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pArt 2:开始占有你
    古人云:“人逢喜事精神爽!”刚刚上任的我,迈着轻快的步伐,第一个来到了新的办公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想到新的美女属下们:周宁、方芳、姜慧珊、葛玲玲;再想到李欣手下的马小轩、袁鸣、穆盈、陆霞;特别是想到最后都会被我收服,就让我兴奋的不得了。

    “钱主任,新官上任真积极啊,”方芳走进办公室,开起了我的玩笑,“主任的办公椅舒服么?”

    “哈哈,”我也打了一个哈哈,“你真会开玩笑。我要以身作则啊,不然怎么领导你们啊?”出版社这种地方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一个小主任就完全能把手下压的死死的!当然我更希望是在床上也把她们压得死死的!

    “钱主任早啊。”韩雅来到我的编辑室,和我打招呼。

    “哟……韩社长好……”我急忙站起身,表面给以适当的尊重。你们可能很奇怪为什么是我没有和韩雅、李欣一起到单位?昨晚我回家侍奉家里的老母亲去了,主要也是告诉她升官的事情,让她老人家高兴一下,所以就没有回去和韩雅温存。结果今天早上被妈妈的扫把打了起来,所以才会第一个来到办公室……我……是被迫……的!

    “精神面貌很好啊,”韩雅笑了笑,“一会你和李主任来我办公室。”说完转身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并关好了门。十多分钟之后,李欣才到达办公室,然后我就拉着李欣进入了韩雅的办公室,也关好了门。

    我随意的坐在沙发上说:“见礼吧。”

    韩雅和李欣把裙子掀起到腰部,露出裸露的三角地带,然后跪了下去一起柔声说:“雅奴(欣奴)给主人请安了。”然后跪着走到我的两腿之间,拿出我的肉棒开始口交,大概20分钟之后我射在了她俩的嘴里,然后收起肉棒,拿出2个遥控震蛋,每人的骚穴里塞进1个,然后就让她们起来了。

    “9点半的时候,”我继续吩咐道,“你俩才可以去厕所排出灌肠液。好了,准备开始第一天的工作吧。”

    “是,”两人又一起柔声回答,“我们是最棒的!都要加油啊!”

    然后就是一些很平常的会议工作了:韩雅把社里的工作安排大致说了一下,我们三人根据社里的安排和工作目标,把现有人员的工作进行了大致的分配,并首先把降服的重点放在了周宁身上。我和李欣离开韩雅办公室的方法选择的是:忽然开门走出去——以确定有没有八卦女偷听;结果很满意,手下们都在自己的座位上悠闲地上网偷菜,大有“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势。

    “美女们,放一放手头的工作,”我关上编辑室的门,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来,先开一个内部会议。”

    首先我就传达了一下社里提出工作的指导思想和对新产品线的重视,然后安排了一下各人的工作安排:最话多的蒋慧珊直接安排去了日本东京出差10天,进行日本方面市场信息的调研;较细心的方芳安排去台湾出差10天,进行台湾方面市场信息调研;葛玲玲的家庭背景不是很强,所以安排她在办公室留守;而我呢?自然是和周宁一起在国内几个图书销售好的省市出差,进行国内市场信息的调研,嘿嘿……顺便收服她!对于这个安排,蒋慧珊和方芳都欢天喜地的去准备了,对于她俩来说基本等于公费旅游了;葛玲玲很习惯的耸耸肩膀,虽然不能公费旅游,但也落得清静;周宁强打起精神对我笑了笑,也去准备了——和我预料的一样,她在车祸方面的思想压力太大了,工作方面就显得注意力不够集中了——这正是我下手的好机会!

    很快,我就找了一个机会,把一张写着“苍天有眼”四个字的车祸照片偷偷放进周宁的工作日记本里,周宁回来看到这张照片明显呆滞了几秒,然后很神经质的左右看了一下,并问有谁过了她的座位,我们都笑着回答:“好多人去过,有什么事情?”

    她见没有什么线索,又怕被别人发现异常,就笑着随意找个借口搪塞过去。而我则暗中满意的点点头:紧张+负罪感,这正是我需要的!

