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6章 风暴来袭
    会议室门前,魏斯挺直腰杆,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那名来自军事情报部的官员。saaxs这人看着要比布鲁克斯少校年轻一些,或是年少得志,或是背景不凡,他一脸傲慢,语气轻浮,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魏斯没搭话,这货却不依不挠:“我们对戈米上尉的调查还未结束,如有必要,会再请克伦伯-海森先生配合我们调查。”

    “好,没问题。”魏斯高声回答,“我与戈米上尉相识时间不长,有限的几次接触,讨论的都是单纯的军事战术问题,此前军事情报部已进行过详细的调查。只要是对军事情报部的调查有益,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随时奉陪。另外,关于刚刚的阐述,我还想补充一点: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军事与政治、外交、经济、工业都是密切相关的,任何时候都不能割裂开来单独决策。我想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政府和军队高层特意委派了两位专员前来坐镇。”

    撇下这句只说了一半的话,魏斯朝格鲁曼集团总裁以及几位董事点了点头,又扫了一眼那两位表情古怪的军政官员,果断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也不知会议室里的大佬们后来是怎么商量的,下午的会谈和参观,格鲁曼方面的态度冷淡了不少。不过到了第二天,双方进行技术交流时,格鲁曼方面的姿态又有所转变,而这种摇摆不定的立场,基本上贯穿于诺曼帝国工业联盟造访奥城的三天时间。双方虽未签订任何书面协定,但在技术和资源方面找到了不少合作共赢的利润点。此后诺曼访问团继续在联邦境内的工业城市访问,期间曾在雷根城短暂逗留。后来,魏斯从胖副总裁那里得知,联邦政府和军方官员对于跟诺曼帝国工业企业开展合作一事持谨慎态度,即便如此,埃德威格还是代表格鲁曼集团高层在雷根城跟诺曼人达成了意向性的合作协定。诺曼工业联盟向格鲁曼集团提供b级铬钼合金钢配方,格鲁曼集团向诺曼工业联盟提供基础级渗碳钢配方——所谓的b级和基础级,是当前军供型的上一代配方,通常已经解除了军事保密状态。

    除此之外,双方允诺以国内价格向对方提供铜、铝、镍、钒等工业原料,以利于降低生产成本,提高运营利润。当然了,这些合作协定都是口头性质的,并没有留下书面记录。两国关系正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即便消息走漏,联邦官方也不至于大动干戈地对格鲁曼集团施予惩戒。

    这便是商业大佬们的精明之处。

    诺曼帝国工业联盟访问团与阿尔斯特自由联邦工业界的眉目传情、秋波暗送,此间魏斯未再参与。就在诺曼人结束对奥城的访问时,巴斯顿军校的新学期如约拉开了序幕。魏斯和他的同伴们正式步入了三年级生的行列,这是他们在巴斯顿军校的最后一个学期,也是关系到他们军旅生涯起始点位置和高度的关键时期,学员们不论排名先后,皆以加倍的努力投入学业。

    此外,对于魏斯、奥托-伦德斯以及在军事基础技能联考中脱颖而出的约芬-格伦德、卢恩-施密特等优秀学员来说,接着还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等待着他们,那就是跟随联邦访问团造访诺曼帝国,去赫赫有名的诺曼帝国皇家陆军学院探探诺曼人的深浅。

    不久,联邦军方代表团访问诺曼帝国的方案,在历经联邦国防委员会和联邦国会的审议后终于尘埃落定。在与跟曼人协商一致后,代表团的行程安排随之出炉,集结地点和启程时间也相应下达到了各部队、机构。

    接到正式命令,魏斯和他的小伙伴们既兴奋又期待,然而当他们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时,国际风云突变,弗里斯王国北部地区的约肯族闹独立,这本来是弗里斯王国的内部事务,但北弗里斯地区西接诺曼帝国,北临威塞克斯王国,东南边还跟阿尔斯特自由联邦接壤,因其特殊的地理环境而被称为“北奥伦斯大陆的十字路口”,自近代以来一直是各方势力角逐的焦点地区。

    北弗里斯地区境内山峦叠嶂,交通不便,以畜牧业和采矿业为经济支柱,社会经济发展较为落后。居住于此的30余万居民,约有三分之二是约肯族。约肯人在历史上建立过独立的约肯王国,并存续了七百多年,后被弗里斯王国吞并。因为不满弗里斯王国的统治,加之外国势力施加的影响,约肯人谋求独立的活动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未曾停止过。上一场战争期间,弗里斯王国被诺曼军队占领,在诺曼帝国的支持下,约肯人得以“复国”。战争后期,阿尔斯特-威塞克斯联军将诺曼军队逐出弗里斯王国,并帮助流亡在外的弗里斯王族重新掌权。为了安抚北弗里斯民众特别是约肯人,弗里斯王室和政府决定给予北弗里斯地区高度的自治权,但这不仅没有让约肯人停止闹独立,反而让北弗里斯地区的形势变得愈加复杂。

