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千军万马赴虎牢
    北海城的墙头砖乌黑残破,那是战争硝烟留下的痕迹。神爱爱小说网saaxs

    大汉军旗飘扬在城门楼上,随着朔风猎猎作响。

    城前空地,张牛角身边,黄巾军背负包裹,鱼贯离去。

    张牛角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一阵。

    三天猛攻,张牛角没有攻下北海,只得留管亥和卜己引二万黄巾围困北海,自率三万黄巾赴东郡,聚义大贤良师。

    其他州郡的战况暂时没有得到答复,但张牛角心中隐约有感觉,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黄巾第一败,就败在自己手中,败在北海里面那个从未露面的统帅手中。

    驱弱兵,御强卒。

    那绝对不是孔融,孔融空有文名威望,不擅兵事。

    败自己的,是一位不曾露面的兵法大家,善于兵略,自己动用了术法,也无法击败他。

    这是多么令人沮丧又令人亢奋啊!

    张牛角心中有失落,有期待,有自责,也有骄傲。

    他输了,没关系,他只是太平道里微不足道的一份子,在他之上,还有仁义的大贤良师啊!

    大贤良师一定会带领我们获得最后的胜利,创建一个美好安乐的新王朝。

    京畿再会,无名的统帅!

    张牛角期待着这位统帅的来临,他期待着这位统帅,该如何面对黄巾主力军的攻击,大贤良师天公将军张角大人、地公将军张宝大人、人公将军张梁大人,他们可是获得天书认可的强大术士啊!

    来吧,无名的统帅,吾要让你知道,黄巾的意志,不会因为一次失败而折损。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张牛角的败北,仿佛成为一个信号。

    隐藏在黄巾军中太平道信众纷纷浮出水面。

    ……

    广宗战场,厮杀连天。

    汉军阵型严密,兵卒虽不如黄巾贼悍勇,但甲胄兵刃与训练远超仓促造反的黄巾,故而战场之中,阵容森严的汉军轻松压制住松散的黄巾贼,占据上风。

    北中郎将卢植高居战台,手抚长髯,自衿微笑:“贼,始终是贼,成不了大气候。”

    “雷公助我!”

    晴天一道霹雳,雷电如柱,粗如大树,瞬间轰杀一名骁将。

    原地留下一个焦黑的深坑,冒着黑烟,周围还有残余的电弧不断跳跃。

    “该死,张角妖术,损我大将。”卢植瞪圆眼睛,气得直吹胡子。

    帐下将领阵亡,汉军气势锐减。

    张角相貌清癯,身材高瘦,须发雪白,风姿隽爽,湛然若神,身穿黑白道袍,头戴黄色方巾,有道全真模样。

    但见张角雷电立威,震惊沙场,举臂高喊。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术法传播下,声音响彻广宗,黄巾众士气大涨。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黄巾卒怀着狂热的信仰与信念,疯狂冲击着汉军的阵型。

    “撤,快撤!”

    卢植不再淡定,仓促从战台下来,翻身上马,率着后军逃离。

    广宗,一战而定,黄巾,胜。

    ……

    长社战场,夜深露重。

    朱儁、皇甫嵩密议。

    “贼兵虽众,奈何不通兵略,不识天数,依草结营,当以火破之。”

    “善。”

    午夜时分,朱儁、皇甫嵩各引一军,潜出长社,欲引火破贼。

    谁料波才早已卜算到汉军欲以火攻,早早遣出六支黄巾,四支伏于长社之外,雨落攻城,两支伏于大营两侧,兵来夹击。

    又在营中挖掘土方,伏下精兵,待朱儁、皇甫嵩引军杀入,三面夹击。

    朱儁、皇甫嵩中了埋伏,汉军惊慌,四下奔走,又令人点燃大营,欲要同归于尽。

    黑夜无月,唯有火光跳跃,大营深处,波才望着四处起火的营寨,不慌不忙,目光看向身侧二人。

    “白太,振明,拜托你们了。”

    郭白太点头,手执铜镜,念念有词。

    卫振明笨拙抬手一拱,看到郭白太已经在颂咒,又连忙念咒。

    “天有阴晴,法有条理,龙隐云归,甘露普降,雨来!”

    “以水之誓,以汝之名,以吾之身,水云咒。”

    二人合力,事半功倍,夜空一阵霹雳雷鸣,狂风大作。

    火焰尚未乘风而盛,稀里哗啦的大雨骤然普降,将火焰压灭。

    朱儁、皇甫嵩面若死灰,引残兵奋力突围,先往长社而去,惊觉长社早已改旗易帜,引兵往中牟,波才率众衔尾追杀,伤亡惨重。

    突然一阵炮响,有一军从侧面杀出,红袍红甲,截住去路。

    为首乃是一名骁将,身长七尺,细眼长髯,有英雄之姿,一口青钢长剑,抵住了波才兵刃,难分高低。

    黑龙咆哮,武魂影约浮现。

    波才瞳孔一缩,声音凝重:“你是何人?”

    “大汉骑都尉,谯郡曹孟德是也。”

    波才皱眉望了一眼隐隐围绕在曹操身旁的气息,心下有些诧异。

    黑龙?

