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娃娃的春天-4
    娃娃真是感到奇怪,女人家对衣服真是敏感,要外出一定要换件衣服,回到家

    中又要换件衣服。

    李太太走到客厅来了。

    她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衣,没有穿裤子或裙子,只穿了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粉

    红色三角裤,她不戴乳罩,所以双峰隐约可见。

    娃娃心想:真是走桃花运了,又碰到一个独守空闺性饥饿的女人了。

    奇怪的是,为什麽李太太会自己送上门来?

    娃娃那里会知道,李太太早就注意他了,因他的鸡巴太大,平常时就有三□多

    ,常常有跳出运动裤的可能,李太太看了就垂涎欲滴。

    李太太在娃娃的身旁坐了下来。

    娃娃突然想起,人家刻意打扮目的就是给自己看的,自己若是没兴趣看,岂非

    辜负了美人恩,唐突美人,真是罪过。

    娃娃问道:素心呢?

    他边说边用眼睛虎视耽耽的看著李太太的一对乳房,坦白的说这对乳房美丽极

    了,又是梨子型的,那种乳房据说是妙品。

    李太太被看得芳心大跳,说道:

    素心去她外婆家,要很晚才会回来。

    哦!

    娃娃说著,转看她的三角裤。

    原来是粉红色的洞洞三角裤,是小得不能再小了,也许因为太小了,连阴毛也

    无法全部包住,因为是洞洞的原因,有些阴毛不听指挥,都跑出洞口外明目张胆的

    对人微微笑。

    她的阴毛不多也不少,很细很长,可能比晓云更长,肌肤没有表妹萍萍那样雪

    白,却也晶莹光滑,又细又嫩,最美的要算小腹,平坦极了。

    李太太被娃娃看得不自在,她不是个淫浪的女人,可是丈夫自从肚子凸挺之后

    ,本来只有两寸多的鸡巴,缩只剩一寸半。

    一寸半就一寸半吧,有总比没有好,可是丈夫自从金屋藏娇之后,就冷落了她

    ,她本来要抓奸的,可是后来一想,觉得那样的丈夫,谁要就给她好了。

    何况,丈夫把工厂里的股份百分之八十都登记给她和女儿,就算是抓到了奸,

    也只有吵吵闹闹而已,没有结局。

    今天她出此下策来诱惑娃娃,实在是不得已中的不得已。

    她本来可以在外面交个男朋友的,但人心难测,何况这社会上多的是地痞太保

    ,交上了这种男朋友,甜头吃不到,苦头反而吃得不少,不但钱被诱拐或强迫的挖

    空了,最后留下丑闻难以见人。

    李太太对娃娃抛个媚眼道:

    你不但聪明过人,而且色胆包天。

    娃娃道:

    怎麽说呢?

    李太太道:

    我发现王萍萍和林晓云和你有一腿之交,哈哈!真是一箭双雕,总有个解释

    的办法。

    这又像禅宗的当头棒喝,把娃娃打醒。

    娃娃的春天4

    娃娃的春天

    娃娃心想:你李太太真是高段,绕了这麽一个大圈圈,原来你是要我摸摸你的

    阴户和乳房,高招,我娃娃若还不懂得你李太太的美人恩,也枉了我在外面混了

    这麽多年,好,你要让我玩,我就玩得痛痛快快,逗得你上天入地,再弄得你求生

    不能求死不得,你李太太也领略领略我娃娃的高招吧!

    想著娃娃说道:

    我只好实在表演给你看了,让你见识见识一箭三雕的滋味吧!

