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回到中国的小洁1
    穿着光鲜亮丽的百褶裙,遮阳帽,墨镜和淡黄色的过膝丝袜,还有精巧美丽的红色高跟鞋,我还是性奴小洁,一个已经把身体卖给恶魔的女人,不过却能走在这个自由世界的宽广而又处处阳光明媚的世界之中。

    很惊奇吧?我竟能自由的走在中国的土地上,而且可以和正常人一样,购物逛街甚至于去打电玩游戏和朋友去泡网吧,反正一切正常人能干的事情,我都可以想做就想,而且主人还不会惩罚我。

    想到什么了?是不是认为,我已经逃离的赵得才魔掌?答案是不对。还是不卖关子告诉你们吧?我现在是性奴回收站的执行教官,是回来将我们三年前,不得不因痛割爱的十五个性奴,回收到性奴世界的执行人。

    三年的漫长考验加性虐历程,已经把我变成了一个欲女,我现在每天都要和三到五个男子玩到喷潮状态,才能满足我的性欲,所以人送外号淫妖。

    第一个回收的性奴是四号,她现在已经初为人母,而且还是个护士,所以已经把那段经历深深的埋在记忆的深处了,不过我的工作就是唤醒她的记忆。

    我先制定了一个捕获计划后,就等着她回家的路上将其回收了?四号现在的生活很有规律也很幸福,他现在每个月有月假,工作时间只有十个小时,而且每天都能和老公女儿共进早餐和晚餐当然,她是不可能说出她是性奴的事情的。

    已经到了预定的地点,此时距离四号回家还有一个多小时,而我却意外的遇到了一个旧相识,那就是我大学时的好朋友林依莲同学。

    她看了我许久才问道:“请问你是李兰芳吗?”(我带着遮阳帽,使她看不清脸部的表情,但因为太熟了还是认出我了。)

    想哭的我现在突然想起了,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不过身为性奴的我是不能记住这些东西的,所以我看了一眼林依莲说道:“老同学不认识了吗?”说完拿下遮阳帽和墨镜后,将我的脸漏出来。

    确定以及肯定的林依莲哭着说道:“是你吗老同学,我不是做梦吧?”

    我也笑着落泪说道:“你这小混蛋,毕业后也不来个电话?老实交代泡了几个男朋友玩过几次男女游戏了?”

    林依莲笑却流泪的说道:“还是老样子,不过就是不知道那里变没变?”

    本能的退了一步说道:“别来了?那里哈哈哈哈哈哈,别别别我求饶?”已经被她抱在怀里挠上痒痒了。

    反手一个擒拿后,将她抱在我的怀中,正想将手本能的伸进阴道后,突然想起我还不能这么做的瞬间,将手伸阴道改成挠她痒痒。

    林依莲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的说道:“不要好痒,我求饶我求饶。”

    我的手放开后,林依莲转过身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说道:“李兰芳,你什么时候竟然学会武功了?刚才的那一下险些把我摔倒了!!!?”

    想着我学武的过程就有一种性虐感直冲大脑,因为这些技能,都是在我做爱时一点点摸索出来的,当然我管这叫性爱舞蹈。

    避而不答的说道:“别管这些了老同学?久别相逢是件大喜事,我请你吃顿肯德基的同时叙叙旧?”说完拉起她就往不远处的肯德基快餐店走去。

    挣脱我的手的林依莲说道:“我还有事以后再聊吧?”

    心思细腻的我很快发现不对,因为林依莲的话明显有所闪烁,而我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林依莲?我们还算不算好朋友?”

    林依莲由喜转悲的说道:“我得快点回家,否则老公会打我的?”

    一个词出现在脑中那就是家暴,然后我突然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你的老公长得什么样子?是不是三头六臂的怪物啊?”说完对林依莲说道:“带我去你们家看看吧?”心里暗道:“可以把林依莲变成性奴后,在收下我成为教官后的第一个打手?不过四号就得等明天再捕捉了?”

    到了林依莲的家后我一阵恶寒,这是间只有不到三十平米的小屋子,而门是一个破的不能再破的烂木门,所以连起码的锁都没装,而且从屋里传出一阵阵的恶臭和酒气味,使得还未进屋就已经先闻其味了。

    林依莲的丈夫明叫张潇,是个嗜酒成性的赌徒,因为爱喝酒又爱赌钱,所以本来是家资过百万的小富之家,却被他硬生生的败光了,而林依莲之所以能嫁给他的原因在于,他三年前还算是个人,不过现在吗?他已经和死人就差一口气了。

    还没等林依莲进屋张潇已经破口大骂道:“骚娘们快进来,老子打死你?”

    林依莲本能的退一步后我说道:“别怕有我呢?你先进去后我跟着就进去。”

    林依莲战战兢兢的走进去的瞬间,门后藏着的张潇一下子抱紧她说道:“回来了老婆?让我先捅下屁眼好吗?”话音未落已经将早已掏出的鸡巴贴在林依莲的屁股上面了。

    我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后发现,这个男子不可能成为打手,因为他现在这种骨瘦如柴的样子,别说绑架什么人了,就连打林依莲的时候,都会不小心摔倒。

    一个狗吃屎过后大叫道:“谁他妈的踢我?”转脸一看话锋突转的说道:“美女长的好靓啊?让哥哥亲亲?”

    我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说道:“林依莲你说的是他吗?”

    林依莲说道:“是是是,是他,他现在是酒喝的太多了没有劲?平时都是用那个打我的?”说完看着墙上挂着的一个性奴皮鞭。

    转眼一看后心里一笑,因为我没想到张潇竟然还是个小色魔,当然,这倒是省了我教他怎么用sm性虐用品了,因为他一定会用。

    喝下解酒药后的张潇很快醒了,而林依莲还不知道她的噩梦就要开始了。

    张潇说道:“头好疼啊,老婆给我一碗醒酒汤?”

