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六章 赈灾前的那把刀求订阅
    “公孙这次折返回来,让操不知该说些什么,赈灾一事上,非我不能做,你替不了。saaxs”

    “丞相有想过为何突然起了大疫吗?”

    “公孙知晓?”

    “不知,但来的突然,感觉有些蹊跷。”

    “并非如此,桓帝时就大疫三次,到了灵帝又大疫五次,往前更是数不胜数,公孙还觉得蹊跷吗?”

    “这次过来,便是想办法帮豫州渡过难关。”

    “非人力所为。”

    “试试总有作用。”

    灯火摇曳,照着对峙的二人,随后又恢复平常得语态一言一语的说话。俩人彼此之间合作多次,也足够了解一二,就曹操的性情来讲,他既感谢公孙止的援手,又不想欠下这份情,言语间大有赶走对方的意思。而公孙止,毕竟不是这个世间土生土长的人,从后世的书籍大抵是了解过关于古代瘟疫的可怕,但以目前他的性情,袁绍这个大敌未除,就让曹操元气大伤,并不符合他的战略目的。

    不久,郭嘉、荀彧、程昱等谋臣也随后赶来这边。

    公孙止皱着眉:“瘟疫这东西,确实很难办,但也不是不可预防,疫为病、瘟为染,想要解决疫该是先像瘟下手,防止病情传播更加扩大到无法收拾的局面。”

    听到这番话,对方脸色也并非有玩笑之意,曹操重新坐回案桌后方,抬了抬手:“你继续说。”

    “如今盛夏时节,虫鼠横行,加上外面饥民四野,他们少不得要抓这些东西来充饥,而丞相该知晓,这些虫鼠肯定啃食过暴露荒野的尸体。”

    “所以,灾民果腹的粮食还是当务之急。”郭嘉隐去往日轻浮,点头同意。

    那边,公孙止也点了点头,让侍女倒满酒,手指沾了沾酒水在桌面画出图形,“城外灾民安置也是大问题,污秽之物当妥善安排于一处,还要及时处理,防止蝇虫攀爬,不过这点难以避免,但当中生病的与未生病当区分开生活,以免互相传播,城中每日都要熬制大量防瘟疫伤寒的汤石之药,分发灾民也可作为预防一道手段,水源也要清理”

    长案后面,曹操沉默了片刻,手指敲了敲,指出几点:“公孙说的这些,操已明白,有些容易,而有些则太过困难,粮食、药物都奇缺,患病之人区分开,可谁人愿意去冒染病风险?城中士卒还是官吏。”

    “粮食官府总有一些,朝中众臣家中也有余粮,还是能抠出一点应急。”公孙止先前劫掠过几家,自然看过粮仓、地窖,心里也是有数的,“至于何人去城外分割灾民,许都城中地牢犯人应该还有不少他们便是最好的人选。”

    “还可作为肉食放入稀粥中一起施给灾民。”右侧席位中间,说出这番话的程昱睁开眼睛,语气平常,“只是施米粟这等稀粥,并不耐饿,怕是还未等到兖州援粮,又陷入绝境里,此非常时期,当不能有常人目光审视。”

    厅中陷入可怕的沉默里。

    过得一阵,郭嘉干咳了下嗓子,“另外,染病严重的百姓该如何处理?!”

    “让他们自生自灭”公孙止倒满酒,仰头一口喝下,呯的落在桌面:“尸体不能埋,只能一把火全烧了。”

    深夜的风阵阵跑过屋檐走廊,在座的曹操、郭嘉、荀彧、程昱等人都在沉默,无人说话,气氛显得异常。旁边几名伺候的侍女大气都不敢出,听到这些言语,心里直发毛,颤颤兢兢的不停给人斟酒,过了许久,作为这座城池的掌控者,最终还是拿出了决定。

    “就依公孙和仲德之言!”

    **************

    天光放亮东边,阴雨在早晨收住了,露出云间的金色拂过许昌的皇城,瓦片映出璀璨夺目的光芒,一声响彻承光殿的高喧,朝堂大殿内,言语持续的传出。

    “昨日城中耿侍郎府邸失火,好在天公庇佑,才未让火势蔓延全城,耿侍郎顾家不诚,差点殃及周围百姓,死有余辜。又持金吾、国丈伏完救火心切,昏厥途中,如今身体抱恙不能守卫皇城,便卸去持金吾,改任辅国将军、中散大夫,好好在家休养,诸位同僚以为如何?”

