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反击完
    我试着将真气运行了一次,发现内息已经强大的令我不敢想象,心中很是欣

    喜。但这个远比不上得到师娘的那种心情。

    师娘还趴在我身前,绽开的菊花还收缩着向外吐着我的阳精。“那是我的阳

    精,是我射在师娘的肛道里的,师娘今后就是我的女人了。”我心中狂喜着。

    “师娘……师娘……”我将师娘搂入怀中叫着。

    “嗯……冲儿。”师娘还在享受着刚才那种特殊高潮所带来的余韵中,声音

    显得格外的媚惑。

    “师娘……真的是你吗?我真的和你合欢了是吗?”

    师娘一声轻笑:“都占了师娘的身子了还说这话。”

    “不是,我是怕这是梦,梦醒了师娘就又还是我原先的师娘,而不是这样的

    了。”

    师娘轻轻的抚着我的鬓角:“师娘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都看开了,就是

    放不下你这个小滑头。本也只是想你有个宝宝。让我和你们一起享天伦的。可这

    段时间以来,渐渐发现,你不再是需要我担心的小滑头了,而是一个会照顾人的

    男人了,师娘那时就想,盈盈一定是很幸福的。”

    “尔后这一路而来,你和凤凰把我的心思又撩拨起来了。在经过山洞那一夜

    后,我就想啊:我不做冲儿的女人怕是不行了。何况……冲儿这么……勇猛。师

    娘从来没这么快活过,后悔没早点就让冲儿知道师娘的心思。”我喜的看着师娘

    只是傻笑。

    师娘白了我一眼:“好了,师娘什么都和你说了。以后师娘就把下半生交给

    你了!不过在人前你可给我老老实实的。我可不想让人嚼舌。”

    “哎!”我大声应道:“那在人后我就可以不老实了。”说着作势要将师娘

    按倒。

    “别别……冲儿。”师娘刚板起的脸一下子变成了惊惶,“冲儿可要怜惜师

    娘啊!再……师娘会死的。”“我怎么舍得。”我重将师娘搂入怀中,爱怜的抚

    摩着。口中絮絮叨叨的说着不着边的情话。师娘更是敞开了心扉和我说起华山、

    师傅还有师妹。

    我拖过被子给渐渐熟睡的师娘盖上。“凤凰儿怎么还不回来?别是遇到了什

    么麻烦了吧!”我心中不禁有些担心。起身正要穿衣,门环一响,蓝凤凰走了进

    来。

    见我赤裸裸的坐在床沿急忙回身关上房门,口中说道:“主子也真是的,门

    也不关好,万一不是我进来,那主子可多尴尬啊!这院里可都是女人,大都还都

    出了家,主子皮厚无所谓,她们还不要羞死。”转眼瞥见了地上撕裂的衣服,眼

    珠一转向我望来。

    我双手一伸,将蓝凤凰拉入怀中。蓝凤凰斜眼向床上看去。嘻嘻一笑,附在

    我耳边道:“果然是师娘,我就知道主子忍不住的。”我将我练的功夫的情况告

    诉了她后,便向她问起唐门的情况。

    “唐大小姐现在就在杭州。她也知道朝廷整顿江湖的计划,正准备将她的二

    妹嫁给杭州将军的儿子。希望以杭州将军的威望或是势力逃脱朝廷的打压,更想

    借着这次的机会成为朝廷在江湖上的代言人。我见她如此心思便不敢向她说些什

    么,只是挑些无关要紧的事聊。这才回来想向主子要个主意。”

