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老婆失贞3
    肉金(三)娇妻服务费

    土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小慧双腿夹着我的粗腰,热烈地拥抱着我,我们就在床上翻滚着。

    「老公……这次让我来……服侍一下你……」小慧这时压在我的身上,她坐了起来。这也是那药力的功劳吧,她以前总是很被动地被我压着,从来不会坐在我身上。其实我很喜欢她这个姿势,我会联想到a片里那些女主角坐在男主角身上,摇晃着乳房那动人情景。

    果然,当小慧坐上来时,她那两个像车头灯那么圆大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我眼

    前,我空出来的双手立即繁忙起来,一手摸一边乳房,她的乳房又大又柔嫩,上

    头两颗乳头都已兴奋地站起来,使我的手掌和掌心都得到不同感觉的超级享受。

    小慧主动地摇动着屁股,上下上下地移动着下身,使我的大鸡巴在她小穴里

    进进出出。她那经历尚浅的小穴很狭窄,把我的肉棒包得紧紧,所以当然每一次

    蠕动身体,都带给我很大的刺激和兴奋。

    小慧挪动着她那可爱的丰臀,不断套弄在我的肉棒上,我那胀大的龟头在她

    小穴壁上不停地刮磨着。

    「碍…老公……我……我很爱你……你的鸡巴很大……把我的小洞洞……

    撑得满满……碍…碍…我要你喂饱我……碍…」

    小慧呻吟起来,开始坐不直了,只好把双手按在我肩上,支撑着身体,这样

    她那两个大奶子半垂着,更形巨大,我稍一放手,大奶子便随着她身体的动作而

    晃动着。

    当我沉醉于享受抚摸和欣赏妻子乳房的晃动时,突然有个身影出现在小慧背

    后,是那大罗哥,全身赤条条毛茸茸的,有点像野猩猩,双腿间那巨大的肉棒晃

    动着,粗大的龟头上还盘着可怕的青筋。我一直对自己的鸡巴很有信心,相信不

    会很多人有我那么粗大,但这个大罗哥的大鸡巴更是粗大无比,简直像一个小孩

    的手臂那般,怪吓人的,如果我没有亲眼看过,一定会以为别人在骗我。

    我在大罗哥那些药力发挥下,他靠近小慧,虽然心里好象有点异样,我也没

    有发出抗议。

    他从小慧的腋下伸手到她前面,抱着她,她那两个刚令我爽过的大奶奶现在

    却落入大罗哥粗糙的手掌中。我也不知道是小慧的奶奶太柔软,或者大罗哥很用

    力捏她,反正我妻子的奶子在我眼前已经给他抓捏得变形了,他还用手指夹着她

    的奶头,使小慧气喘吁吁。

    过了好一会儿,小慧才醒悟这对大手不是我的,她迷乱地回过头,看到大罗

    哥的淫样白痴脸,吓得对我说:「老公……他是甚么人……唔唔……」她还未说

    完,大罗哥那可怕的香肠大嘴吻在她的嘴上。

    兴奋药的药力使我不太清醒,没有帮助妻子解困,反而对她说:「你叫他大

    罗哥吧……」

    小慧还想挣扎,大罗哥那双粗手再次用力摸捏她那对柔嫩的乳房,当他把她

    的奶头一捏,小慧兴奋地张一张小嘴,大罗哥便趁机把他的舌头弄进她嘴里,在

    她嘴里乱搅,逗弄她的舌头。

    小慧的挣扎就这样给他平息了,我用鸡巴抽插着小慧的小穴,而她的上身全

    给那白痴霸住了,他抱着她,亲着她的嘴,摸捏她的乳房,还用手指去捏她两颗

    奶头,使小慧「唔唔」地不断呻吟着。

    弄了一会儿,大罗哥坐到床上来,他把小慧的身体一扯,小慧的上身便倒在

