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又见姬老
    推荐收藏莫忘了,谢谢。cnm本书起点

    ——————

    走在前面的是个年轻军官,三十岁上下的年纪,径直来到老者面前,甚为利索地行了一个军礼,也不言语就退往一旁,高大的身躯一错开,就显出了后来者的面容。

    老者对这后来者很是熟悉,一边站起身子一边颔首微笑道:“老先生,这回又要麻烦您老了,晚辈惶恐,不得已再次扰了您的清修,不过,既然您来了,小儿此厢算是有救了。”说着,甚为恭敬地略一躬身抱拳行了一礼。

    那后来者忙打了一个道家的稽首礼还了回去,口中言道:“不敢当,不敢当,贵人有难,小老儿居于治下岂肯袖手,更何况,为人排忧解难正是我辈修行者累积功德的首要途径,何乐而不为。”

    那后来者因为前面有年轻军官的高大身躯挡着,故而进来时老马不曾见其面容,如今,年轻军官已闪开了身子,老马见到了后来者的尊容,不由得“啊呀”惊叫出声,原来后来之人竟是他认识的。

    委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张扬听到后来者说话声音有些耳熟,勉强抬头看了一眼,不料,这一看不要紧,竟是大吃一惊,几乎与老马同时地“啊哦”发出了一声怪叫,那后来者他也是认识的。

    那后来者是谁?非是旁人,竟是千年鸡妖所化的姬老。

    随着两声惊叫,姬老忙旁顾左右,先是看到了老马,这人他是知道的,是他新收小徒弟的任课老师,难为他仅凭着这层关系,竟然顺藤摸瓜的寻到了自己,待自己小试了一番身手后倾慕有加,成了自己的一个信徒。转载自中文网此人人面交往极杂,虽说有些市侩,倒算不上讨厌,又着实给自己带来了不少贵客户,于己有益之人自不能慢待,于是礼貌的笑了笑点头示意。

    再寻另一个,却是于地上寻到,不看则已,一看顿时惊得魂飞天外,非是恐惧张扬此时束手待毙的可怜模样,而是不敢得罪其身后的陈姑娘,爱屋及乌罢了。于是,也顾不上与老者寒暄了,三步并作两步径直来到张扬近前,俯身扶起张扬,一边仔细查看着他的全身一边讶声低呼道:“小兄弟,你,你怎么成了这样?”

    张扬虽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脸上的肌肉倒是还能控制,闻听姬老此问,不由呲牙苦笑了一下。

    在场众人包括老者都是面露惊讶之色。他们向来敬仰有加地高人姬老虽然素日待人和熙有礼。却是以一种世外之人清高自诩地姿态示人以距离。甚少有今日此时之动情之举。众人不由心下骇然。看来他与这个张扬关系不仅熟悉。似乎还甚为密切。

    此刻。姬老已探查完张扬地全身。骤然低喝了一声。“是谁这么大胆。竟然给你下了禁言咒。还把你折磨了一番。竟把你打得全身皮肉肿胀。气血行之不畅。”话语中明显带有怒气。说着。用存有怀疑地目光看了一眼老者。

    老者心下一惊。忙解释道:“真人。什么‘禁言咒’、‘紧言咒’地我们可不懂。不过。他地皮肉伤么…”老者说到这里。略微扫视了一眼身旁地几个大汉。看到他们噤若寒蝉地样子。不由心下一软。沉吟了片刻后说道:“这想必应该是个误会。容晚辈细细向您道来。”说罢。就把先前地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他不在场后发生地事也由南宫给补充了。

    姬老一边听。一边施法。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手势几经变换。猛然喝了一声“解”张扬顿觉咽喉处地疼痛感全然消失了。不由得极为畅快地大叫了一声:“可闷死我了!”翻身想要坐起。不料。略一动作。浑身地疼痛感骤然加剧。不由惨叫一声。又躺了回去。姬老见他此状。眉头略微皱了一下。而后肃容敛目。盘膝而坐。双掌平摊。隔着肌肤尚有寸许距离。从张扬地颈下开始缓缓游走。直至小腹。而后四肢。张扬顿感姬老双掌游走之处热气蒸腾。而后痛感大消。明白姬老是在用真气为自己疗伤。不由心下甚为感激。

    经过姬老地治疗。张扬身上地痛楚消减了许多。没等完全恢复。他就迫不及待地开口对老者说道:“老爷子。我可真没有要害您地心。那是误会。当时我是身不由己啊。”说着。就把自己被小黑鬼附身地事详细说了一遍。他明着是向老者解释。暗里却是在给姬老听。其他人是外行。可姬老不是。自己身上发生地莫名其妙地事别人理解不了。可姬老定会明白。看老者对姬老礼敬有加地样子。只要姬老开口。自己地冤情就算是昭雪了。

    果不其然。其他人听张扬地陈述都是懵懵懂懂地。唯有姬老却是听得很认真很在意。当他听张扬说到有人在其耳边说话并约定今晚子时来寻仇地话语。面颊上地肌肉令人难以察觉地**了一下。

    张扬终于把要说的话都说了,喘了几口气后眼吧吧地望着老者。(本书起点)

    老者却是一脸茫然似信非信的神色,转首望向着姬老,用眼神咨询着他的意见。

    姬老毫不犹豫,一口断言道:“小兄弟是被冤枉了。”接着,用平稳缓重的语气向众人解释道:“他所言称的‘小黑鬼’据我判断应是‘鬼煞’无疑,这‘鬼煞’乃是秉天地间极阴极恶之气而生,以吞噬死者魂灵存活,可称得上是食鬼之鬼,一般情况下,‘鬼煞’很难直接附于活人身上,活人身上均带有阳气,而此阳气正是鬼类极为厌恶畏惧的,‘鬼煞’尤甚!不过,偶有特殊情况,‘鬼煞’附于鬼身,再由所附之鬼侵入阳气极低的人体内,算是间接地附于人身上了,被其所附之人会变得六亲不认,凶残暴虐,且力大无穷,难于制伏,世间偶有传闻,某处曾发生灭门血案或者有人无端屠杀数十人之类的事,依理推测,非‘鬼煞’所为亦与其有着诺大干联。‘鬼煞’虽凶,但百年难出一个,且性情狡猾,善于趋避,可听小兄弟所言,附于令郎身上的竟是他人收服之物,且已经将其修炼得能直接攀附人身,该主人定是术法高深之人,被‘鬼煞’直接附身的人所逞凶威比其间接附身大了十倍不止,且经过修炼的‘鬼煞’能将多年吞噬鬼物而积累的死气凝练成煞气,此气普通人沾之即死,如此一来,‘鬼煞’想附谁身就可附谁身,刚才小兄弟所言的那股令他浑身僵硬的寒气正是此煞气,若非小兄弟非是常人,恐怕此刻业已死去多时了。不过,我尚有一点想不通之处,通常‘鬼煞’附于人身往往在三天之内就已用之逞凶发威,肆虐人间了,可附于令郎身上的‘鬼煞’据我所知已有不少时日了,竟没有大肆发作,真是奇哉怪矣。”姬老说到此处,沉吟了片刻,忽然直视老者问道:“莫非那‘鬼煞’主人想藉此来要挟你什么事么?”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