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章结束时分
    两天一夜,定北将军和御林军消耗了不少的兵马,为了彻底结束僵局,定北将军决定一鼓作气冲破阻碍,却让远方轰隆隆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幻想,原来他一直没动手上最后的王牌,等的便是这个时刻,真是没想到啊,自己竟然这样被将军你了,真是千算万算也没算过这狡猾的狮子,想到这里,定北将军的脸上有了一丝凄凉的笑意,虽然当时也想过能一举攻破这支重甲士兵。可是,他还是走错了那一招棋了,这世上永远都没有后悔的药。

    京师之战便以定北将军的败北而结束了,殷桓律再一次展现贤明的君主风范,大开粮仓,开放饷银,赈济备受战火苦难的民众,让京兆尹召集民兵修缮百姓居所,一切工钱由朝廷负责,受灾百姓从第二年春天才开始缴税。

    等安排好后,殷桓律又听从何云溪的意见,召见“神医“马奇入宫,直到这时,雨王爷才知道自己的昕儿生命已到危难之时。

    没过几天,被百姓们亲切的唤作“妙手神医”的马奇急匆匆的进宫了,虽然惊叹于皇宫宏伟的建筑,但心心系于另一人,眼神便安静许多。

    “马奇,你可来了。”一直守在凝曦殿的雨王爷看着不远处提着药箱的年轻人,扑腾站起身,连连走过去,拉着马奇的手说道。

    “你?!王爷?”看着眼前蒙着脸的。陌生人,马奇心里闪过一丝疑惑,只是片刻后却忽然想起一个人,心更是惊诧不已,所以试探的问道。

    “恩,请快救救本王的女儿吧。”听到。他的疑问,雨王爷也并没有再隐瞒,毕竟他与马奇有过深刻的照面。

    “请王爷放心,草民一定会尽全。力救她的。”马奇当然知道他所指的是谁,诚恳的点点头回到。

    此刻,凤床边已经围着几个人,坐在床头的便是何。云溪,为了时刻观察雨昕的身生命迹象,何云溪很少离开过,而在何云溪身旁站着的便是当今的天子-殷桓律,此时的他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神紧紧的盯着雨昕和何云溪,而在其身后依次便是净惜,全公公和欢儿,为了不让雨昕心疼的两个小家伙担心,殷桓律编了一个理由把两个小家伙骗出了皇宫,挡一时是一时。

    进入内殿,在一群人的紧紧逼视下,马奇好不容易。压下心里的紧张,慢慢的查看雨昕的病状。

    “怎么样了?”看着一脸凝重的马奇,几人的心瞬间。便悬到了嗓子眼,似乎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皇后娘娘的脉。搏已经被不知名的东西侵蚀得很细了,再这样下去正如这位何大夫所说,娘娘不久便会断脉而死。”一句话,重重打在几人的心口,绞痛的厉害,看着那凤床上有些消瘦的她竟然会这样离开人世,这是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说出这几个字,让殷桓律更是难受,从来不知所谓眼泪为何物时,眼眶中竟有些泪花,却拼命的按压住。

    “依草民的猜测,娘娘曾经做过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想想应该是它吧…”说到这里时,马奇的脸上闪过一丝懊悔,他为什么当时不阻止她了,不然也不会出现这般情况。

    “什么东西!”听到这里,众人的脸上有了希翼,如果能找出病因,就应该会有办法的。

    “合窳花…”

    “合窳花?!”听到这几个字,都是一愣,从没听过这个东西,连身边的何云溪也呆了一下,这是什么?自己也算是精览诗书之人,为何从没听过。

    “合窳花是草民在孤本上看到的,很多人都不知道,当初娘娘为了一个目的,她想有所变化,但是身上却有一大片狰狞的伤疤时刻提醒着她以前的身份,为了让它消失,她下了赌注,她去找了这花,当时草民劝过,因为这样的花很难找,甚至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可是娘娘却在某一天找到了花。”

    “这花倒底是怎么回事?”雨梓听到世上难有时,脑海中浮上一些记忆,只是有些想不起来了。

    “这花不是以沃土为养分,而是以人肉…”

    “人肉!!”听此,众人似乎有些明白,偏头望去,不敢相信此时床上纤瘦的人儿为何当初有如此的勇气。

    而一旁的何云溪听此,心一惊,他知道如果这样的花如果非正常生长,必是大凶之物,虽能一定情况下发挥出想要的作用,但是而后的伤害却是无形而巨大的。

    “既然你知道,你为何不阻止她!”说完这句话,何云溪一呆,这不是自己说的啊,转身望去便见皇上恶狠狠的盯着马奇,似乎想把他吃了般。

    “不是草民不阻止她,而是她为了一个人才这么做的。”

