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玫瑰绽放
    一、红色使命8、玫瑰绽放

    许莉莉并没有分到方小晴那样的蕾丝乳罩和旗袍,也没有高跟鞋,只是跟陕北其他普通女孩子一样的打扮:粗布鞋、灰黄色的对襟布衣和普通布裤。然而,非凡的女人不需要太多的修饰,依然能显示出非凡的气质。

    许莉莉就是这一类女人。

    城市生活让她的营养似乎比农村女孩子好了不止一倍,这体现在她高高的个子,高高的胸脯还有后翘的丰满的屁股上。粗布衣被她的乳房撑得满满的,第二个扣子被两边的张力拉的有些变形,它与第一个和第三个扣子之间竟有些缝隙,由于上面被撑起的缘故,衣服的前襟跟腰部之间有了好大的一块空隙,走起路来,忽闪忽闪的。

    在学校的时候,看到楚蝶珊那么招摇,那么有男人缘,她恨不得早一点也告别处女,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她也不免有点紧张。

    翟春阳40多岁,1米80的身高,显得很魁梧,常年的户外农活使他看上去像五十多岁,但又使他身上的肌肉十分健壮,黝黑的皮肤下透着一股力量。他的女人在生秋莺的时候难产死了。他把女儿拉扯大,后来也随着女儿闹起了革命。女儿去了前线,一走杳无音信,他就往来穿梭在西安和延安之间,送送情报,运送伤员。当张绍堂告诉他,这次立功受到了领导的表扬,并且要得到那样一种“奖励”时,他那透着朴实的表情竟一时凝固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唉,上级对你可不薄啊,是个城里妞儿,还是个雏儿,这回赚大了,老哥”。张绍堂在他耳边悄声说着。

    翟春阳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说实话,自从自己的女人死了后,这么多年,他还真没有机会在去享受那件没事,更别说城里妞儿了,他去过两次西安,见过城里的阔太太,是张的好看,不过,他觉得那和他离的太远,是两个世界,也即再也没有想过。现在经张绍堂这么一说,他就浮想起了他见过的城里妞儿,不过这一次,好像近了许多。

    “哦,那这娃多大啊?”,他终于想起了一个问题。

    “恩,18左右吧,这个年龄正是好时候,就像咱陕北的大枣,到了该打枣的时候,那枣,又大,又甜……嘿嘿”。

    “哦,那跟我们家秋莺还小一岁啊”,翟老汉沉吟着,突然有一种负罪感涌了上来。

    “哦,哦”,听到秋莺两个字,张绍堂突然语塞了,马上便借故走开了。

    翟春阳推开半掩的门走进窑洞的时候已经是掌灯十分,借着烛光,他看到了坐在床边的许莉莉。从衣着上,并不能看出这是个城里妞儿,但是翟老汉很快就注意到了许莉莉那硕大的胸部,这个胸部使他相信,这一定是城里妞,只有城里才吃的好、保养的好,才能长得这么大的奶子。

    “你就是那个英雄?”许莉莉并不腼腆,主动发问。

    “嗨,啥英雄,就是到西安告诉了张老三一声,叫上海的一些同志转移,没啥”。

    “哦,那……那么……来吧”。许莉莉在犹豫了一下后,终于说出了那两个字。她站了起来,开始结衣扣,本来就紧绷的衣扣,一下就弹开,她的大乳房因为去掉了束缚立刻欢快地跳了出来,那种白,那种滑,是翟老汉从没有见过的。他伸出手,颤颤巍巍地,去摸那对儿雪白的奶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许莉莉连裤袜也一起除掉,她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她敢于在一个男人,一个老男人的面前裸体。烛光射在她的胴体上又反射到翟老汉的眼睛里,突然间,翟老汉像脱缰的野马,也像被点燃的炸药,一下子蹦起来,三把两把脱光了衣服,扑向那神一般的裸女。

    翟春阳不懂什么叫前戏,也不知道什么怜香惜玉。朴实的农民就知道一个字,干。他双手抓住许莉莉的乳房,那种力量让许莉莉直接叫了出来,他胡乱的在乳房上亲咬了几下,胯下的阳具已经挺立起来,再没有多余的铺垫,他握着阳具,在许莉莉的阴唇上探索者,寻找入口。多年没有实践,再加上许莉莉的处女身,他一时竟没有成功。

