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3章 真身,隐于绚烂荼蘼处
    令狐珊语毕,美目顾兮。saaxs

    “你们恨我,就只管恨吧,谁叫我一时糊涂助纣为虐了呢,还累得杨大哥白白丢了性命。”

    说着,把泪眼只管看向地上的杨一六。

    刘驰驰心思这杨一六的死并不全是她的错,有一半乃是他自己造成的,但人既已死而,再说也无何用。

    他无语着抬头看向令狐珊,看她一脸的梨花带雨。

    即便是再丑的女人,也有楚楚的时候,何况她根本不丑;

    岂止是不丑,简直就是粉玉雕琢般的姣人面容。

    这样的令狐珊,只怎会教人生恨呢?

    刘驰驰惟有一声感慨,长长的,苏楚澜式的纳之肺腑的感慨,这战乱之秋的红颜呀!

    李默余眉头一皱,便知道这家伙怜香惜玉的毛病又犯了。

    刘驰驰沉吟片刻,从怀里取出那只用命守护得来的锦盒,递至她面前道:

    “这个,你还需要吗?”

    令狐珊抬头怔怔看他,着紧摇头道:

    “不要了。”

    刘驰驰一伸手将她手掌捉住,道:

    “拿着。”

    说完,将锦盒按纳在她手掌心上。

    令狐珊局促中抬头,难以置信地看他。

    “你......”

    李默余怒恼地冲至刘驰驰面前,大声斥责道:

    “你难道疯了不成?她拿到了还不是要献与那姓田的老儿?你又怎可将你舍命相守的宝物白白送与到贼人之手?”

    闻言,令狐珊似被烫着一般急速将手收回,口中直道:

    “使不得,我岂能再做回那种不义之人?”

    刘驰驰看他俩表情,哑然失笑道:

    “你们当真以为这里面放的是枚真正的佛骨舍利?”

    话一出口,李默余和令狐珊两人均被他讲愣得说不出话来。

    他自顾冲着默余打开锦盒道:

    “默余,你见多识广,你来瞧瞧这枚舍利的真假。”

    李默余将信将疑从锦盒捧出那枚宝贝,放在眼前端详片刻,转视他道:

    “如脂似玉,润泽光华,隐隐似有血脉纹理。驰驰,这的确是件不折不扣的佛门宝物。”

    刘驰驰继续微笑提醒道:

    “你再仔细看看。”

    李默余狐疑着看他一眼,又小心将舍利骨拿起,看了片刻后,突想起放置于耳侧轻轻叩击了几下,方才蹙眉微展道:

    “这难道是枚白脂玉质的仿品?”

    刘驰驰这才目露微笑道:

    “对了,这其实是枚影骨舍利。换而言之,就是真身舍利的玉质仿品。”

    “仿品?”令狐姗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道:

    “你是说,你与那难罗番僧殊死争夺了半天的佛骨舍利,竟然是个假的,仅是件仿品而已?”

    刘驰驰微是笑道:

    “听来不信,但确是如此。”

    想来有些可悲,这难罗和自己一场殊死血拼,临到死前都没意识到,自己苦苦追求的那枚佛顶骨舍利,竟只是件仿品而已。

    虽然刘驰驰赋予了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影骨舍利。但它终归只是一件仿品而已。

    可它确实是前人为防舍利被盗,而进行炮制的仿品。诸如此类的物件,刘驰驰早在李尽忠的包裹中就曾见到过。

    李默余大惑不解道:

    “既然这是枚仿品,那枚真正的佛顶骨舍利又在何处?”

    沉吟片刻,刘驰驰举手指向刚才被难罗一掌打飞摔落的墙角道:

    “如我估猜的没错,应该就在那里边了。”

    灯火掩映下,一片石砾散乱的墙角,刚刚不期然间被刘驰驰撞开了一座小小的石龛。

    “你是说那个墙角?”李默余犹自不敢相信。

    在这满室锦绣、珠光溢彩的地宫大厅里,那佛教界至高无上的佛骨舍利竟会放在这个墙脚不起眼的石龛之中?如是这样,是不是太有些匪夷所思了。

    刘驰驰点了点头,轻声道:

    “我亲手摸到的,那石龛里有物。”

    听说有物,李默余和令狐珊俱都不作声了。三人就此默契,掌着灯火小心翼翼走近那座不起眼的石龛。精神全神贯注间,竟然没有一人注意到头顶石洞上方轻微作响的敲凿声。

    高不及一米的石龛,坐落在七宝神座后面墙脚的阴影里,如不是特别注意,根本不会留意到,跟何况还有一扇小小的石门遮挡着。

    石门已被刘驰驰撞开,吱成一条不小的豁口,黑黢黢的,实在不像是个藏宝的地儿。

    默余伸手要用火把去照亮,被刘驰驰轻手接过道:

    “我来吧。”

    转身便俯下身子钻了进去。

    李默余明白驰驰的好意,他们谁都不清楚里面会有什么意外,越是藏宝处越可能危险,刚才那七宝神座一圈的神奇光芒就是例子。

    刘驰驰仗着自己是青纹侍迦的身份,自然比他们胆子要大一些。

    纵使胆大,刘驰驰还是被吓着了。

    一具方袍圆领的人形枯尸,盘腿趺坐在石龛内,被他火光一照,面目栩栩竟似要张口说话一般。刘驰驰猛被一吓,失手将火把跌落地上,扑簌跳动两下险些灭掉。

    外面默余一惊,紧张问道:

    “怎么了?”

    刘驰驰稳了稳神,待看清这是个早已圆寂多时的和尚后,才伸手到身后摆了一摆手。

    见状,李默余和令狐珊这才情绪稍定,安下心来等着刘驰驰随后的消息。

    刘驰驰重新掌灯细望。

    从这具干尸皮肤的失水情况来看,显然这位僧人早已圆寂了多年,原本就不高的身形更是缩小得厉害,干瘦的骨架上顶着的脑袋凸显得特别硕大,脖颈微微前突,呈凝目安视状,双手合于胸前,手掌间握有一物。

    这是一件明黄色的丝绸包裹,历经数年,光鲜而不褪色,想来是件非常贵重的丝绸织物。

    那至圣的顶骨舍利会在这包裹里吗?

    刘驰驰带着疑惑,伸左手去取那和尚手中的包裹,稍稍用力之下竟然未能拿动。

    他自觉奇怪,细看之下才发现,这和尚十根纤瘦露骨的手指正紧紧握着丝绸的包裹,时日太长,这十根手指竟已牢牢将这包裹固定住了,轻易拿不出来。

    刘驰驰换个身位,将火把交至左手,伸出右手过去,刚触及那包裹,这和尚十根僵直的手指竟然缓缓地松弛开来了。

    他心中惊奇着将那包裹轻松拿到手中。

    “骨碌”一声,那和尚干尸的脑袋竟然掉落在地!

    刘驰驰惊得急往后退,就听一阵“劈里啪啦”声响,那和尚的骨架竟在他面前全然坍塌成一对粉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