    竟然是龙的气息,有意思。

    波才也有武魂,用出来的话,未必不能胜过曹操。

    波才深深望了曹操一眼,收起大刀,让出一条道路。

    “罢了,你去吧。”

    曹操惊诧,但波才既然放过自己,若是不去,岂不是白白丢了性命。

    微一拱手,曹操策马离开。

    旁有裨将不明就以:“大帅,为何放此人离去。”

    波才目光凝重:“经此纠缠,朱儁、皇甫嵩早已逃远,杀一骑都尉无用,不如留待日后,祸乱暴汉。”

    哼哼,黑龙。

    长社,一夜而下,黄巾,胜。

    ……

    南阳战场,宛城。

    杀声连天,飞矢乱射,巨石横空,硝烟弥漫,烽火不休。

    张曼成披甲背旗,身先士卒,不畏矢石,冒死前战,顶着术士的术法增益,连杀数将,南阳军士气锐减。

    就在黄巾卒即将杀上城墙,一名大将应时而出,面貌堂堂,头戴赤帻,眼眸碧绿,手持松纹古锭刀,连杀数十黄巾贼,将黄巾贼驱下城墙,暂且保住了宛城。

    “吾乃吴郡孙文台,谁敢与吾一战。”

    一声猛虎咆哮,尖锐、威严、暴虐...深深刺入人心,令人心生恐惧。

    同为武将世家,孙坚与惫懒的曹操不同,早已精通家族武艺,晋升超一流武人,距离万人敌仅差一场大胜。

    “是你么!”

    孙坚一脚踏在城墙上,目光如电,锐利地令人害怕,盯着城墙下的张曼成,声音如铁,铮然有力。

    张曼成体内气息一阵翻涌,旋即一头山貔乘风而出,豹头虎躯,脚踏祥云,声似山猫。

    “区区一流武人,亦敢犯上作乱!”

    孙坚豪迈大笑,一跃而下,八丈高的城墙如履平地,双足跺碎一辆赴往城门的冲车,身躯巍然不动。

    张曼成心中惊悸,但他怕的不是孙坚的统帅,而是他的武力。

    “徒逞武力,不过一武夫而已。”

    张曼成冷笑,手一挥,上千黄巾力士从黄巾卒中出现。

    统帅整个荆州黄巾的大渠帅张曼成脸上露出一丝惋惜:“可惜,本欲悄悄袭杀一阵,夺取城墙,不料出了你这个莽夫,但结局不会因此改变,黄巾力士,给我杀!”

    身形魁梧的黄巾力士宛若一头头疯牛,速度奇快,足追奔马,拳脚笨拙,却势大力沉,随便一拳都能将身穿甲胄的兵卒打个对穿。

    孙坚武力再强,不过一人,挡得了十几人,又挡得住多少。

    眼看黄巾力士即将冲上城墙,突然城门楼传来一阵慌乱声。

    一颗人头从城楼上抛下来。

    宛城守备钱冇之头!

    城楼上,一道身影在众多汉军畏惧的目光下,缓缓隐身,深藏功与名。

    宛城失守,孙坚率残兵夺路而去,张曼成不欲徒添伤亡,任由江东猛虎离去。

    宛城,一战而下,黄巾,胜。

    ……

    太平道有三十六方大渠帅,即三十六位术士,七十二方小渠帅,七十二位接近一流到超一流的武人。

    阵容强大如斯,岂会失败,一经出动,汉军连连败退,大汉国祚到了风雨凋零的危险关头。

    帝连下数诏,勒令四方重镇兴兵勤王。

    第一路并州刺史丁建阳,率三万并州铁骑出箕关。

    第二路冀州刺史韩馥,率兵两万下牧野。

    第三路荆州刺史王睿,率残兵一万五过崤关。

    第四路豫州刺史孔伷,率兵两万假途轩辕山,避开南阳黄巾,赴虎牢关。

    第五路西凉太守马腾,率西凉铁骑自长安而来。

    第六路应诏汉中太守刘焉,焉不应,言汉中有五米道邪教作乱,烈火烹油,自保不足。

    其余几州,或是路途遥远,或是早陷贼手,大汉疆土,竟无兵可出,令人哭笑不得。

    帝又以外戚何进为大将军,总督五路兵马,统率左右羽林军,拱卫京畿,星夜调兵进驻洛阳外围八大关隘,重中之重,便在虎牢关。

    这是一个动乱不安的汉末诸侯时代,群雄割据,到处纷争不断;贼寇滋生,野心点燃战火;人人自危,大地硝烟无数。

    为了理想,为了忠义,为了百姓...无数人高举旗帜,向乱世发出自己的愤喊。

    义战、结盟、纵横、离间...烽火不歇。

    中原大地,在短短的一百年间,人口由六千万锐减至八百万。

    史记:“人户所存,十无一二”,在整个华夏历史中都是触目惊心的。

    无数的百姓葬身在兵戈当中,成为上位者进位的块垒。

    五月二十七,四方黄巾云集虎牢关,营寨连绵七十里,声势骇人。

    五路诸侯赶赴虎牢,拱卫京畿。

    虎牢关上旗帜森严,丁建阳、马腾两路诸侯安寨关前,成掎角之势,韩馥、王睿、孔伷屯兵关中,增添虎牢关兵力。

    空气中弥漫着肃杀的气息,久经战阵的战马,都不安的低声咆哮。

    最后的战争,一触即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