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完
    小琳的泼辣与大胆,不但令杨柳目瞪口呆,连我也被镇住了,只觉阴茎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洞穴之中,感受着里边的紧密和湿滑,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酥麻。

    小琳轻柔地上下套弄,胸前一对白兔子轻轻颤动,极为诱人!

    小琳嗲声问:“舒服吗?”

    我情不自禁答道:“舒服极了!”

    小琳又喘息道:“好美哦,你的……弟弟,好大啊!”

    我迷迷糊糊接着道:“你的穴……也好紧啊,夹得好爽……”

    突然醒悟身边还有个杨柳,神志为之一震。

    我忙转眼瞧望杨柳,只见杨柳粉脸涨得通红,眼睛紧紧盯着小琳与我交合之处,身子在微微颤抖。

    我一望她,她恰好也转眼过来,眼光对接,她似乎打了个冷战,突然间就站了起来,羞容未褪,语气却冷冷道:“你们忙吧,方案明天再定。”

    说完起身就走。

    刹那间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急忙道:“杨柳,你别走。”

    已走到门口的杨柳顿住身子,小琳也顿住了,我忙对满脸诧异的小琳道:“小琳,别胡闹了。”

    小琳眼睛快速瞥了一下,狡诘一笑,知趣的从我身上下来,躺在一边。

    我连忙从床上起来,走向杨柳道:“你别走,我们必须把方案确定下来。”

    杨柳却站着一动不动,我走到她身边,道:“把方案给我看看。”

    杨柳满脸羞怯,结结巴巴道:“你能不能……穿上衣服……”

    我这才醒悟过来,低头一看,沾满小琳淫液的肉棒依然坚硬无比,正如一柱擎天般翘立着。

    我立感大窘,急忙转身,床上的小琳看到此景,忍不住“咯咯”娇笑不止。

    我只好道:“杨柳,就照你写好的方案发吧。今晚就发。”

    杨柳轻声道:“好的。”

    说完就走,只听得背后传来“砰”的关门声。

    杨柳一走,小琳再也忍不住,“咯咯”大笑起来,我瞪着她,心里恨恨地,道:“你这坏家伙,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琳诈装一惊,怯声道:“不要啊,我怕……”

    说完,再也忍俊不禁,再次“咯咯”大笑不止。

    我低头瞧瞧自己一柱擎天般翘立着肉棒,苦笑不已,闹不明白一直引以为荣的硕大家伙,最近怎么是越来越不听从指挥了?朝小琳望去,她正一脸坏笑看着我,用手指指坚硬的肉棒道:“它好坏哦!”

    一听这话,我心里起了一股不好好收拾她愧当男人的念头,于是脸一拉,眼一瞪,恶狠狠道:“今晚你死定了!”

    说完朝着赤裸在床的小琳走去。

    小琳似乎被我吓着了,脸上一阵惊慌,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

    我“嘿嘿”坏笑,道:“干什么?你说我想干什么?”

    边说边朝大床逼进。

    小琳惊恐地抢了个枕头护在胸前,慌慌张张道:“不要,你不要过来……别过来……”

    我丝毫不理会她的话,凶巴巴继续朝她逼近。

    突然,小琳纤手一抬,用手势制止了我逼进的步伐,坚定地望着我道:“你站住!”

    我一愣,弄不明白她想搞什么名堂,只好原地不动,静观其变。

    小琳挪身下了床,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她突然抬高双腿,把腿八字张开,刹那间,一个粉红色湿漉漉的鲜嫩欲滴的美穴立即展现在我的面前,那原本清纯俏丽的娇颜,如今却淫荡无比的模样,令我呼吸为之窒息,我不禁心里大声叫好,暗道:“好一个淫荡的美人!”

    小琳见我傻在原地,嘴角挂上一丝轻笑,娇语颤声问道:“你不是要干什么吗?怎么还不来?”

    这话不由让我一愣,随即醒悟过来,终于忍俊不禁,“呵呵”大笑起来,爽声道:“好,我们今晚玩个痛快!”

