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罪犯的罪恶
    记载之内,时杂猥辞,自谓伶人有邪正,狎客亦有雅俗,并陈妍媸,固犹劝惩之意!

    ——鲁迅

    第二十五章罪犯的罪恶

    从食堂出来,罗张维叹了口气,来的路上绞尽脑汁想出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吃饭的时候又费尽口舌连哄带骗的才把秦忆本劝了回去。而他离开时不满的表情使罗张维更加心愁不已。

    罗张维愁容满面的来到方家,李静芊和小姐妹俩在睡午觉,李静芷正要给方辉放送饭却愁没有罗家的钥匙。实在找不到留在方家的借口,只好和她一起给方辉放送饭。

    到家后,李静芷喂方辉放吃饭。罗张维躺在床上,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不让秦忆本碰李静芷。想了很久没什幺好主意,倒是午睡的习惯发作,慢慢的睡着了。

    李静芷走的时候,见他已经睡着,就把密室门从外面扣上,自己也回家休息去了。

    老年人觉少,罗张维睡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就醒了。出于好奇心,他偷偷的透过墙上的小孔,想看看方辉放正在干什幺。

    因为小孔比较隐蔽,方辉放并不直到从外面可以看到自己。所以李静芷走后,他听了外面没什幺动静,就再次的拿出细针撬手铐的锁眼。这本是专业活,他一个书生怎幺弄的开?强忍着内心的急躁抠了半天,没什么成效。烦躁之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手不断的捶打着墙壁。

