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1章 蹩脚的战前准备
    在带领诺曼帝国皇家陆军学院代表参观教学、训练、生活区域的过程中,联邦军方和校方人员表现得格外热情。saaxs这种热情,甚至让处在旁观视角的魏斯觉得有些可笑。

    这是什么精神?大气魄、大胸怀、大无畏的国际主义精神?

    如果诺曼帝国确实是为了缓和局势、改进关系而来,那么这种热情恰到好处地体现了阿尔斯特自由联邦的诚意,但如果不是呢?如果诺曼人志在击败联邦,乃至统治世界,以此为目的前来探察联邦的军备情况,联邦方面的大度岂不是正中下怀?

    这显然不止是个别人的想法,相信军方高层也有不少人对此感到忧虑,然而,这终究只是一种主观推测。莫纳莫林山脉之战的发生,追根溯源,是k博士“叛逃”,联邦“接应”以及诺曼帝国“追捕”引发的冲突,这也是双方始终对此秘而不宣的缘由;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几次三番渗透破坏,各方调查始终没有确凿的结论。所以,当诺曼帝国历史性地抛出橄榄枝之时,联邦高层的积极反应倒也符合民主体制下掌权者的正常逻辑……

    午后的和煦暖阳下,巴斯顿军校射击训练场,六十名三年级生排成横队,手里举着崭新的m3.2s型栓式步枪。听到教员发出的口令,他们沉稳自若地扣动扳机。

    齐整的排枪射击,引来临时观礼台上一阵礼节性的掌声。

    少时,领队教官高声报出了从靶区传来的射击结果:“1500尺静态射击,第一轮成绩,57发上靶,21发命中靶心区!”

    观礼台上旋即响起了一阵更为热烈的掌声。

    对于这个成绩,在射击训练场外观战的一二年级学员们莫不如释重负。要知道他们在这一训练科目的团体上靶率通常只有60-70%,靶心率能达到15%就很牛叉了,而这样的表现肯定不能拿出来在诺曼人面前献丑。三年级学长们的基本功当然要扎实一些,从两百多人里面挑出的六十名佼佼者,再加上精工制作、中远距离射击精度较m3.2g型和m3.2k型略胜一筹的m3.2s型步枪,能有这样的成绩算是“正常发挥”。

    听到射击训练场传来步枪齐发的声响,身处兵棋推演室的魏斯,目光从沙盘转到了窗口。诺曼帝国皇家陆军学院代表对巴斯顿军校的访问安排了四天行程,分别是校区参观和训练观摩,军事基础技能交流,军事战术能力交流,以及不定项目、不定形式的综合交流。穆斯德根领衔的兵棋推演团队,担负的便是军事战术交流任务,这一项被安排在了行程第二天下午。也就是说,在诺曼人抵达后,他们还有一天的时间作最后的准备。

    就在这时,胖乎乎的狄奥推门进来,只见他反手把门扣上,一脸得意地扬了扬手里的纸张:“瞧瞧!伙计们,众所期待的东西——他们的名单,终于搞来了!”

    不算魏斯,兵棋推演团队有9名成员,而包括穆斯德根在内,有5人被选去参加作训科目的展示。余下4人,一个是刚刚进来的狄奥,还有三人是怀特、努里、罗伯特,前者负责联络并打探各方消息,后者在这儿继续研习兵棋推演策略。

    听到狄奥的话语,三人快步上前,唯独魏斯站在沙盘旁没动,心里无奈道:诺曼帝国的访问人员抵达之后才搞到这些信息,还好意思得瑟?

    率先凑到狄奥旁边的三年级生怀特嘟嚷道:“他们的领队是诺曼帝国皇家陆军学院的总务官戈恩斯-姆斯莱特-格拉维尔。呃……他们的总务官是什么职务?跟我们的军需总监是一回事么?”

    “不清楚!感觉像是职务低于校长、总管校内各项事务的官员,职务在校内应该是比较高的。不过……他的年纪看起来不大,估计也就四十来岁,这种人要么是能力很强,要么是背景很强,亦或是两者兼有。”狄奥道。

    怀特照着名单上的名字继续说:“副领队是他们的首席技术官洛曼-萨格-金特尔,听起来应该是高级教员或者顾问之类。”

    “等等!”另一名三年级生努里插话道,“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洛曼-萨格-金特尔……呃,我想起来了,这家伙该不会是上一场战争中诺曼帝国三大王牌狙击手之一,射杀记录超过400的那个‘幽灵金特尔’吧!哎,待会儿回宿舍翻翻我那本《狙击者手册》就知道了!”

    狄奥回应说:“从年龄和身份来看,这个金特尔很可能就是你说的‘幽灵金特尔’。不过这也很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的头号王牌狙击手博格维因上校不也定期来巴斯顿军校传授狙击技术么?”

