娘亲送女儿出嫁的依依不舍上,泪珠儿都要落下来,好歹在几位嬷嬷的安抚劝说下止住了。

    天还未亮,嬷嬷丫鬟们就给我穿上厚重的凤冠霞帔,肩膀被压得生疼,连脖子都酸的要命。

    宫外敲锣打鼓响起来,王后又说些不舍得体己话就隐在事先准备好的帐子后,灵陌也陪着坐过去,只有无忧还大摇大摆呆在我闺房里,嬷嬷们劝了她几次都不肯出去。

    良辰一到,顾西南按照我的要求,先行进入绿萝花园,手捧一束火红玫瑰,来到房门前。

    事先做好准备的丫鬟们早。就把门死死关住,任他敲了半天也无人应声,最后他只得用喊得“娘子,夫君来了。”

    竹韵照我教她的站在门后高喊“。驸马爷听好了,我家公主说了,不给红包不让入内,红包还要看大小。”

    接着听到有小丫鬟小声叫着“红包递进来了。”

    竹韵又说“驸马爷,我家公主说了,红包太小。”

    这次小丫鬟们一阵低声细语“。这个红包厚,那个红包重。”

    竹韵又说“驸马爷,我家公主说了,要看你心诚不诚。”

    顾西南在门外高喊“娘子,夫君来接你了。”

    我头上顶着红盖头,悄悄xian起一角,示意无忧上前,。趴在她耳边低语几句。

    无忧笑嘻嘻走出去拿了纸笔,我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折起来递给她,让她递给顾西南。

    不一会,竹韵又喊“驸马爷,我家公主有东西给你。请你按照上面的话大声念一遍。”

    门外,顾西南果。然高喊“老婆,老公爱你,老婆,老公会爱你一生一世。”

    顾西南抱着往外走的时候低头小声问我“老婆老公什么意思?”

    “哈哈,老婆就是娘子,老公就是夫君咯。以后我就是你老婆,你就是我老公。往后你就要叫我老婆。”

    顾西南不乐意“什么老婆老公的,明明一点不老嘛。”

    “你不叫啊?不叫拉倒,我让别人叫去。”

    “你敢。”手臂一紧,整个身子都被他揉瘦一圈。

    本来我还弄了些闹酒闹洞房的小玩意,可顾西南这鸟人死活不肯跟我配合,硬是把我塞进屋里不准我出来。

    从早晨一直做到中午,又从中午一直坐到晚上,快累死我了,脖子酸的差点掉下来,不过鉴于人说红盖头落下来不吉利,我也就忍着没揪下来。

    晚上,几个从宫里跟来的嬷嬷进屋,其中一位竟然趴在我耳边悄悄说一些男女之事,愣是把我这一见过大世面尤其是见惯男女之事的现代女青年说的满脸通红。

    她们走后,顾西南就进来了,挑开我头上的盖头,端来两杯酒,要跟我喝交欢酒。

    门外一阵窸窸窣窣,接着一声高喊“韩若旋前来送礼。”

    我蹭一下站起来“韩掌柜来了。”

    顾西南拉住我“你是新娘子,不能出去见人。”抬头向门外高喊“多谢韩掌柜,前厅好酒好菜,请先去喝几杯喜酒。”

    “老公,这也太过分了吧?人家是来贺喜的,咱也不出去招待招待?”我又要站起来。

    “谁让他来的这么晚。”顾西南温柔的看我“我喜欢听你叫我老公。”

    “不行,那也得出去看看。你不去,那我以后不叫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出去,满脸杀气,那是出去招待,简直就是杀人去了。

    我偷偷笑着揉揉肩膀揉揉脖子。

    几分钟后,我亲爱滴老公顾西南先生终于回来。

    “老公,他送的什么东西?”

    “银子,白花花的银子。”

    “银子啊?韩掌柜怎么这么客气,多少啊?”还是韩掌柜实惠,直接送银子。

    “他说是你在他酒楼的分成,没说多少,几大箱。”

    “几大箱?啊啊啊啊啊…”我再一次起身要窜出去。

    顾西南拽住我胳膊“又要去哪里?”

    “老公,我要去看看银子。”此刻白花花的银子已经照亮了我的眼。

    “银子有什么好看的,明天再看。”说着两手抱起我就往床上跑。

    “我要看银子,不给看我就不上床。哼。”我亲爱滴老公被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要掐死我,在与我恶狠狠的目光对视里,最后终于屈服,抛下一句“女人,银子比你老公还重要。”

    我亲爱滴老公为了避免我在新婚之夜走出房门不吉利,于是便让人把那三大箱银子搬进房来,供我一箱箱细细查看。

    老公跟在我身边,哀怨不已“老婆,你能不能看我一眼?”

    我仍头也不回“乖,老公,不要打扰我,我查查这里面到底多少银子。”

    可爱滴老公看看堆在一起犹如小山的银子,一脸愤恨。

    “老婆,我们在银子堆里睡觉吧。”老公轻声细语。

    “好啊,真是好主意。”老婆嫣然一笑,对着那白花花的银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公咬着牙再也忍不下去了,一伸手揽在某女人腰间,二话不说,直接上床。

    “喂,老公,我还没查完,别闹啊。”某女恶劣,还在大叫。

    “放心,老婆,银子是不会自己跑滴,咱们还有要事要办。”老公迫不及待的压上去。

    某女一转眼,不对啊,万一银子被偷走了怎么办?“老公,万一有人来偷银子怎么办?”