    然后我重新注册了一个qq号码,起名字叫“天堂仲裁者”,然后申请加周宁为好友,并填写申请信息:“车祸让我发现了你!”然后偷眼观察周宁的表情,她又呆滞了1分钟,估计是经过了复杂的思想斗争,然后选择了通过我的好友请求。

    天堂仲裁者:“你好啊,美女。”

    周宁:“你是什么人?”

    天堂仲裁者:“我?普通人啊。”

    周宁:“我认识你么?”

    天堂仲裁者:“啊?你好像很紧张啊?”

    周宁:“你到底是谁?”

    天堂仲裁者:“美女,放松一些,有些事情咱俩可以慢慢聊一下的。”

    周宁:“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天堂仲裁者:“我?呵呵……只是一次车祸的目击者。”

    周宁:“你……”犹豫了一下,说:“你什么意思?”

    天堂仲裁者:“我的意思是:我有些照片,你可能会感兴趣。”然后就发了3、4张车祸的照片,每张照片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车号以及车内女司机的大概面容。

    周宁:“你?想要怎么样?”

    天堂仲裁者:“呵呵……好像不是我想要怎么样吧?”

    周宁:“啊?”

    天堂仲裁者:“今天早上还真的吓我一跳,发现肇事车辆正好是我们一个系统的人,还正好是我认识的,所以就来问候一下。”

    周宁:“你是谁?”

    天堂仲裁者:“先别问我是谁。先说一下你想要怎么解决吧?”

    周宁:“……”周宁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头绪。

    天堂仲裁者:“这样吧,如果你想解决问题,就在午饭后到对面的咖啡馆11号桌等我。”

    周宁:“好的,午饭后见。”

    午饭后周宁就来到了咖啡馆,坐在11号桌要了一杯卡布奇诺,静静的等待“天堂仲裁者”的到来。我在暗中观察她十多分钟,然后让侍者送一个纸盒过去,然后转身离开了。

    周宁接到侍者的纸盒,很奇怪,待侍者离开后,打开纸盒,看到里面十余张车祸照片和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美女,你积极的态度我很满意,我有事就不过来了,你穿着盒子里的超短裙和高跟鞋,下午2点在咱的办公大楼里走一圈,必须从顶楼开始一层一层向下走,如果我看不到你,我就会向警方提供线索,哈哈哈……”

    看完纸条,周宁又坐了十分钟,然后走进咖啡厅的洗手间,脱下牛仔库和运动鞋,换上盒子里的超短裙和高跟鞋。超短裙实在是太短了,好像一弯腰就能露出底裤的样子,鞋子也明显小了一号,勉强穿上,挤得脚微痛。一边回办公室,周宁一边暗暗纳罕:此人对我的身材很熟悉啊,连鞋子得尺码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特意准备小一号的超短裙和高跟鞋给我;这人到底是谁呢?要达到什么目的呢?

    天堂仲裁者:“你回来了么?”

    周宁回道座位上,看到天堂仲裁者的留言,回复到:“回来了,你到底是谁?”

    天堂仲裁者:“我是一个知情人。”

    周宁:“你到底要怎么样?”

    天堂仲裁者:“我给你准备了一部手机。在某一楼层的角落里。”

    周宁:“什么?”

    天堂仲裁者:“你一会从顶楼向下一层一层的走,顺便找到手机里,那里有我的下一个要求。明天早上9点以前没完成我的要求,你就等着坐牢吧。”我偷眼看了看周宁,然后关闭了这个新的qq,手机在5楼最里面的地上等着你呢。

    周宁:“你到底想要什么?”

    周宁:“你说啊!要钱我可以给你!”

    周宁:“你到底是谁啊?”连续几个问题,对方都没有回答,看来对方是下线了,周宁的心里矛盾重重:发生交通事故后,由于害怕,迅速逃离了现场,印象中没有目击者啊,但现在车祸照片就摆在自己眼前,这怎么解释呢?新闻报道车祸受害者正在抢救之中,如果死亡了,她被抓到就可能面临最高为“故意杀人罪”的指控;就算受害者没有死亡,“肇事逃逸”罪和巨额赔偿也都是她无法承受的;很快就到了下午2点,周宁无奈的起身,走向最高的19楼,先找到手机再说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