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羞涩
    “公子,不如我来帮你一下?”

    卞玉京见郑浩始终找不准点,倒似是轻薄自己一般,她便开口说道。saaxs

    “玉京姐姐,你拿着绳子两端,将其交叉于你胸前最高点即可。”郑浩脑门上的汗水又是亮晶晶的了。

    “好的,公子稍待。”

    卞玉京便依言拿起绳子两端,将绳子放到了自己身子的最高点上。

    她便觉浑身麻酥酥的,身子都有些软了。

    “呼!”

    郑浩长长地出了口气,他心说,总算是量完这一点了。

    剩下的,就是量臀围了。

    他心想,这里更是敏感。

    还是在卞玉京的身后测量好了,如是站在身体前方有些太尴尬了。

    “是不是该量臀围了?”卞玉京主动问道。

    “是的。”郑浩道。

    “辛苦公子了,看你出了这许多汗。”卞玉京再一次的替郑浩擦脸上的汗水,实则她现在也是香汗淋漓。

    “不辛苦,为了让姐姐更美,这算什么?”郑浩连连摆手。

    他等她为自己擦完了汗,便又说:“我现在为你量臀围,如有冒犯,请姐姐原谅我。”

    “不妨事的,公子太客气了。”卞玉京说。

    郑浩便来到了她身后蹲下了身子。

    “公子怎么在后面量呢?不如还是在前方罢?”卞玉京见郑浩蹲在了自己身后,红着脸说道。

    郑浩心说,我这不是避免更多触犯到你吗?

    你紧张个什么劲儿?

    不过,他转而一想,心里就有一个促狭的想法,心说,自己若是在测量之时,这姑娘放一个屁出来,那自己岂不倒了大霉了吗?

    想到这里,郑浩便笑着说道:“那我就还是在前面量罢。”

    他又回到了她身前,在她面前蹲下身子,用手中的软绳绕过卞玉京身子。

    只是他要绕过她身子时,身子前倾,鼻子差点儿就触到她最神秘的地儿。

    这让他老脸便是一红。

    卞玉京也是身子又是猛地一紧。

    郑浩匆匆的将卞玉京的臀围给量了出来,这才站起了身子。

    他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太羞臊了点。

    自己一个从现代穿越到明末的纯爷们,面对着这么一个绝世大美女,何苦要如此谨守于礼呢?

    自己手上稍微有一点点的动作什么的想必对方也是不会在意,甚至会乐于接受的吧?

    想必还是因为自己前世是个小初哥,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所以才会如此羞羞答答的吧?

    这么想着,郑浩就开始裁剪起来。

    这一次,他用的是一块白色底色,上有大红花朵的提花织锦。

    提花技术在华夏传承悠久,自汉代就有了提花机,织出了花色繁多的美丽织锦。而锦缎也是最贵的桑蚕丝料。

    俗话说,一两锦一两金,由此可见织锦的名贵。

    做旗袍,自然用这种织锦最好,简洁大方美好。

    郑浩“嚓嚓嚓”地一通裁剪。

    卞玉京在旁看得十分的惊艳。

    她没想到,郑浩的裁剪技术竟然如此了得。

    郑浩裁剪完毕,便开始穿针引线开始缝制了起来。

    “公子,不如,让我缝制吧。”卞玉京在旁说道,看着心爱的男子在那里做女红,做得那么熟练,她有些脸红。

    “玉京姐姐,还是我缝吧,主要是我这玉女裙的裁剪缝制与寻常衣物不太一样的,怕你缝不好,一件裙子就毁掉了。”郑浩说。

    一针一线的缝制衣物,毕竟还是慢了许多。

    郑浩心里却在想着,若是能够把缝纫机现在就发明出来就好了。有了机械助力,生产率最起码提高两三倍不止。

    就像自己现在一针一线缝制这件旗袍,需要最少一个小时,若是用哪怕最普通的缝纫机,几分钟就可以搞定的。

    只是,他对于机械制造这一块一窍不通,即使知道原理,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才是。

    郑浩心说,还是过一段时间,手里有了更多的钱,再买个机械制造方面的学习能力提升包,然后再钻研一番便是。

    他这一边想着,一边飞快地缝制着。

    一件旗袍便在他手上渐渐的成形。

    这件旗袍还不似萍儿穿的那件,这件更大胆。

    这旗袍是短袖子,袖子刚刚盖过肩膀,还是那种泡泡袖;旗袍的长度也要更短些,露出一截子小腿出来。

    旗袍开叉在左侧,叉开到了膝盖以上半尺。

    穿上这个,走起路来,开叉儿若隐若现的,露出光洁的腿儿,还是很魅惑的。

    “做好了,玉京姐姐上身试试可好?”郑浩说道。

    他的心里却是有些忐忑的。

    这可是封建思想最禁锢人的时候,对女人的约束那是相当之严厉的,如今正经的女人基本上除了脸啥都不露,露出脚有时候都被道学先生斥为失礼。

    自己搞这样一个短款露臂的旗袍出来,卞玉京会接受吗?

    他有些不太确定。

    不过,一切也都皆有可能的,毕竟,在这明末时候,现如今的江南,思想风气还是很开化的,有不少激进的读书人也在宣扬着一些新的思想。读书人的享乐劲头很大,他们也是很乐于接受新事物的。

    郑浩记得前世看过一些资料,明中后期,甚至一些女人会三五作伴一起去买角先生。

    所谓角先生,就是假的尘根,女人用来抚慰自己的物件。

    郑浩看见配图之上,两名女子就那么跟小贩当街讨价还价着,跟买菜也差不了多少。

    若是这时代人对角先生都如此毫不隐晦,那对适当露出一些皮肉的旗袍也应该能够接受的吧?

    “呀!这么快就做好了吗?好快。我自是乐于试穿一番的。”卞玉京便从郑浩的手里接过旗袍。

    郑浩又和她说了一番这衣服该如何穿。

    “竟是要露出整条胳膊和小腿的吗?这衣服好新鲜。”卞玉京脸上一红,说道。

    “是的,夏日里少穿一些,也更清凉,难道不是吗?姐姐先试一试吧,若是不喜欢,我再做下一件的时候,会改进的。”郑浩说。

    卞玉京就拿着那件旗袍去到套间里面试穿。

    听得里头悉悉索索换衣服的声响,郑浩有些心痒痒的,他心想,若是能欣赏一番那美景就好了。

    这么想着,他竟是情不自禁的走近了套间门几步。

    快到门口的时候,他才悚然一惊,停了下来。

    心说,还是不要孟浪了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