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1章 墨菲骗局
    由于怕解释的不清不楚,所以佟丽莎干脆没解释是怎么被骗的。saaxs

    蔺清竹的小贸易公司不大,所有部门全在一个办公室里办公,连蔺清竹在内,一共十三个职员。

    两个人刚进办公室,最里面的玻璃隔断里走出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远远的就喊道:“莎莎,你们来啦。”

    女子快步走过来,搂住佟丽莎的胳膊,用脑袋在她肩头磨蹭着:“呜呜,莎莎,我被骗的好惨噢--”

    “乖,别哭,我不是来了嘛--”

    两个好姐妹腻歪了会,蔺清竹起身朝段宁伸出手强笑道:“你好,蔺清竹。”

    “段宁。”

    段宁打量了眼这个佟丽莎念叨了一路的闺蜜。

    从面相上来判断,这是个很有手腕,同时八面玲珑的女人,对于金钱应该看得很重。另外和纪薇相比,身上少了那份从容大气,多了点社会人的小算计。

    不过有一点佟丽莎没说错,她这个闺蜜确实很漂亮,瓜子脸,瑞凤眼,一头黑亮的乌发盘起束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利落。

    尽管脸上挂着苦闷,但蔺清竹并没有忽视段宁。

    除开保镖以外,她这个闺蜜轻易不会带男人在身边。段宁看起来就不像保镖,长得也普普通通,浑身一点气势都没有,估计是智囊一类的人物。

    “莎莎,咱们先去吃饭吧,别的事等吃过饭再说。”说是问佟丽莎,蔺清竹眼睛却在看着段宁。

    佟丽莎一看时间都快11点了,干脆道:“行,那就走吧。”

    ……

    就在写字楼附近找了家湘菜馆,等点过菜以后,蔺清竹才面带苦笑的说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几个月前,蔺清竹在国外的上线买手,说有一批被查扣的走私名品皮具,市场价大概在1000万左右,如果蔺清竹想要的话,只需200万就能拿下来。

    当时蔺清竹没当回事,即使有心想要也没那么大个实力。几天前,那个上线买手突然回国,带了样品给蔺清竹验看。

    蔺清竹就是做这一行的,当然认得出真品还有仿品的区别。

    随后她又跟着那个上线买手去了货物储存地,见到了那批名品皮具。

    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蔺清竹自然是心动了。提出以分批付款的形式吃下这批货物。为表诚意,她预付了50万的定金。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等把那批名牌包包拉到家之后、蔺清竹差点没晕厥过去,她拉回来的居然是一堆连高仿都算不上得假冒伪劣产品。

    问题就出在这里。

    由于不是正规渠道,蔺清竹连报警都不敢,只能是哑巴吃黄连,含泪吞下了这枚苦果。

    段宁听得一愣,“这不是就是国外早就烂大街的“墨菲骗局”嘛!”

    “什么是墨菲骗局?”佟丽莎奇怪到。

    “呵呵,the murphy game是个常见的短线骗局,一般是将偷来或是其他渠道得到的赃物宣称为高档货,但基于某些理由要以较低价卖出。你可以去看看杰森·斯坦森演的《两杆大烟枪》,片头就是这样一个骗局。”

    蔺清竹不同意,摇摇头说:“不会的。那些皮具我都看过,全部是真品。”

    段宁边吃菜边说:“时代在进步,骗局当然也要改革创新,但其实骨子里还是老一套。只不过把宣称的高档货,变成了真正的高档货,要不怎么骗你?”

    蔺清竹一脸苦笑:“都怪我自己贪心,不然又怎么会被人骗呢!”

    佟丽莎盯着吃得正欢的某人问:“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啊?猪猪这几年起早贪黑,好不容易挣下点家当,总不能就这么打了水漂吧!”

    “凉拌!”

    见他在闺蜜面前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佟丽莎气得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随后冲着门外喊道:“帮我们上一份凉拌。”

    “来,段宁,你要的凉拌来了。”佟丽莎接过服务员手中的盘子,用一种甜到发腻的嗓音说到。

    段宁吃着嘎嘣脆的黄瓜,就是不说话。

    佟丽莎无奈,转头朝蔺清竹问道:“猪猪,那对方现在出国了吗?”

    蔺清竹摇摇头,“那么大批量的包包,一时半会是脱不了手的,对方应该还在江东。”

    “能联系上对方吗?”

    “他不接电话。”

    “实在不行咱们就报警吧!最多罚点款,但对方诈骗50万,够他喝一壶的。”佟丽莎发狠到。

    “没用的。我们是现金交易,没有任何证据。况且以前……”说到这里蔺清竹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像这种类似“海淘”的贸易公司,哪个还没买过“水货”啊。蔺清竹这几年下来的成交额,如果上纲上线的话,够得上判刑了,她怎么敢报警?

    佟丽莎看得都急死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

    蔺清竹抽了张纸巾,在眼睛上擦了擦,哽咽道:“算了!吃一堑长一智,就当是交学费了。”

    “啪--”

    佟丽莎狠狠一拍桌子说:“不行!敢这么欺负我家的猪猪,我绝饶不了他。”

    说完佟丽莎犹如泄气的皮球般,一下又瘪了下去。

    早上小妈的话言犹在耳。在不使用暴力的前提下,她发现自己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小市民,面对这种事情,竟然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没有任何办法。

    眸光无意间在段宁身上瞥过,又看了看蔺清竹,然后又用起那屡试不爽的招数,“段哥(ge)哥(ge),你就帮帮清竹吧,好不好嘛~~”

    “嘶嘶--”

    蔺清竹只觉得身上无来由冒起一股寒气,然后就惊讶的看着佟丽莎。

    自己闺蜜自己清楚,特殊的家庭背景成就了她迥异于一般女人的性格。古灵精怪,性感中透着魅惑,再加上豪爽的性格,大学里多少男生追她追得死去活来。

    到最后呢,全部花自飘零水自流、单相思来独自愁,佟丽莎依然还是那个佟丽莎。

    可是现在她居然对着一个长相普通、穿着普通,连气质都普通的男人,使出了她的独门绝技“发嗲”,要是让大学里那帮校草知道的话,估计能找根绳子自挂东南枝去。

    段宁舀了一碗汤喝完,然后抽了张面巾纸擦擦嘴,最后才看着蔺清竹:“把当天交易的详细经过说给我听听。”

    见他终于肯开口了,佟丽莎这个开心啊,两只眼睛都笑眯起来。

    见蔺清竹还在那里发呆,迫不及待道:“猪猪,问你话呢,发什么呆啊!”

    蔺清竹还在猜测两人的关系呢,回过神说:“噢噢噢,是这样的。那天晚上七点多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