    文武百官视线中走动的身影,声音徐徐在说的时候,太尉杨彪原本阖上的眼帘微微睁开,打量了一下四周百官,又合上。

    “今日,朝议其实也并非专门说这些,而是城外嗷嗷待哺的饥民,还有如何将瘟疫控制下来,以免朝各州传播,众位不希望家中、乃至身后的族人在往后也感染疫病吧?”曹操回过头扫过众臣,笑了一下:“若是大家都置之不理,干脆散朝后,各奔东西”

    许昌大牢,铁链哐当哐当直响。

    潮湿的牢狱大门一道道戴着手链、脚链的身影排着长龙从昏暗的颜色里走出,刺眼的天光射下来,不少人很久没有见过灿烂的天气,眯着眼贪婪的呼吸,周围押送的差役足足有上百人之多,挥舞着棍棒驱赶他们不要停留。

    “快走”

    “一帮囚徒,等会儿你们该知道哭了。”

    “他们还算不错了,运气好的话,还能活着回来,重新当个人,另一边的死囚啧啧不说也罢。”

    朝堂上,人群低首不语。

    “豫州南面叶县陡然爆发瘟疫,出人意料啊,所有人都知道这东西,谁碰上谁死,常人家中几口人,一夜之间全部死光的也不在少数,桓帝、灵帝时,八次大疫,哪次不是死几十、上百万的人,那尸体能堆的漫过城墙所以,你们觉得这是老天的意思,是天下大乱的征兆,挡不住,就不挡了继续躲在家里成天叫着为黎民百姓、为江山社稷!!”

    声音响彻大殿,曹操转过身一手压着剑柄,目光凶戾:“你们上过城头吗?想不想上去看看”

    城中,巨大的校场上,数千囚徒从不同的牢狱长列而出,聚集起来,前方,一身狼绒甲胄的公孙止站在他们面前高高的木台上,高台下方是一排排持刀的狼骑、曹卒,以及染着烈火的大鼎,热浪翻滚,扭曲了人的视线。

    下方密集的囚犯晃荡着铁链,望着视野中的一切,显得不知所措,高台上,公孙止迈步向台沿走了过去,风吹过来,卷起了披风,高大的身躯,缓缓抬起手,他的声音犹如明媚天气里的旱雷炸开。

    “诸位,知道带你们过来是为了什么吗”

    南方,名叫华佗的老人带着一男一女行走在荒芜的原野,偶尔停下来,灌了一口水,望着眼前遍地尸骸铺开的一切,阳光正灿烂照过大地

    朝堂。

    “你们要看不见!”曹操拉过一名不说话的大臣袍领,声音咆哮:“那操带你们去看,好好的看看,你们口中的天下黎民,如今是如何的死去!”

    “我曹操自起义兵以来,从未向人求过施舍,今日也不会。你们坐在家中,想看我的笑话时,先拍拍你们的良心会不会痛,若是没有曹操,你们算的什么东西,不过是一群在郭汜、李傕刀锋下瑟瑟发抖的羔羊。”

    怒吼声中,他一把将手中的那名大臣推倒在地,拂袖转身站到御阶中间,噌的一声,拔出倚天剑,剑尖扫过垂首的一道道身影。

    “把你们从前那一套都给我收敛起来,今日你们与我齐心救灾,若有人还心存侥幸,那我就让他全家都去城外好好过,感受一下身染瘟疫的痛楚。”

    南方,荆州,长沙郡。

    须发黑白相间的中年将领将闹事的几名浪荡子丢到长街,腰间一张大弓让人侧目,然后转身进去人满为患的府衙里,望着坐堂看病的医者,心急如焚,最终还是叹口气,站到长龙的队伍里,耐着性子等待。

    阳光照在祥和富庶的襄阳,刘表看着素帛上的消息,忍不住叹息,招来谋士,商议了许久,不久之后,城中聚集起了不少粮秣,开始装车,他连夜写了一封信函交给带队的将领,又叮嘱了几句。

    城池外的相间,背着长柄铁锤的大汉,不时向人打听去往南方长沙的道路,偶尔遇到几伙毛贼,顺手打发了,继续赶路

    许都,名叫程昱的中年男人,望着一具具被铁钩穿过的尸体,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坐下来,吩咐身边的侍卫:“再杀几批。”

    说着端起酒水喝了一口,离他不远,凄厉的惨叫不断传来,数名死囚被剥光了衣服,被士兵强行清洗了身子,按到案板上,一刀剁下了脑袋,开膛破肚,犹如牲口

    所有的事情都在这片雨后的灿烂阳光下汇聚了,七月底,赈灾开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