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节团圆全书完
    荔枝呆住了这是她第一次和逸凡讨论有关于曲恺的事情,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荔枝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沈逸凡,好久她才断断续续的说道“逸凡,其实我”

    “心儿。”

    就在这时床上的人儿却在忽然大喊一声,猛的坐了起来。可却在坐起来的那么一瞬间,魏书颐一个重心不稳便狠狠地向地上滚去。幸好一旁的沈逸凡手快,立即便走上前去,一把扶起了魏书颐。

    “魏兄,先别乱动。”说着沈逸凡便在魏书颐的胸口点了两下,刚才向疯子一样跳起的人立即便安静下来,可那双胡乱拍动的手,却还是在那里停着一动不动。

    “红包,你没事吧!?”只见魏书颐那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又开始向外泛着红血丝,荔枝立即便拉起一块干净的白色纱布,替魏书颐再次包扎起来。

    “红包你先别乱动,这样会把你伤口弄开的。”躺在床上的魏书颐一点也不老实,一边叫着倾水心的名字,一边闹着要下床,根本不配合荔枝的动作,更别说平日里的优雅高贵。现在根本一点也看不出来!

    “逸凡,你敲晕他吧!这样动下去,伤口又要裂开了。”

    如果此时此刻的魏书颐有。知觉的话,听到荔枝的这句话绝对吐血,自己不是伤员吗!居然敲晕!虐待,赤裸裸的虐待!

    沈逸凡听了荔枝的话也微微的。吃了一惊,但看到那不断乱动的魏书颐,当下便眉头一皱不知如何是好。

    “不用想了,他现在疯疯癫癫的,。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快点敲晕!”

    见此,沈逸凡只好松口,点点头沉声说道“只能这样。了。”

    可就在沈逸凡要出手的那么一瞬间,原本眯着双。眼胡乱动弹的魏书颐却忽然将眼睛睁开。那眼中的血丝是那样的触目惊心!他紧紧的抓住沈逸凡的手,用那干裂的嘴唇一字一句的说道“她在凤凰山,救心儿,他是你妹妹。救心儿,救你妹妹。”

    他是你妹妹!?

    荔枝和沈逸凡都被这一句话给深深的震惊住。了!他是你妹妹!?什么意思!?

    “不是吧,你把话。说清楚。喂,你别晕呀!”首先反应过来的是荔枝,她猛的跳上前,一把抓住魏书颐便准备开始逼问伤员,可是就在这时候那伤员居然晕了!

    “不是吧,该晕的时候不晕,不该晕的时候就晕了!你耍我呀!”

    见那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魏书颐,荔枝顿时心中就想被叫了一盆冷水的热油一般,噼里啪啦砸开了锅!

    “逸凡,他是不是晕了头!?倾水心是你妹妹?”

    只见一边的沈逸凡眉头已经紧紧的纠结在一起,他微微偏过头,对荔枝说道“我儿时并没有什么妹妹。”

    “那他一定是晕了头。”荔枝飞快的总结出答案。

    沈逸凡对这荔枝lou出一个没有笑意的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荔枝知道此时此刻的沈逸凡正在思考问题,所以便安静的坐在一边不再吵闹。这几天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先是神秘的老婆婆刺客,而且那老婆婆身上的玉佩居然可以和逸凡身上的玉佩发生反应,这些都不得不让人怀疑!紧接着便是现在这昏迷不醒的魏书颐,他居然说倾水心是沈逸凡的妹妹,难道天下第一庄的庄主真的有一位女儿,而且还是倾水心!汗!如果真是这样沈逸凡怎么会不知道,难道是私生女?荔枝猛地摇了摇头,红包这种时候说的话自己居然相信!真是晕了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魏书颐说出可那段话后,荔枝只觉得自己心中的什么东西被揭开了!

    说真的沈逸凡和倾水心真的很相似!

    “逸凡,你去哪?”这时身边的沈逸凡站了起来,荔枝赶紧拉回思路,向沈逸凡问道。

    沈逸凡转过身,向着荔枝柔柔一笑说道“魏兄提到了凤凰山,而这凤凰山离这聚雅城并不远,我派人去那里看看也许能够找到倾姑娘。”

    荔枝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只有把倾水心找回来才是最最明智的选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的自觉告诉荔枝,此时此刻的沈逸凡有些犹豫,甚至有些迷茫!难道,那些话,都是真的!?

    *

    一辆普通的马车穿过拥挤的街道在经过那将军府门前,马车中里的人微微挑起了那厚厚的车帘,向外看了一眼。即便两位将军都不在府中,可那震慑人心的气息还是感染者周围的景物。

    “到京州了,马上就可以为你治病了。”

    轻轻的放下帘子,艾琳转过头笑着对身边一脸温柔的男子说道“没关系,我不急。”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刮了刮那小巧的鼻子,艾琳眨了眨眼,唇边便已经落下一个湿湿的吻,这吻就像蜻蜓点水一般,却带着绝对的温柔,绝对的宠若。

    “你不着急,我着急。”

    谁能相信眼前那俊美的男子便是战场上纵横驰骋,金甲生风的虎将!

    艾琳摇头一笑“泽行我们不能回将军府,那我们现在去哪?”

    傅泽行嘴角一勾,一副卖关子的摸样笑着说道“请夫人放心,为夫自然不会让夫人lou宿街头。”

    “呵呵,这时候还买什么关子,快说。”说着艾琳便伸出两只小手,要掐傅泽行耳朵的摸样。

    傅泽行手快一把便将艾琳的手抓住,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抬头说道:“惨了,娶了一个凶女人回来了,以后的日子堪忧呀。”

    “后悔了吧,后悔死你。我告诉你,本姑娘这辈子赖定你了。”

    傅泽行没有说话,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子,她是他的女人,今生今世唯一的女人!

    可是,自己把她带回京州真的是个正确的选择吗?

    “泽行。”艾琳轻轻叫道,她慢慢的抽出傅泽行紧握着的小手,慢慢抬起手来,轻轻的将傅泽行紧皱的眉毛扶平“泽行,我们永远也不分开。”

    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一个妙不可言的亲吻,回答了所有所有的问题。

    *

    快速向京州赶去的一辆马车中,谢芷雯轻轻推了推身边浅睡的舒璐。

    “我们还有多久到京州?”

    “一天。”回答她的并不是舒璐,而是马车外风诉夜的声音。

    “一天。”醒了的舒璐开心的笑了笑“还有一天我们就可以团圆了。”

    *

    团圆。

    在这个正要酝酿着狂风暴雨的京州,真的会团圆吗?

    身处危机,却依然能够相濡以沫。

    满心期待,真的可以如愿以偿?

    隐瞒的背后,又会是怎样的结果。

    *

    荔枝看了看沉思不语的沈逸凡。

    也许,自己应该去京州!

    (全书完)

    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