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由恨转爱
    自神尾绫女被观铃杀伤之後已过了一个半月。

    观铃的攻击奇迹式的只是划伤了绫女的身体,但是这段日子之後她的伤虽好

    了,却留下一道x型的伤痕在她身上,x伤痕的中心还正好在两颗乳房的正中央

    但面对这难看的伤痕,绫女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大吵大闹,亦或是策划着要如何报

    复观铃,她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衣服穿上去就看不到了。」之後就回到了家

    里,以「准当家」的名目处理相关事务。

    从那之後开始,绫女便很少开口说话,有的时候甚至整天都不说一句话,令

    得在身边的人还以为绫女因为那事情所给的冲击过大,造成精神方面的障碍┅┅

    而更奇怪的是,有的时候她会拿着观铃的相片,看着看着还会露出诡异的笑

    容。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的精神出了问题,知道的人也以为她想报复想到有点

    秀抖了。

    但是事实上,她的心里面,一个小小的涟漪正逐渐扩大中┅┅

    ************

    琉璃子事件之後已经过了三天。

    光让琉璃子住在三楼空下来的一间房间,不过隔天晚上(事情结束之後已经

    是凌晨两点多),琉璃子就溜到光的房间享受男人的滋润。

    当然,光也顺便藉由做爱来确认琉璃子的身体--结果当然是一切正常。

    至於琉璃子的原身,则是被素子藉由急速冷冻保存在胶囊之中,放置在地下

    室。

    ************

    光醒来的时候,太阳光已经从窗帘细缝射了进来。

    看着躺在身上,连分身都还在体内的若叶,光爱怜地看着她的睡脸。不过视

    线转到她那已经变成深灰色的羽翼,光却是皱了皱眉。

    光是很想举起手来抚摸着若叶的头发,不过此时她的双手正被蕾娜和莉莉丝

    抱着,根本动不了。莉莉丝和蕾娜的阴户和肛门都还被光的触手插着,让她们两

    人都露出满足的表情。

    (再不起来,就无法做事了。)想到这里,光只好把触手收回--触手一消

    失,莉莉丝和蕾娜的下体立即感到一阵空虚,而不断地摆动屁股。

    「快点起来,有正事要办了。」将分身自若叶的体内拔出来之後,光继续对

    赖床的两人催促着。

    「是~~主人~~」看她们两位睡眼惺忪的样子,光也觉得昨天晚上真的是

    玩太晚了。

    而若叶呢?分身离开自己的体内之後就起身穿着衣物,自己的衣服穿完之後

    就服侍光穿衣服。至於蕾娜和莉莉丝,则是两眼无神地,像是失了魂一般地慢慢

    穿衣服。

    ************

    先回到昨天午夜,一场屠杀正在城市的阴暗处发生着。

    「喝!」观铃手上的双刀一挥,手起刀落,两只像人又像魔物的怪东西立即

    被砍成两半,喷出绿色的血,洒落在大地。

    「为什麽┅┅不过短短的数天时间,淫魔兽的数量就多了好几倍?」挥刀将

    刀刃上的绿色血液挥除,观铃的心中出现一连串的问号。

    「难不成┅┅」炼华来到观铃身边,说道∶「有『淫魔族』的代表性人物来

    到了人间?」

    「说不定呢┅┅玛莉和夜子那边有消息吗?」

    「没有消息,不过也没失去联络。」炼华说道∶「看来她们那边也是忙得不

    可开交。」

    「是吗?」观铃语音刚落,又有几只淫魔兽自四方冲了出来。

    「真够烦了。」炼华正要驱动手上的铁炼准备攻击时,突然自她们後方射出

    几支箭,一一将淫魔兽射下。

    「那箭┅┅」眼尖的观铃一眼就看出来那是神尾家所使用的「除魔之箭」,

    同时也是当时射杀了自己哥哥的凶器。

    「总算是找到你了,观铃。」随着令观铃熟悉的声音想起,神尾绫女出现在

    她们的背後,脸上露出奇异的笑容。

    「原来是你!」观铃一看到绫女,就露出一副厌恶的样子--虽然说已经给

    对方应有的惩罚了,但是对方毕竟曾杀了自己的双生哥哥,会不怨恨是骗人的。

    「算来已经有一个半月没见了,观铃。」绫女以有点诡异的笑容望着观铃打

    招呼。

    「最好别和我装作很要好的样子。」观铃忍住心中的怒气说道∶「『无事不

    登三宝殿』,你不会没事跑来找我们吧?」

    「┅┅我想见你们主人。」绫女这句话一出,炼华立即问道∶「想作什麽?

