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节
    此后龙也及其手下,搜索了一天一夜,都没能发现逃走了的优月。余怒未熄的龙也,决心把优月迫出来。

    以优月的心计,要让她的感情胜过理智,自然要用非一般的手段来调教百合子。同时到此关头,龙也亦做好了准备,拜託相熟的警察高层,要是优月报警的话,事先通知他。

    龙也让百合子下令学生放假,只让受到他和狼也侵犯调教的百余人留下来,并要她们在广场集合。

    “全都到齐了吗?”

    龙也点算着圣柏尔马内最出众的百余名貌美女生与修女,这批天香国色,将为他带来一整年的进帐,接下来只等在地下市场中售出去。

    女孩子们虽然人多势众,可是饱受过侵犯的这群受害者,莫说反抗就连逃走也不敢。一个个面色发青的留意龙也及其手下,打算怎么处置她们。

    “很害怕吗?”

    龙也以自信自傲的声音问他的货品。

    众皆默然。

    “再来一次!主人问你们害怕吗?”

    “不……很期待……”

    以最胆小怕事者为首,众人……不!众女奴鱼贯的答应。

    “可惜!今天要调教的不是你们,这次你们只要做好观众的本份就可以。”

    龙也踼着身边的狗屋耀武扬威的说。不少女生此时才发现,在广场上摆放了一间污秽肮髒的狗屋。

    “给我出来!斯法莲娜犬。”

    龙也猛踼狗屋,凶狠的喊道。

    “难道要我动手捉你才肯出来。”

    一阵怒骂后,一只青葱般的纤手从狗屋中递出来,而且由手指到肩膀,香滑乳白的嫩滑肌肤,寸褛未着。

    刹那间,师生之间哀鸣声四起。让人难以置信的,赤裸裸地像一头畜生爬出来的,竟是她们的学园长,她不只身怀六甲,手上更留下不少性虐所做成的红紫伤痕,叫人不认心去看。

    “这就是不听主人话的下场,你们不想跟这只母狗一样,就给我小心一点。”龙也说毕,一脚踏在百合子的狗尾上,让她呜咽泣叫。

    人当然没有尾巴,但龙也把一条人工做的尾巴插了在百合子的菊穴中。狗尾的另一端是一根塑料阴茎,还设有机关。在直肠内张开后,不关上机关休想将之拔出来。

    “喂!把我的木牛流马拉出来,我要好好侍候这头母狗。这可是中国的三国时候,诸葛孔明设计,中国四千年文明的标志。”

    龙也随口卖弄着的同时,让手下拉出一台三角木马,稍有不同的是木马底座下的不是车轮而是履带。

    “给我爬上去!”

    泪眼润眶的百合子,螓首摇晃着抗拒,口吐唾液,说不出话来。之所以答不出话来,是因为她口中塞着一个钳口球。泪眼汪汪的百合子,哀怜的样子,让人心痛之余,却叫龙也异常兴奋。

    百合子此时此刻的心情,只须用两个字即可简单而详实的形容出来,那就是屈辱。

    除了女儿优月和他爸爸,百合子从未把胴体暴露在龙也以外的人面前。遑论在大庭广众之前,况且每一个都是自己的学生或者一起侍奉神的修女,其难堪、耻辱、焦急绝非他人所能想像。可怜的百合子,全身颤抖不已,以哀怨的眼神,惶恐地四处张望,祈求女儿千万不要出现。

    看着学园长百合子在眼前受凌辱,使师生都感同身受。或许正因为如此,在惊慌害怕之余,对受到比自己更可耻凌虐的受害者,抱持着的不是同情之心,而是鄙视与憎恶。

    “我说爬上去,听不到吗?斯法莲娜犬。”

