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章第十更
    众人一边搏斗,一边努力向偃正身边靠近。saaxs

    偃正端坐,冷笑不语。

    在战场的另外一边,展昭打坏一个傀儡兽,看到包拯胳膊上的伤处:“大人,你不该上来的,这里有我就够了。”

    偃正冷笑,突然一动身边机关控制,从梁上突然垂下几只小型傀儡兽,有的像老鼠,有的更像大号虫子……

    几个小型傀儡突然攻向柳随风等人背后,包拯正要说话,忽见一只猴子大小的小型傀儡从梁上悬丝而下,刺向太岁后背,大声惊呼:“太岁,小心!”

    说着,包拯顾不得自己不会武功,毅然冲出去,一把推开小型傀儡,将太岁仆倒。

    小型傀儡悬吊着线荡开,又荡回来,再度刺来。

    太岁扭头看见,大惊,急忙一翻身,将包拯压在自己身上,用后背护住他。

    “噗!”利刃入肉,太岁后背鲜血喷溅。

    展昭及时扑上,一剑斩断悬吊的剑,再飞起一脚,将那猴子大小的小型傀儡踢飞。

    “没事吧?”展昭关心的看着太岁。

    太岁哼唧两下,伸手在背手摸了摸,满手鲜血不说,甚至能隐约摸到骨头,想来伤口很深,但好在那持刃傀儡被展昭打飞,没把刀身留在身体里。

    这点小伤换成别人就算不致命也得躺下养上一年半载,可对太岁来说,这算伤?

    “没事儿,皮外伤。”他大咧咧的站起来,顺手拉起包拯。

    见他真没事儿,展昭也松了口气,连连道谢。

    另一边,曹玮和瑶光也受到小型傀儡袭击,父女二人心有灵犀般,都去为对方打退悬吊攻过来的小型傀儡,然后背靠背站定。

    曹玮横刀大喝:“虎父无犬女!看我父女二人杀得你们片甲不留!”

    可惜傀儡根本没有神智,任他喊得再大声也不会理他,一旁瑶光脸色胀红,狠狠的瞪了眼让自己丢脸的老爹。

    开阳身穿机甲,倒是不怕小型傀儡袭击,后背机甲被刺了一刀后,操纵大蜘蛛一个回身,一条铁铸的长腿就把小型傀儡碾碎。

    别一旁,柳随风面对小号傀儡则是一个漂亮的旋风腿,直接将攻向他的小型傀儡踢向偃正。

    偃正端坐,一翻桌子,小型傀儡撞在桌子上落地。

    曹玮一刀劈坏一架傀儡,正要转身去帮女儿,看似已经被击毁的那只傀儡兽却仍然能活动,忽然抬起一爪,狠狠拍在曹大将军背上。

    他哇地一声大叫,向前踉跄一步,吐出一口鲜血。

    “爹!”瑶光看到父亲受伤,震惊大呼。

    “女儿,你终于肯叫我啦!”曹玮本来大怒,可一听这声爹,马上转怒为喜,可随后不久,他笑容忽敛,身体摇晃两下,倒在地上。

    “啊!”瑶光受到刺激,眼睛瞬间充血,头发飞扬,肌肉膨胀,整个人开始狂化。

    她大吼一声,开始疯狂地攻击,碰到她的各种傀儡被她摧枯拉朽般的摧毁。

    看到这一幕,柳随风、开阳、展昭等人也趁机发起猛攻,不过大家都小心的躲避着瑶光,以防被误伤。

    等瑶光前突一段距离,包拯找到一个机会,冒险跑过去,一把拉住曹玮双手,将他拖到楼梯口。

    战况急转,傀儡虽多,但也架不住众人这般摧残。

    偃正见大势已去,摇头长叹一声:“北斗司名不虚传!”

    说完,他一扳座椅扶手,座椅突然变形化作一只木鸢,吱嘎一声,屋顶展开一个大洞,偃正坐下木鸢上突然腾空而起,竟欲飞天而去。

    众人吃惊地望去,一个个都傻眼了。

    这家伙,竟然能飞?这还怎么打?

    这时,场中因狂化而失去神志的瑶光攻向一旁的开阳,开阳无奈被迫还手。

    “开阳,你缠住她,别下死手。”柳随风在远处大叫。

    开阳苦笑,心想我就算想下死手,也伤不了她啊。这丫头一狂化,简直就是刀枪不入,比怪物还怪物,我这身机甲能不被她拆了就算好了。

    柳随风不知开阳心思,也没时间多想,小心的绕到瑶光身侧,趁着瑶光全力攻击机甲时,突然跃起,出手一指,点在瑶光头顶的百会穴。

    “呃!”瑶光嗓中发出一声无意义的轻吟,双眼由血红渐渐变回正常,身体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一样。

    这时偃正已经乘坐木鸢飞出屋顶大洞,他端坐在扑打着翅膀的木鸢上,微笑着望着楼中众人:“呵呵,后生可畏呀!想不到老夫一番精心布置,居然奈何不了你们!咱们后会有期了!”

    说罢,他乘着木鸢,调头望空飞去。

    太岁负气望空挥拳,恨恨的道:“老子要是有翅膀就好了!”

    这时瑶光已经回过神,听到太岁的话,马上咬牙切齿:“没翅膀,也能追!”

