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三章 各方应对
    王后徐氏看他这个样子,不禁走上来宽慰道:“殿下,你还是为了周王的事情烦心吗?”

    朱棣重重地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拿起茶杯自顾自地说道:“是啊,你说这事是不是冲着我来的?”

    王后徐氏也拿不准了,拉住燕王的手,道:“这个臣妾也不知道,但是想必我们燕国有一个人知道,殿下何不去问他?”

    这个人朱棣不是没有想过,若论起阴谋诡计,目前整个燕国怕是没有一个人能比的上他,但是这个人太激进了,动不动就劝自己造反,就像造反不花钱一样,现在找这个人,怕是他还是会劝自己造反,就算是反了又如何?区区燕国的这几十个卫的兵马,怎么挡得住整个大明朝的百万雄师?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像是几个人来了,其中一个叫道:“王爷,老衲不请自来,还请燕王见谅。saaxs”

    “进来吧。”燕王想必是知道这几个人是谁了,淡淡地说道。

    话音刚落,这几个人就推门进,便是他燕王的几个头号心腹——张玉、朱能还有后来的黑衣宰相姚广孝。

    “臣、老衲,参见殿下,参见王妃。”这几个人见到朱棣之后,二话不说,纳头便拜。

    “诸位快快请起吧。”燕王朱棣淡淡地说道,身子却端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显然是心事重重。

    “谢殿下。”三人各自站起来,却是一言不发了,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中都有互相推诿之嫌。

    朱棣瞥见了他们的异样神态,一脸没好气地说道:“有什么话快说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吞吞吐吐的了?”

    三人又愣了一下,面面相觑了一番,最后还是姚广孝开口道:“殿下,周王被削的事情大家都听说了,不知殿下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朱棣心思很深,这种事他是肯定不会先开口的,道:“大师有什么高见?”

    姚广孝也不谦让,向前一步,单刀直入地说道:“这事明显就是冲着殿下来的,天下的藩王有二十多个,有问题的藩王也不在少数,为什么皇帝不削别人,偏偏要削周王呢?只因为周王是你的同母弟,皇帝怕他跟你串通一气,这才想着剪除你的羽翼。”

    朱棣抬眼看了看这个一直自命不凡的老和尚,这真是个怪人,不求名,不求利,只想着让自己造反,他好凑个热闹,这样的人真是古今罕有,奇哉怪也,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道:“那本王该怎么办?还请大师赐教。”

    “阿弥陀佛。”姚广孝此时却念起了佛号,慈悲了好一阵子,才缓缓地说道:“出家人慈悲为怀,原本不能让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只是这是上天赐江山于殿下,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殿下应该受之。”

    朱棣还是没有摊牌,嘴角微微一笑道:“我听不懂大师是什么意思?”

    姚广孝突然瞪大眼睛,眼神中充满了精光,郎朗说道:“当今皇上对各大藩王早有猜忌之心,早在先帝在世时,他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求先帝削藩。先帝为了他已经将藩王的权力大大削弱了,但是他还是不满足,非要将各个藩王都废为庶人,天下只他一人独享他才肯安心。这样一来,势必会造成各个藩王的震恐,恐怖就是反对,这些藩王为了自保,肯定会跟朝廷作对。而自洪武以来,藩王们多掌兵马,他们的力量是很强大的,这个时候,这样殿下振臂一呼,率领藩王反对朝廷,那就会马到功成,而成功之后,率先起义的殿下自然会被奉为天下共主,这是殿下成就大业的绝好机会,还望殿下千万不要错过。”

    这番话说的张玉和朱能一番热血沸腾,谁不渴望着建功立业啊,眼下他们都只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如果不出意外,干一辈子也出不了头,还好现在意外来了,朝廷还是和藩王作对了,只要天下大乱,就有他们武将大展身手的机会,纷纷慷慨激昂地附和道:“是啊,殿下。大师说的对啊,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啊。”

    “住口!”朱棣断然喝道:“本王是大明的臣子,岂能做这谋朝篡位之举?”