    面对龙也的淫威,百合子不敢不从,可时众目睽睽之下叫她如何做得出来。

    “对不听话的狗只,就要用暴力对付。”龙也冷笑着道,顺势以一个凌厉的眼神,望了观众一圈。

    龙也伸手到百合子的胯下,用食指穿过百合子肉珍珠上的银环。就这样拉着她爬上三角木马之上。

    女性身体中最柔弱的部分被拉扯,其痛楚只有生育之痛可以比较,百合子张嘴惨叫,但是仅能发出呜呜的哀号声。在剧痛的支配下,百合子惟有伸出手爬到三角木马至上。

    同时间百合子饱受蹂躏的肉体,正面展示于所有人的眼前,尤其是她身上的三个银铃,更是触目惊心。

    “大家对这头狗,有什么批评,即管说出来。”龙也悠然自得的道。

    刹那间大家都畏怯得不敢说话。

    “听不到我的话吗?还是你们想要由女奴降格作母狗。”龙也用狠毒的眼神扫过全体师生。

    “好下流!”

    “简直是女人之耻!”

    “她的胸好大,一定很淫荡的了。”

    “想不到我们的校长竟是这种人。”

    百合子无法想像,除了女儿此外,她一直企图保护的师生,对身处绝境的自己,伸出的不是同情之手,反而落井下石。她的心就像被箭矢,射到千疮百孔一样

    虽然同样是苦命人,可是人的心,就是那么难以理解的。受尽侮辱的这些女子,所作出来的行动,是对比起气自己更惨的人折磨凌辱,以获得心灵的补偿,不是大家吃了苦,然后一起哭。而是被人打了,就去打更弱的人,以此为满足,这就是人性。

    “今天我就优惠一下大家,让你们升级,试一试担任调教师的滋味,做得好的话,我可以让你们休息几天。”龙也得意的吩咐。

    龙也的手下,随即把一整盆的调教工具,取出来交给众人。

    把工具拿在手上的教师与学生们,包围着她们身怀六甲的学园长。或许有些人或还不敢下手,可是一想到,要不是百合子聘请了龙也和狼也的关系,她们也不会有今日的下场。下手之时不由得狠了三分。

    现在的百合子又羞又怕,被手持凶器的同性如此近距离的包围,一张秀美的脸庞,染上了七分樱色,惹人怜惜同情。但看在龙也这种虐待狂的眼中,只会更加想折磨她。

    百合子身上最引人注目的,首推那串环挂铃的地方,以及挺突的小腹。可是孕妇的腹部打不得,所以各人最先下手的对象自然离不开那三个银铃。

    教师与学生们伸出手,握着那对让人又羨又妒的丰乳,拉扯那穿在乳头上的银铃。还有在那砍得精光的桃花源上,穿在肉珍珠上的另一颗银铃!

    女性柔软的手指,搓弄抚摸着那对吹弹可破,硕大诱人的双峰。

    呀呀!怎会这样的,异样的快感由乳峰顶段,直透百合子的全身。钳口球中渗出的唾液,流过雪白的粉颈,画过胸前性感的曲线。下身可爱的小红豆,在指尖的轻挑慢撚之下,带来的舒畅快意,更使得百合子的花容挂上又羞涩又欢喜的表情。双腿之间的桃花源,流出晶莹通透的淫蜜。

    “胡说!这贱人下面都湿了。”

    一个大胆的女生,眼尖的发现那亮晶的爱液,手指沾上之后,举到百合子的眼前,使她本就羞红的脸颊,更是红彤彤的。

    无视女性必然的本能反应,众人想到自己身受其害,更加把罪怪在乐在其中的百合子身上。手指的力度,骤然增加了几陪,又捏又抓,最要命的是,猛烈的垃扯那三个银铃。

    刹那间剧痛窜过百合子的全身,使她在三角木马之上,全身弓起站直,面容痛苦的扭曲,身上渗出一颗颗冷汗。

    除此之外,更有人拉她臀部的尾巴,内有机关凸起的尾巴,被强行向外拉拔,折磨得百合子面无人色。

    以如此人尽可夫的无耻姿态,百合子骑在三角木马上,展开了环绕全校的地狱之旅。

    龙也手上握着扬声器:“上条优月!你母亲在叫苦连天呢!要是你还有一点人性的话,就给我出来。”

    正巧一名女学生,解下百合子的钳口球,将之扔到地上,为了听百合子求饶的声音,以获得更多的满足感。

    “苦死我了!停啊!啊啊……啊啊啊……”