    罗张维见方辉放如此样子,才直到原来他并没有屈服,而是忍受耻辱趁机报仇。

    想到这点,他急忙悄悄的穿衣下床,同时庆幸自己及早发现真相,偷偷的溜出正屋,打算告诉秦忆本,再把方辉放抓回去。

    跑了没几步,他就停了下来,想到秦忆本对李静芷的野心,明白秦忆本对自己的威胁已经超过了方辉放。他站在院子里,犹豫着到底该怎么办。

    「不如……」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很快的被他认可了。

    整个下午,他都完善着自己的计划,因为要欺瞒利用秦忆本、方辉放、李静芷,所以每一步的时间地点都反复的琢磨挑选。

    晚上,李静芷送晚饭的时候,他拿出两双小解放鞋,「本来就是要给小娉小婷,你又送回来干什幺?」

    「这个,多不好……」李静芷客气着。

    「有什么不好的,我疼自己的女人,有什么不好的?!」罗张维故作生气的说着。

    李静芷没有再说什幺,对于罗张维的话,她感到心里甜蜜蜜的。

    第二天早上,趁着方辉放吃早饭,罗张维提着一个包袱,故作平静的说,「辉放,我看你在里面也挺闷的,我给他找点活干。」说着,指着昨晚翻出的两块

    木板和一把尖刀,「这是老辈留下的印刷用的模板,都朽的看不出来了。让他帮我刻张新的,把旧的交给国家。」

    出来以后,他从小孔里看着方辉放摸着他昨晚磨利的刀刃,眼睛里透出一丝的凶光,得意的笑了。

    吃完早饭,他搭车来到监狱,找到才起床的秦忆本,亲热的说,「里修啊,昨晚我想了一个晚上。那臭娘们不吃软的,干脆照你说的,我们来硬的算了。」

    秦忆本呆了会儿,似乎有些惊讶他为何突然同意自己的计划。明白过来,兴

    奋的说,「那好啊,我们现在就去……」

    「你听我说,你带上李狗剩,我们让她看看她男人是怎幺被肏的,说不定…

    …」

    「好好,」秦忆本答应了,对看门的狱警说要去李狗剩家看看,带着李狗剩

    就出了监狱。

    一行三人来到罗家,秦罗两人先把李狗剩也关进密室里,让两人「叙叙旧」。

    方辉放依旧装成那幅懦弱的样子,甚至为了取信两人,主动的配合着李狗剩。

    「我先给他喂点药,到时候……嘿嘿……」罗张维偷偷的对秦忆本说了句,

    背着正在忙碌的两人,小心翼翼的往水里倒了点春药,把杯子递在方辉放的嘴边。

    方辉放根本也没有反抗,大口的喝了下去

    秦罗两人出了罗家,站在离校园不远的地方,「你在这等会,我先去把姐姐

    骗出来,然后你就把她妹妹……」罗张维说着,见秦忆本点了点头,就没再说下

    去。

    秦忆本躲在树后,看着罗张维和李静芷一前一后的走出校门,消失在村子的

    小巷里。他急忙的跑进校园,走进方家。

    「啊,你……」正在和外甥女瞎闹的李静芊突然看到秦忆本,吓的不知道说

    什幺好了。

    「想你了,来看看你啊。」秦忆本脸上难得的挂着笑容,虽然是淫笑。

    「别在……这……」软弱的哀求的同时默认了自己将要遭受的凌辱。

    「那好,跟我走吧。」

    过了很久,罗张维就和李静芷从大队院里出来了。罗张维嘴里还念叨着,「

    怎幺又不在了?害我们等半天。」

    两人回到方家,李静芷见妹妹不在,随口问女儿,「你们小姨那?」

    「她……刚才那个监狱的伯伯来了,他们俩出去了。」虽然见过秦忆本一面,

    方娉还是记得他那张粗旷的脸。

    李静芷大吃一惊,求救似的看着罗张维。

    「去我们家,今天秦忆本说来找辉放谈事情。」罗张维的语气恰到好处的反

    应了他内心的焦急与歉意。

    「小娉你和妹妹乖乖在家写作业,听见没?」李静芷嘱咐了女儿一句,和罗

    张维急匆匆的走出了家门。

    两人走进罗家,走到正屋,就听见密室里传来方辉放嘶哑的声音和李静芊的

    含糊不清的哭声。

    李静芷跑过去正要拉开密室门,却被罗张维抱住了,「你看看他们在干什幺。」

    李静芷从小孔看去,被密室里的景象惊呆了,完全不是她脑子里想的那样。

    秦罗两人走后,方辉放倒真和李狗剩叙旧起来。

    「李……哥,你现在还在里面?」方辉放努力的平衡着摇晃的身体,故意的

    问道。

    「呼……是啊,小……放……你真……门路……」李狗剩自方辉放回来后,

    就一直没有发泄过,现在感觉特别的舒服。

    「狗屁门路,还不是老婆、女儿挨肏?」方辉放嗤笑一声,惊奇的反问,「

    嫂子和侄女不也是……了吗?听说连大妹子都……」

    「是啊,肏他妈的秦扒皮!」李狗剩被他说的火起。想到自己都陪上妹子了,

    还没放出去,火气更大,腰身更加猛烈的撞击着扶在床沿的肉体。

    方辉放也不再说话,任由身体被撞的「啪啪」作响,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过了一会儿,秦忆本和李静芊一前一后走进了密室。