    说罢挺着横眉竖眼的肉棒走到小琳跟前,肉棒在她娇嫩的花蕊上划动几下,找到湿滑的入口,缓缓地钻了进去,充实的感觉让小琳轻声“啊”了一句,一股温润的快感包围了我。

    小琳乜眼看我,道:“你可得意了,刚才差点被你吓死呢。”

    我轻轻挺动肉棒,道:“我有那么凶吗?”

    小琳抬手轻打我一下,道:“还说呢。刚才你像要吃了人家似的,害得我心里怦怦乱跳呢!”

    我伸出双手抓住她结实的双乳,笑问道:“是不是这里跳?”

    小琳眼波流动,含羞道:“你觉得呢?”

    闻言,我抬臀加大肉棒在她阴道进出的幅度,双乳随即跟着上下波动,我讶道:“是啊,真的在跳动呢!”

    小琳却不依了,扁着嘴道:“你坏死了,就知道欺负我。”

    我依然不紧不慢地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捏捏她的粉腮道:“我坏吗?不觉得啊。不过刚才似乎有人还更坏呢,想把别人也拉下水。”

    小琳靠在椅子上,大腿八字分开,随着我不紧不慢的动作,坚硬的肉棒轻进浅出,带给了她愉悦的快感,不禁口里轻呼:“好舒服啊!……”

    我十分得意,使女人得到满足本就是男人应该做的过了一会,小琳才眯着眼对我说:“把杨柳拉下水,还不是便宜了你?你敢说你对她没那种想法?”

    一想起杨柳摇曳多姿的身段,相信只要是男人,都会有那种想法。

    看我不言,小琳得意地道:“承认了吧?其实就杨柳的身材样貌,你要说你没想法,你就不是男人。”

    我不服气,道:“即使有想法,那又怎么啦?”

    小琳嬉笑道:“没怎么啊。不过谁让她对你有意思,却老拿话刺我,我助人为乐,想帮你们挑明了而已。你呀应该感谢我才对。”

    我不禁摇头苦笑,杨柳的心迹我不是不明白,不过我觉得俩人还没到那种关系的地步,不想小琳居然看出来了。

    我低头瞧瞧正在忙碌进出的肉棒,笑道:“现在不正在感谢你吗?”

    小琳也垂头瞧瞧下边的情景,羞道:“它好坏哦!……你要谢谢人家,是不是该把妹妹抱到床上去,那样才能好好谢谢人家啊!……”

    此言极是,我趋前伸手将小琳拦腰抱住,她借势双腿盘在我腰部,双手环搂我的颈部,如八爪鱼紧紧缠绕着我,成了标准的“龙舟挂鼓”之姿,坚硬的肉棒深深抵住她的花心,爽快无比!

    小琳攀附在我身上,贴近我耳边轻微喘息道:“你插得好深哦……”

    我问道:“你觉得爽不爽?”

    小琳轻舔我的耳垂,一阵酥麻让我禁不住打了个颤抖,只听得她道:“好爽啊!你的弟弟好长……好粗……”

    我抱着她娇小的身躯走向床边,每走一步,小琳的身子总会随着晃动,肉棒也就一下一下地顶到了她淫穴的深处,小琳轻呼:“啊……”

    我笑道:“今晚我们玩通宵,你有什么招式都使出来。”

    小琳轻喘道:“只怕你受不了。”

    我不服道:“那就来吧。”

    把小琳放到床上,我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开始了勇猛的进攻。

    小琳也不甘示弱,粉脸俏红,摇臀挺腰,不断奋力地反击……

    从传统的男上女下式开始,我们玩了后进式、侧躺式、女上男下式……从床上到地上,从椅子上到桌子上,从靠墙到浴室内,性爱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房间……

    第一次战斗结束,小琳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第二次战斗结束时,我觉得自己有些腰酸腿软;第三次战斗结束时,我们俩人互相搂抱着躺倒在床上,疲惫不堪却是无比心满意足。

    小琳用手捉住已经疲软的肉棒,满足地道:“乐哥,你好厉害!我从没有像今天这么舒服过!”