    百合子的感受,无疑于身陷地狱,宁可求速死,也不愿再受折磨。只可惜饱受龙也调教的肉体,已学会将痛楚转化成快感。

    乳房还有下身的花间重地,饱受女生的蹂躏之余,慢慢产生出一种黑色的快感。握着尾巴的女生,发现了其中的机关,将阳具的突出物收了起来,把尾巴抽插起来,让她的菊穴,在众人的眼前绽放。

    那是一种複杂的感情,以这种腹大便便的身躯,展现在一众师生之前,受到她们的调教,耻辱、快意、委屈交集在一起。迫使百合子同时发出,快意的呻吟与痛苦的饮泣。

    经过十分钟的游行,百合子面上苦涩中犹带快意,神情渐见萎靡,全身湿透了汗水,陷在三角木马上的花唇,变得又红又肿,且沾满了湿淋淋的爱液。

    “够了!快放开妈妈!大家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要我们联合起来,一定可以打败龙也他们。”一声威风凛凛的娇叱,从队伍前方的草丛中传出来,一直隐藏的优月终于现身。

    把痛苦发泄在百合子身上的师生们,受到这大义凛然的痛叱,顿时羞愧的停下手。

    的的确确她们有一百人,就算男女体力有差距,年龄幼少者众,但是凭着二十多对一的优势,理应可以击倒龙也等一伙人的。但是胆敢反抗敌人,便会首当其冲地受到龙也的反击,因此谁也不想做领头的牺牲品,大家只是默默垂下头,任由宰割。一百头羊还是打不到四条狼的。

    对于此刻情势的,优月衷心的明白到,除了自己,没有一个人能帮助她。

    优月弯弓搭箭,准备射杀龙也。不过这个狡猾的调教师,骤然间捉着一名瘦弱的女生,挡在身前作盾牌。

    无法忍心射杀同学的优月,只好丢下妈妈,重新逃回丛林来。龙也则和三名手下拔出武士短刀,如饿虎扑羊的追上去。至于其他的师生们,则尖叫着四散逃去。

    照道理应该手到擒来,可是由于优月熟悉地形,事先还设置了陷阱,用绳索绊倒了龙也的一名手下,使他被削尖的短椿剌伤,双方的距离愈追愈远。

    “这小妮子真是辣手!”龙也停下脚步,思索了片刻,转身往回头走去。

    他寻着冷静地隐藏于草丛之中,注视着空旷的校园内,快将临盆的学园长裸体骑在三角木马之上。

    好一会儿的等待之后,优月从另一个方向,迅速朝百合子方向前进。

    就在优月想把妈妈从三角木马上解下来的同时,龙也把握机会迅即扑出去,他期待已久的肥肉终于落到口中了。

    千钧一发之际,优月从母亲的面上看出危险,转身以弓拍打龙也。龙也则以武士刀反击,割断了弓弦。优月也因此失去了最有威胁性的武器。两人一阵扭打,处于劣势的优月唯有再次逃走。

    龙也如同猫捉老鼠,将优月赶进校园内。并且大声地喊道:“你们这班贱货,给我把门窗锁好,要是让她逃进了校舍内,我就剥光你们吊在银座的大街上。”

    之前惊惶生的一众师生,都明哲保身地锁紧门窗,弃优月于不顾。

    “开门!我拜託大家快开门!开门,我们是同学啊。”

    可是不管优月怎样拍打,就是没有人愿意开门。龙也首次看到优月那镇定自信的面容崩溃,可怜勃勃、欲哭无泪、惊惶失色的表情。龙也一直想看到,那张如天仙般的素净脸庞,变成眼前的样子。

    急得流出了泪珠儿的优月,六神无主的乱窜,慌不择路的逃跑。回转身望向校园,可以看到窗口中,一对对冷漠的眼睛。

    “所以我最欣赏女人的友情,一到生死关头,莫说是至交好友,就算是母亲和女儿,她们都一样可以出卖。”龙也一边欣赏,逃跑中优月的体态美,小巧可爱的香臀,白瓷般光滑云白的双腿。同时用手提电话,把手下们叫回来。

