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5章 盗洞,神秘莫测的地宫五
    人鱼油,又称人鱼膏,是古时用人鱼熬制而成的油膏,常放在地宫中供照明之用。saaxs据《史记》载,秦始皇为:“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久之。”由此可见,以人鱼油为“不灭久之”的长明灯,自古就有。

    有人鱼油,就一定会有长明灯;有了长明灯,就不用再在这漆黑的甬道里摸索了。

    这也正是刘驰驰突然无比兴奋的原因。

    “有,有。”杨一六忙放下自己的背囊,取出准备好的火折子递过来。

    刘驰驰接过来,重新摸索回他们刚才进来的门边。果然石门上的凹槽还在,伸手再去摸那只油腻黏手的石盘,不正是一只盛满人鱼膏油的长明灯盏吗?

    “你确定没问题?”李默余突然伸出一只手按在他手上问道。

    刘驰驰明白李默余的意思,一旦这空气中还存在着瘴毒之气,他此时点燃长明灯无异于自取灭亡。

    他重又抬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确定跟洞口处所闻到的完全不一样,这才郑重地点了点头。

    李默余看不见他表情,只看见黑暗中他一对眸子散发着坚定无疑的光亮,这才默默地松开了手。

    漆黑中一片沉默,每个人都在静静等待......

    火折子擦出一道光亮!瞬间,灯盏上一支细长的灯芯也随之亮了起来。起初灯火莹莹如豆,但随着火苗的变大,黄亮的灯光顿时充斥了整间石室。

    “李默余,你真是太tm伟大了!”

    望着满室辉光,刘驰驰脱口而出,典型的一句苏楚澜式的感慨。

    李默余一愣,随即被他这句“tm伟大”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

    突如其来的光明,让石室里的四个人伫立很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面面相觑着互相看着对方。显然是在黑暗中待的时间长了,兴奋来得太晚,一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等到那陆山儿满脸激动地“哇”了一声,几个人才回过味来,终于有光了。

    “刘兄弟,我们这是在哪啊?”杨一六一边四下打量着问道。

    刘驰驰从兴奋里回过神来,把目光投射在自己身处的这个空间。

    这仅是一间不大的石室,除四壁以外,顶部和地面均是以方砖磨砖错缝铺墁,顶部略呈拱形,想来是为了承受顶部厚土层的压力,顶部中央用石块镶嵌成一个佛教的“卐”字图形,象征着吉祥海云的瑞相。

    四面石壁有三面都凿有凹槽,凹槽处都放置着盛有人鱼油的石质灯盏。除此以外空空荡荡,只有中间地上摆放着两只类似于蒲垫的物件,想来是供人休憩或是打坐用的。大概是由于时间久远的关系,杨一六出于好奇,过去按了一按竟然随即坍塌枯朽了一地。

    听到声音,刘驰驰吓了一跳,赶紧阻止道:

    “杨大哥,这地宫中东西切记不可乱动,以防不小心触动了机关,到时万一遭遇流矢或是地陷什么的,你我想逃都没法去逃。”

    杨一六吓得直吐舌头,赶紧拉着陆山儿靠近刘驰驰身边站着,生怕他也去触动到什么东西。

    李默余闻声笑着回头道:

    “也没你讲得这么凶险啦,你肯定是盗墓的事听多了。这佛寺的地宫跟王公贵胄的墓葬还是不一样的,秉持着佛家慈悲为怀之旨,这地宫中应该还是甚少有你说的那些东西的。不过小心行事肯定是要的,要不然一旦误入地宫的支途,多则十来天找不出来,那也是死路一条。”

    刘驰驰不懂装懂被他看破,很有点不好意思,只好跟着感叹道:

    “与其找不到路困死这里面,还不如遇上些机关什么的,死得倒也痛快些。”

    杨一六越听越害怕,在一旁苦巴着脸说道:

    “两位兄弟快别说了,赶紧找地方出去吧,被你们说的,我也不想困死在这个地方。”

    刘驰驰还没来得及取笑他,他身边的陆山儿反倒咯咯笑起来,听得杨一六只恼,一个劲地训这孩子:

    “你这孩子笑什么,我说的是实情,到时出不出去看你着不着急。”

    不料陆山儿小小年纪脸上却没有害怕的样子,反倒笑着说:

    “杨大哥看你吓成这样,其实李大哥(指李默余)刚才讲的没错,这地宫中根本就没那么多凶险的机关,仅是道路旁支甚多,线路错综复杂,不小心就会误入歧途而已。”

    刘驰驰看他这副表情,又听他话里有话,顿时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他问道:

    “何以见得呢?”