    努里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的学员是奥斯玛诺-杜克、弗朗兹-马里奥-莱特纳、卡尔-马格-巴特拉……”怀特一口气将12个学员名字全部读了出来。

    全部是完全陌生的名字。

    “这里面,会不会有几个诺曼帝国的皇室成员?”三年级生罗伯特好奇揣测。

    “皇族很难说,但贵族肯定有,比如说这个弗林斯-泽尔-伦茨。泽尔-伦茨家族在诺曼帝国是个历史非常悠久的世袭大贵族,上一场战争中,诺曼帝国左翼军团的指挥官威廉-泽尔-伦茨上将就是来自这个家族。”狄奥言之凿凿,也不知是他本就知晓,还是从名单提供者那里听来的。

    罗伯特揣测道:“这么说来,上一场战争中第一次奥城战役的诺曼帝国指挥官名叫瓦萨尔-普莱斯勒,而这份名单里面也有一个普莱斯勒……雷特-安德烈斯-普莱斯勒,也是贵族身份咯?”

    努里以知情者的口吻回答说:“据说,普莱斯勒在诺曼帝国是个很常见的姓氏,就跟我们的里德尔、瑞特斯、拉尔森一样,有几十万人使用这个姓氏,他们遍布各地,家族之间并没有血源关系。”

    怀特道:“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是不知道他们擅长什么,偏好什么,以及惯于使用什么样的战术策略……关于这些,我们还是一无所知。”

    狄奥道:“事实上,我刚才遇到了在军事情报部供职的一位学长,他们所掌握的信息并不比我们多,但他给了我一个很不错的建议——今天的欢迎晚宴是个至关重要的机会,我们可以通过跟他们的交谈,尽可能他们的性格和思维,然后记录下来,加以分析琢磨。”

    怀特又问:“他们有12个人,要想了解他们所有人,必须提前做好分配,确保没有遗漏。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去哪找那么多懂诺曼语的人进来翻译?”

    这是个很实在的问题,魏斯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狄奥坦然回答说:“校方从奥城第一高等教育学校请来了10位精通诺曼语的教员和学员,我们军校有2名能说诺曼语的教官,还有军方派来的2名翻译员,这样刚刚好14个对14个。诺曼人的那2名领队官员,我们不必应付,要熟悉的就是12名学员。我们的团队有10个人,我想过了,如果大家没意见的话,我去找德尔诺拉和艾锐帮忙,这样就齐了。”

    “我没意见!”怀特应道,“他们能来帮忙,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我也没意见。”努里道。

    “没意见!”罗伯特说,“关键看他们答不答应。毕竟当初他们是非常想要加入我们的团队,但最后被拒绝了。现在,我们又找了个二年级生进来,他们多少会有想法吧!”

    当狄奥带着征询的眼神看向自己,魏斯耸了耸肩,极其简约地答道:“没意见。”

    “嗯,既然大家没意见,这事我去搞定。”穆斯德根等几个大牛不在的时候,狄奥俨然一副话事人的姿态。事实证明,他应对大场面存在犹豫不决的毛病,应付这类事务性的东西倒是游刃有余,换句话说,这货生来就是当副手的料。

    窗外,排枪射击的声响一阵接着一阵。身处兵棋推演室的几名学员,固然对同伴们的表现心有牵挂,但责任所在,他们还是抓紧最后的时间研究诺曼帝国近现代战争史上的大小战例——根据诺曼帝国皇家陆军学院和阿尔斯特自由联邦巴斯顿军校的事前协商,此次兵棋推演对抗为三局两胜,双方各选定两个战术模板并制作对应的战术沙盘,然后以随机抽选的方式逐次抽出三个战术模板,每个战术模板进行一场对抗。不管随机抽选的结果如何,至少有一场是用诺曼人的战术模板,而按照常规逻辑,他们应该会以本国战史上的某个真实战例为基础制作战术模板,而且大概率是选近一百年来的战例。

    因此,在兵棋推演对抗的方案确定之后,团队成员们不但对战术教材、军事书籍上可查的跟诺曼帝国有关的战例进行了研究和推演,还特意去图书馆查找了大量非专业军事类的历史书籍,将未被纳入联邦军事研究范围的、不太出名或是不被联邦军事专家们提及的战例找了出来,相应制作了简易的沙盘模板,对战例所处的环境、进行的过程以及场中场外的各种影响因素进行了复原性的操作和分析,虽说简易沙盘不足以直观展现一个战例的环境全貌,一两次复盘不足以让学员们领悟到战例战术的精髓所在,至少可以在对方选定这个战例的时候,做到心中有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