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章 妖妇再现
    慕雪脸色微变,说:“荒泽里面有很多神奇的景观,甚至有些学者使用的宝物,自带某种神秘的力量,很多高等级学术家喜欢隐居其中,也就导致里面有数不尽的墓葬和宝物,吸引很多冒险者深入其中,本来活得不尽如意,就有可能打开一片天地。saaxs”

    “听起来我的选择非常正确。”

    “可是。”慕雪说着停下来,温柔地看着刘蒙,“荒泽中有着神秘的星兽,力量强大,甚至可以释放星阵,还有众多未被文明开化的原始部落,从神秘的兽血中汲取力量,身体都无比强大,而且对外来冒险者很不友好,根本没有任何的约束。”

    “智慧宫的管辖范围对学者的保护最严苛,只要按部就班的研习学术即可,刘蒙,你的潜力非常巨大,成为学士也不难。”

    慕雪劝说着。

    刘蒙认真地思考着,那目光越发的坚毅,道:“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尤其是绚丽多彩的荒泽。”

    是的,他曾经就一路学校到研究所下来,按部就班地探究宇宙的奥秘,男人的骨子里都满是冒险的精神,即便不出弟弟杨斯的事,他也想去看看。

    “我看过很多学术家的传记,不少人年少时都有外出历练的经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刘蒙一旦决定就不会更改。

    慕雪叹道:“好吧,我劝不了你,记得,进入武国自由城开始,就不能有任何规则和仁慈之人,但凡发生矛盾,先下手为强,果断杀之,在那里,没有人管你是不是学者,只有利益。”

    每年死在武国的学者不计其数,很多平民都敢杀学者,夺宝,甚至还有黑市收购学者的尸体。

    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慕雪谈完就返回安县。

    白舞阳嘴上挂酒瓶,嘴上嘟囔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肯定没好事。

    杨斯恢复了些,赤赤笑道:“大嫂,你嘟囔什么呢?”

    一声喊,白舞阳顿时心花怒放,在杨斯脸上捏了一把,“还是你乖。”

    刘蒙很轻松地走过来,查看一下杨斯的伤势,这孩子又开始叫唤无聊了,显然让他暂停学术忍得很困难。

    白舞阳扭过脸,假装生气。

    刘蒙心说这样不行,还是得给杨斯找点事做,这孩子肯定憋不住,万一接触高等学术反而危险,不如耗一耗精力。

    “杨斯,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吧,寻找素数,31、331、3331、33331都是素数,那么333331、3333331、33333331呢,那么是不是这种形式的数都是素数呢?”

    一听到题目,杨斯就是眼前一亮,顿时就开始计算起来,白舞阳也不自觉地开始计算,赞道:“哇,还真都是素数,如此一来,岂不是能够找到很多个素数啦。”

    刘蒙笑而不语,不赞同也不否认,很显然不是,333333331就不是素数了,可以被分解为17乘以19607843。

    一旦数字越来越多,就不能依靠直觉。

    依靠一块块绝对可靠的公理定理,数学家构筑出坚固的数学大厦,每一块基石都是可靠的,整栋大厦成为人类智慧里最可信任的一幢。

    是夜。

    刘家府邸大宅的屋顶有一块阴影,若是仔细看去就发现这一块阴影跟周边不同,就好像所有的光线都被吞噬掉一样。

    完全不符合地球上的科技原理。

    那阴影中一双眼睛注视着白嫩的手掌上,却将下面大厅中发生的事看得一清二楚,就像录影一样完全投射在手掌,看到此情景,听到谈话也不禁思考起来,延伸下去会一直是素数吗?

    一双眼睛一直在关注着,看到杨斯的时候,稍稍呆了片刻。

    一直追踪到刘蒙进入主卧,开始看书。

    屋顶上躲避在阴影中的那人双手快速变动,手臂上跳动着星光,一个圆形图案,一个三角图案,还有圣洁的三个符文,手中出现一面犹如实质的黑色镜子,嘴里低声道:“去。”

    那奇怪的镜子就如有灵性一样飘动到特定位置,紧接着便是第二面镜子,接着手中便完全看到刘蒙在书房的一举一动。

    突然,她发出一声咦的惊呼,好在周围设置了屏蔽声阵,否则在悄然的夜空中会非常明显。

    她竟看到刘蒙所看的书中竟也有一面镜子,那镜中正显示一个黑影趴在屋顶看着镜子,惊骇后立刻平静下来,面色沉静,心中还是免不了惊涛骇浪。

    刘蒙笑着站起来,推门,一直走到后院江边的僻静之所。

    果然,一个黑影凝聚出现。

    “前辈,想要来做客为何不光明正大呢。”

    笑声,带着点疯狂,声音很难听,正是杨鸿,她哼道:“真是小看了你,悄无声息施展镜阵。”

    “前辈在屋顶吹冷风可吹了不短时间啦,当心生病,其实也很简单,镜,除了反射,还有折射,还有……,呵,很多有趣的性质,你窥视我的时候,只要我加一面镜子,自然也能看见你。”

    杨鸿自然不信这鬼话,嗔道:“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前辈这次来不是为了跟我讨论学术吧?”刘蒙不愿跟她多少,深深的忌惮和戒备,“还没感谢前辈替我杀了韩嘉,前辈是因为杨斯吧,其实你很关心他。”

    “我杀他,只因他该死,不是为了任何人。”

    欲盖弥彰之嫌,刘蒙对她行事也看不懂。

    “那前辈这次来偷窥也不是为了看杨斯喽,所为何事?”

    杨鸿心情复杂,没想到这小子成长这么快,沉声道:“据我所知,有一头苍老的六臂星猿在荒泽外围活动,一个学士差不多就能干掉了,你一个小小的一阶段学者恐怕做不到,不过学者最可怕是脑子,你可以求助慕雪,那丫头背景还不错,说不定有什么压箱底的星阵。”

    刘蒙知道,如果他告诉慕雪,她一定会帮助,甚至跟他一起去。

    他知道,所以他一定不会告诉慕雪。

    “那是荒泽,而且要跨越不是智慧宫势力的武国。在那里并没有学者保护法,如同野蛮的丛林,每天都有学者被杀,死了也就死了,呵,你是很有前途的场学者,给你时间,一定会成长起来。”

    杨鸿进一步说。

    “只是,杨斯可没多少时间了,其实你们两个只有血缘关系,谈不上什么感情,很多学者为了追求学术,根本不管子孙后代的死活,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刘蒙笑了,他笑得很从容,双目看着她,丝毫没有畏惧,“你不必讥我,告诉我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我去荒泽嘛,我会去。”

    杨鸿一呆。

    她是一个极为自私的女子,从未想过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那就祝你活着回来。”

    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