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一天不骂,喉咙发痒
    洪鸡自然不知道城门处的调侃,看着千里黄云曛白日他却是有些着急的抽动着马鞭,毕竟没有帐篷的露宿野外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saaxs

    好在骑兵给力,跑的快,在石敢当的带路下,骑了两个时辰,赶到了营地。

    刚进帅帐,洪鸡就一脸意外,那坐在末尾红脸美髯红袍绿帽之人不是关二哥还能是谁?

    “关二哥!好久不见!”

    众人正在帐内商讨如何对敌之事,突然见帅帐被人掀开都好奇的看去,不想就看到了这意外的一幕。

    刘备见众人朝关羽跟洪鸡看来,很是担心洪鸡没有分寸的举动让坐于右首的老师卢植及其它众将反感,当即小声道:“洪贤弟,我们正在议事,等散会后再叙如何?”

    关羽收到刘备的示意,加上对洪鸡很是有好感,也当心不知分寸的洪鸡恶了在座的“大人物”,开口道:“洪贤弟,你先坐为兄旁边如何?”

    “哈哈哈,好!”

    说着就坐在了关羽跟张飞之间。

    这时,刘备彬彬有礼的起身朝在场的诸位行礼道:“各位将军,我洪贤弟心直口快,有些失了礼数,请各位将军多多包涵。”

    一直给刘备这个汉室宗亲面子,忍着不说的秦颉道:“玄德还是要对自己兄弟多家管教,免得失了礼数。”

    他说这话时眼神明显是看着张飞而不是洪鸡,想来两者之间有什么龌蹉。

    还没等张飞发怒,刘备和稀泥,卢植跟曹操却是先开口了:“放肆!征东将军的言行,岂是你能置喙的?”

    喝得秦颉一脸懵逼“征东将军?”

    “难道你不知他是陛下亲信,当朝执金吾,征东将军,平西亭侯洪鸡?”

    一脸串的大官震的秦颉面无血色,刘关张三人更是一脸懵逼,刘备暗道:“还以为他是去京城没有得到想要的官职回南阳路过的,没想到……”

    没想到啊,终日打雁,今日却被凤凰啄了眼,有眼无珠啊!

    “将军,卑职实在不是有意冒犯,请将军恕罪!”

    “哈哈哈!今天我跟关二哥重逢,很是高兴,没什么怪不怪的。来人!”

    听到前半句时秦颉送了口气,最口两个字一出秦颉差点就尿了,就要痛哭流涕的跪地求饶的时候,洪鸡先发话了。

    “去准备酒席,今晚喝个痛快!”

    “将军,还是请军情为重啊,南阳黄巾很是棘手,还是早点商议铲除之计为好。”

    正跟关羽聊的嗨的洪鸡闻言就要发怒,待看到是曹操的时候缓和了下来:“孟德啊!喝顿酒叙叙旧能耽误多少功夫?南阳黄巾再棘手,有张角棘手么?”

    “这……”

    见曹操被噎的说不出话,刘备赶紧当和事佬:“洪……将军,曹将军说的是,国事为重,等我们商议完再叙不迟!”

    末了还用眼神示意关羽,收到示意的关羽当即也进言道:“将军,还请先以国事为重。”

    一声“将军”恍若一记重锤,将梦中的洪鸡狠狠的敲进了现实。看着关羽那恭敬行礼的姿态,洪鸡脑海中,有种东西正在迅速崩塌,一个新的东西已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成型。

    一个如同神一般受世人崇拜,傲然挺立于天地间的武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跟那神长的无二的有血有肉的人,洪鸡笑了:“好!我们哥几个等会再叙!”

    言必,洪鸡龙行虎步的走到主位上入座。

    “我刚来,了解情况的先跟我说说大致的情况吧。”

    秦颉不敢怠慢,赶忙上前道:“敌军约莫三万人盘踞在博望县城,由于渠帅张曼成病重,现在由代渠帅韩忠负责统领,我军有七万人……”

    洪鸡闻言笑了:“这还用商讨?我军三万军全灭张角十万黄巾精锐,一万五打败张梁五十万大军,这仗还用商讨?”

    这赤裸裸的不屑的语气让连吃败仗的秦颉很是尴尬,就连刘关张三兄弟,朱儁也被说的羞愧难当。

    真按洪鸡那么说,跟洪鸡率领的部队战绩一比,他们确实是无能至极。

    “好了好了,浪费时间,来人!上酒菜!”

    秦颉显然是不了解洪鸡的为人,见他战绩如此斐然,以为是不可多得的英明统帅,想要力荐挽回点极差的第一印象,顽固道:“将军,岂不闻骄兵必败?那韩忠绝非等闲之辈,先是以战车火牛阵击败荆州刺史徐璆和我军的五万大军,后又在博望坡一场大火将朱将军和我军的三万部队烧的大败,勇不可当!还是请将军集思广益,三思而后行啊!”

    听到这,洪鸡的装逼之火又烧起来了。

    他从座位站起,环视一圈,最后指着秦颉道:“什么叫无能之辈!大家看到了吗?”

    秦颉呆了,暗道:“剧本不该是这样的啊!”

    “敌军不过区区三万,首领更不过是个代渠帅,连渠帅都不是,先败了五万,后败了三万,大汉要全是你这酒囊饭袋早就tm完了!”

    “卑职知罪!”

    秦颉被骂的连忙跪地请罪,只是心里不知道扇了自己多少个嘴巴:“叫你多嘴!”

    “你当然要知罪!来啊!”

    秦颉见洪鸡要动真格的,真吓尿了,大声求饶起来。其余像黄忠这般没有跟洪鸡共过事的众将也纷纷帮忙进言。

    就连刘备也一咬牙开口道:“将军,请听备一言!”

    “刘兄请说!”

    刘备刚醒开口,却看见卢植的眼神示意,刚想说出的话硬生生的咽回了嘴里。

    “还请将军念同僚之谊,从轻处罚。”

    卢植听到刘备没有质疑洪鸡的决定总算松了口气。

    “还有别人想说的么?”

    眼含煞气,语若冰锋,谁还敢不知趣的找死?

    见无人再言洪鸡指着黄忠几个为秦颉说好话的人破口大骂:“一群官官相护的饭桶!”

    “8万条人命啊!被这头猪给糟蹋了,你们居然还给他说好话,摸摸你们的良心!啊?它不会痛吗?”

    说的众人抬不起头,就连被骂后异常愤怒的黄忠也有些羞愧。毕竟无论过程如何,事实是有几万条人命为他们的无能付出了代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