    一番追逐之后,优月被龙也追到了一个断崖之上,在强风之中可怜无助的站着。而龙也的手下,也汗流气喘地赶到了。

    “这真是命运的作弄,我的小辣椒!当曰你把狼也的屍体从这里掉下去,今曰我就要在这类,用你的处女鲜血,慰藉他的在天之灵。”

    “别过来!不然我就跳下去。”优月淒美哀伤的面容,有着对自杀无比坚定的决心。

    “等一等!不要寻死嘛!只要还活着就有机会,我又不会杀你。而且我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你或许还有和妈妈逃出生天的机会呢!”龙也可不想失去,这位刚强中不失温柔,诱人的身躯含苞待放的小美女。

    “要是你敢跳下去的话,我就把你妈妈卖到中东做妓女,让被那些一整年都不洗澡的中东人,从早做到晚干,只能用精液洗澡。”

    “要是我落到你的手上,才真的是生不如死。何况只要我没救出妈妈,不管我死不死,她都一样没有未来。”

    最终龙也和优月二人,默然的对峙着。可是优势却在龙也的一方,他可以找百合子来,在优月面前调教她,利用亲情迫优月就范,又或许一直等待,直到她因为缺水缺粮睡眠不足,警戒减弱时才擒下她。

    漫长的沉默过后,将之打破的,既非优月亦非龙也,而是从后方出现的大批警察。还有披着毛巾,身体半裸,面上忧形于色的百合子。

    充满挫败感的龙也,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转危为安的优月,喜孜孜地看着母亲。

    龙也心想,学校里的那班贱人,绝不够胆报警的,何况就是她们报警,也来得太早了。而且为何警察里的内应,没有事先给他通知,现在换成龙也身陷绝境。

    “奇怪吗?是我叫警察来的,我把你手下屍体的手指,切下来寄到警局,并且说出埋屍地点就在校园里。一旦出人命的案子,警察可非常有效率。”

    “难怪条子们来得那么快,可是我犯的不过是强奸和绑架,你可是连杀二人的杀人犯!”龙也咬牙切齿地说到。

    “那又怎样?我还未成年,依照一般的法律,别说五年十年,或许在青少年监狱坐二三年就够了。可是你这个恶魔,就算不是终身监禁,最少也是二、三十年,因为你是成人,受害者还上百人。”优月豁出一切的说道。

    龙也冲前擒下优月,一轮反抗之后,优月还是敌不过他。

    “你逃不掉的鬼头龙也,你胆敢拒捕的话,铁定死于警察的枪下。”

    龙也的手纷纷掉下武士刀,向警察举手投降。百合子则心忧如焚地看着女儿,然后她一咬牙,拾起地上的武士刀。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出乎所有人预料,眼看着要束手就擒的疑匪,鬼头龙也被受害者百合子,用刀刺进腹部。

    山崖上强风吹拂,龙也感到腹部剧痛,翻身掉向海里,伤口上涌出来的鲜血,化成血珠四散到半空。不可能!自己的结局决不会是这样的,可恶!怀着满胸的怨毒,鬼头龙也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大海里。

    “一切都结束了!我的优月,妈妈就算上刀山下油镬,都会守护你的。绝对会守护你的!”百合子丢下染血的刀子,紧抱着她骨肉相连的女儿。

    “妈妈!我……我……”优月激动的哭了出来,伏在裸体的母亲怀中,享受着母亲怜爱的抚慰

    终章

    优月正在整理房间,房内摆着一箱、二箱的东西,全是从母亲的房间里搬过来的。看着这些东西,优月有满胸的思念和愁绪。母亲的物品中,几乎无一不暗藏着,对自己的挂念。睹物思人,无限唏嘘。

    “妈妈……”看着看着,优月又一次泪眼润眶。

    不由得忆起,与母亲分别时的情形。在那一个寒冷的清晨,自己孤身一个人目送着,眼中含泪的母亲登上囚车。

    作为母亲的百合子,一个人背负起,杀死鬼头兄弟及其手下的罪名。不惜牺牲自己,也要让女儿,以清白之身进入社会,而不是一名释囚。

    扣留期间,会面时百合子所说的一字一句,优月还历历在目。

    “妈妈你为什么要担起所有的罪名,那二个人是我杀的。龙也当时已是在劫难逃,你又何必亲自下手。”

