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三章伊萨格的荣耀
    浅也想让你死亡。书友整_理*提~供你这恶就在这和尚朝伊萨格打且不的时候,一名力量大幅度减弱的深渊之主突然出现在那个和尚跟前然后整个身子燃烧起来,剧烈的黑色火焰把他和那个和尚包裹了起来,短暂而又剧烈的爆炸后,只剩下那个和尚狼狈的悬浮在虚空中。至于那个深渊之主已经彻底消散了。

    就在这介,时候,剩余的数千名深渊之主各自选择了一名洪荒存在,全都在他们身边爆炸了自己的身子。用这种方法来伤害这些洪荒强者们。而伊萨格没有这样做。他只是撕裂下了自己一半多的灵魂和一半多的血肉来,用这些灵魂和血肉开始在虚空中勾勒起文字来。

    深渊之主们的疯狂对洪荒存在们来说是那样的不可理喻,可是现在他们除了用尽子所有的法力来保护自己外,根本没有其他办法。一连串的爆炸声中,巨钟破碎,宝剑、长幡、拐杖、卷轴、如意、树权一切的顶阶法宝全都破碎开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凝聚的乌云开始快的朝伊萨格以及那些还没有死亡的生灵们劈砍起闪电来。这些闪电乌黑铁青,无论伊萨格他们怎样防护,这些闪电都会劈砍到他们身上。每挨上一下闪电,伊萨格他们的力量就永久性的减少一些。就是那虚空也因为闪电的力量破碎开来。

    “我用我的灵魂和血肉来封印他们,无论未来如何,只要我的血脉还在任何一个世界里存留,他们就永远也不能脱离封印。”这些闪电劈砍了数十下后就消失了,乌云也不见了踪迹,整个虚空中只剩下伊萨格以及那失去了法宝的几名洪荒存在。

    这些洪荒存在们经历了数千名实力减弱的深渊之主们的自爆攻击以及闪电劈砍后,全都一脸疲倦的悬浮在虚空中谁都没有动一下。就是伊萨格凝聚封印准备攻击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一动不动,不去阻拦。

    “或许当年我们不应该去入侵你的黑暗时代。”沉默了很长时间后,洪荒当中唯一的那咋。女性突然低声说道:“其实当年洪荒世界已经不能够容纳下太多修炼者生存了,这些修炼者们没有了争斗,全力吸收洪荒里的力量,如果长时间放任下去,他们早晚都会吸收完所有的洪荒力量,因此导致整个洪荒破碎,三千小世界失去依附而崩溃,到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不死不灭的人必将受到天道的惩罚。”

    听了对方的话,伊萨格突然低声的笑了起来:“所以你们就把那些练气士丢到我们世界里,借此来缓解整个洪荒世界的崩溃或者是演化。

    看着伊萨格一脸的嘲讽,那一身皇袍的中年男人大声的笑了起来:“就是这样的,这几个老东西明知道哪怕三千小世界消失,洪荒崩溃他们也不会死亡,可是他们却担心洪荒崩溃演变出来的新世界把他们抛弃掉。因此这才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止整个世界的演变。哈哈!到现在三千小世界同样崩溃了,这洪荒世界相比也存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我看你们这些老东西将来还那什么来压制我。”

    就在中年人说这话的时候,伊萨格的秘术已经释放了出来,一张黑色的大网出现在他手中,然后分裂开来缓慢的朝那几名洪荒存在笼罩了过去。

    “放弃吧!现在你失去了封印我们的机会……那浑身包裹在紫色光芒里的人突然生硬的说道:“洪荒世界已经开始崩溃了。所有的力量都被压制起来,直到新世界的诞生。如果xìng yùn的话。在新的世界里我们的力量仍然能够使用,如果倒霉的话,或许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听那紫光里的人说这话,伊萨格一练讥讽的看着对方想要嘲笑他。可就在这咋。时候,那几张黑色大网突然崩溃了,他们这些人所在的虚空好似玻璃一般破碎开来。虚空里无尽星辰开始胡乱移动起来,然后朝洪荒大地坠落了下去。而伊萨格感觉到自己受到的压制更加强大起来。

    “我伊萨格还会再回来寻找你们麻烦的。就像当初你们寻找我黑暗时代麻烦一样。”见情况成了这样。伊萨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悲哀起来。辛苦千万年。把死去的人再复活过来。本想带领他们去报复这些人。可不曾想他们的报复只是被整个洪荒世界给利用了,那洪荒世界利用了他们来推动了整咋小世界的演变。现在想来,恐怕当年这些洪荒中的人到黑暗时代,也不过是被黑暗时代的意志给利用了而已。“总以为自己跳出来了,可没想都外面还有束缚

    说完这些,伊萨格趁了一个裂缝出现。他一下子钻了进去想要返回黑暗时代去。

    七八名洪荒存在见伊萨格消失在裂缝中后,全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咋,时候。那力量最为弱小的女人突然一脸惊恐的看着另外几个人,在他们身上,那张消失的黑色大网已经出现,并紧紧的把他们笼罩起来。就算是那个浑身被紫色光芒笼罩的人影也不例外。