    把攻击的目标转到我们的主人身上了吗?」

    「怎麽会┅┅」绫女笑了笑,否定炼华的说法。

    「说明原因吧。」观铃冷冷地说道。

    「很抱歉,这原因只能让你们的主人知道而已。」绫女依然带着诡异的笑容

    说道。

    「你不说的话我们也不能贸然带你去见我们的主人┅┅」炼华语音刚落,观

    铃就伸出手来阻止炼华继续说下去,而且还说∶「可以让你见我们的主人。」

    「观铃!」

    「放心,有我在。」对炼华使了个「放心」的眼色之後,观铃继续对绫女说

    道∶「不过你只要有一丝意图不轨,你的项上人头就得落地。」

    「那你大概会很失望喔。」绫女说道。

    ************

    「所以你才自作主张把她带到这里来?」光坐在位子上,望着穿着巫女正装

    的绫女,有点不悦地问着观铃。

    「是,主人。」观铃恭敬而有点畏惧地说道∶「真是非常抱歉。」

    「没关系的,你们可以先下去了。」光说道∶「淫魔兽的大量增加所显示的

    绝对不是在这边的我们所能想像,希望你们晚上继续加油,先去休息吧。」

    「但是留主人和她单独在这里┅┅」观铃一脸担心的样子,正要询问,光已

    经举起手来,阻止观铃继续说话∶「你们四个人联手都输给我,你想以现在的绫

    女能够伤我吗?好了,别想太多,上去休息吧。」

    「是,主人。」抵不过光的命令,「四天王」和其馀少女只好乖乖地休息或

    是做事。

    「还真满听你的话呢。」看见她们的样子,绫女以有点佩服的眼神看着光∶

    「不愧是魔王呢!」

    没有理会绫女的话,光说道∶「既然要独自和我谈的话,就过来吧。」

    「好啊,怕你不成?」看见光往地下室走去,绫女微笑着也跟着走了进去。

    来到地下室的训练区,光直接将背靠在墙壁上,问着面前的绫女∶「说出你

    的来意吧!」

    「要和我合作吗?」绫女的一句话让光露出异样的眼光∶「合作?」

    「没错。」绫女说道∶「以你的力量和势力,再加上神尾家在日本的地位,

    我们可以轻易地把日本掌握在手中。」

    「这不是你的真意吧?」光冷冷地说道∶「你的眼神已经说明你在说谎。」

    绫女怔了一下,然後笑了起来--是那种带着点淫荡的笑容∶「不愧是草

    光,似乎没什麽事能瞒得住你。」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和观铃有关吧?」光这句话竟令绫女吓了

    一跳。

    看到绫女的样子,光笑了笑∶「果然没错。」

    「不瞒你说,昨天我已经正式除去准当家之名,也就是说我已经离开了神尾

    家。」

    突然间绫女的表情变得极为正经,双眼炯炯有神∶「当然之前我也花了几天

    的时间选定了下一个准当家,以延续神尾家。」

    「你该不会想抛弃一切,只为了跟随我?」光试探性地说道∶「我并不想让

    你和她们一样,把未来全部奉献给我。」

    「未来?」听到这两个字,绫女笑了起来--是那种有苦说不出口的苦笑∶

    「哈┅┅我已经┅┅老早就没有未来可言了。」

    语毕,绫女竟然把一身的衣服脱下。

    光看到绫女的身体,才发觉到绫女的话中之意。绫女的身体确实很标致,可

    以说相当有型;但是现在的她,一道x形的暗红色伤痕像是烙印一般烙在她的身

    体上,x的中心还正好就在乳沟上。想也知道那是观铃的杰作。

    「这种身体┅┅无论那个男人看了都会敬而远之吧。」绫女抬起头来,脸上

    已挂着泪水∶「你也是一样的吧?光?」

    光没有回话--光确实是有这种想法,虽然只是一下子。

    观铃的想法确实没错,与其让她死去,不如让她尝受比死还痛苦的生活。即

    使自己不介意,但是旁人的眼光却让她没办法继续待在神尾家,会离开只怕也是

    观铃意料中事吧。

    「我其实┅┅很喜欢翔。」突然地,绫女的眼神变得极为柔顺,像个小女孩

    一样∶「虽然我知道翔是我的表哥,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他。」

    「绫女┅┅?」

    「那时的我很天真,以为只要我们到地球上的某个角落就可以好好生活。」

    绫女继续说着,眼神似乎已经失去焦距,像是凝望着远方一样∶「所以有一天我

    向他告白了。但是他没有答应,只是说∶『我不能放下观铃一个人。』而已。」

    「┅┅」

    「嫉妒的力量真的很大呢┅┅我便想办法将他们兄妹赶出神尾家。为的只是

    我那个由爱转化成的恨意。」绫女说道∶「但我也没想到我会这麽轻松地杀了那

    个我曾经爱过的人。」

    「┅┅」听到了这里,光才发觉到他那天的「推测」显然和事实有极大的差

    距。由爱转恨的女人是最恐怖的,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不过,接下来绫女所说的话却令光差点没跌倒∶「自从被观铃划上了这个伤

