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终有尽大结局
    永平四年九月十八,工部尚书曲继风被发现服毒自尽于尚书府中,结束了他并不算长的生命,在外人看来,远不能理解正值盛年又在官场上一帆风顺的他为何要自杀,何况还有女儿贵为宫中宠妃,论权论势,都是顶尖的。

    可是他还是死了,抱着一个无法让人知晓的秘密死了,所幸的事,他的身后还是极尽哀荣的,永平皇帝御笔亲书,追赠为“忠国公”!

    在承乾宫中,阿妩遥遥为葬在福建的母亲张氏上了一柱香,不论张氏是否认她这个女儿,至少,她为张氏做了为人子女应做之事,可是她依然是不孝的,因为…她逼死了血缘上的那位父亲!

    曲定璇…曲继风…可笑自己恨死了这些姓曲的人,偏是到最后,自己竟也一头栽到这姓曲的堆里来。

    阿妩苦笑一声,转身走至宫门口,遥望沐浴在金秋阳光中的宫宇,繁华如梦,她此生都跳不出这个红墙围成的圈子里。

    陈小走了进来,见阿妩想的出神不敢打扰,只在一旁静立,直到阿妩侧目而望,方走近道:“主子,阮敬昭已经在偏殿中关了好几日了,主子想怎么处置他?”

    “敬昭…”阿妩目光一滞,低了头道:“他…本宫实不知该如何处置,论理,他死一百次都不足为惜;可论情,他是本宫的亲弟弟,纵使这层关系永远不能被捅破。也不能改变本宫与他是一母同胞地事实;本宫…”

    她的话令陈小亦无言以对,诚然,要阿妩做出决定,实在是太为难了,可事情已到这份上…想及此,陈小咬一咬牙道:“主子,留着阮敬昭始终是个祸害。他可是皇后娘娘的人!”

    “本宫知道。”阿妩抬脚跨过门槛,看到她出来。守在外面的流意与画儿都迎了上来,阿妩环视着这三个最贴心的心腹之人,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若换了以前,本宫早就恨不得置阮敬昭于死地了,可是而今,本宫却想放他一条生路,只要他肯当着皇上的面供出皇后这个背后主使者。”

    流意扶了阿妩迟疑地道:“阮敬昭是皇后娘娘的死忠者。他肯出卖皇后吗?”

    阿妩仰首眯眼看那轮红艳艳地秋阳,声如飘乎不定地云朵:“不试过又怎么知道。”

    如此,阿妩来到了关押阮敬昭的偏殿,嘱了陈小三人在外守候,自己则推门而入,尽是外面秋阳高照,可里面却阴森黯淡,而阮敬昭就被关在这里。他看到阿妩进来一点也不知惊,因为他料定她迟早会来…来结束自己地生命!

    “贵妃主子现在才来吗?奴才还以为早几天您就该来了。”几天的关押使得他的声音听着有些虚弱。

    阿妩定定地望着他,纱绢在手中被捏成一团:“你知道本宫为什么来?”

    “自然知道,来取奴才这条狗命!其实贵妃主子能忍到今日,奴才已经觉得很意外了。”从刚才到现在,他都称阿妩为“贵妃主子”而不像以前那样直呼主子。

    对他的话阿妩恍若未闻,只慢慢走到他身边,那张脸…真的还留有虎子以前的轮廓,可惜,二十年物是人非,最亲的人却已经变成了最恨地人。

    “你不怕吗?也许当本宫从这里出去的时候,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好一会儿,阿妩才慢慢吐出这句话,不知从哪里吹进了一阵冷风,拂过两鬓的青丝紧贴在脸上。

    阮敬昭报之一笑:“既然有当初。那么奴才就已经想到了今日的结局。一切都是因果报应。”他抬了头迎上阿妩垂视的目光:“那一日贵妃主子让奴才去喂虎食,继而哨响老虎将奴才拖下去的时候。奴才已经明白,这并不是意外,而是贵妃主子有意除掉奴才,只是奴才不知,贵妃主子何以在最后又改变了心意,让奴才得以再偷生数日。”