    翟春阳的阴茎跟赵志刚完全不一样,他是短粗型,阴茎不长,但是很粗,前端略细,越往后越粗,有点近似于锥形,这种阴茎是最不适合破处的。

    他把阴茎顶在许莉莉的阴部,“大概就是这个位置吧”,他想,他在自己的手上吐了一口唾沫,往许莉莉的阴部摸了一把,然后便开始发力。巨大的力量把龟头导向了阴道口。

    痛楚也马上传来,许莉莉一把抓住了翟老汉的胳膊,眉头紧皱。翟老汉把手一翻,反过来抓住了她的手,牢牢的按在床上,然后下身继续挺进。龟头在阴道干涩的情况下开始侵入,许莉莉几乎要哭出来,好在这时,翟老汉俯身在她的乳头上舔上了几口,这几下,使许莉莉的阴道马上分泌了不少润滑的液体。龟头缓慢的前进,没有停歇,也不给许莉莉喘息的机会。终于,遇到了处女膜的阻碍,可是这种阻力对于翟老汉的力量,简直是九牛一毛,龟头几乎没有任何停滞,哪怕是速度的降低,就如坦克碾过一只松鼠般轻松地将障碍物移除,许莉莉的处女膜裂开了,后端渐粗的阴茎根部,把这膜上的裂痕,继续变大,变大,直到最后,把这层薄薄的膜挤压在阴茎和阴道之间,把它完全捣碎……

    这个过程对于许莉莉来说是痛苦的,如果换了方小晴,她一定哭出来,但是许莉莉却没有,她虽然是城里姑娘,可是骨子里就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张绍堂就是看中了这种韧劲,这种女人是做爱的好手。所以,尽管痛,许莉莉却极力克制着。另一方面,她的身体比方小晴壮实一些,毕竟城里的营养好,她的屁股大,奶子大,阴道的韧性在女人中也属于上乘。也就是许莉莉,换了别的女人,真吃不消翟春阳的这一插。

    翟春阳马上开始抽插,他发现许莉莉出了很多“水”,让他的抽插容易了许多。他当年插他的婆姨,半天也不出水,摩擦很大,本来就有早泄毛病的他也就多半早早缴枪。现在,有了水的润滑,他觉得相当的舒服。许莉莉真的是天生的荡妇,不但马上流出淫液,进入状态也非常之快。翟老汉的抽送让她产生了快感,被插入的痛楚没有让她叫,此时的快感却让她大叫了一声。隔壁赵志刚听到的其实是这一声叫。

    这一叫不要紧,却让翟老汉下了一跳,因为他的婆姨从不叫,从不这么大声叫,只是哼哼而已。翟老汉一紧张,阴茎却突然软缩下来,任凭怎么用手弄,就是不起来了。他窘迫的不得了,不知道如何才好。

    许莉莉直起身,“怎么了?”

    “不,不,不知道……刚刚,还,还好的”。

    许莉莉没有再问,她俯下身,凑到翟春阳的阴茎前,翟老汉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见许莉莉拿起了他的阴茎,观察了半响,用手套弄了两下,然后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突然伸出舌头,那红红的、性感的舌头,在他的龟头下方轻轻的舔了一下。这一下,翟老汉像过电一样,把头仰向后方。当他回过神来,许莉莉的红唇已经将他的龟头整个包裹起来,那种温暖,那种润滑,宛如自己的阴茎还在阴道里,可是,跟在阴道不一样的时,里面还有一个东西,在不断的爱抚着自己的龟头。许莉莉的舌头在翟老汉龟头的各个部分游走着,时而抵住他的马眼,时而在外围做个回环,时而吸气,通过气压来压迫阴茎,时而用嘴唇上下套动……

    “这,这,这是,啥、啥……”。翟春阳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口交,他原来见都没有见过,听都没有听过,现在居然亲身感受着,他的阴茎马上硬了起来。

    许莉莉的口交技术是在大学听宿舍的女伴说的,那个女伴据说是楚蝶珊的好朋友,而楚蝶珊据说又是口交的高手,许莉莉不想输给楚蝶珊,所以也纸上谈兵的跟那位女伴学起来,没有想到,现在居然用上了,还用的如此娴熟。

    翟老汉已经说不出话了,他感觉要上天了一半,屋子里,只有许莉莉嘴里“咂、咂”的声音,翟老汉的头又一次仰到了后面,这一次,他双手抱住了许莉莉的头,许莉莉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可是翟老汉的力量让她没有办法移动,她觉得一股热流喷射进嘴里,有一些竟直接喷进了喉咙,这个时候,她仍然没有忘记看一眼墙上的钟,她只用了45秒。

    传说楚蝶珊的口交记录是1分15秒,她现在却只用了45秒,这还只是她的第一次而已。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她几乎忘了,此时此刻,她的下体流出的是红色的液体,而嘴角却挂着白浊的浆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