    我说道:“张潇你看看我是谁?”

    惊奇的瞪大眼睛看着我,这时的张潇心里一定是无数个问号?然后他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到我的家里?”

    我说道:“想回到有钱人的世界吗?想的话就答应我一件事?”

    看我一脸严肃的说着张潇却笑着说道:“你算神马东西?你说能让我回到有钱人的世界就能回去吗?”

    我说道:“一个月五万你干不干吧?我说的是人民币?”

    再次凝视我的张潇说道:“你不是闲的没事干那我开涮吧?一个月五万,那可是高级白领了?”

    我说道:“心态还算正常?说吧愿不愿意?”

    张潇说道:“真,真,真的吗?你真的是要雇我?”

    我说道:“说个愿意这么费劲吗?要是为难的话你可以不干?”

    张潇急忙说道:“我干,一个月就五万?不干我不成白痴了吗?”

    我说道:“你就不问我干什么吗?要是干违法的事呢?”

    突然听明白意思的张潇说道:“什么!?我能问下是什么工作吗?”

    我说道:“也就是用sm性虐用品折磨女子啦,还有把我要抓的性奴绑架到我指定的地点的活?”

    张潇突然凝视着我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依莲也突然看着我说道:“李兰芳你是什么意思?”

    我说道:“张潇你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先把林依莲给我绑起来?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做这份工作?而我将会把你和林依莲一起绑起来?”

    林依莲突然明白我的意思后说道:“李兰芳你想干什么?”

    我没和她说话继续和张潇说道:“你的时间还有五分钟,五分钟后我就会把你和林依莲都绑起来,而你也将会死在这里了?”

    张潇的心灵在挣扎,他确实还有正人君子的一面,虽然他经常打骂妻子,但是在本质上他还是个好人。

    五分钟到了但张潇还是没动手,于是我说道:“看来你还是没能狠下心?那好吧我就只能说永别了?”说完将早已准备好的性虐绳索从腰中拿出来以后,先讲张潇给绑在床上。当然我是不可能杀了他的?而这只是一个小测试。

    林依莲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他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我可没给她任何的防抗机会,只见我手脚麻利的将她的手臂反绑在身后,接着将口袋中的性虐口器强行的给她戴上。

    一切都安排好了,现在的张潇仰卧在床上,将鸡巴挺的老高,然后我看着这个诱人的阳具说道:“张潇,先让你尝尝口交的味道?”

    舌尖停在鳌头之上用头将其移动,只觉得一阵酥麻的张潇性福的说道:“好爽的感觉啊?这,这感觉也太爽了?”

    林依莲摇着头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但却无法说出来。

    舌尖下滑的同时说道:“没有过口交吧主人?就让性奴小洁,给你一次最完美的口交体验好了?”说完用力吸允着鸡巴的中部,使得张潇一时紧张一时松弛的收缩这超爽的鸡巴。

    张潇落泪的说道:“停停停我想尿尿?”

    我说道:“想尿就尿吧主人,性奴是您的马桶?您可以将尿灌进性奴的口中。”

    突然爆筋的鸡巴已经暗示我就要尿了,然后张潇扬头问道:“可以吗?”

    我说道:“来吧主人,性奴等着呢?”

    酒骚气一下子冲入鼻腔后,我很顺利的喝下张潇的尿,因为我这三年之中喝下的尿液已经不下一千次,所以这做种事情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张潇已经被我口交弄的有感觉了,这时是我性虐林依莲的时候了?当然林依莲这时也已经开始有所觉悟了。

    我走到林依莲身旁说道:“林姐姐,我们先玩会坐井观天好了?”

    脱下林依莲的裤子后,将她的屁眼和阴道扫视一遍后心里说道:“林依莲的性奴级别还真的挺高的,不过只能是个中上等的级别?”

    林依莲欲哭无泪的说道:“不要兰芳妹妹?我求你了别把我卖给人贩子?”

    我看着林依莲说道:“我可没说要卖你?因为我就是个你所说的人贩子,当然我的买卖方式有点不一样,是将你调教好了?然后在送到公司的销售地,让你在那里给我们赚钱养家。”

    林依莲听这话的同时还在反抗着,但很快被我推到了床上,接着我将她按跪在床上的同时,使其阴道含住已经勃起的鸡巴。

    防抗突然停止了的林依莲,感受着张潇的鸡巴在阴道里涨大的感觉,然后我和张潇低声的说道:“张潇你可以狠狠地插?林依莲是不会喊疼的。”

    张潇的兽欲已经被激发了,他果然用力的抽插着阴道,只听林依莲的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的叫着,却始终没办法喊出疼来。

    已经要耗尽力气的张潇说道:“小洁我能吃点东西吗?饿的时候没法干了?”

    我说道:“还想吃东西啊张潇?别忘了一会儿你就会死了?”

    突然想起来的张潇说道:“死囚犯还得有临死前的最后一顿饭呢?先吃饱了在上路可以吗?”

    我笑着说道:“我可不是警察没那么多的讲究?反正都是死,我倒想试试饿死你会是什么样子?”

    张潇突然再次盯着我,然后低下头说道:“我现在答应你做那种事行吗?”声音很小但已经足够了。

    我说道:“虽然晚点但还可以?不过惩罚是必须的?”

    张潇说道:“我怎么加入你们?”

    我说道:“先说惩罚吧?惩罚就是你要用性奴皮鞭打林依莲一百下,然后在用这个东西和她做爱?”说完拿出改良版的巨型阳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