    “本宫饶了你,你却再度联合你的主子来陷害本宫,敬昭,这便是你的回答吗?”阿妩不无痛心地问着。

    他地话令阮敬昭目光一黯,旋即又低笑了起来,不胜寒凉:“贵妃主子也说了,奴才的主子是皇后,奴才自小受皇后大恩,这条命便是皇后的,她要奴才做事奴才自然只能照办!”说到此处,他仰了头,于淡漠中带着一丝感激:“虽然贵妃主子也待奴才很好,但是一仆不能侍二主,所以奴才只能对不起贵妃主子!”

    “所以她要你掐死本宫的孩子陷害含妃,你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见阮敬昭不答,阿妩寒声道:“敬昭,你可知,本宫什么都能原谅你,唯独这件事,本宫却断断不能说服自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当容儿没出生在这个世上过!”她恨,真的恨,为什么害死孩子地要是自己的亲弟弟,若是其他人,她绝不会像此刻这么为难。

    阮敬昭赦然摇头,也亏得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笑出来:“贵妃主子不用说服自己,奴才说过,早料到会有今日,若贵妃主子真还念着几分情谊的话,就请赐奴才一个全尸吧!”

    “你以为本宫不敢杀你吗?还是你以为今时今日坤宁宫的那位还能保的住你,阮敬昭,枉你为她尽忠效劳,她可有半点在乎过你,为你着想过?对她而言,你不过是一条狗罢了!”阿妩匀了口气稍稍缓和几分道:“敬昭,本宫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你肯向皇上供出皇后是幕后主使的事实。”

    话音未落时,便见得阮敬昭在不住摇头:“没有用的,贵妃主子。奴才是不可能出卖主子来换取活命机会地,若您来是为了说服奴才,那么您还是回吧!”

    阿妩早料到阮敬昭会拒绝,却没曾想他连考虑都没有,当下不禁有些恼怒,压抑了怒气道:“阮敬昭,你何必要与自己的命过不去。阮梅心待你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般维护?命只有一次。死了便没有重新再来地机会,你要想清楚!”

    “奴才想地很清楚了,受人恩果当千年记,奴才的命是主子给地,而今就当还给主子吧!”阮敬昭自知罪孽深重,难逃制裁,所以只求一死。

    他那不惜命的态度令阿妩怒不可遏。恨声道:“你地命不是阮梅心给你的,而是你父母给地,你要还也应还予你的父母去!阮敬昭!”阿妩倏地扬起了手臂,烟霞色的披帛带着底下成串的晶蓝宝石在空中划过一道狠绝的弧度:“若不是因为你是…你是…我必杀了你!”

    这句话阿妩说的咬牙切齿,诚然,若非阮敬昭是她的弟弟,她根本不会在这里与他诸多废话。

    阮敬昭抚着火辣辣地脸颊失笑道:“我是什么?我不过是一个奴才而已,其实贵妃主子实在没必要在此费心思!”

    “没错。你是一个奴才,一个奴才而已…”说着说着,阿妩突然语带哽咽,泪水自眼角缓缓滴落,这般失常的模样把阮敬昭吓了一跳,不待他说话。阿妩突然含泪而道:“没错,让你去喂虎食那天我已决意杀你,可后来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你可知是为何?”

    “奴才…”阮敬昭刚说了两个字喉咙便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说不出话来,只一昧盯着阿妩从袖中拿出来的东西,那是一个很小巧的波浪鼓,两颗小小的木珠垂在鼓面的两侧,只要摇动波浪鼓,珠子就会不断地敲打在鼓面上。发出咚咚的鼓声。这是小孩子最常见的玩具之一。只是拿到这里来做什么?

