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卷第六十八章大结局
    一辆朴素的马车徐徐行进在通往扬州的官道上,在接近一座幽静的大山的时候,轻巧的拐了个弯,沿着通往山顶的平整道路不疾不徐的前进着。车夫是一个身着紫衣的富贵人,一脸迷人的笑容,映衬得路边的山花都失却了颜色。车帘晃动间,隐约可见车内坐着一位美丽的女子,衣着华丽,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之人。

    山间小林里有走出一个俊秀童子,身后背着一捆柴火,三两步走到小路中间,神采飞扬的大眼睛看了一眼徐徐前进的马车,待看清了车夫的样貌,有礼的鞠了一躬,道:“原来是叔公远道而来,不知道车上坐着的是哪位呢?”

    “呀,这不是小尚风的声音吗?”车子里的女子xian开了车帘,一张艳冠桃花的脸上充满了毫不掩饰的喜悦。

    “原来是天缘姐姐。”尚风小跑着走过来,轻巧的跳上马车,和担任车夫的华音坐在了一起“叔公和姐姐今天怎么有空前来呢?”

    “小尚风,叔公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们吗?”华音虽然已经年仅不惑,却半点看不出老态,依旧风采非凡。

    “这一位莫非就是皇姐的长。子?”从车里传出另一个声音,不怒而威,同时也掩不住话语里面的宠溺。

    “啊!叔叔也来了。我要赶紧通知父。亲与母亲去。”尚风一听见这个声音,立马就要跳下马车去。

    华音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微笑的摇了摇头。

    马车内深处坐着的赫然是当。朝皇帝白洛辰,褪下一身明黄的衣裳,只着藏青的长衫,眼角眉梢自然带着股威严,但眼下说的话却有着难得的温柔。他同小尚风拉着家常,想好好了解这十年来皇姐刘湘与大哥温凌之间的事情。

    “这么说,大姨还没有答应姨丈的求婚咯?”天缘公主。一脸的不可思议“天啊,你都这么大了,大姨还在闹什么别扭呢?”

    尚风耙着后脑,实在不知道怎么评价自己的父母。亲才是。

    马车很快就不能再前行了,一行人只好下车步。行。走了小半个时辰,才终于到了温凌和刘湘一家子的居住地。此地方圆不过十丈,却着实温馨无比,三两间小木屋隐约在林木之间,可以清晰的听见屋里欢乐的声音。

    “清亦,快过来把。碗里的饭吃了。”一个七八岁小女孩的声音里带着不可违抗的意蕴,叉着腰指挥自己最小的弟弟吃饭。而在屋子的另一边,则坐着另一个小姑娘,不过三四岁光景,绑着两个小辫子,正呵呵笑着看弟弟愁眉苦脸的吃着饭。

    “楚芸,梓都,清亦,你们看看是谁来了!”尚风一进门就大声囔囔着。

    “哇!天缘姐姐来了!”屋子里的三个小孩子一股脑的往天缘公主的怀里钻去,清亦的嘴边甚至还沾着一些米粒。

    “还有我呢!”华音不甘寂寞的出声了。

    “小叔公!”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叫着。

    “嗯,乖!”华音很有成就感的点了点头。

    终于楚芸发现了白洛辰的存在,一脸疑惑的问着天缘公主:“姐姐,这位是…”

    “这是叔叔。”尚风连忙介绍着。

    “叔叔?”楚芸和梓都对视了一眼“是那位皇帝叔叔吗?”

    白洛辰呵呵一笑,自我解嘲道:“没错,我就是那位皇帝叔叔。”

    这时候清亦已经在天缘公主的帮助下吃起了碗里剩下的饭,听见这句话,嘴吧一边嚼着米粒一边含糊不清的问:“皇帝,好吃吗?”

    听见一两岁大的小孩子问出这样的问题,屋子里的众人不由都笑出了声。

    华音完全把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家,毫不客气的烧水泡茶,到处乱翻。天缘公主则是让一群小孩子围着,满足他们稀奇古怪的好奇心。这样一来,第一次来这里的白洛辰就被人晾在了一边,还要面对孩子们说不出是好奇还是怀疑的目光,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总算年岁最大的尚风比较懂得人情事理,看见白洛辰这个叔叔的处境着实有些可怜,于是赶忙端了一杯茶送到他的面前,然后和他说着话。

    “尚风,怎么过来怎么久了,都没有看见你父母亲呢?”眼看着夕阳西下了,白洛辰不得不发出这样的疑问。

    尚风原本对答如流的机敏,在这个问题面前变成了哑吧,竟然支支唔唔起来。就连旁观的华音和天缘公主的脸色都变了变,想找话题遮掩过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朕难得来一趟,竟然见不到自己的姐姐和大哥?”白洛辰拍案而起。

    “父皇息怒!”天缘公主第一个冲上前去迎接白洛辰的滔天怒气“父皇,这大姨和姨夫这段时间一般都是在后山小湖那边练功,马上就要回来的了。”

    “练功?这算什么事情,竟然能让他们把这些孩子放在这屋子里一整天都不照看一下的。”白洛辰火气更加的大了“想皇姐当年还叮嘱朕要好生照看易方,她自己却半点不关心自己的孩子,这让朕如何心服!”

    “弟弟怎么火气这么大?”白影一闪,屋子里已经多了一个丽人,怀中还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小婴儿,婷婷而立。

    火气冲天的白洛辰在真正面对刘湘的时候,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不管过去了多少年,刘湘的气势似乎一直都压在白洛辰之上,即使是君临天下多年的他,面对刘湘还是有一种仰望的感觉。

    “皇上怎么来了?”扛着猎物进门的温凌,脸色十分不好看,也不知是因为白洛辰不知会一声的到来,还是因为今天刘湘再次拒绝了他的求亲。

    感觉到屋子里气氛越来越凝重,天缘公主、尚风、楚芸等人正着急得额上都冒汗了的时候,刘湘怀里的小家伙一声响亮的啼哭打破了屋里凝重的气氛。

    “乖,小殷蠡不哭,母亲在这里。”刘湘果断的放弃了和白洛辰的对峙,专心照料起小孩子来。

    温凌一脸的关心的凑了过来,暂时将一天的不快抛诸脑后了。华音和天缘公主对于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一点不以为意,反倒是十年来第一次来到这里的白洛辰满脸的尴尬,充满威严的脸都要挂不住了。

    “父皇,这…”见状不好,天缘公主赶忙将白洛辰拉到一边,将这十年来刘湘和温凌之间的恩恩怨怨细细说给白洛辰听。

    “这孩子都怎么大了,他们还没有正式完婚!”白洛辰气得胡子都飞起来了“荒唐,胡闹,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让他们这样子一直拖延下去。不行,今天说什么,朕也要看着他们两拜堂完婚了才可以。”

    望着白洛辰坚决的背影,华音和天缘公主偷偷朝对方竖起了大拇指。原来他们今天带着白洛辰过来的目的,就是奉了太后的命令,要逼温凌和刘湘完成婚姻大事的。现在白洛辰自己接过了这个重大的任务,他们当然开心了。

    至于这刘湘和温凌究竟会不会听白洛辰的话,乖乖完婚,这天晓得,反正他们只要静观其变就好了!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