    姚广孝微微一笑,心道装,你还接着装,但嘴上还是转了个弯儿,劝道:“朱允炆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根本就不懂得如何治国,天下任他这么乱搞,迟早要出大事,说不定会像宋朝那样,被异族所灭,到时候我汉人就会迎来第二次亡国的危机。燕王现在有这个机会挽救王朝的命运,却为了图清闲袖手旁观,百年之后,有何面目见先帝于地下啊?”

    朱棣鸡贼地看了他一眼,心道这个老和尚真是厉害,谋朝篡位的事都能被他说的如此冠冕堂皇,道:“大师所言有些道理,但也不尽然。第一,周王被削有他自己为非作歹的因素,不能全赖本王,我们二人或许没有任何联系。第二,朝廷可能只削周王,对剩下的藩王不做处理,这样以来,剩下的藩王还是会心向朝廷的,那么大师所说的率领天下藩王反抗朝廷的事就不成立了。第三,就算到了那个地步,首先跳出来反对真的好吗?要知道出头的椽子先烂,本王跳出来了,其他的藩王又不行动了,反而帮着朝廷打本王,借此向朝廷表忠心,好让朝廷饶过他们,这该怎么办?”

    不愧是后来名震史册的明成祖朱棣,考虑事情就是周祥,不错,到目前为止,还看不到造反获胜的希望,相反,依照目前的态势看,造反失败的概率还是要大于成功的概率的。

    没想到姚广孝并没有退缩,一手自然垂放,另一只手自顾自地捋着胡须,胸有成竹地说道:“殿下虑事周祥,实乃成大事之人。只不过依照老衲来看,这件事一年之内必会见分晓,老衲劝殿下还是早做准备,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

    朱棣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品着茶叶,有多年战场经验的他,早就嗅到了这件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只是造反这种事毕竟不是请客吃饭,他必须慎之又慎,说句心里话,他虽然想当皇帝,很想很想,但要他毕竟是个很成熟的人,成熟的人做事情最先考虑的是后果,考虑的是这件事如果没有成功将会有什么后果,说白了就是考虑自己的后路。

    只有那些未出校门,头脑简单的年轻人才会相信将自己置之死地才能激发出自己的最大潜力,这种情况下往往你的潜力还没有激发出来就死了。

    而造反这种事,是没有后路的,不成功,便成仁,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朱棣想做皇帝是不假,但是关起门来想想,像朱楧和迪丽娜扎一样歪歪一番,跟让你真正的甩开膀子去干,那是两回事。

    就好比谁都喜欢钱,谁都知道银行里有钱,但让你去抢银行你去吗?

    所以说,在造反没有十足把握或者说朝廷把他逼到绝路的时候,朱棣是肯定不会造反的,因为他已经是亲王了,是大明朝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儿孙都会享有爵位,世世不绝,这个时候,实在是没有必要冒着身败名裂贻害子孙的风险去争那个早已经定下来的皇位。因为这样做的风险是远远大于利益的,利益几乎是看不到的。

    三人见朱棣陷入了沉思,知道他在思考自己人生的关键一步,就齐齐地向朱棣和王妃行了一礼,然后退了出去,只留下朱棣和他的老婆王妃徐氏在那里谓然长叹。

    于此同时,在地处遥远西北的伊犁城内,端妃迪丽娜扎的寝宫里,二人也是一番议论。

    迪丽娜扎早就屏退了左右,穿着一件很薄的丝绸睡衣,显露出曼妙无比的身材,轻轻地坐到了床边上,拨了一下秀美的长发,皱着眉头说道:“大王,周王被废了,看来朝廷真的要向藩王们动手了。”

    朱楧也有锦衣卫暗线,故而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说实话,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竟然十分不厚道的心中窃喜,因为他记得,历史上第一个被削的就是周王朱橚,现在也是他第一个被削掉,那就说明削藩这件事很有可能保持了历史上的原汁原味,这也就是说,目前朱允炆不会再对付他,而会在不久的将来跟朱棣打个天昏地暗。

    这个时候,他也就可以趁此机会挥兵西进,灭掉帖木儿这个最大威胁,进而和将来的朱棣鼎足而立,最后是打是和就全看当时的形势和他的意愿了,这也就是说,他有了选择的资本,而不是像周王那样任人宰割。

    朱楧早就躺在了床上想着今后的发展,听到这个迷人的小妖精这么一说,伸手把她揽了过来,枕在她的身上,十分享受这种绵软,道:“那你说该怎么办?万一允炆下一个向寡人动手该怎么办?”