    “我们都被算计了,只是希望还能再一次清醒过来。”那一身紫色光芒人看到身上缠绕的黑色网线后,也不惊慌,只是低声嘟囔了

    弓,幕后就慢慢的消失在虚空其他洪荒存在们虽讯以然标要挣扎。但是还是不能够脱离那黑网,在愤怒和恐惧不甘中,他们相聚隐匿在虚空中不见了踪迹。

    在这些洪荒存在们全都消失后,整个洪荒大地在无数星辰的撞击下开始崩溃起来,破碎的大地有的变化成星球飘荡,有的却跟其他碎块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咋。咋,悬浮在空中的大陆。又有无数灰色气息涌入洪荒世界,这些气息在空中沉淀下来。或是形成星球,或是形成悬浮大陆。一时间这样的变化在没有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缓慢而又不停歇的进行着。

    却说伊萨格进入裂缝后,他就现洪荒世界加持到他身上的力量主见消散了,可是身体受到的伤害却怎么也不能恢复了。在回到黑暗时代后,他直接返回了时间长河。在进入时间长河后,他这才现黑暗时代竟然已经消亡了,在他进入洪荒世界那极其短暂的时间里,黑暗时代竟然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经是黑暗时代结束后的第二个时代了。

    一个人静静的悬浮在时间长河里,伊萨格一时间无比的悲哀。他努力的朝时间长河上方行走,但是在快要进入黑暗时代的时候,就因为力量的衰弱再也不能前进一步。无奈之下,他只好决定在这个段落停下来。

    在这里停留了短短数十年后小他就脱离了时间长河,随便选择了一个晶系钻了进去。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感觉到死亡逼近了他。这死亡不是沉睡星界,而是永恒的死亡,不能够再一次苏醒古来的死亡。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毁灭了洪荒里的三千小世界所造成的伤害。

    洪荒世界残存的力量不断的消融着他的灵魂,在思索了很长时间后,他最后还是按照自己以前的想法开始为今后的一些事情做准备。

    在知道了真正的死亡即将来临后,伊萨格仍然没有放弃挣扎,虽说他已经看淡了生命,对生命没有任何感觉了,但是他还是想要进行自己的计划来报复洪荒世界里的顶尖存在。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耗费了一半灵魂力量和血肉的封印已经在特殊情况下封印了那几名洪荒存在。他只是知道,自己不甘心被人随意欺凌。

    “哪怕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们好过。”这是现在伊萨格最后的一个想法。

    在这晶系里随便选择了一个位面降落了下去,然后伊萨格他就开始低声的诵念起咒语来。随着他的咒语诵念,无数的银色花纹和黑色花纹凝聚在一起,在数十个魔法时后,这些花纹形成了两团光芒,一个是银色光芒,另一个则是黑色光芒。

    “你将在三千万咋,时代后,再一次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伊萨格随手把那团银色光芒丢到身前随意撕裂的裂缝里说道。随后他又指了指那咋,黑色光芒道:“你将自由的飘荡,直到洪荒跟这个世界重合后,才会复苏过来,那个时候,你将会为新的世界顶端而挣扎奋斗,那个时候,没有个面、晶系、深渊、冥河、星界,只有最初始的世界随后这团黑色光芒也被他丢到那裂缝里消失不见了踪迹。

    在做完这些后,伊萨格的身子就开始一点点融入大地中,而他的意识也一点点模糊了起来。大量的金色光芒从他身体里飘散出来,这些金色光芒在消失在空中后,这个位面开始缓慢的增大起来。短短一个多魔法时的时间,伊萨格的气息从时间长河里永久性的消失了,哪怕是时间长河里以前残留的影像也彻底破灭不见。

    在伊萨格消失的地方,一座连绵起伏的百万里山脉从大地里钻了出来。各种巨人从山峰里钻出来,他们好奇的打量这个世界。又有大量的凶兽从大地里钻出来,它们没有任何智慧,只是依靠本能猎杀食物来获得生存。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些冒险者们在现这新诞生的山脉后,全都极其好奇的来这里进行了探险。在这里他们现了无数珍贵的魔法材料,更有数不清的强大道具。大量的强大生灵们在这里为了争夺各种强横的道具开始厮杀争斗起来。最后甚至引起整个晶系的厮杀。

    一晃又是数百咋。时代过去,曾经的百万山脉已经因为无休止的杀戮和时代变迁变化了成了一座巨大的平原,无数的城池建立在这平原上,他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里以前陨落过一个强大的生灵。

    平原中央的一座繁华城池里,有一家破落的贵族。这个贵族家中只剩下了年幼的孩子和一咋,极其苍老的老头。

    老头像往常一样整理了庄园里祖上留下来的葡萄树后,就取了一点点红酒坐在葡萄架下的摇椅上眯缝了眼睛静静地休息着。

    不长时间,一名年轻的孩子从外面跑进庄园,他一身的灰土,脸上还有一些淤青。可即便是这样,年轻的孩子看起来仍然十分的兴奋。

    “爷爷!瞧!那会我在外面跟他们打架。最后他们把我丢到一咋,残破的地下密室里,在那里我现了这个东西。”年轻的孩子极其兴奋的说道:“这咋,东西能大能而且还能够出光芒来。”