    李静芊在秦忆本的命令,穿著草绿色军上衣,腰间也捆着武装带,一副英姿

    飒爽的解放军女兵的样子;下身却什么都没穿,黑黑的森林在军衣下摆的掩盖下

    若隐若现,引撩着在场男人的心。

    「姐夫?!你怎么……?」少女看到方辉放赤裸着扶在炕上,被身后的男人

    顶的一晃一晃的,忍不住大声的叫出来,却不知道该怎幺说下去好。

    「小芊……?」因为对妻子的印象大坏,所以对这个妻妹的也没抱什幺好感,

    只是被她突然出现和这副打扮给惊住了。但是很快的明白过来,换上一副懦弱无

    奈的表情,「我……」

    「他就喜欢让人操屁眼!」秦忆本不屑的说道。一把拉过身后的李静芊,搂

    在怀里,大手使劲的揉着她的乳房,大嘴也凑在少女的脖颈上,大声的吻着。

    少女不敢反抗,或者根本没有反抗的念头,而是一如以前那样的妖媚的取悦

    男人。头主动的歪着,让男人可以亲到更多的部位。身体轻柔的扭动着,若即若

    离的摩擦着男人,胸部挺的高高的,让男人明显的感觉到乳房的结实和高挺。双

    手温柔的解开男人的腰带,掏出肉棒,来回的摩擦着。

    秦忆本的性欲完全的被她挑逗起来,猛地把她抱在怀里,几步走到床边,丢

    在床上,也不顾挂在膝盖间的裤子,肉棒插进早已分开的大腿,开始猛烈的抽插

    起来。

    两个月的蹂躏使得少女不加思索的做出反应。嘴里发出性感虚假的呻吟,腰

    身配合抽插摆动着,屁股也不时的上顶一下,双手挂在黑粗的脖子上,大腿弯曲

    着缠着男人的腰,一副完全沉溺于男人肉棒的样子。

    这在满腔仇恨的方辉放看来,李静芊像她姐姐一样的淫荡下贱,全不知可怜

    的少女如此做全是为了他。

    秦忆本双手按在乳房上,厚厚的布料使得本就结实的乳房更添一种质感,粗

    糙的针线与更粗糙的大手摩擦着,带来痒痒的感觉。厚实粗糙之下,双手却能感

    觉到乳房的柔软滑腻,更使得秦忆本爱不释手。

    秦忆本看着少女俊俏的脸,惊奇的发现少女的脸变得水灵可怜,而非看腻了

    的憔悴无神。猛烈的抽插中,他低下头,嘴巴凑在少女的脸蛋,像啃骨头似的用

    力的吻着,顶的少女的头别扭的歪着。

    各种因素的刺激下,两天未碰女人的秦忆本特别的持久,粗大的肉棒反复的

    进出着少女的阴道。双手解开胸部的铜纽扣,伸进去捏弄着乳头,看着不断变化

    形状的草绿色突起,秦忆本的眼睛里射出近乎狂乱的光芒。

    少女的下体在反复的抽插下有些痛疼,被顶得乱晃的身体也有些酸酸的感觉。

    她看着同样被顶得前后晃动的姐夫,却不知道该表达什幺样感情。悲哀?同情?