    这少年这才一本正经说道:

    “举凡是墓穴一类如要防人盗入,其甬道必修得狭窄崎岖异常,或者干脆是在修好之后就用土石将甬道回填结实了,让人根本无法从甬道从容进来。而你看这地宫的甬道皆是由大块的青石铺就而成,结实平坦,而且宽度甚宽,都已足够两人并排着从容走进来的。”

    杨一六万没想到这十四五岁的孩子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看是竟似一个内行样子,不觉得竟然有些呆了,下意识地问道:

    “所以呢?”

    “所以说这地宫中甬道本就是要给人进来祭拜供奉用的,不该有什么凶险。只不过为防那些心怀不轨之徒,所以才把这其中的通道修建得如同迷宫一般,好叫那些闯入之人知难而退罢了。”

    李默余在一旁听得不住点头,一脸的惊叹不已。

    “小山,你小小年纪,怎会知道的这么多?”

    听默余这么问他,陆山儿这才笑着不好意思道:

    “我在投军之前,曾在老家里帮着家中叔伯们干过些盗墓的营生,所以对这其中门道略懂一二而已。”

    “你这小的年纪就干过盗墓?”刘驰驰难以置信道。

    “只是为了生计而已,帮叔伯们打打下手,久而久之便稍有些窥到其中门道了。”

    尚是孩子的陆山儿在他们追问下不得已说出了他以前的过往,神色中还带着丝稚嫩的不安。

    刘驰驰听到这里,打心底里服了。乱世出英豪,如不是这世道沧桑,他小小年纪又怎会经历这么多事。换作现在,十四五岁的年纪,尚在校园之内做着追星的美梦呢,哪里又能体会到半点人世之苦?

    他浮想远了,不觉间低头一丝苦笑。

    李默余不解他笑容的深意,以为他对陆山儿的能力还有所怀疑,便故意问道:

    “小山,那以你所见,我们现身处哪里呢?”

    听默余这么问他,陆山儿并未直接回答,而是收敛了神色围着石室仔细地端详了一番,回过身来才一脸正色道:

    “依我估猜,我们此时应是在这地宫中的某个耳室之中,离这地宫的主甬道已经不远。”

    “耳室?”刘驰驰对这个名词甚觉得新鲜。

    “耳室,即是地宫中主道两侧的小屋。”李默余一边解释,一边面露欣赏之色,他又和声问道:

    “为何是在耳室呢?”

    看到默余的表情,陆山儿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微笑着答道:

    “这间石室不大,又无其他物品,仅有几只僧人打坐歇息的蒲垫而已,想来是作临时歇息或是暂时堆放杂物之用。还有,你们看这地面。”

    说着,陆山儿俯下身来用手指了指石室中的地面。

    “这地面由方砖打磨后错缝铺成,以某一处为中轴向一侧微作斜铺,形成一侧略高而另一侧略低的走势,这在墓穴中叫作反水做法,利于这地宫中的淤水尽快排出。”

    “排水系统?!”刘驰驰不觉惊呼道。

    陆山儿挠挠脑袋道:

    “我不晓得什么排水系统,不过地面如此安排的确是利于山腹中的积水尽快排出。如我所料没错的话,这地面砖块下面应该是还有一层排水的通道。这些个特别之处都是耳室所独有的。”

    看到李默余点头,他更似有了信心。

    “我想这地宫跟墓室的设置应该大抵相同,通往地宫的主甬道就该在这地宫的中心轴线上,如此说来,那我们离主甬道定就不远了。”

    说完之后,小脸兴奋地看向大家,一副孩童般的得意。

    刘驰驰脸上露出由衷的佩服,这哪是一个孩兵啊,简直就是个盗墓的行家里手。他不由得看这孩子的眼神多了几分赞许。

    杨一六半天没说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平素还需要自己照顾的孩子竟然是个民间高手,说起盗墓的事来头头是道,自己连一句话都插不上。

    几人正在欣喜感叹着,石门后面忽然传来一阵喧哗,虽隔着门声音不大,但在这石室里听来却异常清晰。

    李默余神情一凝,低声说道:

    “情况不妙,看来唐枭那帮人已经赶到外面了。”

    刘驰驰也立即觉察到了,他贴紧石门边听了听,不无担心道:

    “你说他们会发现这座石室吗?”

    默余扭头看了眼厚重的石门,寻思着:

    “那一面并没有放置长明灯的凹槽,而且一片漆黑,想来他们一时还发现不了,不过我们也不宜在此处久留了,得尽快想法出去。”

    说着眼光就落在了另外两面石壁的凹槽处。

    刘驰驰随他的眼光望去,那两面石壁上也各有一个放着长明灯盏的凹槽。问题是,如果这两面石壁上的灯盏都是机关的话,那打开之后究竟应该走哪一条通道呢?

    刘驰驰注意到李默余已经皱起了眉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