    痕之後,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观铃和翔是双子的关系,我每天晚上都梦到观铃对我

    挥剑,但有时我又看成是翔┅┅一个月之後我才发觉到我已经┅┅就像喜欢翔一

    样,喜欢上了观铃┅┅」

    绫女一说完,一声像是物品掉落的声音出现在地下室的门後。

    绫女是吓了一跳,但是光显然已经知道是谁∶「观铃,再躲下去是没有意义

    的。」

    「┅┅我先声明,我可不是同性恋。」观铃一打开门进来,就红着脸说道∶

    「而且我也没必要接受杀害我哥哥的凶手的告白。」

    听到观铃的话,绫女的表情顿时变成有点哀伤。

    「观铃,」光的微笑有点奸,让观铃瞬间就发觉到有点不妙∶「如果我要你

    接受他的感情的话,你愿意听吗?」

    「这┅┅」观铃心中的不详感果然成真┅┅只见她红着脸,思考了好一会之

    後,终於还是凹不过身体内对光必须绝对服从的前提,说道∶「是,主人。」

    听到观铃的允应,绫女立即高兴地冲过去,一抱住观铃就是一个深长的吻。

    「唔~~」一开始观铃被绫女的动作弄得有点手足无措,不过没多久就被绫

    女挑起了情欲,也开始回应着绫女的热情。

    这是自己的意志吗?对方可是杀死自己的亲哥哥的人啊┅┅虽然想到这些,

    但是观铃的身体却拒绝脑部理性的判断,一阵阵由情欲所引发的舒服感不断地冲

    刷着自己的意志。

    绫女的嘴吻完了观铃的嘴之後,就开始向下移动,一边脱去观铃身上的衣服

    (观铃这时除了身上的巫女服之外,下身除了内裤,什麽也没穿),亲密地吻着

    观铃的乳房、乳首,然後小腹、直到包在内裤之中的阴户。

    绫女一边用舌头轻挑观铃的阴核,一边用手指轻轻摸着观铃的阴户,弄得观

    铃一边「啊、嗯」地叫着,一边双手押着绫女的头,像是要把她的头挤进双脚之

    中,身体难过地扭动着。

    「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啊┅┅」发觉到生理的需要压过了心理,观

    铃也只有顺其自然,任其摆布了。

    此时光也走了过去,来到观铃背後,一边用手揉捏着观铃的乳首,一边则是

    把不知何时已经冒出裤子外面的分身在观铃的两腿间,隔着内裤摩擦着观铃的阴

    户。

    「主人┅┅不行了┅┅快点┅┅进来┅┅」光的分身摩擦攻击果然比绫女的

    手还管用,不到一会观铃的内裤就已经湿到滴出水来。而绫女则是一边吸吮着观

    铃的蜜液,一边则是舔着光的分身。

    「先给你奖赏吧。」语毕,光让绫女把观铃的内裤分到一边,然後光自己就

    狠狠地将分身刺进观铃的分身之中。

    「啊喔喔喔~~」观铃被这一插,直张大着嘴,喉咙之中只能冒出像是痛苦

    又像是舒畅一般的声音,整个身体也向前倾斜,直到被绫女扶住。而绫女也乘机

    将舌头伸进观铃的嘴中,肆意地搅动着观铃的舌头。

    光一边进行活塞运动,一边则是唤出触手,开始在绫女的阴户周围探索,摩

    擦着。

    但绫女却离开观铃的嘴,喊道∶「不!不要插进来,我要真的东西取走我的

    第一次!」

    听到绫女的话,光的触手没有插进去绫女的阴户,但是也没有离开,继续摩

    擦着绫女的阴户周围。

    「不行了┅┅没力了┅┅」绫女全身无力地沿着靠着的墙壁滑下来,坐在地

    上,而光也顺势跪坐下来,继续抽插着。

    「啊,我┅┅」连「我丢了」都还来不及说,观铃身体突然僵硬,自阴道之

    中出现热烈的洪流,包住了光的分身。光顺势把分身抽出来,大量的蜜液随着阴

    道狂泄而出,宛如洪水。

    这一、两个月以来,在屋里、学校里的每位女性起码都会有一次和光激战的

    机会,而光也藉由机会将能量释放到她们的身体之中。虽然才两个月,成果表面

    看起来还不太显着,但是共同点都是「那里」的水变多了。

    发现光的分身已经自观铃的体内出来,绫女立即把观铃的身体放在一边,然

    後爬到光的两脚之间,用嘴开始清理光的分身上面的淫液。

    将光的分身舔乾净後,绫女双手绕在光的脖子上,兴奋地说道∶「快点!夺