    她突然一把将太岁抓了起来,猛地一个旋身,向窗外一丢。整个人像一颗炮弹似的朝驾驶木鸢振翅飞远的偃正射去。

    “啊~~~~” 太岁尖叫,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小鸡,尖锐刺耳。

    柳随风和开阳吃惊地看着远处空中。

    “太狠了。”柳随风心有余悸的看了眼瑶光,小心的侧退几步,离她远远的。

    众人仰望空中,太岁的身影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但不得不说,瑶光扔得实在是很有准头,他竟直接落在了木鸢上。

    木鸢猛地一沉,又摇摇晃晃地飞起,向着远处飞走。

    开阳这才回过神,错愕地看向瑶光:“你……,哎,你呀……”

    瑶光冲动劲儿过了,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柳随风叹了口气,喃喃自语:“幸亏这家伙……死不了!也幸亏,刚才我没站在她身边啊!”

    他在暗自庆幸,而远方木鸢却在夜色中摇摇晃晃越飞越远,楼上众人已经看不见他们了。

    太岁落到木鸢上,先是一愣神,可当他看到同样愣神的偃正,却马上反应过来,狞笑着朝他扑去。

    “你,你……”偃正惊恐的变了脸色,一时说不出话来。

    太岁见偃正在不停的操控一个木棍似的轴,像是控制木鸢的,于是马上争抢着要去摸那个控制柄。

    “偃大人!让我也玩玩呗!”

    “你放手。”偃正大叫,拼尽全力与太岁争夺操纵杆。

    随着二人争夺,木鸢开始在空中左摇右晃,甚至是旋转起来。

    太岁见争抢控制权无望,突然心生一计,伸手去掰木鸢的翅膀,可无奈手不够长,掰不到,于是干脆伸腿猛踹。

    木鸢虽打造得十分结实,但翅膀和身体连接处是活动的,也最薄弱。太岁咬着牙使劲儿踹翅膀,不多时,右侧的翅膀就有明显下倾。

    整个木鸢明显失衡,木鸢难以控制的一直往右边弧线前行,偏离了飞行方向。

    前方是一颗参天大树,眼见着要撞上去,偃正撒手不顾太岁,竭力控制木鸢,有惊无险避了过去。

    他用力一拉操纵杆,木鸢又向高处飞去。

    太岁也是发了狠劲儿,或许也有些迷糊了,不去对付偃正,反而与木鸢开始较上劲了,一伸手从怀里掏出把黝黑的匕首,狠狠捅进翅膀和身体连接处,像捣糨糊一样乱捣。

    偃正大惊失色,惊呼:“这么高摔下去,你我都会死无全尸的!”

    太岁冲他坏坏的一笑,继续用力捣。

    偃正急忙去制止太岁,试图推他下去,惊慌失措大声呵斥:“疯子!你这个疯子!快住手!住手!”

    可太岁根本不理他,仍然捣个不停。

    很快,木鸢的右翼被他捣坏,脱离木鸢身体,朝下方坠落而去。

    而失去右翼的木鸢此时已经完全失去平衡,先是侧飞一段,然后整个儿倒扣下来,两个人同时大叫着朝下摔落。

    ……

    一间伙房里,灶台上盖着盖子的锅里冒着白白的蒸汽,依稀能听到咕噜咕噜的沸腾声。

    伙房里不见人,却能听到小姑娘愉悦的哼着小调的声音。

    镜头缓缓推进,看到灶台后面,一个英姿飒爽的小丫鬟正坐在小马扎上一遍哼着小调烧火。

    小丫鬟一拍大腿,站起来,拍了几下手上的灰烬,又就着身上穿着的围裙擦手,边擦手边从后面走到灶台前。

    小丫鬟揭开盖子迎着热腾腾白蒙蒙的蒸汽闻了闻香,心满意足道:“哼哼~夜宵总算是煮好了~这么一大锅~,好香啊……”

    话音未落,门外院中突然嗵地一声,惊得她手里的锅盖都掉了。

    小丫环忙拎着烧火棍出去看。

    她拎着根烧火棍往伙房外庭院中走去,边走边撸袖子,在院中张望了一圈,突然在墙角落发现一具黑漆漆的像是有人躺在那儿。

    小丫鬟将烧火棍扛在肩上,佯装着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发现是一具死尸,看起来面容苍老,显然是个老人。

    “死人?”她大惊失色,心砰砰直跳,好在并未叫出声,刚张大嘴就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嘴。

    过了一会儿,她才勉强镇定下来,用烧火棍捅了捅死尸:“喂,喂……”

    突然,又是嗵地一声从伙房传来,有东西把伙房屋顶砸漏了。

    小丫环吓了一跳,赶紧提着烧火棍冲回了厨房,一进屋,就发现锅被砸漏了,一个人正躺在坍塌的屋里。

    小丫环大怒:“臭小子,狗胆包天,敢到我天波杨府闹事?”

    太岁悠悠睁眼,看见一个小丫环提着烧火棍怒视他,惊喜的说道:“咦?这一次竟然没死?”

    小丫环勃然大怒的举起烧火棍狠狠砸下去:“落到我杨排风手里,你就死定了!”

    说着,她将烧火棍朝太岁头上用力一敲,太岁白眼一翻,晕倒过去。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