    “鬼头狼也,是你和同学们联手杀死的,所有人都是共犯,她们不会说出真相的。至于那个手下,只有我们母女俩知道亦是你杀死的事实。”

    “只要我在警察面前杀死龙也,那么我就是无可否认的杀人犯。杀一个是杀,杀两亦是杀。那么我就可以保持你的清白。”

    百合子心想若是自己为优月担起罪名,女儿绝不会同意的。可是杀了龙也就不同,没必要母女俩都坐监,早熟的女儿会理解这一点。既然杀龙也的罪逃不掉,优月就非得同意,让百合子一个人背负三条人名。身为母亲的她连这一点都计算好了。

    “我……我……”优月泫然欲泣的样子,实在叫百合子痛心。

    “傻女!不用怕的,杀龙也是情急之下救你。其他二个人,用龙也调教我的罪証去救情,法官不会判很重的。”

    “妈妈!是我连累了你。”优月哇的一声,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别哭!我的优月。又不是生死相隔,你还可以探我的嘛!总有一天我可以出狱,母女团聚的。”百合子轻抱着优月安慰。

    妈妈的香味、妈妈的体温、妈妈亲切温柔的臂弯,优月还是清清楚楚的记得。

    还有她最后的吩咐:“要是你谅解我的心情,就请你一定要渡过一个幸福的人生。实现你的抱负,做一个好教师,和一个真心相爱的人结婚。唯有你幸福,妈妈的牺牲才不会白费。”

    脸颊上清泪未干的优月,倚在她房中的一只人般大的巨熊布偶中。刚进圣柏尔马学园时,她曾对好友的香村绘理华说过,想要这只布偶,当然以她的身份又怎买得起。

    后来学校宣佈一个鼓励学生的计划,给全学年首名的奖品就是这只布偶。优月从前一直以为那是天赐的幸运。其实那是妈妈从绘理华处,得知优月的愿望,才推出这个计划。让女儿付出努力后可以愿望成真,又能隐藏自己母亲的身份。

    想到多少年来,母亲是以怎样的心情,默默暗中照顾自己,优月不由得激动起来。为了母亲对自己的祝福,自己一定要过上幸福的一生。

    “可怜的小辣椒!在想念妈妈吗?那么让我代替她来安慰你。”

    倏然间优月以为自己神经错乱的时候,巨型的熊公仔布偶把她紧捉着。

    “是你!”优月的声音震骇莫名。

    本来应该中刀坠崖身亡的鬼头龙也,竟然还活着。并且把熊公仔偶挖空,将自己藏在里面。

    “真是滑不溜手的粉颈呢!”

    撕开布偶的面孔,龙也伸出噁心的舌头,舔在少女粉雕玉琢的颈项之上。使优月厌恶得全身颤抖。

    “放开我!你这畜生、人渣、恶魔、变态。”

    “你这是在恭维我吗?大声叫啊!我早就想听你哀号求饶的声音了。不过最想听的,还是你在我肉棍下呻吟喘息的叫声。”

    龙也帮手撕破优月雪一样白的制服,要沾污这犹如小妖精般跳脱活泼美丽动人的可人儿。

    “停手!”优月惊慌地叫的同时,只能无助地看着,自己的胸部暴露在龙也面前。

    “我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对付你这只狡猾的小辣椒,我根本不应该用计,早就应该用蛮力,将你强暴。然后锁在笼子里,直到你屈服为止。”

    优月眼中含着泪水,不甘心,她好不甘心。自己受到母亲祝福的人生,绝不能让这头禽兽变得不幸的。自己的处女之身,更不能给这头恶魔。

    优月竭尽全身的力量去反抗,拳打、齿咬、脚踢。面上满是反抗与不屈服的神情。

    龙也兴奋得飘飘欲仙,身着布偶装的他,受到厚布的保护,使优月的攻击,没能造成什么伤害。相反优月越是挣扎反抗,却愈能带给征服者快感。

    这场精彩的强暴持续着,不旋踵龙也已撕碎了优月的制服裙。开始动手剥下妮子的胸罩,有着红色丝带的清洁可爱的胸围子,深深地吸引着龙也,好像在说请把我脱下来吧。

    而优月的表情,更是叫他受不了。眼中含着泪珠,一排洁白的贝齿,死命的咬着龙也的手臂,纤手顽强地推拒龙也的手,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