    说着年轻的孩子儿…认漫囊囊的怀里取出个乌黑的冠冕和个挂除来放到不代川

    这老人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放下酒杯观看起那两个物件来了。

    “紫罗罗兰,认真的跟我说一下。这东西你是从那里弄来的?。那老头在看了年轻孩子的两咋,物品后,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整个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一股极其隐晦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出来,从而笼罩了整个葡萄架周围所有的空间。如果有人这时候来到庄园里,根本不会见到这两个人。

    年轻的孩子一脸不解的看着老头又把自己怎样获得这两个道具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这才好奇的询问道:“这两个东西难道真的是宝物?可是那些炼金师们制作出来的东西也能大能而且看起来比这两咋,东西好看多了。”

    老人咧着嘴低声笑了起来。好长时间后,他这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把那挂坠戴到年轻孩子的脖子上说:“这挂坠是很久以前,咱们罗曼家族第一人掌权者获得的位面宝物,只要你能够彻底的掌控了这件位面宝物。你就能够成为整个晶系,甚至整个时代最为强大的生灵。我告诉你,无论将来你掌控下的罗曼家族生什么样的困难,这挂坠都不要遗失。否则家族将永远没落下去甚至消失。”

    “哦!”年轻的孩子有些疑惑,不过他还是摸了摸脖子下面的挂坠没有说什么,他相信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去研究这个挂坠去。“那这咋,东西也是我们家族的吗?”年轻的孩子指了指那个小巧的冠冕说道。

    “不是我们家族的,不过听说这东西跟我们家族第一代掌权者有很大的关系。”那老头摸索着手中那个冠冕撇嘴笑道:“它的名字叫做伊萨格的荣耀,据说这冠冕是一个叫做伊萨格的人的头颅变化出来的,而这个叫做伊萨格的人,曾经跟家族第一代掌权者有很深厚的联系。不过也没有书籍文字记载,因此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也不用在意。”

    “伊萨格的荣耀?可以跟我说说这个名字吗?天啊!这冠冕竟然是一个人的头颅变化出来的,真不可思议。他是不是被仇敌杀死后,然后被仇敌把他的头颅制作成这东西的?”年轻的孩子好奇的打量着老人手上的小巧冠冕,一双明亮的眼珠子随着那是冠冕晃动而转动。

    老人听了孩子的话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传说这个伊萨格在他生活的几个时代里,是最为强大的一个存在,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抗他的强势。更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到他。就是我们的家族第一任掌权者罗兰罗曼在面对他的时候,也不得不低头。你认为这样强大的存在会有人杀死他吗?”

    “那他怎么最后死亡了呢?头颅怎么变化成了这东西了呢?”年轻的孩子仍然十分好奇的打量着那个小巧的冠冕:“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亡的。在这个晶系中,没有多少书籍记载过伊萨格的事情,或许他只是一个被人虚构出来的存在,只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老头咧嘴笑道:“至于这东西的用处,没有任何人知道。它的前几任主人除了现戴上这东西能够让自己的精神力平稳一点外,就没有其他任何效果了。可以说这所谓的伊萨格的荣耀哪怕是丢在大街上,任何一个修炼者都不会去拣去它。因为凡是拥有这冠冕的人,无论你是否强大。只要拥有时间过一年,必将神陨,从来没有任何人例外过。”

    “天啊!这东西怎么这么邪门?”年轻的孩子一脸惊异的看着老头手中的冠冕说道说:“那我们还是赶紧把他丢掉吧!万一因此丢失了性命,却最是不合算了。”年轻的孩子一脸求乞的说道。

    老头点了点头,随手把手中的冠冕丢到庄园外面,然后端起酒杯来继续享受着太阳的温暖。

    “那时代是什么?我听你说了好几次时代。”年轻的孩子把玩着脖子上的挂坠,他早已经忘记了刚刚那个所谓的伊萨格的荣耀这个冠冕了。他的注意力全都被脖子上的挂坠和老人嘴里的话吸引了。

    “时代?时代就是一些人在各个晶系、位面生剧烈变化的时候,一个形容词而已。借此来区分这种变化前后而已。”老人看到年轻的孩子第一次询问他这些古老的东西,心下里十分欣慰,因此极其乐意的给孩子解说着。

    就在老人和孩子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那黑色的冠冕被街道上的一个乞丐捡起来戴在头上跟同伴炫耀。不过一年的时间。那乞丐死去了。而他头上的黑色冠冕,也被其他乞丐们厌恶的丢到一个臭水沟里,任由各种垃圾和生灵的尸体掩埋。

    一一百多万卓,总算是写完了明天元旦提前祝福大家元旦快乐过些时间写下本书一这本书写的有好有坏一不管怎么说希望大家在等三五年的时间一仍然能够看下去这本书。一力心口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