    我亲亲她的额头道:“我也是!没想到你有这么多的招式,让我开眼了!”

    小琳含羞道:“人家也是学来的嘛。你还记不记得小兰和小凤?以前和我同宿舍的,你碰到过。”

    我点点头,眼前浮现出两个丰肌玉骨、柳腰肥臀的青春美女,一个大眼睛秋水盈盈,另一个齐耳短发、一笑露出一个小兔牙。

    小琳昵声道:“都是她俩教我的。”

    我捏捏她的乳房,道:“没想到你还有师傅啊?这么说,她们俩肯定很厉害了?”

    小琳低声道:“你是不是想试试?哪天介绍你和她们认识,你自个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嘿嘿”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小琳暗中使劲握紧我的肉棒,含嗔道:“谁不知道你是个大色狼!”……

    第二天早上,小琳准时叫醒了我,等杨柳过来,我已漱洗完毕,整装待发。

    杨柳一进到房间,见到房间的凌乱不堪,开始有些不自然,看我的眼神也是躲躲闪闪的,过了一会才恢复正常。

    我们到医院看望黄建设,黄建设已苏醒过来,神志很清晰,见到我们进来,脸上露出了微笑。

    我在他的床头坐下,恨恨地道:“你小子,玩大了,幸好你命大!”

    黄建设不自然地笑道:“那是辆笨车,它要在那时候飞起来,不就啥事都没了。”

    杨柳插嘴道:“还说呢。你以为开飞机啊?”

    看得出黄建设精神状态不错,我查看了他腿上的伤痕,并无大碍,道:“你呀,以后少玩命,不念自己还得念家人呢。对了,你弟弟来过了,钱是他付的,可能有更急的事,没能留下,托我好好照看你。”

    黄建设笑了笑。

    我接着道:“佳丽出差了,也要我好好照看你。”

    杨柳在旁接着道:“还有小琳妹妹,这几天为了你,她可累坏了!”

    小琳忙摆摆手道:“不会不会。建设哥好起来了,我很高兴!”

    黄建设眼光转向小琳,感激道:“小琳,谢谢你!”

    小琳忙道:“建设哥,你别这么说。”

    黄建设又望着我,说道:“豹子,谢谢你!很高兴,有你们兄妹俩这样的朋友!……”

    说这眼睛一红,泪水在眼眶里滚动。

    我点点头,用力握握他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料杨柳在旁惊道:“兄妹俩?你是说萧乐和小琳是兄妹?”

    黄建设微微点头,杨柳满脸震惊地看着我,又看看小琳,惊讶道:“你们是兄妹?”

    黄建设不明白为什么,奇怪地看着杨柳道:“是啊。小琳是萧乐的表妹。”

    我知道我无法解释清楚,顺着黄建设的话,道:“是呀。没告诉你,奇怪了吧?”

    杨柳立即领会了我的意思,神态迅速恢复正常,道:“真是的。你不说我都不知道呢。”

    彼此又寒暄了几句,护士进来了,说病人需要休息,请我们出去。我们只好和黄建设道别。

    出了医院的大门,我们几个立即赶往办事处,杨柳在途中收到公司发来的短信,说方案已经批复,请阅览邮件。杨柳立刻打开手提电脑,连上公司的网站,进入系统,取出了批复的电子邮件。

    公司的批复是采用第一种方案,即由汕头办事处高级主管郭振担任负责人,文兴协助郭振工作。公司的决定早在我意料之中,不过有一点还是出乎我意料,南总在批语中注道:文兴一个月后可以考虑调公司市场部工作。

    南总是个儒雅之人,连批语也写得圆润委婉,但所思考的深度却是我所不及的。此批语其一能让文兴在一个月时间内努力工作,争取把项目攻关完成,促进公司的业务发展;其二又能培养年轻人才,增加公司人才储备。如此深思熟虑,让我对南总多了一份敬佩之情!