    他毛茸茸的大腿上,那又粗又黑的肉棒刚好放在小慧的面前。

    「碍…老公……我不要……碍…」小慧一边呻吟一边别过头去,很奇怪

    我也没想去帮自己的娇妻,只瞪着眼看着大罗哥把我娇妻的粉脸扳过去,捏着她

    的鼻子,当小慧张开嘴巴时,他便把他那根大鸡巴挤进她的小嘴巴。

    「唔…唔……唔唔……」小慧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兴奋药使她渐渐迷失

    了。她伸出纤纤玉手,抓着那根肉棒,开始有节奏很用心地吸吮起来。

    大罗哥手揭起小慧的长长的秀发,让他能看见我这漂亮年轻的妻子怎样含他

    的肉棒。小慧看来嘴巴不够大,他那巨大的肉棒她只能含进三分之一,整个粉脸

    已经胀鼓鼓了。大罗哥兴奋得不时摇动大腿,大腿上的粗毛扎在小慧的嫩嫩的奶

    子上,使她更是「唔唔」不断。

    「哇,小兄弟,你老婆口交技术真是一流。」大罗哥一边干着我娇妻的嘴一

    边羞辱她,「哇……真懂得吹……吹得我很舒服……没去做妓女真浪费……」

    大罗哥的肉棒在小慧的嘴里进出得越来越快,小慧整齐的皓齿在他那大鸡巴

    上轻刮着,使他兴奋得满脸通红,不一会他「哎嘿」叫了一声,精液像消防水喉

    那样有劲地射了出来,射在我妻子的嘴里。粘糊糊的精液太多了,小慧合嘴的时

    候,有些吞进肚子里,有些流了出来,弄得整个下巴嘴边脸颊都是。

    小慧虽然好象很兴奋,但她还是清醒的,所以很羞愧,慌得抱着我。

    「对对对,安慰一下你太太,她刚才才给我吸鸡巴呢。」大罗哥在我身后哈哈笑着,把我的头按向小慧。小慧抱着我,然后吻我。我本来不敢吻她,她满嘴都是那白痴的精液,但我给她一吻,热情又上来了,一边用鸡巴干着她,一边热烈地吻着她的嘴巴。

    我的舌头在她嘴里搅弄着,她满嘴巴的精液都粘在我嘴上,一阵怪怪的腥臭味,那白痴真毒,害得我也间接地吃他的精液。我在她嘴里还吻到一条阴毛,是刚才那白痴留下的,后来想起来多恶心,但当时只知道兴奋,没顾那么多事情。

    「小兄弟,你这样没劲是不行的。」大罗哥把小慧从我身上拖开,对我说:「女人是用来干的,别让她压着你。」我刚在爽呢,给他这么一弄,真的很不舒服。

    他说:「来,你要多多向我学习。」说完,把我娇妻在床上摆布好,就骑在她身上。这人脸上白痴,性能力这方面可能是超人,刚才才射完精,现在他的鸡巴又是胀得老大,一下子对准我妻子的小穴插将进去。

    「碍…老公……不要……不要让他强奸我……碍…碍…」小慧哀叫起来,但我全身没力,只瘫倒在床上,没有去帮她。

    大罗哥把小慧的双腿放在他肩上,使她双腿大张,然后压下身体,他那肉棒很巨型,龟头已经把小慧的小穴撑得老大,幸好刚才小慧给我弄过,小穴里已经淫水涟涟,大罗哥的肉棒顺利地插进三分之二,已经直插到她的花心上。弄得我老婆身体一抖一抖的。

    很快小慧不在乎骑着她的是甚么人,开始浪叫起来:「碍…大罗哥……你的鸡巴好大……插得我很爽……啊碍…快用力插我……碍…」

    大罗哥嘿嘿一笑说:「是你说的,小荡妇,别后悔。」说完把粗腰用力往下压,这一次整支肉棒插进我妻子的肉洞里。

    「碍…不要……会插破我……不要……求求你……大罗哥……碍…」小慧哀叫起来,她绝不夸张,因为豆大的泪珠和汗珠流了下来。

    大罗哥可不会怜香惜玉,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把肉棒送进我娇妻的小穴里,每次插进去时,都把小慧的下腹撞得隆起,我想他那又长又大的肉棒,不但直达我娇妻的花心,可能还连她的花心也给他弄得开花。

