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当我和小芸回到状元楼酒店的时候,已经凌晨2点了。

        “我先用洗手间。”小芸抢先进入卫生间,关上了卫生间的门。我在门外跟她喊:“一起用卫生间怎样?”

        回答我的是小芸小便的声音……

        自感无趣,只好打开电视,躺在床上看看电视吧。

        一会卫生间里就传出淋浴的水声。

        哥们是未婚男子,听着卫生间的水声,想象小芸裸露的身体禁不住热血沸腾起来。

        ……

        小芸走出卫生间的时候,身体包裹着白色的浴巾。她把电吹风插到电视旁边的插座上,歪着头吹起头发来。

        哥看呆了……

        “傻看啥?快去洗澡啊!”小云命令我。

        “得令。”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冲进卫生间,三下五除二脱光我的衣服,打开淋浴冲洗起来,然而我却看到了座便器旁边纸篓里一个东西,让我的热情登时无影无踪——占着血迹的卫生巾。    冲凉完毕,我在卫生间里擦拭干全身,穿上内裤,围上浴巾,也走出卫生间。

        小云已经躺在床上,盖着被,正在看电视。

        “我该上哪张床?”我问小云。

        “各上各的床。”小云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到我的身上。“把浴巾解开,让我看看童男子的身材?”

        “那不行,我还没穿内裤呢。”我假装扭捏。

        “那我更要看了。”小云不依不饶。

        “那有个条件,咱们一起解开浴巾。”

        “那……你先来。”小云犹豫了一下。

        “好,一言为定。”我一下子解开围在身上的浴巾,扔在我的床上,然后做了几个模特动作,让胳膊上的肌肉凸起:“怎么样??”

        “还行,把内裤去掉!你说没穿内裤的。”

        “该你了,你先解开浴巾。”我走向小云的床边,准备动手。

        “站住,不许过来,说话算数,脱掉内裤。”小云厉声喝止。

        “脱就脱,这有什么。”我弯腰退下内裤。

        ……

        小云看了一会:“这也不对啊?还童男子?怎么这样没有生气?是不是要给我找个放大镜?”小云调侃。

        我低头一看,那宝贝也低垂在那里,毫无生机。

        我十分尴尬:“不……不……不是,是我看你卫生巾上有血,知道你大姨妈来了,知道你今晚不能……所以……”

        “哈……”小云笑起来:“我以为你不行呢。”

        “胡说,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我怎么会不行?”说着我走到小云的床边,掀开被子,一把拉下小云身上的浴巾,小云的身体就横陈在我的眼前……

        小云的乳房很有弹性,我的手轻轻捏住她的乳头,小云的眼神就迷离了,发出轻微的呻吟。

        小云这低低的呻吟,身体轻轻扭动,我胯下的宝贝陡然有了精神。

        我低下头,伸出舌尖轻轻逗弄小云的乳头,小云两只手抱住我的头,把我按在她的胸上。我拉起小云的一只手,引导她抚摸我的胯下宝物。小云一把握住,轻轻套弄。

        一会,小云在我耳边说:“哥,好大啊!我想吃……”

        我摇摇头:“不行,哥今天不方便。”

        “去你的,死去吧!”小云说着手上一用力,狠狠撸了我那宝贝他一下,疼得我赶忙捂住。小云拉上被子:“好了,关灯,睡觉。”

        “好,睡觉。”我上我的床,关灯,睡觉。

        实在是太晚了,也太困了,我不知道小云何时入睡的,反正我是头一挨枕头,马上就进入梦乡了。

        我的电话铃声惊醒了我们,是舅妈的电话。

        我:“舅妈,怎么这么早?”

        舅妈:“猪头,都八点多了,你还没睡醒?”

        我一看房间的电子表,果不其然已经八点一刻了。

        舅妈:“昨晚一起喝酒的那个青岛刘总,在南京好像有国际贸易,你别忘了看看有没有合适我的岗位啊!”

        我:“记得了,舅妈。”

        舅妈:“那就好,那就好。”

        放下电话,我示意已经睁开眼睛的小云起床。

        小云伸了伸懒腰,两只胳膊就裸露在被子外,两只乳房的的上半部露在被子外边,睡意朦胧的小云更加迷人。

        我就马上下床,拉开小云的被子,一下子钻了进去,把半裸的小云抱在了怀里。

        我昨晚竟然是全裸睡的,小云的身上也只有小内裤。

        小云没有推我,乖巧地把头贴在我的胸前。

        过了一会,小云推推我:“快起床吧,马上到上班时间了。”

        ……

        洗漱、穿衣、退房、打车。

        九点整,我和小云已经坐在办公室,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10点多的时候,昨晚一起喝酒的青岛安驰汽车装饰用品有限公司的刘总走进了我的办公室。

        我请刘总坐下,小云送过来一杯茶水。

        刘总递过来他的名片:

        北京大为同力投资有限公司

        投资总监刘江

        刘总忙解释:“昨天给你的名片是青岛安驰汽车装饰用品有限公司,那是韩国朋友的公司,他们做一个汽车专利产品——汽车仪表台垫,我帮他们开发中国市场。我这个北京大为同力公司,主要做煤炭,我是负责国际贸易的,主要做海外电力工程总包以及煤炭进口。”

        刘总继续说明:“我们进口煤主要是供应江苏的电厂,进口的是印尼煤。后来在进口的过程中,印尼煤矿需要建设电厂,我们公司给联系了一家江苏公司做工程总包,印尼用煤炭抵顶工程款。工作的需要,我们在南京设立了分公司,我全面负责公司国际业务以及南京分公司的工作,还请江主任多多关照。”

        银行对这样有资金需求的企业还是比较有兴趣的,我查看了刘总带来的有关资料,昨晚虽然行长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作为部门负责人,还是要领会领导的意图。他们公司需要500万美元的授信额度,主要做煤炭进口开信用证。我把打印好的程序以及所需资料给了刘总一份,然后告诉他,他的业务由刘云具体负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