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〇七章本丸起火
    此时的大坂三之丸内,已然因为真野赖包的倒戈而乱做一团。正如秀保设想的一般,在收到秀保的密信后,真野赖包立即联系上了二之丸的野村幸成以及西丸的木下胜俊,三人商量一番后,决定由真野赖包控制住同在三之丸西侧的真岛光吉;野村幸成一方面封锁住京桥口,阻止战斗力最强的松浦秀任南下,另一方面,由极乐桥攻入本丸,牵制住速水守久以及守备本丸的郡宗保;两人得逞后,石田三成必定调集鹭岛隆义和伊东长实前往弹压,到那时,与本丸之间没有太多阻隔的西丸就失去了警备,木下胜俊便可借此机会潜入本丸,控制住秀赖和淀姬,从而胁迫七手组和奉行们就范。

    这一计划看似天衣无缝,起初也确实如料想的一样,真野赖包以换岗为由,诓骗资历尚浅的真岛光吉来到天满桥,趁其不备,命精锐武士将其扣押,同时派人前往三之丸西门,矫称真岛光吉途中坠马,伤重不起,由他全权负责三之丸西侧防备。与此同时,野村幸成也悄然调集六百军势经极乐桥进入本丸,占据了本丸北侧的两座箭橹,为下一步行动做好了准备。

    但让真野等人没想到的是,得知真野赖包和野村幸成异动的石田三成,并未直接命令鹭岛隆义和伊东长实前往查看,而是出于谨慎考虑,派家臣前往西门,责令副组头大谷光泰接替真岛光吉,率领所部两千人前往二之丸加强守备。

    之所以没有让大谷光泰直接对真野赖包动手,石田三成有着自己的考虑。一方面,他并不知道真岛光吉是否真的受伤,真野赖包是否真的有不臣之心,毕竟截至当时,真野赖包并未表现出明显的敌意;另一方面,若真野赖包真的萌生反意,天满桥已在其手,即便守住了西门也无济于事,倒不如将兵力集中,只要秀赖和淀姬在自己手中,就仍占据道义上的优势。

    其实,相对于真野赖包,占据本丸背部野村幸成才是大患,特别是松浦秀任被堵在京桥以北,难以南下支援,这就让本丸的局势更加复杂。石田三成调集两千军势进入二之丸,实际上也是有制衡野村幸成的考虑。

    大谷光泰的撤离完全出乎真野赖包的预料,他深知若这两千人进入二之丸,那野村幸成就至少要面对三个组的围攻,形势相当严峻。因此,他除了派兵占据西门外,立即调动一千人西进,紧随大谷光泰身后赶往速水守久保守的内桥,这座连接三之丸和二之丸的主要桥梁。

    真野赖包的这一举动无疑打消了石田三成的幻想,他悔恨交加,直言自己用人不当,导致节外生枝。增田长盛和长束正家此时身在本丸,三成身边只剩下前田玄以。面对眼前的困境,前田玄以要求石田三成立即调动伊东长实和鹭岛隆义前往拦截,在内桥以西,联合速水守久、大谷光泰,一同攻击真野赖包,只要能将他击溃,三面受敌的野村幸成将不不足为患。

    对于这个计划,石田三成踌躇不已,他始终觉得在大坂开战是对秀吉和秀赖的不敬,而且这还是七手组的内斗,传出去岂不是将丰臣宗家原本就羸弱的权威进一步削弱?想到这,他对前田玄以直言道:“若真在大坂城内再动倒戈,我和那大野逆贼又有何异?”

    “治部此言差矣,若任由真野丰后守和野村伊予守在大坂城内胡作非为,那才是对太阁、对少主和淀夫人的不敬啊!”前田玄以大声力劝道。

    “僧正言之有理,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您替我跑一趟玉造口了,别人我实在信不过,现在我立即派鹭岛隆义赶往内桥,势必将叛军阻挡在二之丸外!”

    “事到如今,也只有贫僧出马了。”前田玄以朝石田三成附身拜别,随即走到殿外,坐上肩舆朝着玉造口的方向行去。

    此时的本丸内,野村幸成点燃箭橹上的火把,并在周边堆柴燃放篝火,使得整个极乐桥一带火光冲天,这半边红光在漆黑的夜晚显得分外耀眼。

    驻守本丸的郡宗保见此情景,立即派人前往查探,得知野村幸成未经许可进入本丸,并占据多座箭橹后,顿觉不妙,当即率领八百人赶往极乐桥,除去守备搦手门和大手门的少量士兵外,本丸内用来包围淀姬母子的兵力只剩下不足百人。

    同样看到这耀眼红光的,还有西之丸内蓄势待发的木下胜俊。很明显,野村幸成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支开郡宗保的主力,为木下胜俊潜入本丸争取时间。

    “大手门目前有多少军势把守?”木下胜俊询问刚刚探查回来的使番。

    “至多六十人,不过目前玉造口的军势已经赶往内桥了,主公要是不放心,可以由玉造口的搦手门进入本丸,可保我军毫发无损。”使番回答道。

    “搦手门?笑话!”木下胜俊哼笑道:“走搦手门岂不是做贼心虚,我就是要率领本家军势由大手门堂堂正正进城,那些家伙不足为虑。”

    说罢,木下胜俊一声令下,一百六十名木下家的精锐武士,由西之丸东门出发,朝着本丸大手门挺进。至于御殿内的高台院,此时显然也睡不着,她在侍女的搀扶下来到佛堂,跪坐在昏暗的烛光下,和往常一样做起了早课,此时此刻,除了诵经祈祷,她已然对这发生在身边的一切无能为力。

    面对披坚执锐、颇具肃杀之气的木下军,守备大手门的士兵显然有些惊慌失措。几名丰臣氏武士来到木下胜俊跟前,毕恭毕敬地询问道:“少将此时率兵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你们难道瞎了不成?!”木下胜俊没好气地呵斥道:“极乐桥一带火光冲天,身为丰臣氏的家臣,当然应当去探个究竟。”

    “可是典厩有令,特殊时期,本丸夜间闭城,任何人不得出入”领头武士小心翼翼地劝说木下胜俊道。

    “混账!”武士刚一说完,木下胜俊便一脚踹了过去,见武士摔倒在地,更是恶狠狠地斥责道:“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此次乃是奉高台院口谕进本丸护卫少主和淀夫人,汝等胆敢阻拦,定斩不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