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探监
    「嗯嗯……舒慧姐姐,这个好好吃喔……嗯嗯……」雁如嘴巴开开一边跟姊

    姊报告,一边跟面前外带的蚵仔煎辛苦的战斗着,还不忘大口大口灌下超大杯的

    珍珠奶茶。

    杯盘狼藉的桌上摆满了空盘空碗,上面印着xx张卤肉饭,xx鸭肉,x大

    大鸡排,xx芋圆,xx生煎包……等等的字样,族繁不及备载。看着大嚼大咽

    俏脸上还挂着一颗饭粒的小女生,不难让人猜出这些东西都是被谁给干掉了。

    「小如……这样吃会胖耶,小心你到时候没人要。」看着一点淑女风范都没

    有的妹妹,舒慧又好气又好笑的说着。

    「人家好久没吃到这些台湾小吃了吗,在加拿大读书都吃不到这些东西,好

    不容易回来玩,当然要好好享受啊……」不理会姊姊的劝告,雁如埋头继续着艰

    苦地大吃大喝作战。当然天生丽质的小女生是完全不用担心变胖的问题的。

    「你啊……你啊,吃这么多,我看营养全部都跑到你的胸部去了……」摇摇

    头,舒慧撇下小妹,自己去忙自己的了。

    接到舍监狱中的来信已经过了十几天,今天就是约定好的探监日期,想到要

    跟逼迫自己下海卖淫的干爹见面,舒慧忍不住开始心烦意乱起来。

    「虽然他现在人在监狱,可是自己还有许多把柄握在他手上,而且自己身体

    的每一寸地方都被这个老男人玩弄过了,小穴里还曾被舍监射入肮脏的精液,现

    在去见他有多尴尬啊……」想到这些,舒慧忍不住皱起了美丽的眉头。看着客厅

    里吃完东西、心满意足躺在沙发上休息的妹妹雁如,一个点子突然浮现出来。

    「欸,小如啊,姊姊等下要去监狱看一个朋友,你陪姊姊去好不好?」

    「嗝……好啊舒慧姊姊……你现在就要出发了吗?小如先去换个衣服喔!」

    天真的小女生虽然对在读大学的姊姊有个正在坐牢的朋友感到不解,可是没

    有想太多的就答应下来。

    面对着满满的衣橱,舒慧下意识地抽出一件粉红色露肩小洋装穿上,超低胸

    的领口裸露出少女柔软雪白的胸脯,紧身的剪裁大方地秀出舒慧前凸后翘的好身

    材,连身洋装膝上十五公分短短的荷叶裙摆下是一大截引人遐想的雪白大腿,配

    上黑色长统马靴。这套洋装平常年轻的女大学生外出时,在底下会垫着小可爱跟

    牛仔裤防止走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舒慧中邪似的,自然而然就做了这样的

    性感打扮。

    相比起姊姊艳丽的穿着,雁如今天清纯的绑着马尾,穿上a字牛仔裙,纯白

    色puma连帽外套,配上converse布鞋,原本就因为娇小而显的稚气

    的雁如,简简单单的打扮,更加散发出乖巧邻家小女孩的可爱气息。

    好不容易准备好后,姊妹俩一同出了门。舒慧暴露的穿着一路上引来路人的

    注目,女人们用又羡又妒的眼光看着这对姊妹,男人们盯着少女扭摆的臀部,露

    出馋涎的表情。一路上当然少不了狂蜂浪蝶的搭讪,还被人错以为舒慧是出来拉

    客的妓女,直到她们进入了目的地——舍监所在的监狱,进入会客室映入眼帘的

    是一张铁制的大桌子跟几张破旧的木椅。

    「小姐们请坐,桌上这是紧急按钮,只要你探视的犯人有不正常的举动时,

    按下这个按钮我们就会进来;另一方面,我们会从天花板的闭路电视监视你们的

    行为,记住会客时间是二十分钟。」监狱的狱警一边偷偷瞄着眼前舒慧裸露出的

    雪白乳房,一边解释着会客室里的安全系统。说完这些狱警依依不舍的关上门,

    把舒慧跟雁如留下,走出了小房间。

    「滋……」会客室的门再次打开,走进来坐在舒慧对面的是久违了的舍监,

    憔悴的神情显示出他在监狱真的过得很不好。犯人们对强奸犯的惩罚残酷地施加

    在舍监身上:牙刷刷龟头,被逼着替其他男犯人口交,甚至后面的菊花还被性饥

    渴的老大们开苞了。但是干女儿舒慧性感的打扮,让猥琐男人眼睛一亮,发觉自

    己进来后少女害怕低垂下了头,加上舒慧身边年幼稚气的雁如,舍监的嘴角发出

    了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干女儿啊,这么有心来看干爹,你身边这个漂亮的小妹妹是谁啊?」