    看阮敬昭一脸迷茫,阿妩叹然摇着手中地波浪鼓道:“你忘了吗?这是你小时候最爱的东西。时常抓在手中不肯放,只是那只波浪鼓已经随着一场大火烟消云散了,本宫手上这只是以前翩然玩下的,而今她大了,也变得野了,不再喜欢这种安静的玩艺。”

    “我小时候?”阮敬昭骤地睁大了眼眸,死死盯住阿妩,气息不匀地道:“你,你说什么,我小时候的时候,你怎么会知道?”因着过于激动,连尊称都忘了。

    阿妩眉眼轻扬,含了泪道:“事到如今,本宫也无甚可瞒,本宫之所以知晓你小时候的事,只因本宫是你地亲姐!”

    阮敬昭身子剧震,几乎不能自己,半晌才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临了突然想起了什么,瞪大眼道:“滴血认亲已经证明你是曲大人的女儿,从没听说曲大人还有一个失踪的儿子,你休想骗我帮你指证主子!”

    “本宫没有骗你,其中的是非曲直本宫无法细说,但可以告诉你,本宫与你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你三岁那年不见了踪影,从此遍寻不至,母亲日夜思念,盼着有朝一日能够母子团聚,可惜,一直到母亲去世,都未能找到你,本宫以为,这一世都不可能再相见,没曾想,那一日在虎场之中,却意外看到了你身上的胎记,从而认出你就是本宫失散了二十余年的弟弟,你的本名是虎子!”

    “虎子…虎子…”阮敬昭不断地念叨着这两个字,慢慢地,小时候的记忆从被遗忘的某个角落里浮现了出来,爹,娘,还有…姐姐!

    没错,自己真地有个姐姐,长相虽然模糊了,却越来越确定,难道她说地都是真的?而且除此之外也确实不能解释虎场上她改变心意地原因!

    “姐姐,你真是我姐姐…”不知怎的,阮敬昭的声音逐渐变的沙哑与哽咽,最后竟然失措的大哭起来,如果阿妩真的是他姐姐,那他就是在害自己的姐姐,还掐死了亲外甥!

    哭了一阵,他忽又瞪着通红的眼睛大叫:“不!我不相信!你是骗我地。为了让我供出皇后,所以编了这么一码戏!”

    阿妩无声地叹了口气,泪水珊然落下:“本宫不会拿这种事骗你,就算你不帮本宫扳倒皇后,本宫也不会让皇后好过,只是敬昭,你当真甘愿一生为皇后所利用吗?”泪水恰好落在阮敬昭的头顶。凉凉的沿着额头慢慢滚下…

    “为什么要告诉我真相,你就不怕我将此事告之皇后吗?”阮敬昭不理会滑过眼皮的泪珠。只一昧盯着阿妩瞧。

    阿妩蹲下身慢慢抚着半坐在地上的阮敬昭的脸,二十年,人生能有多少个二十年,失散的弟弟终于找到,这本是一件值得高兴地事,可谁又能料到,居然就是这个弟弟害的自己受难、子夭!

    “如你刚才所说。滴血认亲已经证明了本宫是曲家地女儿,你也好,皇后也罢,再说什么皇上都不会信,只会以为你们在诬蔑本宫。”在摸到敬昭光滑的下颔时,阿妩鼻头一酸,她的亲生弟弟此生都注定要做一个不完整的男人,若早早知道。她拼死也不会让他净身入宫。

    “虎子,我只说一句,你记住了――你姓乔,乔虎子才是你的名!”说罢阿妩起身往门口走去,在一只脚跨出门槛时,她又回头说道:“虎子。姐姐真的很想,很想原谅你,从此你我即使不能姐弟相认,至少也不要记起彼此时,心中满是仇恨!”

    阿妩不知道自己的话有没有传进阮敬昭地耳中,总之她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如何决择,便是阮敬昭的事了。

    今年的秋阳照在身上,特别的温暖,就像她初入京的那一个秋天。十年一轮回吗?那么现在的轮回是好还是不好呢?