    这时,李太太竟然像少女般的粉脸羞红了。

    看得娃娃也心跳起来了,毕竟女人要像个女人,才能让人心动,简单的说,就

    是要有女人味,一个泼妇或自以为处处胜过丈夫的女人,她的迷人处还是极有限的。

    娃娃心想:这样一个女人也想勾引男人,实在太自不量力,既然你想要勾引我

    又不敢放开去做,不如我来挑逗你好了。

    想著,娃娃用手拉住她的手道:

    来,我解释一下,让你了解。

    娃娃只牵著她的手,一阵快感和喜悦已传遍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她柔顺得像

    绵羊。

    两个人一站好,娃娃拉她的手碰自己的鸡巴,然後说道:

    李太太,来,实习实习。

    她竟然害羞得像少女一样,一手盖住胸部,一手掩住阴户,不知如何回答。

    娃娃知道不能把气氛弄得太僵,赶快微笑的说道:

    来,我来帮助你。

    於是他向前,用双手轻轻摇摇她的双肩,说道:

    李太太,你好美,好迷人。

    李太太全身像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看得娃娃又爱又疼惜,这样的一个女人,

    真的比含羞带怯的少女,迷人得多了。

    娃娃轻柔的把李太太拥入怀中,一手托起她的娇靥轻轻的吻,柔情蜜意的吻著

    她的双唇道:你真是太迷人了!

    当娃娃吻她时,他的大鸡巴也顶著她的阴户,她只觉得她是被火燃烧得迷迷糊

    糊,那种感受好极了,毕生从未感受到那麽的好受过。

    娃娃心想:真是一只柔顺的绵羊啊!

    他道:

    李太太…….

    嗯……

    这时,娃娃又怜又爱,她的双唇已烫如火,粉脸发热,娃娃知道这个女人已饥

    饿到了极点,只是太柔顺了,好像非要自己强奸她不可,於是他想逗逗她。

    他突地把她推开,生气道:

    你要不要?

    娃娃!

    她惊叫著投入娃娃的怀抱,双手死缠著他的腰,娇怯怯地说道:

    我……我……

    娃娃道:

    李太太你真是奇怪,你勾引我到你家来,穿性感的衣服挑逗我,你的目的达

    到了,我接受你的勾引,你反而没有什麽表示。

    李太太道:

    不要羞人嘛!

    李太太拥紧了娃娃,她的阴户贴在他的大鸡巴上,她的柳腰摆摆晃晃,阴户被

    磨擦生热,有说不出的快感,她当然不想再怎样,经娃娃一说,她娇怯地道:

    要……要我怎样?

    娃娃道:

    把房门关起来。

    李太太把房门关好後,不胜娇羞的坐在床边,她真的心乱如麻,只感到紧张刺

    激,心里得难受,小逼里像缺少了什麽似的。

    这时,娃娃把她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鸡巴上。

    李太太打了一个寒颤,把玉手又赶快的收回来,颤抖的说道:

    我……我不敢嘛!

    对不起,我只好走了。

    其实娃娃那里想要走,李太太的娇态羞态媚态,已逗得娃娃爱之入骨,他只不

    过是想逗逗她而已。

    这下,李太太真的急了。

    她站起来投入他的怀中,娇羞的道:

    不要走嘛!

    李太太一看娃娃脱了衣服,下面那根大鸡巴六□多快七□,雄纠纠气昂昂,她

    整个人已如醉如痴,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再加上熊熊燃烧的欲火,把她烧昏了头。

    娃娃道:

    好,你怕,你怕是吗?唯一的办法是我帮你脱衣服,你好像什麽都不会?

    娃娃说著,就帮她脱掉衣服。

    李太太的衣服被娃娃脱光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投入娃娃的怀抱,两只玉手像两

    条蛇一样的死缠不放,口中哼出了声。

    唔……娃娃……嗯…………

    李太太舒服得灵魂都出了窍,她的一对乳房压著娃娃的胸脯,阴户紧贴著他的

    大鸡巴上磨下擦,已经飘飘欲仙。

    看得娃娃同情之心油然而生,这位久旷的李太太也实在太可怜了,同情之心一

    起,加上惜意和怜意,他也用双唇热烈的吻著她。

    李太太娇哼:

    哼……嗯……

    她舒服得全身颤抖,几乎要昏过去。

    娃娃被她缠得没办法,只得抱住她的腰一用力,使她悬空移了,三步到了床旁

    ,再把她压在床上。

    碍…娃娃……

    娃娃躺在她身边,他伸手轻抚著她的阴户,阴毛长长的,娃娃把阴毛拨开,找

    到了桃源洞口,果然已湿淋淋的。

    她只感到娃娃的手像一团烈火在烫著她的阴唇,当娃娃的手指伸入她的小逼时

    ,全身一阵痉挛,又舒畅又难过。

    她这时只想抱住娃娃,想要翻身来抱他,谁知他早已防到她这一招,用另一只

    手按著她的右肩,使她不得乱动,她呻吟著:

    娃娃……我……我要…………

    娃娃本来想好好玩她一阵,看她这样子,非先给她一次的满足,无法成其他的

    事了,於是他翻身上马,压在她身上。

    她双手抱著娃娃,已呻吟起来了,娃娃把鸡巴对准她的小逼,缓缓的插进去。

    碍…痛……娃娃……痛…………

    她已痛得粉脸发白,头不停的摇摆,全身颤抖著,一双小腿抽搐地乱伸缩著。

    弄了半天才勉强把一个龟头塞了进去。

    李太太娇叫道:

    娃娃……哎呀……你……你的大鸡巴……太利害了……痛……我怕……唔…

    …我……

    娃娃道:

    李太太,很痛是吗?

    她娇呼浪叫道:

    很痛……热……唔……很痒……不……很麻……嗯……很爽快…………

    娃娃再用力一挺。

    啊!

    李太太在啊!的一声中抽搐了几下,竟然昏迷过去,口吐白泡泡,胸脯加

    速的起伏。

    娃娃的大鸡巴不过进了三分之一。

    他真搞不懂,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小逼像少女那麽小,这也难怪,李太太丈

    夫的鸡巴硬起来才两□多,像一条小香肠,而李太太这一生她的小逼唯一仅有能吃

    的,也只有这条小香肠,何况她的阴道又是羊肠小道型的,难怪她的小逼还像是少

    女一样的紧。

    娃娃也感到非常的好受,他的鸡巴被紧夹著,既温暖又舒服,没办法他只好磨

    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磨转,果然生效,李太太又哼哼呀呀起来了。

    娃娃……碍…美死了……哼……你好狠……要……强奸……碍…想把我

    奸死……嗯……坏人……娃娃……喹…

    娃娃一边磨一边用口含住她的乳头,舔得李太太又快活起来。

    嗯……嗯……美死了……碍…用力点……娃娃……碍…用力点……碍

    ………

    娃娃一听李太太叫用力点,他真的用力一插。

    滋!的一声。

    啊!

    李太太又抽搐起来了,娇口微张,气喘如牛,大鸡巴还有两□没有进小逼里。

    娃娃想想也不是办法,今天动了怜香惜玉的念头,对她处处体贴小心,这样弄

    下去,不知何时才能有个了结,不如残忍一点。

    於是没命的又抽插了几下。

    啊!啊!

    李太太娇躯颤了几颤,又昏迷过去。

    娃娃这时候才真正的怜香惜玉,用块布来擦李太太嘴边的口水,很深情的轻吻

    著李太太。这时候,他才闻到李太太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又很特异的体香。

    入鼻又香又舒畅,他吻著她的粉颊,这一张迷人的脸庞,他吻著她鼻尖的汗珠

    ,吻著她的红颊,像一个钟情的少男,吻著一个怀春的少女。

    李太太被他吻醒了说道:

    痛死了,你好狠心!

    娃娃对她柔情万千口中,却说道:

    你再说,我就抽出来!

    不要!不要!

    她惊慌的双手紧抱著娃娃,紧紧的用尽了平生最大力气,深怕娃娃真的抽出来。

    不要生气!

    其实娃娃的大鸡巴插在李太太的逼里,像一条燃烧的火棒一样,烧得她全身火

    辣辣的,又舒畅又难过,她活了三十几岁,何曾这样的舒畅过?何曾这样的享受过?她怎肯让娃娃抽出来呢?