    深懂脱衣艺术的龙也,轻易就把乳罩解下拿在手上。优月那对优美姣好的乳笋,还有娇艳欲滴的岭上双梅,初次出现在龙也眼前。

    佔尽优势的龙也,放开怀中得的猎物。优月轮廓优美的五官,展现着慌张失色的表情,使龙也的这顿大餐更添美味。

    “滚开!不要接近我,你敢乱来的话,我一定会杀死你的。”优月爬在地上后退,双手胡乱地拾起地上的物品,死命地朝着龙也扔去。

    “杀!是用你的爱液,还是用你的叫床声。”龙也轻松地,一一拨开飞掷过来的物体。享受着猫捉老鼠的快感,朝着优月行过去。

    如果是从前,优月不只随身带着自卫用的电枪,可能还有小刀之类的物体,内裤说不定还是金属贞操带。但以为此鬼头龙也已死的优月,早已将这些东西,随身带在身上。

    龙也扑向瑟缩在墙角里的优月,无助的少女,双手鎚打施暴者的头,修长苗条的双腿胡乱地踢蹬。

    将代表少女纯洁的雪白蝴蝶图案内裤脱下后,龙也嗅嗦着属于少女的芳香,伸出舌头在内裤里侧的三角地带上舔吮。

    优月只能面红耳赤的,尴尬地看着龙也猥亵的动作。羊脂白玉似的胴体缩成一团。

    “好香!好吃!”

    接下来终于到最精采的地方了。龙也用一只手捉着优月的双手,压到地上。

    男上女下,再用双脚夹着少女的一对粉腿。

    “放开我呀!”

    “你们女人真没有新意呢!都到了这个时侯,你说我还会不会放开?”

    优月好不甘心,自己竟沦落到这般田地,被这禽兽讽刺。

    愿望成真的龙也,用余下来的一只手,玩弄优月滑如凝脂的乳房,少女初熟的双峰,结实、嫩滑、有弹性,除了小一点外堪称完美。

    优月双颊绯红色,不甘不愿地看着龙也对自己上下其手。

    “怎样?舒服吗?”龙也使出他的浑身解数,五只手指就像玩魔术一般,挑逗抚摸优月胸前的红樱桃。

    “你给我去死吧!我就是到了地狱,也不会放过你的。”

    优月杏眼圆睁,气得面上赤红。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我要你去的不是地狱,而是天堂。”

    在龙也持续的逗弄下,优月双眉微皱。经验丰富的龙也,知道小女孩已感受到快感。渐渐地优月白瓷一样的肤色,染上了一层樱色,显得更加娇艳,呼吸亦变得急速。

    接下来龙也就像慢火煎鱼,手掌富有技巧和节奏地,摸遍了优月的全身。粉颈、藕臂、柳腰、美腿、香臀、桃花源、一点也没有遗留。

    好恨!优月内心又不安又尴尬,恨不得杀了龙也的同时,更恨在身体里乱窜,那快感的火炎。她不知道,以龙也征服无数女人的经验,莫说是性冷感,只要还有一点触觉,又岂能没有反应。

    “舒服吗?是不是开始想要我的大肉棒呢?”

    优月的回答,是把口水吐到龙也的面上。

    “小美人儿连口水也是甜的!”龙也不只没有发怒,反而开开心心地把口水舔进口中。优月又恨又羞,一点也奈何不得这恶魔。

    “比起口水,我更想品尝小辣椒你的羊脂金露!”