    数日后。阮敬昭终于有了决择,当着辜无惜与阿妩的面将阮梅心这十余年来地所作所为一一坦叙。

    除了阮梅心命阮敬昭掐死辜则容并嫁祸含妃之事以外。往后的几年里,阮梅心还害的几位身怀六甲的妃子流产甚至终身不孕,而最令人诧异的莫过于含妃的事。

    当初含妃自觉保不住孩子,所以忍痛亲自下药打掉孩子以嫁祸阮梅心,至于含妃胎像因何会从怀孕开始就不稳地事,一直到死含妃都没弄明白,没曾想今日会从阮敬昭的嘴里说出来。

    玄机就在阮梅心与阿妩进府初时,含妃怠慢阮梅心,故意不来请安的事上,当初阮梅心为治含妃的骄横便请了退休的太医来给含妃看病,顺带灌了一大碗药,就是这碗这下足了麝香的药,令含妃麝香侵体,即便怀了孕也只保到四五月。

    除了阿妩以外,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任谁都想不到,平日端庄大方,温柔得体的皇后竟然会是这种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之辈,以往那些看着意外的流产事件,竟全是她精心策划的结果。

    相伴十余的枕边人竟然狠毒至厮,无惜只觉得浑身一阵恶寒,继而大怒命人将阮梅心带来,面对阮敬昭地指证,阮梅心面如死灰无言以对,只是以噬人地目光盯着阮敬昭:“为什么?”

    阮敬昭别过头不语,大有不堪之意,反是无惜大踏步走到她面前厉声质问:“皇后,你为何要如此狠毒,朕自问从你入门那一日并不曾亏待过你,该予你的东西一样不少,自淳王妃到大昭朝地皇后,并无人与你抢,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满意?呵,臣妾不满意的又何止一点。”从来都是沉稳,不将喜怒表现在脸上的阮梅心这一刻却痴笑起来,攥了无惜的手爬到他的脚边:“皇上,您可曾认真瞧过臣妾一眼,没有…臣妾不是您的至爱,从来不是,以往是姐姐,而今是娴贵妃,可是皇上,臣妾对您的爱并不比别人少一分一毫,您为什么就是不肯分一点真心给臣妾,为什么?”

    “所以你就用爱朕的借口将自己恣意伤害别人的行为合理化?”无惜对阮梅心的行为难以理解。

    “是,臣妾得不到的,凭什么她们就能得到,她们有什么地方比臣妾好,姐姐虽然长的比臣妾漂亮。可实际上却是一个没用没主见地愚人,这种人凭什么可以得到爷爷、皇上还有四皇子的爱,而臣妾却只能躲在没人的角落里,这不公平!”阮梅心的激动是从未有过的,仿佛是将憋在心中二十几年的委屈都吐了出来:“何况,在这宫中狠毒的并不止臣妾一人,娴贵妃又何尝不是如此。她比臣妾干净不到哪里去!”

    无惜不断摇头,厌恶在眼中挥之不去:“听父皇地安排迎娶你为正妃继而立后。是朕这一生之中,做的最错地一件!”

    “皇上!”阮梅心拉住转身欲走的无惜,眼泪汹涌而出:“不要走,皇上不要走,臣妾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上,只为能得到皇上多一点的怜爱,求皇上不要厌弃臣妾。不要!”

    阿妩静静地看着钗簪横乱,衣衫不整的阮梅心,从来自持身份她居然也会有这一天,一种无法言喻的畅快自心底蔓延。

    看她那哭的不成样子地脸,无惜只觉得恶心,甩了手臂冷声道:“皇后是天下之母,恩泽万民,你这种毒妇如何配当?!”这一句话等于剥夺了阮梅心的所有。哭声一下子静了下来:“皇上,您真的不念这十余年的夫妻之情吗?”

    “夫妻之情?你在害容儿,害朕的孩子时,可曾念过夫妻之情!”无惜命侍卫入内后,最后看一眼阮梅心:“朕不是你,朕无法如你这般狠毒。所以朕不杀你,只废你皇后之名,囚禁冷宫!”