    娃娃吻了她,问道:

    很痛吗?

    李太太答道:

    唔……很舒服……

    娃娃先轻轻的,慢慢的,磨转起来。

    呵……嗯……喹…我……我忍受……我……

    娃娃越磨越快,越转越速。

    她的三魂七魄也离开了她的娇躯,飘飘荡荡的不知飞到那里去了。

    碍…碍…美死了……娃娃……你真好……喹…美死了……唔……嗯…

    …我……我的娃娃……喹………

    李太太被磨得欲仙欲死,阴精直冒,花心乱跳。

    娃娃知道时机到了,就改用抽送的方式,开始一抽一插,还有点儿生涩,几下

    之後,已经是畅通无阻了。

    喹…我……我要死了…………

    她颤抖一下,双腿一瘫,又昏迷了。

    娃娃真有点儿泄气,她竟是这样不管用,才抽插了十几下就清洁溜溜。

    他此时对李太太也是抱著一种人生以服务为目的的宗旨来对付她的。

    她少女般的羞怯使他怜惜,娃娃决定今晚一定要给她个痛快淋漓,使她毕生难

    忘。

    娃娃只好躺在她身旁暂时休息,良久,她才悠悠醒过来,紧搂住娃娃道:

    娃娃,我爱你。

    娃娃道:

    被你这样一说,爱变得太便宜了,我说一个道理给你听,爱是一点一滴叠积

    起来的,就像父母爱子女,就像夫妻之间的爱,互相的照顾与关心,时间使爱的叠

    积越来越多,那才是真正的爱,像这样不叫爱。

    李太太娇滴滴的道:

    叫什麽?

    娃娃道:

    叫欲,你我只是两个被欲火燃烧的人,等一下,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

    阳关道,两不相干。

    李太太听完了这番道理,又紧紧搂住娃娃,香唇像雨点似的吻在他的脸上,说

    道:你说得很对,娃娃,我爱你,我爱你,我一百万,一千万个爱你,真的,此

    生不变!

    娃娃苦笑,这简直是对牛弹琴,既然说这些圣贤的大道理她不懂,只好用实际

    行动了。

    他猛地抽插起来。

    啊!

    她娇叫一声,秀眉紧蹙,娇靥泛红,浪叫道:

    哼……哼……娃娃……我的娃娃……嗯……美死了……我爱你……只爱你一

    个人……碍…美……美死了……

    娃娃听她浪得可以,听得心花怒放,不由的精关一松,卜滋!卜滋!他的

    精液灌满了她的整个子宫内外,爽快极了。

    有一天,萍萍从外面回来,找不到晓云,回到房里取了锁匙,走到晓云的门边

    ,把门打开。

    因为天黑了,房里没有开灯,她就把电灯打开,打开灯一看,萍萍叫了起来:

    我的天,这两个死人这麽不要脸,睡在一起也没穿衣。

    再一看萍萍就想往外跑,可是又停住了,床上他们两人光溜溜的抱在一起睡觉

    ,娃娃抱著晓云,一手放在她的乳头上。

    晓云握著那干自己逼的鸡巴,睡得好甜,她的逼口还有许多白色的液体往外流

    ,娃娃的鸡巴上的毛湿湿的白白的一大片。

    萍萍的心在跳,也在想:他们一定干过逼,还有那麽多白色液体在上面,可能

    太累了,也许刚睡不久,她越看越气。

    就随手抓了一本书往床上用力丢去,并且大叫。

    表哥,表哥,晓云,晓云,你们两个不要脸的,赶快起来!

    晓云被这狂叫和书给打醒了,娃娃也被惊醒了,两人同时坐了起来,睁开红红

    的大眼睛,一看是萍萍,两个人心跳起来。

    萍萍气呼呼的骂道:

    你们这麽不要脸,晓云,你对得起我吗?