    “谁?!”听到说到这个人时,雨王爷的眼神不很自然的向殷桓律回望过来。

    “她肚子里从未出生,也不会再有的孩子。”

    “为何?!”这个时候,紧张的便是雨王爷,他不知自己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娘娘被人用了幽闭之刑,以后再无法生育了。”说完,余光瞄了一眼殷桓律,见他一脸惊讶,心里暗暗明白,原来他并不知道。但是站在他身边的雨王爷却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被如此的残忍对待。

    “皇上…你…”“朕并不知道的…朕还以为是…”听到雨王爷的质问,殷桓律急急的解释道,他为何从不知道这样的事,倒是是什么时候?!该死的,竟然有人背着他做如此的事,想到这里,殷桓律恨不得揪出那人,千刀万剐了。

    “马奇,你知道这合窳花是从哪里被娘娘带来的吗?”

    “不知道,不过但是娘娘带回来的时候,她全身上下有伤痕,应该是打斗过的痕迹,而且我记得娘娘曾提过,说什么娘家的人好厉害,弄得全身都痛…”

    听马奇说完,雨王爷全身一震,瞬间明白过来,昕儿竟然回了楹家?不过这也不难猜到,为何世上如传说中的合窳花会出现,这一切怕只有神秘的楹家才会有的,可惜当初自己带薰儿出来时并不记得该怎么进入法阵的,除了熏儿,似乎外人别再想进去,可是,昕儿生命已垂危,如果楹家的人救不了,那昕儿真的没救了,想到这里,雨王爷便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楹家。

    “王爷!你干什么?”正在几人还在回味着马奇的话时,净惜便发现王爷直直的走向床前,一把抱起了娘娘,急急的问道。

    “皇上,请准备马车,臣必须救我的女儿!”

    “雨王爷,你在干什么?!宫里有最好的太医,雨儿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臣再不放心把自己心爱的女儿交给皇上了,请皇上放我们一条生路!”说完,雨王爷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殷桓律,等着他的决定,如果他不允许自己也要拼出一条血路!

    “你…”“好…一切都是朕的错…”站在雨王爷身旁的殷桓律冷冷的盯着雨王爷蒙着的脸,心里万分抗议,却在看见那苍白的脸蛋时,心软了下来,悲伤的叹息一声,摆摆手决定了放手。

    听到殷桓律的许诺,雨王爷在不耽搁,连连抱着雨昕便往外走,而净惜当然也不落后,马奇则跟在后面,他必须时刻注意雨昕的身体,脆弱的她如那瓷娃娃般,一摔便碎了。

    ……

    这以后,惠尚国的和亲皇后再没了消息,如人间蒸发般,朝廷为了安抚群众,便放出了消息,告知天下人皇后娘娘在京师之战中不幸遇害身亡,虽然难堵众人悠悠之口,而且皇后娘娘在皇陵中没有陵墓,这让人更加奇怪,坊间百姓虽然议论纷纷,却都没有一个像样的说法。

    两年后,惠尚国的皇帝便下旨册封焕彦为太子,嫣姌为长公主,同时,祁王爷封为摄政王,辅佐太子。

    正待百姓的注意力开始转向风光无限的太子时,尚玄帝宣布因身体不适,暂时退居龙位,这个消息如闷雷般轰得惠尚的百姓震惊不已,可不要说百姓了,连朝廷也是被皇帝突然告知的圣旨吓了一跳。

    “皇上,请你三思而后行!”此时第一个跪在太和殿的劝和便是惠尚的摄政王殷桓祁。

    “皇弟,不用多劝了,朕要去找她,朕要告诉她,朕永远都不会再放手了…”说完,殷桓律站起身再不顾身后殷桓祁的挽留转身离开了…

    “小姐啊,小姐啊,快下来,你想把老夫吓死吗?”此时,一身黑装的角祀神紧张看着那个蹦蹦跳跳的影子,生怕她掉下来,虽然有些生气,但是眼中的担心和溺爱还是显lou无比。看着那影子,连连在她下面接着,可惜上面的人儿却一点都不受下面人的影响,美艳的脸蛋看着角祀神的紧张,还高高的喊道:“爷爷也快上来啊,快上来吧。”此时的她如一个对七八岁孩童,对所有的一切都如此感兴趣。

    正在角祀神苦恼怎么把她弄下来的时,脸突然一变,朝不远处望去,心里有些诧异,是谁打开了法阵?爬在树上的人儿似乎也注意到远方奇异的光芒,嘴角一扬欣喜无比:“爷爷有人来了…”

    (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