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节 鸳鸯环
    少年朝艾伦缓缓走去:“我保证你没有性命之忧。saaxs”

    与此同时,四人跟随少年朝角落中的三人步步紧逼。

    “不可能。”艾伦的话语斩钉截铁:“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凭什么跟你们这些莫名其妙的人走?给我一万个理由都不会跟你走。”

    “哼哼,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你的性命早已不属于自己,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追捕?”

    走至艾伦跟前,少年抱臂注视:“这么多年来,向来负责杀人灭口,也不知道上头搭错了哪根筋,居然要我抓捕你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真是晦气。”

    “你敢动他?先过我这关再说。”少女切身上前,将艾伦拦在身后。

    “呵~那就不客气了。”少年手指轻挥,四名黑衣人奋然跃出。

    将三人团团围住,四人手中赫然多了四种怪异武器。

    除去先前所持分水刺那人外,那名女性黑衣人所持鸳鸯环,余下两人一人手握丧门勾,一人手握金蛟剪。

    武器式样虽为怪异之极,隶属于冷门兵器,但所用金属熠熠闪光,并非普通金属制成。

    持勾人一个翻跃,朝艾伦面门直踢。

    艾伦举盾防御,视线刚被遮掩,丧门勾如毒蛇噬咬,直取对方颈部。

    喀啦~盾牌发出清脆声响。

    持勾人按下机关,丧门勾如脱节般,分裂成十数截,当中以金属丝贯连,陡然成为金属软鞭。

    勾住盾牌后持勾人发力,连人带盾将人拉至身前,而持剪人已然出手。

    金蛟剪如血盆大口洞开,直扑盾牌,将艾伦所俟之物一口“咬”去半截。

    不知这金蛟剪是什么技术打造,盾牌创口处热力逼人,金属融化物微微流淌。

    两人一招得手,并不停歇,依然朝艾伦袭来。

    另一边一男一女黑衣人则在围攻女子,酣斗不休。

    嗡~持环女子所持大小两环疾速旋转,响声诡异,黑衣女子长臂轻舒,以劈、磕、挑之势朝对方攻击。

    “哧哧”声响,响声刺耳。

    女子辗转腾挪,手中软剑如毒蛇吐信,直逼手要害。

    “东方剑,你不是怕了罢?”恶斗中,黑衣女子见“毒龙手”并不出击,连分水刺都不曾动弹半分,厉声叫骂着。

    “想不到你也这么多情,是不是看上这丫头片子,对她动了情?”女子恶语如珠,见队友依然沉默,不断以言语相激。

    短兵相磕下,软剑火星四溅,持环女子性疾如火,一时间两人不分伯仲。

    “好吧,既然你无视少主命令,那我可要出杀招了。”女子连连后跃,跳出软剑攻击范围,将小环陡然抛出。

    单环如旋,去势汹汹,环刃湛蓝有光,貌似极为锋利,旋转中呜呜作响,如泣如诉。

    小环旋转不止,即便磕碰障碍物也能旋转身躯变幻角度攻击不止。

    小环即出,大环劈至,两环前后呼应,分门夹击。

    嗡~女子感觉后背微凉,听闻响声大作,只得低头避过,所持软剑疾抖,一招金蛇狂舞朝对方刺出。

    “小心!”推开黑衣女子,“毒龙手”以手接剑,将攻势纷纷化去。

    喀~黑衣女子以大环一伸,将小环接住,擎在手中侧目观瞻两人打斗。

    环名鸳鸯,实则有雌雄之分,大小二环以磁力相黏,不失鸳鸯如胶似漆之名。

    收起二环,黑衣女子见东方剑出手,咯咯娇笑:“好你个东方剑,还道是见死不救,原来喜欢打独梢。”

    “少扯淡。”东方剑低低地骂了一声,左掌右刺朝少女夹击,嘴中却道:“玉环,你去看看西门和北冥。”

    “哼!”黑衣女子跺了跺脚,转朝艾伦包抄。

    艾伦浑身血迹斑斑,手中警棍早被削去半截,与哈利两人蜷缩在角落挥舞着盾牌。

    两人狼狈不堪,所幸黑衣人并不痛下杀手,才勉强支持。

    “你们几个该死的混蛋,仗着自己学了几下拳脚就欺负我们老百姓?”哈利抡起一根警棍,慌乱中警棍脱手。

    嗡~鸳鸯环响起,如溜溜球般掷出,凌空中将警棍削成两截,吓得哈利举盾相隔。

    黑衣女子见一击不中,高举大环欲将吸附小环。

    喀~响声清脆,女子愕然。

    只见女子手中大环空空落落,并无小环吸附,小环与大环贴身擦过,朝后方飞去,女子不禁转身。

    两道殷红射线射出,圣裁者缓缓起身。

    嗡~响声沉闷,压抑得人血液翻腾,地上但凡金属物件抖动着身躯,悉数朝圣裁者飞去。

    众人诧异,收住打斗,转朝后背望去。

    随着磁力越来越大,圣裁者所吸附的金属物件越来越大,哈利止不住脚步朝这人踉跄滑去。

    “哎哎哎~究竟是怎么回事?”所持盾牌松脱,吸附哈利的力道陡然消失,令哈利仰面跌倒。

    “不好,鬼东西复活了。”东方剑以脚勾住窗檐,抵御着磁力,大声喊道:“快把金属物卸下。”

    少年急奔数步,轻轻踏住壁道反身而跃,回旋中袖口物件猛然袭出。

    金属丝缠绕,少年反手一拉,将圣裁者连人带躯干捆住,以力借力,朝圣裁者面门踢出。

    金属质地的躯干无惧刚猛攻击,连子弹都能悉数弹开,更不消是少年的脚踢了,自然是硬碰硬接招。

    少年脚踏额头,轻松翻过,借势一拉。

    若是寻常人,必定被拉得人仰马翻,可对手是全金属制成,只是怔了怔身躯,效果并不如预期般理想。

    “保护少主!”忽感磁力吸附削弱,四人抛开艾伦等三人,挥舞着武器朝圣裁者进攻。

    可惜圣裁者毫无破绽,而通道狭窄,庞大的身躯占据了大半空间,无惧人多势众。

    “大家散开!”少年大叫,四人悉数而散。

    嘭~强烈的气浪将壁道炸塌,圣裁者身躯碎裂。

    金属躯干弹射出的碎片大部分嵌入墙体,余下部分朝艾伦等人飞去。

    所幸盾牌结实,不然这弹片余威足以杀死人。

    “少主……”四人围拢。

    “无妨。”少年罢手,淡淡而道:“幸好这橡胶炸药威力强劲。”

    圣裁者碎裂不堪,以跪姿面朝众人。

    五人侧过圣裁者残骸,朝艾伦逼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