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〇四章妥协
    秀保当然知道浅野幸长此刻期待自己做出何种表示,但他却并未立即表态,而是揣测起石田三成这么做的用意。

    作为秀赖的后见,秀保掌握着大义名分,此番又手握重兵,且获得了天下大部分大名的支持,根本就不畏惧石田三成。毫不客气地说,只要他愿意,可以立即调集近畿的十余万大军围攻大坂,不出五日便能将这座丰臣氏的中枢拿下。

    但是,就连普通人都知道和自己作对没有好下场,为何石田三成却要反其道而行之,执意固守大坂呢?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面对大坂城周边的十万大军,石田三成之所以敢于以卵击石,在秀保看来只能用试探自己的忠诚来解释。

    大坂是丰臣宗家的居城,也是秀吉以来天下的中枢所在,秀保若是敢对大坂动武,不论理由如何,都会在一定程度上被视作丰臣氏的内斗,这对维护丰臣氏的权威没有任何益处。

    经过秀吉病逝后的一连串事件,特别是几场大规模的战役,秀保逐渐成为大多数大名眼中的丰臣政权守护者,他的威信也借着这一角色而逐渐积累。倘若秀保此时对大坂动武,不论理由多么冠冕堂皇,不论石田三成是否能代表秀赖,都不能掩盖丰臣分家攻打宗家居城的事实,这样一来,不管战果如何,秀保的行为都免不了被人诟病,威信将大打折扣。

    这还只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分家攻打宗家,岂不是将战国乱世的“下克上”进一步“发扬光大”?这对一心想稳定天下,创造太平盛世的秀保来说是万万不能的。

    秀保觉得,若是自己有野心,基于上述两点,绝不敢在此时对大坂动武,但也不会毫无防备地进入大坂城,因为等着自己的很有可能是十面埋伏和十死无生。

    可反过来想,若是自己没有野心呢?那就更不能率军强攻大坂了,城内目前有两位大老、四位奉行以及秀吉的正室高台院,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点燃战火,尾张派可能会傻乎乎地听自己的号令冲锋陷阵,可旁人看来,这绝不是后见该做的事情,毕竟秀赖生死未卜,石田三成是否造反仍待验证,贸贸然攻打这座天下第一城,绝非忠臣智者所为。

    由此可见,不论秀保是否有心夺取秀赖的权力,都不能在这时对石田三成动武,如何进城觐见秀赖和淀姬仍需要从长计议。但可以确定的是,决不能听从长束正家的意见,单枪匹马进城,谁也说不清石田三成究竟能不能理智地对待自己和这些得胜归来的大名,若真是急功近利想一举扫清对秀赖造成威胁的人,那此番进城便是“**消灭”的最佳时机。

    深思熟虑后,秀保对长束正家说道:“侍从说的也是,今日天色已晚,诸位大人一路上也是风尘仆仆,人马疲困。依在下之见,不如先行休息,待明天好好打理一番,再进城面见少主和夫人。”

    “殿下,这……”浅野幸长和福岛正则等人皆有些不甘心,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藤堂高虎给制止了。

    “诸位暂且歇息一晚,待明天再出发也不迟,大晚上进城觐见,也不怕惊扰少主和夫人休息?”藤堂高虎耐心地劝说道。

    “既然民部都发话了,吾等还能说什么。”浅野幸长知道,藤堂高虎的话大多代表秀保的态度,因此也不便多说,只能在小姓的引导下,带头回房休息去了。见此情况,其他大名也只好作罢,三五一群地逐渐散去了,长束正家见状,心中也算是松了口气,在向秀保拜别后,起身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随着众人散去,藤堂高虎等大和丰臣氏的家臣也起身离开,不过他们并未回为自己准备的房间,而是三三两两地来到了秀保的屋敷。

    “主公,恕臣直言,今晚没能进城实乃失误。”对于秀保刚才的做法,藤堂高虎虽然表面上表示理解,可私下里仍有些惋惜。

    “民部此话何解?”岛清兴一头雾水地问道:“若是按照长束侍从所言,只带两三随从进城,谁能保证主公安全?如今拖上一夜,也算是以静制动,看看大坂城内的石田治部到底想要做什么。”

    “石田治部已经据守大坂二十日,等的恐怕就是这一天吧。”藤堂高虎眉头紧锁,一脸严肃地嘀咕道:“很明显,他就是想给主公一个下马威,告诉这些大名,这大坂城还是丰臣宗家的居城,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出的,这天下也还是秀赖少主的天下,他石田治部仍是宗家最信赖的家臣。”

    “若照你这么说,殿下刚才的妥协…反倒是失策了?”岛清兴听罢也是有些失望。

    “当时就不该听他花言巧语,索性帅兵杀到三之丸,我就不信那帮乌合之众敢和天下大名为敌!”福岛高吉忿恨地说着,还顺带望了望那须资吉和小笠原忠清,这两人一直是家中的强硬派,向来不喜欢妥协,在这种时候,更是应该支持自己的观点才是。

    果不其然,那须资吉也点了点头,随声附和道:“凭本家带来的五万精锐,还有城外的五万多大军,完全不用担心,依臣之见,不如趁着天黑杀进城去,以免夜长梦多,也省的被那几个奉行牵着鼻子走。”

    “怎么,你们都以为我这么做是在妥协?”听着家臣们你一言我一语,秀保心中也逐渐有了打算。

    “臣等不敢。”藤堂高虎等人立即拜伏认错。

    “你们应该知道,我向来是不惧怕那帮奉行的。”秀保示意众人起身,进而仔细地分析道:“我担心的是,开战以后,我将在这天下,在这丰臣氏的家中如何自处?不过也罢,刚才我倒是想到一个点子……高虎,你立即将鹿右卫门给我喊过来。”

    “鹿右卫门?”听到秀保要召见四上忍之一的雾隐鹿右卫门,藤堂高虎不禁有些费解:“难不成主公是想派忍者先去城内探查个究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