    在他这次抽动十数次,小慧已经爽得眯起眼,不知道正给不速之客强奸着,双手紧紧地抱着他宽阔的熊背,不断叫着:「碍…好……好爽碍…我要你插破我……大罗哥……我要做你老婆……天天都给你干……碍…碍…我不行了……好大哥……把我干死吧……我快死了……再用力干我……碍…」

    我看得不知是愤怒还是兴奋,加上刚才还没射精,鸡巴还是直挺挺的。大罗哥见到说:「来吧,别只看,过来让你太太为你吸吮一下吧。」

    他这时侧身躺在床上,从后面插着小慧的小穴,我和小慧反方面躺下来,她刚好可以为我口交,小慧给他干得差一些车仰马翻,现在我的肉棒放在她嘴里,她便急不可待地吸吮起来。一阵阵快感从我下体传来,我全身爽极了。

    因为我和小慧相反方面,我可以看见大罗哥那大鸡巴从小慧背后抽插着她的小穴,她的阴唇已经给干得又红又肿,每次他抽出来时,她那大阴唇小阴唇都给反了出来,露出鲜嫩的红色。

    大罗哥的手伸过来,把小慧阴唇分开,说我说:「小兄弟,你看见你太太那小小的阴蒂吗?」我嗯地答他一声,他说:「你太太为你服务,你也亲一下她这部位,她会爽死的。」

    我果然看到小慧的红红的阴蒂,用嘴稍一吻,小慧已经唔唔地发出兴奋的呻吟。这大罗哥果然是性场高手,真懂得如何享受。我于是开始吮吸小慧的阴蒂,但很小心,因为大罗哥的肉棒在小慧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地干着。

    小慧口交的技术很好,很快使我很兴奋,我伸着舌头在她阴蒂上亲吻着,不时碰到大罗哥那粗大的肉棒。因为实在太接近了,加上我很兴奋,分不清地方,所以后来连大罗哥那大鸡巴也一起吸吮起来。

    大罗哥更兴奋了,那鸡巴胀得像瓜那样,每次插入我妻子小穴里,都弄得她整个小腹胀鼓鼓的,抽出来又把小穴的肉反了出来,我倒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到,真是一大奇景。

    大罗哥连续抽插十来几次,最后一次用力插进小慧的淫穴里,然后僵持着,不一会儿,小慧本来给他插得发胀的小腹胀得更大,大罗哥在她花心里射精了,把她淫穴灌得满满,我还在吸她的阴蒂,她淫穴里的精液突然满泄了出来,沾得我满嘴都是腥臭。

    那时候我正给兴奋剂迷惑了,所以没有觉得理会这种事情,只觉得自己的鸡巴快要在小慧嘴里胀破,所以大罗哥一抽出来,就轮到我把鸡巴再次刺进她的小穴里。本来我不应该会坚持这么久,但今天吃了那兴奋药,只是不停做爱,但还是金槍不倒。

    我再次和小慧抱着做起爱,这次药力已经更强了,小慧浪得全身发颤,呻吟声也不再有意思:「碍…老公……大鸡巴……碍…干我……碍…」她爬坐在我的身上,在我身上上下上下地扭动着套弄着,她的小穴不断含弄着我的大鸡巴。

    小慧兴奋得自己托起骄人的两个大奶子,对我说:「来吧……老公……捏破我的大奶子……快干我……碍…碍…」我于是大力地捏弄她的乳房,她的快感来了,不能再坐直,倒下来伏在我身上。

    大罗哥在一旁看得那鸡巴又再竖起来,他性能力真强,简直不像常人。我不知道他又想怎样,只见他走向小慧身后。

    小慧突然全身发抖叫了起来:「碍…别……别弄我的屁屁……碍…」原来大罗哥用手指插在她的菊门,使她全身都发浪起来。

    大罗哥拉我的手放在妻子的两个屁股上说:「帮帮忙,把她两个屁股尽力分开吧。」我不知道为甚么要听他,可能是那兴奋剂的药力。

    我用力把小慧两个圆滑的屁股用力扯开,我看他先从她小穴部位沾了不少淫液和精液,涂在她的菊门,然后拿着肉棒去刺她。小慧凄厉地哀叫起来,他也才把龟头弄进去。然后一寸一寸把肉棒硬插在小慧的肛门里。