    “如此与杀了臣妾有何区别?!”阮梅心的问题,无惜没有回答,只命人将其拖将下去,从此再不愿看一眼。

    后宫中最尊贵的两个女人都曾入过冷宫,所不同的是,阿妩由无惜亲自从冷宫中迎了出来,而且恩爱更甚从前,而阮梅心。这一世却是再没有出来地可能了。

    枯叶翻飞的那一天。阿妩去冷宫看了阮梅心…

    “阮梅心,容儿的仇。今日你终于可以还给本宫了!”

    “曲定璇,本宫今日输在你的手里,不是因为本宫手段不够高,而是因为老天爷恰巧站在了你这一边,所以本宫才会输了!”尽管已经日落西山,阮梅心依然不肯在阿妩面前示弱,依旧自称本宫。

    阿妩慢慢揉着手里的枯叶,轻笑道:“也许是吧,其实本宫来这里是想告诉皇后娘娘一件事,一件你很有兴趣知道的事。”她凑到皇后耳边悄悄地道:“其实本宫真地不是曲定璇,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本宫的真实身份,以及本宫是如何说服阮敬昭的?”看阮梅心被她的话所>吸>引,阿妩浅浅一笑,扔了手中的枯叶拍手转身,施施然往外走:“可惜,这个答案,本宫永远不会告诉你,你这辈子都休想知道!”

    从冷宫出来,一抹耀眼的阳光令阿妩微眯了眼,扶着流意的手跨上了轿舆,冷宫…以后她都不会再来了。

    永平四年十月,皇后阮氏因德行败坏,被废除皇后位,打入冷宫,一世不得复起。

    后位空虚,无惜本想立阿妩为后,但考虑到前朝本朝三位皇后皆无善终,所以决意不再立后,只以娴贵妃曲氏执掌后宫之事,成为大昭朝实际意义上的皇后!

    十余载岁月,历尽艰辛的阿妩终于成为了大昭王朝最尊贵的女人,往后岁月,不论多少秀女美人入宫,都动摇不了她地地位,分薄不了独属于她地恩宠。

    因为阿妩的求情,无惜最终没有治阮敬昭地罪,只将其交由阿妩处置,阮敬昭无有他求,只望余下半生能用来为曾犯过的事赎罪,为此,他剃度为僧,遁入佛门,长伴青灯古佛

    辜则容,这个死在他手上的外甥,将是他此生最难放下的心障!

    永平二十八年四月初七,永平帝辜无惜驾崩于养心殿,留下遗诏由皇四子辜则曌继承帝位。

    永平二十八年四月末,辜则曌继皇帝位,尊生母娴贵妃为皇太后!

    阿妩,这一朝是她登上了天下独一无二的太后之位!

    定璇,幸好,幸好有你一直陪在朕身边,可惜,朕陪不了你了,往后的日子,要你一人陪着则曌走下去,朕与你的儿子,一定会是明君!

    朕这一生中真正爱过的只有两个女人,梅落与你,对梅落,迷恋更多些,这样的爱再热烈浓灸也会因时间的流淌而淡化;对你,却是真正细水长流的爱,也许不是最烈,却是一生都无法割舍的,这样的爱,时间只能沉淀而不能带走。

    能与你做三十多年的夫妻,朕很知足,与你相比,朕付出的真的太少太少,希望下辈子我们还能在一起,不生在帝王家,只做平凡小夫妻,一生只爱你一人,待到那时,朕再好好补偿你。

    定璇,最后朕还想说一声――能与你相知相爱相守,是朕一生最大的幸福!

    泪落处,生死别,从此,不复再见…

    皇上,你叫错了呢,臣妾不叫定璇,叫阿妩,不过臣妾依然答应你,来生依然要陪你一起走过春夏秋冬,生老病死…

    阿妩,果然…还是这个名字最适合你…——

    (大结局)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