    “先缓缓吧!毕竟她也要顾着她那一大家子,没理由让她冒这么大的风险,

    何况我们在这里也做的很隐秘。一时半会儿朝廷也不会知道。你继续留意他们的

    动向吧!来!”说着,我的手微微用力,蓝凤凰就乖巧的俯身含住了我的分身。

    天快亮时,师娘被我和蓝凤凰激烈的动作吵醒。才张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

    一对交合着的性器。蓝凤凰正跪在她脸上,而我从蓝凤凰的身后脔干着。淫水四

    处飞溅,不时的落在师娘的脸上。“啊!”师娘立时涨红了脸。眼睛却还直直的

    看着我和蓝凤凰的交合之处。

    师娘的轻呼让我知道了师娘已经醒来,却不揭穿,只是越发用力的脔干着蓝

    凤凰。

    “主子……奴又要泄了……”蓝凤凰颤抖的叫着:“主子……奴要死了……

    啊……”随着蓝凤凰一声长叫,今天第五次的泄身让蓝凤凰再也撑不住了,软软

    的倒在了师娘的身上。

    师娘被我肉棒抽出时从蓝凤凰体内带出的淫水浇了一脸,正失神间,我的分

    身已经抵入了她的口中,抬眼正迎上我的坏笑,娇羞的应着我的动作吞吐起来。

    我俯下身去吻向师娘的花瓣,蓝凤凰也挣扎的爬上来和师娘并头,舔舐着我的肉

    袋。我很快就爆发了,在师娘的口中爆发了,师娘努力承受着,吞咽着。我抽出

    肉棒坐倒在床上,看着蓝凤凰偎了上去,吻上师娘。

    师娘微一抗拒,却迎上我鼓励的眼神,便任由蓝凤凰从她的口中将还未咽下

    的阳精吸去。两人口舌纠缠片刻,师娘已是不知所以,忘情的在蓝凤凰的身上抚

    摩起来。

    蓝凤凰渐渐向师娘的身下舔去,一口咬上了师娘情动的蜜桃,开始专心舔舐

    起来。师娘也自然的吻向蓝凤凰的大腿根处。一时见只听的舌间搅动的声音,景

    象真是说不出的淫糜。师娘哪是蓝凤凰的对手,不一会儿就绷紧了双腿,败下阵

    来。蓝凤凰紧贴着她的蜜壶,将喷发的淫液尽数吞了下去。

    我起身穿衣,吻了吻还在喘息的二人:“师娘,您再睡会。凤凰儿,好好照

    顾师娘,我去杭州府看看,很快就回来。”也不待二人反对便走了出去。心中却

    是希望二人好好聊聊。以蓝凤凰现在的性格,一定能让两人亲密无间的。

    走到前院,仪清正忙着打水洗衣。,仪敏却带着大家练剑。我一怔,才想起仪

    清正受罚,见她步履蹒跚心知昨天打的不轻。走到她身边,从怀中摸出一粒“小

    还丹”塞入她的手中。

    “师妹,师兄这样做也是不得已。万望你能谅解。待强敌一去,师兄再向你

    请罪。”

    “掌门师兄说的哪里话来,仪清犯戒自当受罚,师兄此举实是爱护于我…”

    我见她明白,心下甚是欣慰,转头向仪敏道:“仪敏师妹,你带大家多练练

    剑阵。日后遇敌便七人一组,万不可各自作战。”说完,摆摆手便行了出去。

    一路打听,行到杭州府衙,绕到后门一跃而入。一路小心才躲在了后堂的梁

    上,才稳住身形就听脚步声响,一行人走了进来。“五个人,没有高手。”我听

    的仔细,便探头向下看去,“咦!有六人,居然有一人的脚步我都听不见。是哪

    一个?”

    居中坐着的自然是杭州知府,方正的脸上三缕长须。虽颇有官威,可眼色浑

    浊,一看便是体虚气弱。不是他。

    身后一脸精干的想必是他的师爷。也不象。

    上位是一个身穿铠甲的将军,看他的服色想必就是杭州将军李玉杰了,虽孔

    武却也不象。

    “是他了,”看到李玉杰的下首,不由一惊。这是什么人?

    宽宽的太师椅上缩着一个人。怀中抱着一件兵器,又象刀,又似剑。虽是缩

    着,可全身就象待发的弓箭。他不是中原人,这是我看他的感觉。虽然他并没有

    什么和我不一样的地方,可我总觉得他身上有些什么是和我不一样的。

    “啊!是倭人!”我陡然记起向大哥和我说过的这个远在海外的民族。什么

    忍者啊!什么刀流啊!什么道啊的!还记得向大哥说过的:这个民族不可小视,

    他们不懂武功,却心志坚忍。将杀人的方法推向了高峰。是天生的杀手。

    我收摄心神向左边二人看去,却是两个道士。看衣服应该和灵心是师兄弟,

    武功也似乎和灵心在伯仲之间。

    “王大人,李将军。”一个道士站起身道:“小道灵骨,这是我师弟灵意,

    奉魏公之令前来询问二位,杭州城里的铁剑门是否已经归附朝廷。若没有是否需

    要我师兄弟相助。若已收服,便让我二人带着这位伊藤先生前往湘西,助我大师

    兄灭了排教。”

    “道长,坐下说话。”这位王大人摆了摆手:“铁剑门不足为患,伊藤先生

    已经将铁剑门灭了。倒是近日唐门的大小姐欲与李将军结亲,李将军生怕其中有

    诈,想留伊藤先生帮个手。”