    失望?愤怒?她摇了摇头,似乎提醒自己从梦境中醒来。

    「呼……」长时间做着活塞运动的秦忆本终于射精了,他气喘吁吁的伏在高

    鼓的胸膛上,双手软软的垂在李静芊的身上,头上满是汗水。

    等待时机的方辉放迅速的从被窝里掏出藏好的尖刀,对准秦忆本的后胸就插

    了下去。

    大喘着的秦忆本突然感觉听到少女的一声尖叫,本能的抬起身体想看看发生

    什幺,却感觉到后背一阵的痛疼。剧痛之下,他飞快的转过身去,发现方辉放带

    着手铐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刀,刀尖上还在往下滴着血。

    在军队里练过几天拳脚的他大吼一声,双手握住方辉放的手腕,使劲的扭着,

    想把手中的刀子打掉。可惜因为生疏和疲累,效果并不如预料的那样好,仅仅抓

    住了手腕。而方辉放就用力的想挣脱他的大手,两人就这样你拉我拽的不相上下。

    李静芷在外面看到丈夫和秦忆本正在打斗,正要进去帮忙,却被罗张维喝住

    了,「你要干什么!?」

    「我……我……」李静芷结结巴巴的说着,才明白并不知道帮谁好,方辉放

    是自己的丈夫却是一个罪犯,而秦忆本虽然逼迫过自己却代表着法律与国家。

    「快看!」听罗张维的声音情况似乎有了变化,她急忙趴回小孔上。

    正在争夺刀子的两人几乎同时的想起了屋子里的另一个男人。

    「李哥」

    「李犯」

    一开始,李狗剩完全被吓蒙了,他惊愕的感觉到肉棒脱离了紧窄的所在,本

    应在自己胯下的男人举着刀子扎在黑壮的后背上,脑子里木木的什幺都没有。直

    到耳边响起两人的声音,才惊醒过来,却不知道帮谁好,焦急的看着他俩。

    「李哥,你不要忘了嫂子和侄女!」方辉放见他还在犹豫,大声的喊道,「

    我这可是给咱们报仇!」

    李狗剩听他如此说,被勾起的怒火又窜了上来,他上前朝秦忆本的小腹踢了

    一脚。

    秦忆本疼的腰一弯,手上的力量也小了许多。方辉放挣开他的大手,举着刀

    子在他的脖子上疯狂的扎着,直到他「咕咚」一声倒在地上,鲜血从脖子「汩汩」

    的往外流才停了下来,大声的喘着,眼睛冒火的看着地上的尸体,配合着他一脸

    的鲜血,再加上不断滴着血的双手,在外面观看的两人不禁的打了个冷颤。

    男人们搏斗的时候,少女瑟瑟的躲在墙角,捂着脸,看也不敢看。直到听不

    到声音,才慢慢的挪开双手。看到姐夫血腥的样子和他脚边不断往外涌出鲜血的

    尸体,吓得她再次的盖住双眼,大声的叫了起来。

    「呼……呼……」少女的叫声提醒了方辉放,他走了过去,本想把她一起杀

    了。体内的春药却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和极度紧张而发作起来,全身感到火热。

    「过来,给我舔!」方辉放血淋淋的手抓住少女的胳膊,拉到了床边,指着

    自己什么都没有的下体命令道。

    「啊!」李静芷这才发现丈夫男性的东西已经没了,她惊恐的叫了出来,敢

    发出声音,嘴就被罗张维摀住了。

    「别出声,他已经疯了。」罗张维在她耳边说。对于秦忆本的死,他感到很

    兴奋,终于除掉一个大患,但是另一个,他急忙的镇定下来,继续看着自己导演

    的这场戏。

    丈夫被阉割了,妹妹被自己的丈夫逼迫口交。这个打击对李静芷实在是太大

    了,她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双手按在墙上,支撑着身体,忘记了应该进去阻止两

    人继续下去。

    方辉放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热,而女人的舌头却根本无助于解决下体的骚痒。

    「李哥……」他突然叫了一声,吓得旁边恐怖的看着秦忆本尸体的李狗剩跳

    了起来。

    「什么?」

    方辉放不知道该怎幺说好,只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臀部。李狗剩「哦」了一

    声,急忙过来,讨好似的把肉棒插了进去,一开始还只是轻微的动作,后来在方

    辉放的逼迫下,才放心的猛力抽插起来。

    同性恋!李静芷又发现了可怕的事实,她呆呆的看着密室里的三人,身体软

    软的瘫了下去,靠在罗张维的怀里。

    罗张维满意的看着李静芷的反应,依旧关注着密室内局势的发展。

    冷静下来的方辉放并没有犹豫,趁着李狗剩正在埋头苦干的时候,再一次的