    走我的第一次┅┅观铃所拥有的我也要拥有,观铃叫你主人我也要叫你主人!」

    看见绫女着急的样子,光笑了笑,便以吻代替了回答。而绫女也贪婪地享受

    着光的吻,并且不时吸吮着光的唾液,像是美味的甘泉一般。

    光边吻着绫女,边就让绫女的屁股坐下,让光的分身刺进绫女的体内。

    「唔~~」不知为何地,绫女一点痛觉都没有,有的只是无限的涨满感和舒

    畅感。

    离开了光的嘴,绫女问道∶「为什麽┅┅我不会痛?第一次不是会痛吗?」

    「因为你第一次的对象是我啊!」光开始进行活塞运动,开始把绫女带上一

    层层的高潮旅程。

    其实说穿了,光只是利用接吻,将绫女那边的痛觉麻痹而已。光这麽做不为

    什麽,只是希望绫女能好好享受性的快乐而已。只是光这麽做却带来一个不算小

    也不算大的後遗症,关於此事以後再提。

    「啊┅┅我┅┅身体┅┅好奇怪┅┅啊┅┅要┅┅尿出来了┅┅忍不住┅┅

    啊~~」因为还是第一次,没几分钟绫女就达到了高潮,气喘呼呼地趴在光的身

    上。

    光将绫女抱起,准备进行第二次的攻击时┅┅

    「主人,後面由我来负责吧!」不知何时,观铃已经元气充沛地站起来,双

    腿间除了未乾的水痕之外,在阴核之上竟然多出了跟和真物相差无几的假分身。

    那自然是观铃的杰作,因为光的关系,观铃除了力量的暴增之外,身体上也

    出现了异状。观铃的假分身可以算是一例--不过除非必要,观铃是不会玩这个

    颠倒阴阳的游戏的。而现在,观铃的假分身可以说派上用场了--除了射出的东

    西无法让对方怀孕之外,几乎和真的相差无几,而且阴户也依然可以和光进行肉

    搏战。

    绫女知道观铃准备开拓自己的第二个处女,心里想逃,但是身体却依然牢牢

    地抱着光的身体。

    握着身上的假分身,观铃腰一挺,将假分身全部送进了绫女的肛门之中!

    「啊~~~~」同样的,绫女一点痛苦也没有,反倒觉得更多的涨满感充斥

    其中。

    「啊~~好棒啊┅┅两根就这样┅┅在我里面┅┅撞啊撞┅┅」绫女不再抱

    着光的身体,反倒是用双手把双脚高高抬起,让光和观铃的抽插运动得更顺利∶

    「啊啊┅┅我要┅┅我要主人┅┅要┅┅每天┅┅插得我┅┅舒舒服服的┅┅」

    「别忘了┅┅啊~~」话还没说完,观铃就因为光的触手突然插进观铃的阴

    户和肛门而停止说话,一边抽插着绫女的肛门一边承受触手在体内的刺激。

    「不┅┅真的不、不行了,又要┅┅尿了┅┅啊嗯~~」、「我也┅┅」、

    「一起吧┅┅」同时刻,三人都达到了高潮,光的精液更是全数灌进了绫女的体

    内,观铃的「假精液」也是射进了绫女的肛门之中。

    高潮过後,观铃和绫女两人躺在地上,下体全都是淫液,观铃的「假分身」

    也因为高潮而逐渐消退,至於光则是坐在一旁稍作休息。

    「做爱┅┅真的好舒服喔!」绫女一脸因为高潮而茫然的表情说道∶「难怪

    观铃会心甘情愿地叫你主人┅┅」

    「那你呢?」观铃也是同样的表情。

    「观铃既然叫他做主人,我当然也是认他为主人了。」绫女以幸福的语调说

    道∶「主人,好不好?」

    「你都已经喊了,我能说不好吗。」光站了起来∶「观铃,你就和绫女挤一

    个房间好了,可以吗?」

    「是,主人。」观铃下反应地应道--但她心里显然对主人的安排不是很满

    意。

    但是她晚上就没有再这麽想了。

    ************

    夜晚,两个人影正在床上热烈地交缠着。

    不用说,那正是观铃和绫女。

    「我的身体┅┅应该只属於主人一个人的┅┅」观铃的心里想得是这样,但

    是身体却不受操控地,一味地回应着绫女的热情。

    连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也许自己已经陷入了情欲的泥沼之中,无法自拔。

    「我┅┅是属於主人的,」一边享受着观铃的肉体,绫女一边喃喃自语着∶

    「而你┅┅是属於我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