    “这……”灵骨低头沉吟着。

    我在梁上衡量了一下利弊,一跃而下,拔剑便向那个什么伊藤刺去。心想解

    决了他,其他的就不足为惧了。

    “当……”果然是高手,在仓促间他居然架住了我的剑。可身下的椅子却禁

    不住我的力量,“哗”的一声碎了开去。

    “什么人?!”李玉杰起身护在了知府的身前。

    我更不答话,一剑紧似一剑向伊藤刺去。伊藤左挡右架,虽是狼狈万分,却

    也将我的剑尽数挡了下来。

    “天地无极,万法乾坤……重。”随着话音。一张黄符在我面前飘落。

    手上一沉,顺手的长剑突然变得沉重异常,刺到中途便向下落去。伊藤一见

    我慢了下来,立时回手一刀便向我眉间劈来。刀锋未到,刀气已直刺眼眉。我心

    知是着了两个道士的法术了,忙弃剑后跃,从怀中掏出一把制钱便回首向二人撒

    去。

    “天地无极,万法乾坤……护。”我打出的制钱象长了眼睛一般,都打在了

    已经漫天飞舞的黄符上。我心知不妙,解决不了这两个道士再让他们施出什么古

    怪的法术可就大大不妙了。

    我又撒出一把制钱挡住了追击而来的伊藤,回身便向外逸去。在花园里绕了

    个圈子,才摆脱了伊藤的追踪。

    又在园里躲了片刻,决定再杀回去。想来他们也猜不到我还敢回去。何况不

    杀了那些人,事情迟早会连累到梅庄的众位兄弟。在地上拣了根树枝,又从怀中

    掏出一把制钱和一锭银子,悄悄的又潜到了后堂。

    “再三剑,我死。”才靠近内堂就听见一个怪异的声音。该是那个伊藤吧!

    “二位大人都不知道刚才的是谁吗。”灵骨问道。似乎两人都摇了摇头,又

    听见灵骨道:“杭州城有如此高手,还请李将军派出军中高手保护二位的安全。

    我和师弟先去京城找二师兄。他来了必能制住……”

    我听好了大家的方位,似乎和刚才没什么改变。左足一点,跃向厅口,夹杂

    着银子的值钱向最近的灵意掷去,右足再一点地,手中的树枝闪电般的向灵骨喉

    中挑去。瞬间的巨变让灵骨连惊谔的时间都没有便被我刺穿了咽喉。

    随身而来的刀锋让我没有时间拔出树枝,只有顺势前跃。刀锋也如影随行的

    跟了上来,竟让我无法转身。无耐之下只有顺手抓住英勇挡在知府身前的将军大

    人向后甩去,就势一滚才转过身来。

    刹时间鲜血四溅。将军竟被一刀两断了,肝肠之物掉了一地。我忍住恶心看

    了一眼全场,定下心来。

    灵意和他的师兄一样倒在了地上,胸腹凹进了一块,想来便是那锭二两的银

    子。“二两啊!不知道能喝多少酒啊!”知府大人和师爷早在角落大吐特吐,唯

    一的威胁就是眼前横刀浴血的伊藤了。

    我抄起一张椅子将椅脚扯下握在手中,全当剑使。虽说粗了点,可也够了。

    “哈……”伊藤一声断喝,举刀向我当头劈下,颇像拳脚功夫中的“独劈华

    山”,气势却是比开始弱了许多,也慢了不少。

    我椅腿晃动,接连击中他的太阳穴。刀刃还未到我的头顶,人便倒了下去。

    我俯身点了他的穴道将他拎在手中,这才回身道:“王大人是吧!”

    “是……是……下官王文灿,大侠……有什么吩咐!”王知府颤声道。

    “大人客气了。我今天来过的事我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大侠放心,下官万不敢向别人提起此事。”

    “那这些人怎么办……”

    “啊!!这个……两位道长已带了伊藤先生走了。至于李将军嘛……,本府

    派他外出公干了。”

    “好……,王大人决策果断,定可加官进爵,长命百岁。”我见这个知府如

    此快的时间做出决断,不由也是十分佩服。

    “不过……”我的眼睛望向早已晕厥的师爷。

    “大侠再请安心,师爷的身家性命都在下官的手中。他是一定不敢说的。”

    “哦…那在下就祝大人全家安康了,对了,这里可就要靠大人收拾一下了。

    哈哈。”

    我说完就带着手中的伊藤,听着身后传来的狂呕声扬长而去。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