    「碍…别再进去……我会给你干裂……求求你……大罗哥……碍…」我娇妻从未试过肛交,这次给大罗哥的大鸡巴硬生生地插进去,她痛得眼泪直流。

    终于大罗哥那整尺长的大鸡巴全插了进去。

    大罗哥开始在上面抽插起来,小慧像三文治那般给我和大罗哥夹在中间疯狂地干着。我在最下面承受着两人的重量,有点吃不消,很快我就忍不住,把精液射在妻子的小洞穴里,然后连忙退出来,留下妻子继续给他骑着。

    大罗哥把我妻子反卧在床上,干着她的屁股,小慧很可怜地「大」字形反卧在床上,双腿张得很大,任由大罗哥鸡奸。

    这一次大罗哥也没有维持很久,就在小慧的直肠里进行爆破,小慧惨叫,本来直肠就没甚么位置,给他肉棒攻占后,再在里面射精,所以小慧所受到的凌辱可想而知。当他抽出肉棒来时,小慧「肮地一声,精液淫液和秽物撒遍床单。

    我们三个人一直疯狂到凌晨两、三点才结束,我也不知道怎么结束,可能是睡去了。我睡来已经是十点多了,大罗哥不见了,只见床单上一遍狼藉,娇妻小慧赤条条反卧在床上,下体和肛门除了粘糊糊的精液之外,还有斑斑血渍,大罗哥干得也太过份了,这一次不但弄伤了我娇妻,还把她处女肛门也夺走。看着娇妻,我有点伤感和后悔。不过大罗哥不守信用也没办法。

    小慧也醒来,她的精神好象很好,高兴地对我说:「你昨夜真厉害,我上面下面后面三个洞洞都给你干得开花了。」我说:「你是说我厉害,还是大罗哥厉害。」小慧听不懂问:「甚么大罗哥?大了哥?」原来那些药性使她忘却了昨夜被大罗哥疯狂奸淫的事。我才舒了一口气。

    我们收拾好,来到了酒店大堂办理退房手续。我四周看看有没有大罗哥的影子,他还没给我事成之后的两千块呢?他这么不守信用,奸了我这新婚老婆,一定要他拿多点钱出来。

    果然他出现了,在远处和我招手,我叫小慧办理退房手续,自己就走过去,把他拉到一边说:「大罗哥,我们讲明你只可以摸一下我太太……」我未说完,他从袋子里拿出一盒录像带,说:「小兄弟,这盒带子如果卖给a片商应该值不少钱,我早在酒店房间里装了录像机,昨夜你太太被奸淫的情形都在里面呢。」

    我呆了,真想不到他会出这样的手段。他说:「我这盒带子就卖给你,五千块吧。」我全身都软了,把钱包拿出来,里面有他给我的三千块之外,我自己也只带五百多块,因为我们根本只是渡个周末,没带这么多钱。

    他也摇头叹气地说:「遇上你这穷鬼也没办法,还好,你太太服侍我还算满意,就收你三千五吧,剩下那些零钱搭车回去。」他把影带给我,拿走了钱。他走几步回头说:「小兄弟,请你告诉你太太一声,谢谢她为我免费服务喎。哈哈哈……」说完扬长而去。

    我不敢把真相告诉小慧,如果我告诉她昨天晚上不但免费给男人滚足一晚,还要倒贴人家五百块,她一定会杀死我的。

    回到家中后,我才发现原来那盒录像带是空白的,那大罗哥是个老千!

    「天啊,这次被骗亏大本了9我心中叫苦连天。

    这时小慧点算家用,发现我多用了五百块,便娇嗲地审问我说:「老公,你快说五百块用到那里去?是不是在x都酒店里找了个妓女?」

    哎呀,亲爱的老婆,我有苦难言啊!

    (全文完)
为您推荐