    他们两人抓起衣服赶紧穿上,穿好衣服,晓云去拉窗帘,态度很从容,一点也

    不紧张。

    萍萍哭了起来:呜……呜……呜……

    晓云向萍萍说道:

    你哭什麽?我们做出来的事情我们自己负责,我走好了,你也用不著生气。

    萍萍气呼呼的道:

    你走好了,走得远远的,我不要见你,现在就走。

    好,我现在走,我告诉你,我走了你也得不到你表哥,不相信你自己问好了

    ,再说,娃娃又不是你丈夫,他和我先有关系,你抢去了整天缠著不放,还好意思

    怪人家。

    你现在就给我滚,我不要听。

    晓云冷笑道:

    不要听也要听,你是小姐,偷养一个男人还说我,还赶我走,我不走,你能

    把我吃掉吗?

    萍萍向娃娃道:

    表哥,你怎麽不讲话,你看,晓云在欺负我。

    娃娃道:

    我问你一句,你给不给我留面子,告诉你,我是男人,不怕丢这个面子,你

    们都要平心静气的不要争吵,把事情一闹出去,晓云一走了之,到最後还是你倒霉。

    萍萍这时也在想:如果晓云走了,家里也没她这样可靠的人,同时,表哥也会

    走,到时我岂不是落空了。

    萍萍想了很久,就对晓云道:

    晓云,对不起,事情过去就算了。

    娃娃道:这才是好表妹。

    晓云道:我刚才讲话也不好,你别生气,我向你道歉。

    萍萍道:哎呀!不要这样讲,怪不好意思。

    娃娃趁势就抱起萍萍,对著脸上吻了一下。

    这时娃娃心花怒放,拉著萍萍走到浴室,脱下外衣,就到浴盆里。

    萍萍道:你等等嘛!你看看你身上连毛都结块了,先在外面用水冲冲,冲好

    再进去洗。

    乾脆你脱了衣服,帮我洗算了。

    於是萍萍用最快的速度脱光了衣服,来到澡盆里。

    萍萍就打了一盆水往他的肚子倒去,用肥皂在他的肚子上毛上都擦满了,用手

    去搓洗他的肚皮和阴毛,萍萍是光著身子弯著腰在帮娃娃洗,双手擦动著,胸前的

    乳房也摇来摇去,娃娃一见这对乳房玲珑可爱,就伸手去摸。

    萍萍道:

    讨厌!帮你洗也不老实。

    娃娃摸了一会乳房,又向萍萍的肚下摸,已经摸到了小逼了。

    哎……哎……不要……会痛……

    嘴里说不要,手却把鸡巴抓得紧紧的。

    正在这时,晓云来到浴室洗澡,上下各披件浴巾。

    一打开门,晓云看见娃娃脱得光光的坐在盆边,萍萍也光光的站在他的面前,

    手握著大鸡巴在套弄著,他吃著她的乳头,一手挖著嫩逼。

    晓云一看就笑起来道:

    哎呀!我来的不是时候,撞上你们的好事。

    萍萍见晓云进来,就说道:

    死晓云,你们两个弄完了,死表哥要我帮他洗,怎麽弄的嘛,流了全身都是

    那种水。

    晓云道:

    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他也流好多,你帮他洗,他下次会报答你。

    这时娃娃拉著晓云,她下面的浴巾掉了,於是三人一块儿洗澡。

    萍萍看她那麽大方,一点儿也不害羞,自己打了盆水向下冲,把肚子阴毛上的

    肥皂,用水冲掉,晓云的嫩逼被弄得红红的。

    三个人在浴室里谈了很久,萍萍和晓云被他东摸一把西挖一下,弄得心头痒痒

    的,晓云抓住他的大卵蛋,萍萍抓住他的大鸡巴。

    晓云对萍萍道:

    快把它弄硬起来,你和他玩一次。

    萍萍道:被你吸空了,弄了这麽久也不会硬起来。

    三人连笑带摸,在浴室里洗了快两小时,整理完了後出去吃晚饭,回来已十点

    多了。

    晓云真的太累了,一回来就往房里头冲,爬上床倒头便呼呼睡去,娃娃到了

    萍萍的房里也倒在床上,连衣服也没脱就睡著了。

    萍萍一个人关好房门也上了床,帮娃娃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连内裤也脱下。

    她也脱光了,嫩穴又在痒,想马上弄一次,推推他没有反应,看他疲倦的样子

    ,心满痛的。

    心想:算了吧!今夜不要了。可是自己心想不要了,但是小穴不听话,老是痒

    ,越痒越厉害,这是怎麽啦?只有一个下午不在一起,昨晚两人才弄,今夜为何这

    麽需要呢?想著这些真有点受不了,双腿一伸,就把娃娃的一条大腿夹在自己的两

    胯之间。

    萍萍一手去摸他的大鸡巴,握在手里软绵绵的,捏一捏一点劲也没有,又用手

    来回的套动一会,虽然大了一点,但是还是软绵绵的。

    她心中好气,暗骂晓云:

    这个浪穴,把他弄成这个样子,和我他一定不会这样。

    骂完晓云之後,又在想这该怎麽办?

    心里急了,就把小穴对著他的大腿揉了起来,揉了很久流了一大片骚水,多少

    好一点点,可是还是十分痒。

    萍萍心想:那根大鸡巴怎麽吮嘛?那麽大嘴也放不下,就是勉强放下去,那麽

    长,不把喉咙弄破才怪,何况,嘴里有牙齿,大龟头不会被咬破吗?想到这里就坐

    起来,拿著鸡巴在看,看看是不是被晓云咬伤了才不会硬,看了许久也没看到伤口

    ,还是和以前一样完好无缺。

    萍萍翻来覆去想了很久,已快十一点半了,她的骚水还在滴,可是人好累想睡。

    萍萍双腿一夹,把他的大腿夹在两腿之间,抱得紧紧的,嫩穴顶在他的大腿上

    ,倒在娃娃的怀里也就睡著了。

    也不知经过了多久,感到有人在推开大腿并且把乳房揉捏几下,萍萍就醒了。

    向著窗户一看,天已亮了。

    娃娃上完厕所後回到床上,萍萍也起来上厕所,走到厕所里摸下面,还湿湿的

    ,小便完了又用水洗一下,回到床上看见娃娃睁著眼睛在出神。

    忽然,娃娃抱起萍萍吻起来了,又在乳房阴户处抚摸著。

    萍萍道:

    不要逗我,你又不会硬,我才忍了的好一点,逗出火来你又不行,我又要惨

    了。

    娃娃道:

    谁讲不行?你看看!

    萍萍向他的下面一看,那根大鸡巴又翘起来了,并且硬得好狠,就用手去摸。

    萍萍笑道:怎麽搞的?一夜不硬,现在又硬得这麽利害。

    娃娃搂著萍萍,就把鸡巴在她的身上乱顶。

    拿开!怎麽在身上胡搞?

    这时窗外有人在偷笑,并且轻声道:

    用舔嘛!

    萍萍一惊就问道:是谁?

    娃娃道:还会是谁,晓云嘛,你躺著,我去处理她。

    娃娃光著屁股出去,又拉著一个半裸的女人回来,他道:

    她又痒了,来找我干穴。

    晓云道:你客气点好吗?我才不痒,我来上厕所,听到你们在搞名堂,所以

    才看一下,就被你们知道了。

    娃娃一把抱她上床,把她的三角裤拉掉。

    晓云道:你要强奸是吗?

    萍萍道:讲得好难听!