    把刀子插进了他的心脏。他恶狠狠的迎上对方惊愕的眼神,嘴角挂着一丝冰冷的

    笑。

    「不要杀我,姐夫!」少女看着狞笑的脸,吓得坐在地上,悲声哀求着。

    「你和你姐姐都不是好东西!」方辉放看着无助的少女,有了一点点的怜悯

    感,看到她粘满精液的下体,又火了起来,举刀向少女扎去。

    「快去救小芊!」罗张维拉着被丈夫的凶狠吓的呆住的李静芷,把早已放在

    抽屉里的老式刺刀塞在她的手里。

    「辉放,你在干什幺!?」罗张维鼓起勇气,大声喝道,拿起脚边洗脸用的

    木盘做盾牌。

    「姐姐,救我,姐夫他……」李静芊看到自己的姐姐,大声的呼救。

    「你们这两个奸夫淫妇!」举刀正要扎下的方辉放看到两人手牵手进来,心

    中的怒火更加旺盛,改变目标朝他们扑去。

    「辉放,你……你疯了?!」李静芷颤声说道。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使得她

    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就不得不面对心爱的丈夫手中的尖刀。

    罗张维见李静芷根本不知道闪避,急忙替她挡下冲过来的一刀。刀子紧紧的

    插入木盘的底部,方辉放使劲的往外拔着。

    「你还愣着干什幺?没看见他要杀你吗?」相对于耗尽力气的方辉放,手握

    脸盘的罗张维有利的多。他大声的对李静芷喊着,示意她赶紧过来帮忙。

    「辉放,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李静芷过去扶起妹妹,低声的安慰着

    她,转头责备着丈夫,手里的刺刀早已丢在地上。

    方辉放转头看见妻子手边的刺刀,丢下刺入木盘的尖刀,猛的扑过来,握着

    刺刀就朝妻子的胸膛刺去。

    「姐姐……」李静芊猛的推开她,胳膊却被刺头,虽然仅仅伤及肌肉,但是

    鲜血还是从血槽里喷出,痛得她大声的叫了起来。

    方辉放也不理她,拔出刺刀,再朝自己的妻子扑去。罗张维一个手快,举着

    木盘砸在他的手腕上,「当」的一声刺刀掉在地上。

    方辉放转身一拳砸在盆底,罗张维啷呛着后退了好几步,却及时的把刺刀踢

    了出去,同时嘴里喊着,「快点,你不想活了。」

    李静芷看着锋利的刺刀穿透妹妹的胳膊又拔了出来,从伤口出喷出一股股的

    鲜血,妹妹大叫着捂着伤口倒在地上。眼前的一切似乎太过于梦幻,使得她生出

    一种不真实感。

    罗张维的话把她唤了回来,她看见闪光的刺刀滑到自己的脚下,而丈夫疯了

    似的朝自己扑了过来,本能的捡起刺刀,对着自己的丈夫,嘴里吓唬着,「别过

    来,你别过来。」

    猛扑过来的方辉放却停不下身体,眼睁睁的看着刺刀穿过自己的身体,感觉

    到体内的鲜血不断的涌出,生命的能量正一点点的消失。

    「啊……」李静芷的胸部沾满了丈夫的鲜血,她吓呆的松开刺刀,抱着倒在

    自己怀里的丈夫,哭叫着,「辉放,辉放……」

    罗张维满意的看着自己导演的一场戏终于圆满的结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

    想到自己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高兴的笑了起来。

    死去的三个人并没有让外人知道,而是悄悄的埋在了罗张维的院子里。在外

    人看来,两家都是那个老样子。

    对于秦忆本的失踪,因为他当初说是去李狗剩家,而李狗剩也随之不见了,

    所以一致认为是李狗剩杀害秦忆本而潜逃,并没有人会想到方家和罗家的头上。

    倒是方辉放的失踪,让罗张维颇费了一番心思,在他的反复劝说下,李静芷

    终于同意全家都搬到罗家的密室里。罗张维也刻意的在村民之间散播方家已经逃

    跑的事情,而闻讯前来调查的公安干警们面对村民的如同亲见的描述,也并没有什么怀疑。

    于是,整个县,甚至整个地区到处稽查「潜逃」人员,谁也没有闲心再来找罗张维这个毫不相干的人。

    罗家密室。

    三个白净的屁股高举在空中,等待着主人的光临。六双大眼睛如水般的看着正在交合的两人,毫不掩饰的露出羡慕的神思。

    成熟的女人四肢紧紧的缠在男人身上,腰身疯狂的摆着,索取着男人的精液,丝毫不顾及另外三个女人的眼光。

    「老爷,奴婢是老爷一个人的奴婢。没有亲人,没有妹妹,也没有女儿。」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