    “闭嘴,再替银子,我立马让人把银子扔了。”老公暴怒。

    某女终于老实,不敢再说一句话,心里却还在想,韩若旋真笨,为什么不换成银票呢?这样就可以压在身下了。

    帐内,窸窸窣窣,一片春光。不时传出极不协调的询问声“老公,银子还在吧?”

    粗重的喘气声,闷声闷气“在。”

    ***********************************

    三年后。

    王宫,绿萝花园。

    稚嫩的女童声音叫道“征王兄,你在哪里啊?”

    “傻蛋,快来抓我。”同样稚嫩的男娃声。

    “你再不出来,那我不玩了。”女童生气了,胖嘟嘟的小脸上噘着小嘴吧耍赖皮。

    “赖皮鬼,不玩就不玩。”男娃似乎也生气了,一撇嘴不理女童了。

    不远处,两美男,两美女。

    “息萝,你看晓萝跟征儿玩的开心,晓萝聪明伶俐又漂亮,不如咱们…”灵陌笑着说。

    “对对,亲上加亲。”唯老婆命是从的息康大国王对老婆那真叫一支持。

    “不行,我坚决反对。”

    六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我。

    “为什么不行?”灵陌先开口问“难道你嫌我们家征儿…?”

    我忙纠正“不是,这么说吧,我跟王兄是亲兄妹,他们两个属于近亲,近亲成亲的话,以后生下的小孩会畸形或者说畸形的几率比较大。”

    息康微微皱眉“息萝,这是什么理论?自古表兄表妹,堂兄堂妹,成亲的大有人在,你这个又属于什么理论?”

    顾西南也不解的看我“老婆,你这理由也太…”面lou难色,似乎我给他惹了大麻烦。

    可我总不能用现代基因遗传的道理来说服他们吧?我忽然想起也许我还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证明哦。

    “王兄,不如咱们做个调查吧。”

    “调查?”息康已经习惯了我嘴里的新名词,总是第一时间自动自寻求新名词的意思。

    “很简单啊,就是你派出一批人,专门搜集近亲成亲的这些人的后代,然后看看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了。”

    息康想了想“有这个必要吗?”

    “王兄,反正你有那么多臣子,用也用不完,随便派出去几个就是了,这个也很好做嘛,再说了这可是为了咱们晓萝跟征儿的幸福着想。”

    “陛下,你就照着息萝说的派人去搜集下,息萝说的一向都很准啊。”灵陌又在吹枕边风,忽然低低叫了声“哎呀。”

    息康立刻转过脸去,关切的问“老婆,怎么了?肚子疼了?”

    灵陌抬头笑笑“对啊,刚踢了我一下。”

    我忍不住又要说两句“灵陌啊,你看看你,美好的二人世界空间都被孩子给占据了,频繁生孩子对女人身体伤害很大的,灵陌啊,咱们女人可不是生孩子的工具…”这都是第三胎了。

    “息萝,顾西南,你们好像该回去了。”一见我又要给灵陌灌输不可多生孩子思想,国王陛下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怀里抱着吱吱呀呀不肯老实的晓萝,顾西南扭头看我,目光里满是期待“老婆,人家灵陌都两个了,肚里还放着一个,你不觉得晓萝自己太孤单了吗?”

    撇撇眼,当然知道老鸟人肚里的花花肠子,想引我上钩,门也没有,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能做到节育,是多么的不容易,光避孕手段就被我运用过无数种。

    我自优哉游哉,装作没听见。

    老鸟人拿我实在没辙,又去哄晓萝“晓萝想不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陪着玩啊?”

    晓萝拍着小吧掌笑着“我要弟弟我要妹妹。”

    是夜,某人再次不老实,两只手不肯停歇在身上摸来摸去。

    我瞪眼警告他“我不在安全期,不准碰我。”

    “老婆,我在安全期。”嬉皮笑脸,一手探向胸。

    “说过不行就不行啦。”

    “老婆,老公爱你。”糖衣炮弹,只当没听见,甩掉他两只手。

    一只手放到我脑后,扳过我脑袋,强迫我面对他,微弱的灯光下,他眼里闪着奇异的光“老婆,不准拒绝我。”霸道的坏男人。

    然后又趴在我耳边低语“老婆,咱们可以不再要孩子,但是不能不让我碰你。”

    我伸出手自动自揽上他脖子,送上小嘴,轻啄他脸。

    一手滑入衣内,轻柔的抚在身上,另一手绕到腰间。

    “老婆,蝴蝶飞了。”

    一个月后,国王派去调查近亲结婚后代状况的结果递交上来,果然是亲近结婚的后代智商健康上都稍逊一筹,甚至有些严重畸形儿。

    自此,灵陌再也不提跟我们联姻的事了,又过了不久,国王颁发新法令,五代内近亲不准成亲。

    *************************************

    西潇传来消息,皇后喜得贵子,举国欢腾。

    偶尔会收到梅子邀捎来的信,水柔的身体渐有好转,他们已经成亲。

    小莫领导的魔剪门逐渐壮大成为江湖第一大门派,偶尔在三乌也能听到关于他们的英雄事迹,他们已经成为武林正义的化身。

    息无忧又出宫了,这次的时间比较长,她按照我教她的办法找到鬼爷,发誓一定要摘下他脸上的面具。

    坐在一片花海中,看着月牙儿带着晓萝一起玩耍,偶尔会想起很多事,比如另一片天空下的亲人们,比如所有在生命中相遇的过的朋友们,我想他们一定也会幸福。

    仰望天空,为他们祈福。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