    此次约肯人搞武装独立,消息一出,外界普遍以为是诺曼帝国在背后捣鬼,外交舆论纷纷指责诺曼人插手别国内政,可就在两天之后,局面出现了180度的大转折:诺曼帝国发布官方通告,宣布关闭本国与弗里斯王国的边境通道,并表示本国不支持约肯人的“武装叛乱”,也不介入北弗里斯地区的武装冲突。

    诺曼帝国的官方表态让人大为意外,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弗里斯王国通过各国派驻其首都的外交使节,通报了弗里斯政府军在前往北弗里斯地区途中遭到威塞克斯军队阻挠的消息。紧接着,威塞克斯王国发布公告,宣称为了维护边境地区的稳定,保护居住在北弗里斯地区的威塞克斯侨民及威泽克族、塞米尔族居民安全,业已派遣部队进驻北弗里斯地区。此举无关于北弗里斯地区的领土归属,也绝无侵犯弗里斯王国主权之意,待地区动乱结束后,威塞克斯军队将悉数撤离,并对驻兵期间造成的一切损失给予赔偿。

    威塞克斯王国的举动,不但让国际舆论大为震惊,就连他们的传统盟友——阿尔斯特自由联邦,也感到深深的惊讶。在诺曼帝国、弗里斯王国以及威塞克斯王国先后发布官方消息后,联邦政府在经过了两天的沉默后,终于以一种绵软乏力的姿态发布官方通告:联邦政府认为北弗里斯地区的争端和冲突属于弗里斯王国内政,任何国家不应有侵犯其主权之举动。因此,联邦政府对威塞克斯王国出兵北弗里斯的决定深感遗憾,提议在国际和平联盟的主持下,协调威塞克斯军队撤离、弗里斯王国重新掌控北弗里斯社会秩序。

    联邦政府的提议得到了弗里斯王国的积极回应,然而威塞克斯王国方面却对其视若无睹。数日之后,北弗里斯地区宣布进行全民公投,若超过半数的居民投票赞同独立,将组建临时政府,确立和实施独立建国的相关事宜。在此期间,弗里斯王国多次尝试向北弗里斯地区派遣部队,但地面交通已被约肯武装阻断,险要关隘由威塞克斯军队驻防,弗里斯王国弱小的航空部队在载运部队前往北弗里斯地区途中遭到威塞克斯战舰的阻挠,双方甚至发生了一场完全不对等的空中较量——威塞克斯王国的装甲巡洋舰以横蛮的姿态撞击弗里斯王国的巡防舰和运输舰,导致后者伤亡数十人,两艘飞行舰艇近乎报废。

    在这场戏剧化的冲突中,以往甚少插手国际事务的威塞克斯王国罕见地表现出了强势的一面,羸弱的弗里斯王国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同情,诺曼帝国则成功置身事外,唯有阿尔斯特自由联邦处境尴尬。一方面,联邦各界对政府外交部门的迟缓反应和消极作为非常不满,另一方面,面对弗里斯王国的出兵干预邀请,联邦高层政要和军方将领发生了激烈争论,结果只能是一拖再拖。

    很快,北弗里斯地区通电宣布,全民公投的结果是81%的居民赞成独立。得知这一消息,莱博尔德总统将政府部长们、军方要员以及各主要党派领袖紧急召集起来,会上大发雷霆,痛斥外交部门“眼睁睁看着阿尔斯特-威塞克斯同盟走向毁灭”,抨击军事情报部门“每年耗费千万克朗却跟瞎子聋子无异”,诘问军队参谋机构“保险柜里锁着上百种军事预案却对当前的局势不知所措”,指责各党派“只关心席位、不在意国家利益”,而且当众提出,现在不以壮士断腕的决心进行政治和军事改革,那么在更为严峻的危机到来之时,联邦恐将付出鲜血淋漓的惨痛代价。

    莱博尔德总统的怒火,通过一些非主流的报刊媒体迅速传遍联邦各地,他那发人深省的言论观点得到了民众异乎寻常的热烈支持。在首都自由城,在多个联邦州的首府,各界知识分子组织了规模浩大的游行,声援莱博尔德总统以大国姿态积极干预“北弗里斯叛乱”的最高决策,要求政府和军方正视问题、反思缺陷。一时间,安定多年的阿尔斯特自由联邦掀起了激荡澎湃的改革呼声,那些掌握着国家和军队权力的官员们,也在这风雨飘摇的形势中,陷入了空前的忧虑和惊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