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九章
    酒是穿肠毒药,这一点确确实实没有错,但它也确确实实是这片土地之上的人们沟通情感的必需品。神爱爱小说网saaxs

    胖子拿出这两坛酒实际上是故意的,而之前李知时等的实际上也正是这两坛酒。

    既然表明要离开,又出现了酒,那么将李知时引为知己甚至良师益友的欧阳澈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几率会与其饮酒送别。

    这个年代并不存在什么烂醉如泥的情况,酒的度数决定了,只要是经常喝酒的人,那么这东西喝的再多,事后只要睡上一觉就相安无事了。

    第二日要上早朝的欧阳澈自然是这样打算的。

    可没有设防的他,怎么会知道为了以防万一,李知时甚至选择了在酒中下蒙汗药。

    而下蒙汗药的目的,却是只是为了让欧阳澈多睡一会。

    别小看这个多睡一会四个字,就是这么一会,有时候会决定很多事情的走向,更何况这件事情的背后,是一个未获得谋士名号却有谋士之时的人,长达一个月以来反复琢磨时局,反复推演人心之下的算计。

    这一场酒自然是皆大欢喜,欧阳澈算是彻底释怀了李知时的告辞,而后者也乐呵呵的看着面前这位仁兄喝下了整整一坛掺了蒙汗药的老酒。

    “这样喝,这家伙不会喝死了吧?听说酒精与镇静作用的药合用,会放大镇静效果提升副作用?”一旁观战的胖子看着场中二人的豪迈忍不住摸了一把冷汗。

    “无事,空间出品的蒙汗药既然说明了无毒无副作用,那么肯定就不会出现意外,如果出现了意外我们可以找空间索赔,以前有人就因为这发了一笔横财,但自此之后,所有试图寻找空间bug的人无一不是落败而归甚至血本无归。”作为比胖子资格还老的契约者,木琴的消息显然更加灵通一些。

    “还有这回事?”胖子一愣,然后不免啧舌,要是现实当中的各行各业都有空间这种敬业精神就好了。可虽然这样想,但实际情况多半是你发现了漏洞之后还要被官方惩罚,美其名曰告你利用bug牟利。

    因为掺了蒙汗药的缘故,这场皆大欢喜的送别酒进行了不长的时间就结束了,欧阳澈自然是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而李知时……

    好吧,这位双眼平静的开挂选手完全不把惯性点当钱看,甚至理直气壮的从团队经费当中报销了百分之八十……

    “胖子,咱们把欧阳兄给送到屋里去。”李知时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招呼了一声胖子,后者自然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和李知时一人一边将欧阳澈抱起,然后抬起来就往屋里走。

    虽然欧阳澈的宅子就在他们旁边,按理说将欧阳澈送回家也不会多费多大劲,可另有打算的李知时断然不会做出如此选择。

    这一夜,就在接下来的无声当中开始流转,然后紫气东来,赤阳重归天空。

    “欧阳大人,欧阳大人!”

    在欧阳澈正梦到自己扫除阻碍匡夫大宋之时,一阵若隐若现不断放大的声音陡然将其惊醒。

    而当他睁开眼睛,发现放眼望去的房屋之内没有一样是自己熟悉的东西,顿时大惊,愣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在李知时家中。

    “现在几时了?”他下意识问道。

    “欧阳大人,还差三刻便是卯时了!”门口的木琴大声回应道。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的欧阳澈吓的差点从床上滚下来,当即也顾不得其他,匆忙从床上下来穿好衣服,然后打开门就冲向井边洗了把脸,而在这个时候胖子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

    “欧阳大人,马车已经备好,今日便是在下护送大人的最后一次了,等到少爷醒了,在下便要离去了。”

    实际上这几日都是胖子护送欧阳澈出行,所以欧阳澈对此并不惊奇,正准备上车之际却陡然想到一事,又手忙脚乱的准备下车。

    可还没等他双脚落地,便见李知时身边的婢女拿着一本奏折快步赶了过来。

    “大人,大人的奏折没拿!”木琴一脸急切。

    “呃?奏折怎么在你手上?”欧阳澈愣了愣,将奏折接过。

    “啊?”木琴显然不明所以,“不是昨日大人拿给少爷看的吗?”

    是吗?欧阳澈挠了挠头,这是他真的是记不得了,只不过想了想让李兄看了也没啥,这上面的东西还有很多是对方告诉他的。不过出于谨慎欧阳澈还是将奏折打开看了看,翻开了一面发现确实是自己今日要呈上去的那一本。

    “大人,可以走了吗?时候不早了。”就在欧阳澈还要继续看下去的时候,这时在前面的胖子眉毛一挑,陡然开口问道。

    “既然奏折拿了,那边走吧。”在胖子的询问之下,欧阳澈将奏折珍重的收进了怀中,然后坐进了马车开始闭目养神。

    宿醉之下他的头……诶?怎么还觉得神清气爽?

    不知道自己实际上是被蒙汗药“醉”倒的欧阳澈似乎有些惊异自己的独特体质,不过胖子驾车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还没等欧阳澈想明白,便已经到达了宫门之外。

    此时宫门之外百官已经尽数到齐,对此欧阳澈连忙下车,然后悄无声息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站了进去。

    “德明怎么此事才至?”站在其身后的一名官员小声问道,不过还没等他问完就闻到了欧阳澈身上带着的酒味,不由皱了皱眉头,“昨日陈公遇袭,德明怎的还饮酒作乐?”

    听到身后同时主战派的官员的质问,已经平静下来的欧阳澈小声回应道:“今日澈有一挚友将要离京,昨夜与其送别,不得已喝上了几杯。”

    欧阳澈的如此解释让身后的那名官员点了点头,只不过面上的不满却还是未曾消退。

    对此欧阳澈没有什么反应,就算他没有回头也知道身后之人会如何看他,不过对他来说对于李知时的送行是必定要做到的,否则他会因为此事而后悔一世。

    在他看来,无论是陈东还是张所,抑或是整个主战派,在他心中的地位实际上都没有李知时高,毕竟是后者引导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步的,可以说没有李知时,就没有今日能够摆脱穷书生名声,站在这宫门之外,能够报效国家匡扶大宋的机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