    龙也握着优月的足裸,将之举高。把优月摆佈到像一只倒转的虾。埋首在她的桃花源上。

    优月感到自己真是肉随砧板上,从小到大就连自己,也只会在洗澡时接触这隐秘之处。如今却任由龙也是肆无忌惮大的,在自己的肉丘上伸出噁心的大舌舔弄吸吮。

    不要!优月心里焦急地大叫。因为龙也那条像异星生物般,滑溜溜的舌头,于肉壑上一阵捣乱后,就长驱直入,钻进她的花穴之中。优月狼狈厌恶得全身抖震。

    龙也舔在光滑如丝绸的肌肤上,感到冰凉可口。就像还没有成熟的果实,有着别具一格的风味,具体来说就是优月的桃花源,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光光滑滑什么也没有。

    颜色鲜美的秘裂,其上端有着红润可爱,粉红色的小珍珠。一舔下去,优月就全身都起了反应。龙也忍不住,加以轻吻、吸吮、拨弄甚至轻咬。使得眼前的女体痉挛、狂乱、屈服。

    尤其是在舌头深入进花穴内时,蓬门从未为君开的小穴,紧紧把舌头夹着以及深处里的吸引力,真是爽到无话可说。

    不久优月被舔至湿透了的花唇,开始渗出少女的爱液。

    爱液的主人,只能柔弱无助的看着侵入者。

    “也差不多该是时候了!”

    品味够少女的花蜜,龙也开始吃他朝思梦想的主菜。把优月放回地上,分开她的双腿,较正自己的肉炮。

    然后直到黄龙,一举刺穿优月的处女之身,直插到花穴的尽头。

    “啊!痛啊!你……停止啊!”

    “停!我是停不下来才真。”

    优月面容扭曲,鎚打着龙也哭喊哀叫。

    以自己的口水充分滋润,再加上一点点处女鲜血,龙也在那紧窄无比的少女花穴,尽情驰骋。

    温暖、湿润、嫩滑,把小弟包里得无比舒适。不愧是他倾心已久的肉壶。

    对比起身处天国的龙也,优月无疑是陷入十八层地狱。下体痛得像是撕裂一样,龙也那粗壮灼热的东西,粗暴野蛮地强闯而进,像是要把她捣穿。

    “啊!痛……呜……妈妈救我……优月很痛……”

    快感!与肉体的快感相对的,龙也感受到的是恃强凌弱,征服优月的无上精神快感。

    以少女的哀鸣作伴奏,龙也持续着勇悍的活塞运动,不断地追求更高的肉欲刺激。同时消耗着优所余无几的体力。

    仿似没有结束的抽插活动,使优月连举起手的力量都没有了,只能放软四肢,任由龙也予取予求。唯独手指例外,指甲用力抓在龙也背上,发泄那彷彿要把她一分为二的痛楚。

    “你终于还是属于我的了!我的小辣椒。”

    龙也特意地吻在优月的脸蛋儿上。可怜优月连骂人的力气没有了,只能别开脸避过龙也的目光。优月已无力再去反抗,但是自己愈痛苦悲伤只会使龙也愈兴奋愈得意,唯有把一切忍耐下去,咬紧牙关以沉默作为反抗。遗憾的是,察觉出优月的心意,龙也每次故意折磨她,年纪小小的优月,还是无奈地外家哀叫了出来。

    终于龙也亦到了极限,在优月体内爆发出白色的岩浆。

    少女哀呜的声音回荡着,叫人闻者心酸。并在调教师的背上,留下触目惊心的十道血痕。

    背上激痛的龙也,感到愉快到极乐。这是他作为征服者的勳章。脱离出优月的体内后,他细意地欣赏闭目喘息的美少女,初熟的胴体,乳房已有难得的曲线美,雪肤染上妖艳的红色,双腿尽腿处是乳白的精液,和赤红的处女之血。

    优月在昏迷之前,心底里对母亲诉说着一遍又一遍的对不起。她最后还是没法达成母亲的愿望。

    呼!这一次真是不轻松,差点连命也丢了,才把两母女都干上。不过明天就是新的一天,又有着新的猎物等他去调教。龙也不由得想起,刚在狱中替他产下女儿的百合子,她还不知道自己刚上了她的大女儿。可惜她自以为伟大,妄想杀自己,还担起了二条人名的罪,不然就可以母女俩同时调教。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