    「她是我的小妹雁如,今年十七岁,还在读高中,刚从国外回来台湾玩……

    啊!!!「舒慧话才说到一半,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原来桌子底下舍监伸

    出脚在舒慧超短荷叶裙下的大腿上磨擦着。

    「这样啊,舒慧你妹妹在台湾住得还习惯吗?」舍监长毛的脚继续享受着女

    大学生滑嫩的美腿,在光滑雪白的大腿内侧恶心地游移着。

    「习……习惯……」舒慧想到身边的妹妹,只好忍耐舍监的挑逗,咬着牙尽

    量不发出声来。

    「这样啊,难得家人团聚要好好的把握喔,不要像我一样到老还是孤单一个

    人,要不是干女儿你啊……」

    「舒慧……舒慧会……好……好把握……」随着舍监意味深长的语气,舒慧

    明白他是在暗示自己跟他同居时的荒唐往事,艳丽的脸颊晕红了起来。

    「啊……舍监的脚好热……脚毛擦得舒慧大腿好痒……嗯……唔……」美丽

    女大学生边想边忍耐着。

    「最近还有跟秋如联络吗?干爹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不满足于只是大腿

    的摩擦,舍监把脚往舒慧丁字裤包裹住的神秘花园前进。

    「秋……秋如……她休学了……听说……啊……呜……」男人桌子底下的脏

    脚正不安份地往自己羞人的私处一步步迈进,舒慧忍不住的发出一阵哀鸣。

    「听说怎样?年轻人说话不要吊老人家的胃口嘛!」舍监若无其事的说。

    「听……听说……秋如她……啊……那里不……不要停……呀……」舍监发

    臭的脚趾隔着丁字裤碰触自己敏感的小肉芽,带来触电般的刺激,让舒慧羞耻地

    叫出声来,面对男人肮脏的脚趾带来的强烈快感,大学女生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兴奋而颤抖的美腿主动微微打开,像在欢迎着男人的不洁的脚对自己下

