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3放手一搏
    汉那巴尔。

    城市最中心,某个街道深处的酒吧门口,一群流氓依旧在与站街的女郎**,酒吧里面的海盗们继续吹捧着自己曾经“英勇”的经历。

    打架对于酒吧这种地方来说太常见了,如果哪天不发生些什么大家才会觉得不正常,不过今天的事情可能会让大家多调侃一会,因为打架的参与者中有一位恶魔果实的能力者。

    不过,也就多调侃一会而已……吹别人,始终不如吹自己……

    “什么?你们说那个人跟丢了?你们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抱歉,队长!那个人确实太厉害了,上一秒他还在我们的视线里,可仅仅一个拐角,我们就不知道人去哪了。”

    “废物!真tm是废物!”

    看着一个个被训的怒不敢言的部下,沙发上一个标准的杀马特爆炸头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安慰道:“不用骂他们了,跟丢就跟丢吧,很正常嘛。”

    “正常?你还好意思说正常?”激动的表情带动脸色的伤疤,让爆炸头旁边沙发上的人显得特别狰狞:“我看最不正常的就是你吧!跟一个耍鱼竿的无名之徒才过几招就认输了,你演电影呢?敢不敢再假点?还有,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算了,但是他们进入了酒吧的暗门。这意味着什么不用我来跟你说吧?别忘了我们的计划。”

    “nonono!”

    爆炸头缓缓的摇动着自己的手指道:“首先,你所谓的那个耍鱼竿的,绝对不是无名之徒。虽然跟他动手的时候,我确实没用全力,但是明显这个人也没有,不过我真正在意的并不是这些……试想一下,如果是你,第一次对上我的果实能力的话,能够像这个人这么从容吗?”

    尽管情绪容易激动些,但是作为一个旧居高位的人,自然都会比别人想的更远一些,所以刀疤脸立刻就明白爆炸头想说什么。

    确实。

    如果是自己,第一次碰到这么诡异的果实能力,别说打的有来有回了,能自保就不错了,但是这个人似乎还有稳压自己同伴的趋势。

    那么……是装备技能上的巧合?还是熟悉的人呢?

    “找到了。”

    “在哪?”从沉思中被打断的刀疤脸立刻追问道。

    “贫民区里。跟她之前帮过的那个女人在一起。”

    “哈哈~看吧。完全没必要着急。”爆炸头仿佛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般补充道:“只要诱饵还在,鱼儿迟早会咬钩子的。”

    刀疤脸难得的赞扬自己的同伴道:“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在意跟踪这个人的那些人的进展,而且找人盯住了他的同伙?”

    “他们是不是同伴还不清楚,但是他既然帮了那个女人,就证明他们之间肯定存在某种关系,盯住她总是没错的。”

    “要干掉吗?”刀疤脸玩味般的一笑:“我可以亲自动手。”

    “没必要,我们和他们又没有什么不死不休大恨。再说了,干掉他们还怎么了解他们究竟是想干什么?”

    “这可真不像你说的话。”

    “那要看说给谁听。”

    ……

    黑色的圆形笑脸,被一道黑色的斜杠成30度角贯穿,很简单的标志,认真说起来看上去还有些滑稽,但是看到这样一个图案没有多少人笑的出来。

    对更多的人来说,这代表的是一种恐惧,死亡阴影下的恐惧。

    如果哪个海贼敢跟人吹牛说自己罪恶滔天,多半会本人耻笑,作为大海上考掠夺而生的一群人,谁都不会认为自己的干过的坏事比别人少。

    但是总有人例外,甚至的他的名字对这些无法之徒来说,依然是无尽的恐惧。

    比如在早已没有奴隶的时代里,光明正大的在香波地诸岛gr1上从事非法的“人类拍卖会场”,不仅在zf家门口提供奴隶、绑架各种生物,甚至连被zf所不容的地下军火交易亦遍布世界各处,就连核武器一般的人造恶魔果实都有涉猎。

    他就是地下世界里的中介,代号被称作joker(小丑)的男人,目前实力最庞大的七武海多佛朗明哥。

    而他的标志就是一个被斜杠贯穿的黑色笑脸。

    蓝调雨倒是没什么,因为他早就知道付云的身份,而她的几个同伴大脑几乎当场当机,因为他们太清楚这个标志意味着什么了。

    “这可能是一场极不公平的交易哦!”

    付云并没有理会女郎戏谑的表情道:“你可以说说看。不过,在这之前,希望能让我先看一下兑换清单的最后一页。”

    “看了就等于你要接受我们的任务哦~”女郎继续玩味道。

    付云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膀,随即,女郎将清单的最后一页递到了付云面前,饶是付云在看到清单最下方的物品的时候,手也忍不住抖了一下。

    (传奇)

    类型:武器

    属性:暂无

    ……

    售价:无

    …………

    (传奇)

    类型:武器

    属性:暂无

    ……

    售价:无

    …………

    类型:特殊

    属性:暂无

    ……

    售价:无

    …………

    恶魔果实……整个游戏中最终极的物品,尽管清单最后几样物品让付云看起来你也眼红不已,但是跟恶魔果实比起来,这些东西全都黯然失色。

    “雨……雨姐……”不懂浮云几乎是颤抖拉住蓝调雨的手臂道:“我……我们……”

    看着不懂浮云那无限期盼的眼神,大家发现彼此的想法几乎惊人的一致!

    “怎么?还想杀人越货吗?”女郎似乎也看懂了不懂浮云的想法,笑容不减的调笑道:“你们可以试试看。”

    要试吗?

    要是换做重生前的付云,这肯定是要想办法试一试的,就算知道希望渺茫,但是大不了一死而已。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要是连对命运一点反抗心思都没有的人,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不过,付云毕竟重生过一次,不管是对人生还是对游戏的理解都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所以……

    才更要放手一搏!

    不然的话,就真的成了条咸鱼了!

    当然,如果现在要是说出“试试”之类的话,那肯定会变成条死鱼,咸鱼的另一种形态罢了,特别是付云很清楚对方有什么样的背景。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