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五 纠缠
    赵诚到底还是低估了日本人的顽强,接连五道防线都没能挡住他们取死的愿望。saaxs最后,后卫部队的主力尽数参战,这才将剩下的日军赶回丛林里。

    “粗略估计,歼灭日军260人以上,缴获完好的三八式步枪151枝、九六式轻机枪4挺、掷弹筒三具,物资弹药还在清点当中。”仗打了大半夜,豹子汇报战果时明显精神头欠佳。

    “别说那些没用的,弟兄们的伤亡情况怎么样?”赵诚低声问道,日军死了一地,后卫部队也没好到哪里去。

    果不其然,豹子的回话他心里直抽抽。

    “前后阵亡299人,42个重伤,59个轻伤。如果再加上原来队伍里的伤兵病号,我们有77个重伤员,19个病的没法动弹的,轻伤号和能咬咬牙坚持的能凑齐一个连……”

    “警卫连的伤亡大不大?”赵诚的情绪有些低落。

    “阵亡5个,重伤3个,算上你我,轻伤号6个。”豹子也挂了彩,和两个鬼子白刃战时,脸上挨了一下,好在黑山及时出手,这才侥幸全下一条命来。

    药品还算充足,可是医生和医护兵却缺的厉害,而且现在这么个状况根本没法子给重伤号做手术,没等弟兄们掩埋完阵亡将士的遗体,后勤就又挖了9个墓穴。

    赵诚很想停下来,让弟兄们修整到天亮再说,可是残酷的事实却逼着他不得不下令连夜开拔。日军之所以玩命的和后卫部队纠缠,十有八九是在为援军争取时间,如果现在不走,恐怕倒下的人会更多……

    部队动了,伤员和辎重驮队走在最前头,按照命令,所有的伤兵病号,能骑马的骑马,实在撑不住的就用担架抬着走。

    作战部队一部断后,剩下的散在队伍四周警戒。赵诚破天荒搞了一次特殊化,也躺在担架上。打仗、行军,还得搞定部队里大大小小的麻烦,他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要是再不好好睡上一觉,恐怕会出大问题。

    雨声依旧,等赵诚醒来时,天已微亮,看看手表,这一觉足足睡了六个多钟头。豹子他们哥几个寸步不离的护卫在四周,却是一夜都没合眼。

    “部队在四处积水路段,用手榴弹和手雷敷设了诡雷,另外还放倒了一部分树木作为路障。据后卫部队报告,在我们身后的日军,还是昨晚交过火的那些家伙,没有发现他们有援兵上来。”黑山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报告道:“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部队连续行军,弟兄们已经只撑不住了,特别是伤兵那边,一夜下来,重伤号中又有十来个人没挺住。”

    赵诚没有作声,后有追兵,可是现在再不停下来喘口气,恐怕用不着日本人来打,弟兄们自己就得先累趴下。他默默想了片刻,最后还是命令道:“大部队就地休息半天,等吃过中饭再走;前卫连不要停下来,一直往前,必须为主力晚上宿营找一个方便防御的地方。”

    没人知道日军援兵的位置,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或许半日路程,或许一天的路程,甚至有可能这会正在丛林里飞奔,尝试着从两翼运动到自己远征军的前面去。两害相权取其轻,真要有什么意外,养足精神和人家再拼,也不失为一条上策。

    “不准靠着树。”

    “不准偷懒,把地上的草都铲干净。”

    “炊事班赶紧烧开水,然后昨晚那些牛肉和马肉都弄出来……”

    赵诚没带卫士,一个从头到尾把队伍巡视了一遍。丛林里宿营的讲究很多,现在队伍里又有大批伤兵,什么事都得加倍小心,他像个碎嘴的老妈子,走到哪都要吆喝两句。

    得益于刚缴获雨衣和“九五式”携行天幕(帆布制的方块雨布),部队在雨地里歇脚时,省去了不少麻烦。

    绳子在大树间系好,然后把拼好的天幕搭上去,只两三分钟,就能立起容纳几个人、甚至十几人休息的帐篷。有的人比较讲究,铲完地上的杂草以后还会砍些芭蕉叶铺在帐篷里,躺在上头睡觉时,既能防潮,又不虞弄脏衣服。

    伤兵们的住处,一直是由工兵连帮着弄的。照例是先搭帐篷,然后寻些石块,把行军时的担架朝上头一搭,比起住在大瓦房里也差不多少。

    今天因为有日军散兵游勇的威胁,部队宿营时,赵诚特地让人暗中做了点准备。比如在一些靠外侧、靠后侧的敞篷里挖散兵坑,有的还布置成了机枪射击位,万一有小股的日军偷袭,大家也不至于手足无措。

    一阵喧嚣过后,部队总算安顿了下来,一个个帐篷里,呼噜声此起彼伏。整个营地,除去炊事班和警卫部队,就剩下几个医生和医护兵还在忙碌。野外条件有限,做开胸、截肢之类的大手术那是想都不用想,能做的无非是清创和包扎,偶尔也会帮着轻伤号取出四肢里的弹片和子弹头,前提是,那伤口不大,弹片和子弹头入肉的位置也不深,否则就算伤兵们同意,他们也不敢动手。

    伤兵太多,止疼针已经不敷使用了,尤其是那些重伤号,几乎都是在熬时间。

    “医生,救救我。”有伤号不住的哀求着。也有伤号知道时日无多:“行行好,给兄弟补一火,生生世世念您的大恩大德。”

    更多的人则是人命地躺在自己的“床”上,这年月,活着能吃饱穿暖是福分,死后有人埋那是造化,碰上一个愿意带着重伤号逃命的上官,那是祖宗八辈都积了大德,至于生死,随他去吧!

    “那些没有希望的重伤号,尽量不要让他们遭罪。”赵诚一边让人给自己换药一边向卫生队长布置道:“后勤上有英国人仓库里弄来的芙蓉膏,那东西容易上瘾,可是止疼效果也好。具体的使用,你们看着办!可有一样,要是把东西落到有烟瘾的弟兄手里,别怨我军法从事。”

    “晓得了!”卫生队长低声答道:“司令,可是您一定得想想法子,好歹再弄些药回来,要不那些轻伤号也不一定等撑到印度!”

    赵诚点点头:“等出了这片林子,我马上就向上峰打电报。唉!这狗日的天气,这狗日的林子……”没等老赵发完牢骚,宿营地南面突然想起了一阵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有三八大盖、还有鸡脖子和掷弹筒的动静。

    “敌袭!”有人高喊道,几乎是同时,捷克式和司登式也爆发出了怒吼。

    赵诚一把就将钢盔扣到脑门上,拎着mp40就窜出了帐篷,部队集结和布置防御都得需要时间,无论如何也要挡住日本人的第一波攻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