    体的践踏,过没两下,舒慧的花蕊已经湿答答的分泌出淫靡的花蜜来。

    想起狱警说的警急按钮,舒慧把手放在红色的按钮上,细长的手指因为下体

    的麻痒而抽搐着。舒慧的举动让舍监不安地看着眼前的猎物,生怕她真的按了下

    去。

    「嗯……下面好热……啊……好特别……男人的脚……这么舒服……等一下

    子再按这个按钮好了……只要再一下下就好……」沉迷在肉体的快感中的舒慧在

    心中这么的说服着自己,手又慢慢的缩了回去。

    「乖女儿,怎么说话一直发抖,脸还那么红,你生病了吗?天气冷出门要加

    件外套,不要穿这么凉快。」看到舒慧居然胆敢抵抗自己,舍监报复的说着。

    听到舍监的这句话,还有旁边身体不断发抖的舒慧姊姊,雁如好奇地转过了

    头。她很快的就发现桌子底下,男人肮脏的脚正践踏着舒慧姊姊荷叶短裙下甜美

    的花园。「怎……怎么会这样……舒慧姊姊……我不相信。」雁如抽了一口气,

    吃惊的闭上眼睛,用双手压着自己因为害羞而发烫的小脸。

    「哈啊……干爹……不要……舒慧求求你……不……不要在妹妹的前面……

    啊……「毫不理会舒慧的哀求,男人肮脏发臭的脚趾从湿透了的丁字裤的边

    缘探入,踏上少女神圣的花园。

    「呜……」自己少女的禁地居然被一个中年男人的香港脚碰触,而且还被自

    己年幼的小妹雁如亲眼看见,这疯狂的淫乱行为,让舒慧深深陷入被凌虐的刺激

    中。

    「女儿不要害羞嘛,机会难得,反正都是一家人,而且你的小穴这么湿,明

    明想要就不要装纯洁了。」舍监旁若无人的大声说着,毫不理会旁边雁如睁大了

    眼,脸红地看着自己的舒慧姊姊被男人屈辱的玩弄。

    「嗯……小……小如……把头转过去……不……不要看……姊姊求……求求

    你……喔……」男人的脚趾,赤裸裸地直接踩在舒慧的花瓣上,拨动年轻敏感的

    唇肉,不争气的身体为了追求更大的快感,已经自动摇摆起来,热腾腾的阴户主

    动凑上那肮脏发臭的脚趾,花蜜滴滴答答的滴下。

    因为挣扎而慢慢卷起的短裙露出了少女肥美雪白的屁股,陈旧的木椅上肥美

    的雪白臀部发狂地扭动着,木椅不停发出「叽……叽……」快要散开的声音来。

    「求求你……爹……不要……求求你……饶了舒慧吧……」美艳女大学生,

    楚楚可怜的呻吟着,「啊啊……谁来救救我啊……」流着口水,舒慧忘了是自己

    放弃了用紧急按钮的机会。

    突然「噗滋」一声,舍监的脚趾插入了颤抖的小穴。「哈……」舒慧张大了

    眼,口水从张开的嘴巴中流到连身洋装上,时间仿佛停止下来。

    「已经……被插入了……」中年强暴犯肮脏发臭的脚趾,那满是污垢长长的

    脚趾甲,就这样的整根没入了年轻貌美,在学校里被男学生们当作公主对待的大

    学校花神圣的肉穴中。没有白马王子,没有年轻英俊开着跑车的小开,没有情人

    的温柔耳语,有的只是自己小穴中那根腥臭的脚趾……

    「……」

    「呵呵,我的女儿舒慧果然很欠干,怎么样,干爹的脚趾很棒吧?很爽对不

    对?」舍监满意地抽插着自己没入大学校花粉红色肉穴内的脏脚,年轻的名器自

    动吞吐着强暴犯的脚趾,柔软鲜嫩的肉璧紧紧的缠绕无礼的入侵者,满是污垢的

    脚趾甲用力地在肉穴中留下一道道刮痕,疯狂的蹂躏少女最敏感的花蕊,血丝一

    缕缕的从舒慧下体流下。

    「被舍监的……脚趾干进来了……」

    「咕啾……咕啾……」少女的花瓣中男人抽进抽出的脚趾发出了淫荡的声音

    来,在安静无声的会客室中传了开来。

    「哈啊……哈啊……小如的穴穴好热……」雁如看着自己的姊姊舒慧用下体

    去取悦面前中年强暴犯的脚趾,淫乱的画面让雁如浑身发烫起来,当着姊姊跟不

    认识的中年男人面前,幼小的手指搓揉起自己的a字裙底下的小肉芽来。

    「呼呼……舒慧姊姊的舒服……小如也想要……」自己的手指并能不满足小

    女生高涨的欲望,雁如还想要更多的刺激,可是舍监早就杀红了眼,没时间来管

    眼前浪得出水的这块小美肉。

    雁如从木椅上站起,靠着冰冷的铁桌,发烫的肉穴对着尖锐的桌脚便开始摩

    擦起来。「啊啊……好冰……呜……」雁如让人血脉贲张地淫叫着,前几天才被

    开苞的小穴已经无耻地流出花蜜,沾满了会客室铁桌的桌角,早熟的巨大乳房激

    动地摇摆着。

    「啊……啊……会死啊……会死……呜……啊……啊……会死啊……啊……

    啊……啊……啊……」雁如用稚嫩的声音发出一阵哀嚎。冰冷的桌角给带给小女

    孩前所未有的刺激高潮,而这并不是年幼的小身体可以承受的,两眼一翻,雁如

    又再次失禁了……金黄色的尿液沾湿了少女清纯的a字裙,排泄物发出令人难堪

    的气味来。

    年幼稚气的娇小身体因为强烈的刺激而弓了起来,雪白幼嫩的大腿不住地痉

    挛着,让雁如几乎就要跌坐在地板上。最后小女生全身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大口

    大口的喘着气,令人羞耻的尿液滴滴答答的从桌子上流下……静悄悄的房间内只

    剩下兽性的喘息,天花板的监视器忠于职守地把这淫秽到极点的一幕给摄录了下

    来。

    突然会客室的门被粗暴地打开了,一群警卫们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