    娃娃对萍萍道:不要管她,让她在一旁看好了,来,我们弄一次。

    萍萍涨红了脸道:弄那种事怎麽可以给人家看,死鬼,真缺德。

    娃娃道:让晓云教你吮的功夫。

    晓云道:我教她吮,你要给她吮,要不然我不干。

    可以,你先教。

    晓云真的把萍萍叫到一旁来,道:你先睡下,平躺著。

    娃娃就走到萍萍的面前,她羞得脸都涨红了。

    晓云就把大鸡巴拿到手里,曲著膝把嘴一张,就把大龟头吃在嘴里,一手捧著

    垂下来的卵蛋一面吮一面揉著大卵蛋,又用两只手指套动著鸡巴後面一节。

    娃娃被吮得哦哦的哼著。

    萍萍道:怎麽这样,那个东西放在嘴里是多麽恶心。

    娃娃道:你看,晓云吃得多高兴!

    晓云吐出了鸡巴,娃娃的鸡巴被吸吮得红红的,又大了许多。

    萍萍道:哇!又大了些,好吓人!

    晓云道:现在你来吮。

    萍萍道:这……我不会嘛,上面都是口水,先擦一下,我来试试。

    晓云把鸡巴擦乾,萍萍也把嘴张开,娃娃就把龟头送到她的嘴里让她把大鸡巴

    含在嘴中。

    萍萍有点不好意思,现在含在嘴里也不管了,和晓云一样又是吮又是吸,也用

    手揉弄大卵蛋。

    娃娃经她这麽一吸吮,大鸡巴便更硬了,想马上干穴。

    晓云道:该你了,给她舔啊,舔好了再干穴。

    娃娃没办法,只好分开她的双腿向著嫩穴上舔去,阴唇阴核都舔过了,就把舌

    尖往她的穴里塞。

    萍萍闭著气道:

    这怎麽可以舔啊?哎呀!我的天,是什麽东西老往穴里塞?花心快掉,穴水

    会滴出来的。

    娃娃听她说要滴,就把嘴移开,怕她滴了就不想弄了。

    晓云道:你真没用,才舔几下就要滴出来了。

    萍萍道:人家第一次给男人舔啊!怎麽吃得消?我问你,你让他舔能舔多久?

    最少一个小时!

    萍萍伸伸舌头表示很利害,渐渐的她已经对晓云的干技感到有如小巫见大巫。

    娃娃也不讲话,抽起萍萍的大腿,提起大鸡巴就插进去。

    萍萍道:你怎麽啦!晓云还在这里,你怎麽干人家的穴,真不要脸!

    萍萍刚讲完,就感到鸡巴已经顶进来了。

    哎唷!轻点,涨死了,这麽狠,一通到底,穴都要裂了,里面好涨又好满!

    晓云在一旁看他干进去了也急了,在一旁直把自己的乳头往娃娃身上顶,骚水

    直流。

    娃娃看到她这样,就连连顶萍萍的穴,她被干得乱叫。

    晓云急了,用手在穴上揉。

    於是,她站在娃娃的前面打开她的嫩穴,往娃娃的嘴里一送,於是娃娃一面干

    萍萍,一面用他的舌尖去卷舔吸晓云那泛滥成灾的穴,一面吸一面干,真是惊天动

    地,好不热闹,一场精采绝伦的好戏高潮迭起。

    娃娃干萍萍,干了二十多分钟,萍萍出精了卧在床上不动了。

    这时,娃娃拉过晓云,她也不上床就趴在床沿,把屁股翘得高高的,娃娃往後

    一站,大鸡巴一插就进去了。

    萍萍看见晓云把嘴一张,又是乱喘,她看姿势不一样,问道:

    你们两人在干屁眼啊?真丢人。

    晓云喘著大气道:不是干穴,不信,你下来看看。

    娃娃又连顶数下,萍萍就起来往後一看,娃娃的大鸡巴正插著嫩穴,她的穴翻

    得红红的,穴眼在滴著水,就道:

    表哥,这是怎麽弄进去的?看起来一定很舒服。

    娃娃道:待会给你弄好吗?

    萍萍道:当然好啊!快点嘛!

    晓云道:你不要急,我还没弄爽呢!

    萍萍坐在床旁,看著娃娃和晓云在弄,心里在默默计算著:快好了吧!该我啦!快好了吧!该我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