    迪丽娜扎被他突然地袭击惊得“呀”了一声,随即镇定了下来,抿嘴一笑道:“大王不必忧虑,依臣妾看来,允炆应该不会再像我们动手了,齐泰是个明白人,他应该可以看出对我们动手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况且也没有必要,因为父皇有明令,不让大王的军队过黄河,也就是说咱们不会威胁到他的皇位。”

    “现在大王最大的威胁就是西边的帖木儿帝国,臣妾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只要允炆削藩惹恼了其他几个藩王,他们开始联兵造反的时候,就是大王西进之日,因为这个时候,是没有人可以威胁到大王的后路的。”

    这个小妮子果然见识不凡,寡人真是没有白养她,朱楧不由得心头一爽,想要逗逗她,笑道:“你怎么知道其他藩王一定会造反?万一要是打不起来呢?”

    迪丽娜扎的脸色忽然严肃起来,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这个臣妾也不敢断定,只是允炆削藩如此狠辣,势必会让其他藩王心生恐惧,恐惧就是反抗,他们为了自保,多半会联合起来对付允炆,虽然不敢说一定发生,但臣妾以为差不了多少。”

    朱楧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用鼓励的语气说道:“你说的不错,你这个女诸葛帮了寡人不少忙,等寡人灭了帖木儿帝国,打下万里江山的时候,一定给咱们的儿子一块好的封地。”

    迪丽娜扎抿嘴一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一脸母爱泛滥地说道:“臣妾谢大王了。”她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眼看着姐姐们一个又一个地产子,她很是羡慕,现在终于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了。

    朱楧淡淡一笑,对于自己将来的发展已经有了成算,但是他是个谨慎的人,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言成功失败,还是严肃地对迪丽娜扎说道:“但是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应该传令兰州卫指挥使,让他严密监视朝廷军队的动向。另外要传令东厂和仪卫司,让他们严密监视文武百官的动向,尤其是身居要职的人,如果发现他们谁有异动,立刻拿来审问,宁抓错,不放过。”

    他明白,自己现在跟朝廷比起来还是处于劣势,不光地盘人口不如朝廷,一个区区国王的威严又怎么能抵得过正统的皇帝。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若想往高处走,就必须抱大腿,就目前来看,自己的腿肯定没有朱允炆的粗,所以一些自作聪明,见利忘义的人保不齐就会和朝廷暗通款曲,这个时候就是最大限度利用特务组织的时候,必须在国内划一条红线,明明白白告诉所有人,越界者死。

    要通过特务组织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一种恐怖氛围,借以震慑住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若是此时还一味的讲究仁政,对大臣不加防范,到时候怕是被卖了还在帮别人数钱。

    古往今来的英雄人物都用过这一招,只不过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成功了的人用这招是有先见之明,失败了的人用这招就是猜忌大臣,导致离心离德,最终败亡,真是颇为可笑。

    “大王英明,这样以来我肃国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迪丽娜扎盈盈一笑道。说罢,便向朱楧递上来她的香唇。

    不过,迪丽娜扎正在怀孕期间,肯定不能侍寝,这种事就交给她的贴身丫鬟绿萝来做了,古人就是这个风俗,没有人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朱楧也早就习惯了。

    只见迪丽娜扎轻轻呼了一声,将早已在门外等候的绿萝传唤进来,淡淡地吩咐道:“本宫身子不适,今晚你替本宫服侍大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