    在办事处的全体会议上,我宣布了公司的人事任命通知,大家都表示支持。

    私下我约了文兴,把南总的批语转达给他,他立刻表示会努力工作,绝不辜负领导的期望。

    下午天气凉爽,在决定返回深圳之前,杨柳提议到汕头的商场逛逛,我欣然同往。由于有小琳带路,三人高高兴兴逛了几家大商场,大包小包拎了好几个。

    正当我们三个准备返回,站在路边等的士时,不料一辆人力三轮车突然冲过来,一下把正在打电话的我撞倒在地,右大腿碰到路边绿化带的石板上,酸麻得无法站起身。

    三轮车上下来一个衣着破旧,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忙不迭的扶我起身,口里连连道:“对不起!对不起!……”

    小琳怒气冲冲道:“你怎么踩车的?你有没有看路啊?”

    中年男子不敢多言,只是一直诺诺道:“对不起!都怪我……”

    旁边已经有几个人围上来看热闹了。我揉揉被碰到的大腿,挣扎着站起身。

    面前的中年男子一脸憨厚,眼睛充满惊慌和着急,一个劲说“对不起!”

    我朝他摆摆手,自己尝试活动活动碰到的大腿,发现自己可能只是肌肉碰伤,酸麻一阵而已,瞧那踩三轮车的男子,也是为生计奔波之人,于是对他道:“没事了。你走吧。”

    中年男子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着不动,我笑道:“你走吧。”

    中年男子这才醒悟过来,连忙道谢,然后急匆匆踩着三轮车走了。

    小琳脱口急道:“乐哥,你怎么能让他走呢?”

    我笑道:“没事。碰了一下,酸麻一阵就好了。”

    小琳张口还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围观的人群看到没戏了,纷纷散去。

    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走了过来,问道:“阿弟,你还是该到医院看一看比较好。”

    她说的是潮州话,我听不太懂,小琳忙给我翻译。我向大妈表示感谢!

    大妈走后,小琳向我们介绍,汕头潮州揭阳三市简称为潮汕地区,潮汕人有着独特的方言,喜欢泡功夫茶,很注重人情,因此无论在异国或他乡,只要听到一句乡音,喝上两杯功夫茶,那熟悉的方言、相同的行为习惯,立刻就能让两个陌生的潮汕人成为“自己人”有仇的化仇为友,素昧平生的建立友谊。

    说罢,小琳得意道:“潮汕人厉害吧?”

    我笑了笑,心底对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人们增添了几分敬意!

    稍候片刻,我尝试走了几步,觉得问题不大了,对小琳和杨柳道:“好了。我们回去吧。”

    小琳招来了的士,我们回了酒店。回酒店后,我和杨柳收拾行李,接着赶到汽车站,与依依不舍的小琳告别,坐上了开往深圳的特快大巴。

    欣赏着沿途美景,加上昨晚于小琳玩得太过疲倦,我靠在座位上,慢慢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车子恰好在中途停站休息,杨柳满脸关切的注视着我,见我醒来,眼里闪过一丝羞怯,随即笑道:“你刚才睡得好香!”

    我揉揉迷糊的眼睛,道:“让你见笑了。”

    杨柳柔声道:“没关系,累了你就睡吧。”

    我瞧瞧窗外,毛毛细雨正随风飘洒,扭头对杨柳道:“你想喝点什么吗?”

    杨柳连忙起身,道:“你坐着别动,我下去买。”

    我笑道:“这哪行呢。我去吧。”

    说着站起身子,没想到大腿立刻传来一阵强烈的酸痛,腿一软,人又跌落到座位上。

    杨柳急道:“萧乐,你怎么啦?”

    我摆摆手道:“没事。大腿有些酸麻。”

    杨柳吁了口气,道:“吓我一跳。你坐着别动,我下去买水。”

    我点点头。杨柳轻盈地下车。

    停站休息时间到,杨柳轻快地回到我身边,汽车载着各怀心事的人们,向深圳继续奔驰。(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